88必发官网(www.k6u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五百六十五章 夜访死神殿

    杨海愣愣地看着被炸得粉身碎骨,连亡语技能都没出,直接下线的死眼,精神都有点恍惚了。(看啦又看手机版m.k6uk.com)

    只有哈坎嘲讽的声音在天空中回荡:“向强迫症患者tony发下誓言,要保护普通玩家的poseidon老大,在朋友和职责之间,做出了他的选择;他选择了朋友,抛弃了职责。对,poseidon老大,听从你内心的声音,我就知道!我就知道你一定会这么选的,不愧是poseidon老大,不愧是我的偶像!”哈坎神经质地大笑起来:“啦~只可惜,造化弄人,被你抛弃的不只有你的职责,还有你的另外一个朋友,啊,命运,多么滑稽的词缀。可是,人可以支配自己的命运,若我们受制于人,那错不在命运,don老大,你的过错就在于,你被根本不存在的职责束缚了,为什么不像刚才做选择一样,选择倾听你内心的声音呢?”

    “莎士比亚的台词已经过时了。”杨海冷冷地说。

    “你的心智很坚定。”哈坎的声音回荡在德隆镇,大街上静悄悄地,每个人都在看着这可怕的一幕。“然而你的决心注定是镜花水月,因为决心不过是记忆的奴隶,诺天王的嘱托是你的记忆,你便认为自己有责任,tony的道德捆绑是你的记忆,你便认为自己有责任,你从来都没有过任何责任,莎士比亚从来都不过时,超级英雄那一套,才真的过时了。如果老太太不想过马路,就请你不要假惺惺地扶她过马路了!我会让你看到的,因为决心不过是记忆的奴隶,如果你所见所闻改变了,你的决心就会改变了。苦涩的抉择第一幕已经完美谢幕,期待poseidon老大您,第二幕,第三幕的演出哦~导演还是不才在下呢~”

    光幕缓缓淡去。

    “真是漫长的一天……”

    杨海喃喃道。

    他是真的觉得有点疲惫,已经很久不会有这样的感受了。他闭上眼睛,说道:“时间紧迫,我们得去救死眼了。这可是新队友,放着不管是不行的。而且她一个女孩子,你们也听到那个战士的话了,她的情况本来就不太好,怎么能够因为我们的原因,断了人家的任务链。她的任务很珍贵的,那可是德鲁伊四大化身之一,如果没了,再找回这个任务几乎不可能了。”

    “可是死眼已经死了?”卡库路契亚吃惊地说:“尸体的碎片都已经被系统给刷掉了。你需要两个传奇祈愿术,来改变这个世界已经发生的事情,一个祈愿死眼的尸体恢复完整,另外一个祈祷她复活。难道你还有第三个埃文斯的祈愿卷轴?”

    杨海摇摇头。

    如果埃文斯的祈愿卷轴能放两个祈愿术,他就直接撕卷轴了。但是如同大老板所说,复活死眼需要两个传奇级别的祈愿术,也就是护命匣复活他的流程,他没办法用一个祈愿卷轴达成。

    “你们从来都没想过,为什么玩家死亡之后,要四个小时之后重新上线吗?”杨海眨了眨眼睛,问道。

    “当然是防止在大型战争当中,玩家反复利用——”维斯康蒂说到这里突然停下来。对啊,如果是平时的时候,为什么也同样需要4个小时之后才能上线?

    “我们要前往冥域之海,”杨海平静地说:“从死神克兰沃的手里,把死眼捞回来。”

    几个队友一听就兴奋了起来。

    维斯康蒂振奋地问:“我们要去克兰沃的神国吗?我们要去冥界?”

    “我们要去冥界,从克兰沃手里抢人了。”杨海肯定地说:“必须在4个小时之内完成这一切,否则就来不及了。”

    这是一趟非常危险的旅途,如果不是运气好到了一定的程度,他们三个人需要在一个神明的神国当中,直面一个强大神力的神明。如果没有这一次去里奥瑞克的衣冠冢获得的海量财宝,杨海根本不会考虑去正面硬钢死神克兰沃,即便是现在,他也觉得这一趟旅程九死一生,但是如果但凡还有一点可能,就不应该放弃,更何况死眼其实已经加入了这个团队了。

    尽管错误并不在杨海,但是杨海仍然认为死眼是受了自己的牵连而死的,那个混蛋,变态狂哈坎,就是因为死眼加入了glory-day,所以才给她下了流体炸药。说什么苦涩的抉择,也不过是为了折磨杨海而已。

    “我们去死神的神殿。”杨海说,“立刻。”

    他转身走出酒馆,几个队友跟上,开始兴奋地讨论了起来。

    这个游戏真是越来越刺激了。

    在维斯康蒂和布雷克两个人讨论怎么才能干掉一个强大神力的神明的时候,大老板悄悄地走上了前来。

    “遇到这么一个疯子,肯定很不爽吧。”卡库路契亚看起来似乎是想要安慰杨海几句。

    不过杨海比大老板想象得要豁达地多。

    “若为王者,永无宁日。”杨海耸了耸肩,“今天没有哈坎,也会有其他人,烦恼是源源不断地,是谁是什么,又有什么关系呢。”

    卡库路契亚笑了起来:“若为王者,永无宁日——你刚还说莎士比亚过时了呢。”

    “古人的思想会过时,但是真正的智慧是永远不会过时的。”杨海说,转头对几个队友提醒道:“这一次任务,最好是我单人去做。死神的神国,不是开玩笑的,我有护命匣,看情况不对自杀就行了。你们可就真的在冥界出不来了。”

    “别开玩笑了!”

    “我会害怕克兰沃?”

    “死眼是队友,要去一起去。”

    三个人异口同声地表示了反对。

    杨海无奈地摇摇头,他就知道会是这样一个结果。

    他们披着斗篷遮挡住身形,快步穿过德隆镇的南桥区,来到了死神克兰沃的神殿。

    克兰沃的牧师大部分会司职当地的丧葬业务,他们的目标就是告诉世人,死亡以及死亡之后的一切,让人们不再因为死亡而感到恐惧。此时此刻,克兰沃的牧师们正在操办着一场盛大的葬礼。

    “我们怎么打招呼?”布雷克吐槽道:“嘿,兄弟,很抱歉打扰你烧死人,我想问问你主子家里有没有什么后门,我们想去偷东西?”

    “你净整这些没用的。”维斯康蒂用刚学的东北话说了布雷克一句。

    “这是隐身药水,一人一瓶,喝了过去。”杨海特别叮嘱卡库路契亚:“克兰沃的牧师一个个感知属性都非常爆炸,不要用次级隐身术,会被抓出来的。”

    杨海说着,开隐身带头走向神殿,几个队友连忙灌下隐身药水跟上,虽然有几个牧师皱起眉头,四处张望了一下,但好在隐身药水判定强力,没让他们发现什么端倪,几个人有惊无险地走到了神殿里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