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8必发官网(www.k6u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一千零九十八章 龟妖(上)

    “能在一天之内与扬前辈您连续两次碰面,确实很有缘分呢。(wWw.k6uK.cOm)”慕容凤笑眯眯道。

    杨修呵呵傻笑道:“别前辈前辈的叫了,若是赵姑娘不嫌弃就称呼我一声杨大哥就行了。”

    “那杨大哥也别叫小女子赵姑娘了,多见外啊。”慕容凤笑嘻嘻道。

    杨修顿时笑容一僵,干笑问道:“那我该如何称呼赵姑娘您啊?”

    慕容凤一脸羞涩道:“杨大哥不是已经知道了小女子的闺名了吗?”

    杨修一脸僵硬的吞吞吐吐道:“建、建刚姑娘。”

    “哎。”慕容凤笑眯眯的应道。

    恰好血饮真君刚刚登上甲板,听到二人对话差点绊一跟头。

    一旁的剑痴倒是已经麻木了,反正他的王大锤也好不到哪里去。

    杨修一见到血饮真君赶忙躬身见礼道:“晚辈杨修见过血饮真君。”

    血饮真君轻咳了一声掩饰自己的尴尬,见慕容凤朝他使了个眼色,便端着架子淡淡道:“你就是清沐门主扬德祖的外孙?果然一表人才,不错不错。”

    “多谢真君夸奖。”杨修赶忙再次拜谢道。

    “行了,你退下吧。”血饮真君摆摆手道。

    杨修不敢多话,赶忙告退,临走前还不忘与慕容凤和剑痴暂别。反正接下来几日大家同船共渡有的是机会见面。

    待甲板上只剩下三人,剑痴忍不住开口道:“你这样逗一个人玩有意思吗?”

    慕容凤淡笑道:“你以为我只是在玩吗?”

    “那你老勾引那小子做什么?”剑痴语气忽然一转道:“好吧,是我错了,有话好说,你先将光剑收起来。”

    慕容凤收起架在剑痴脖颈旁的光剑,冷哼道:“咱们熟归熟,但有些话千万别乱说。不然别怪我翻脸!”

    剑痴扯扯嘴角,索性闭上眼睛继续练自己的功。

    慕容凤转身看向血饮真君,血饮真君赶忙低下头不敢与她对视。

    “那小子是清沐门主的外孙?”慕容凤问道。

    “是的,冕下。”血饮真君连忙回禀道:“听说资质不错,那杨德祖正在运作想要将这小子保送到神刀门去,所以最近与在下走的很勤。这不逮着机会就将这小子也塞上船来了。”

    慕容凤好奇道:“既然是外孙,这小子的资质又不错,为何那清沐门主又要将他送走,而不留在清沐门内培养成自己的接班人呢?”

    血饮真君说道:“因为那小子的父亲只是个赘婿,所以他一出生就随母姓。只不过赘婿之子没有继承族长之位的权力,但他的资质又摆在那里,自然在清沐门内备受嫉妒而受到了各方排挤与打压,所以杨德祖就想将他送到神刀门搏个好前程。”

    慕容凤恍然道:“原力如此,难怪我在清沐城中初遇此子时竟干着巡城缉盗的活计。血饮啊。”

    “属下在。”血饮真君赶忙躬身道。

    慕容凤微笑着问道:“以你的身份如果想要将那小子捧上清沐门主的宝座,肯定是轻而易举的事情吧?”

    剑痴一挑眉角,睁开眼睛瞧了过来,心中猜测这丫头又再冒坏水。

    而血饮真君立时冷汗就下来了,犹豫了一下便硬着头皮回答道:“回禀冕下,在下虽为神刀门驻清沐城的外派主事,但却只有监管之职,无任命之权。若想干预城中事物尤其是一城之主的归属问题就只能先向宗门详细禀明缘由,再听从上边的回复。”

    “那你这个外派主事当的也太窝囊了,手中一点实权都没有还有啥意思嘛。”慕容凤摇头失望道。

    血饮真君冷汗哗哗道:“冕下您有所不知,我们修真界向来以实力说话,只要手中有掌握他人生死的实力又何愁没有那点小小的权力呢。”

    “呵呵,我倒是忘了还有这点。”慕容凤轻笑道:“果然不管在哪里都是拳头大才是王道啊。行了,你退下吧。”

    “是。”血饮真君抹着满头虚汗,连忙告退。

    剑痴这才忍不住问道:“丫头你到底在谋划什么?”

    慕容凤笑着反问道:“你还记得我们入清沐城前的那番对话吗?这是一个畸形的世界,想要改变它的方法其实有很多种,并不一定需要通过武力征服然后再推翻旧有秩序建立新的游戏规则。”

    剑痴眼中精光一闪道:“原来你是想在暗中培植自己的势力,然后步步蚕食白鹿洲?”

    “你还不算太蠢。”慕容凤斜睨道:“这样做虽然慢了一点,耗费心力了一点,但胜在省钱省力又能在无形之中掌控这方世界,而且还能尽量避免战争所带来的伤亡。那杨修算是我找到的第一个棋子吧,不然你以为我真的看上那小子了?”

    剑痴盯着慕容凤看了许久,才摇头感叹道:“以世界为棋盘,以众生为棋子,秉持菩萨之心行雷霆手段,你这丫头的心好大,我自叹弗如。”

    “我没有你想的那么伟大,因为在我眼中这方世界的人类可都是珍贵的人口资源。如果因为战争一下死上好几亿那我可就亏大了。”慕容凤淡淡道:“其实我这样做还出于另一个考虑。”

    剑痴一脸黑线的问道:“什么考虑?”

    “这个世界可是真的会有仙人降临的。”慕容凤抬头望天注视着薄雾散开的蔚蓝天空,缓缓道:“如果发动大规模的军事入侵十有**会招致不可控的因素发生,所以我才打算采用这种润物细无声的方式来蚕食这个修真界,等到时候上面那些神仙发现不对时恐怕就晚了,呵呵。”

    “不谋全局者,不足以谋一域!”剑痴摇头轻叹,实在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因为他发现自己的眼界与这丫头确实差着好几个位面,让他再次深感无力……

    正当剑痴陷入沉默之时,忽然慕容凤眉头一皱道:“有血腥味!”

    “什么血腥味?”剑痴诧异道。

    慕容凤直接飞身跃到船首定睛一瞧,立时发现了几具浮尸伴随着一些船只残骸正从河面上静静的漂过。

    “前面有些不对劲,快去通知他们停船。”慕容凤立即回头道。

    剑痴脸色微变连忙冲回了船舱,片刻后船舱内的水手闻讯纷纷涌上了甲板不停眺望浮尸处处的河面,血饮真君与杨修也跟着上来走到慕容凤与剑痴身边询问发生了何事。

    “不清楚,但瞧这动静应该是有船在前面遇难了。”剑痴起身站在船首眺望前方,眉头深皱道:“这雾气似乎有点古怪,明明太阳都出来了为何还不能散尽?”

    “真君,请容我前去一探究竟。”佳人当前,杨修立即自告奋勇道。

    血饮真君微微点头道:“好,你去吧,一切小心。”

    “是。”杨修昂首挺胸却朝慕容凤灿烂一笑,然后直接祭出一把中品法器飞剑架光而去。

    血饮真君上前半步来到慕容凤身边,传音入密道:“冕下,前方有妖气,恐有妖兽为祸。”

    慕容凤淡淡的嗯了一声,说道:“嗯,我也闻到了,估计是头大妖。”

    “大妖?!”血饮真君悚然一惊道:“大妖怎么会跑到我们人类腹地袭击过路的商船?”

    慕容凤回头白眼道:“我还想问你怎么回事呢。”

    “是属下唐突了。”血饮真君连忙认错道。

    慕容凤又说道:“那大妖估计已经修炼出了妖丹,又占得地利。那杨修肯定不是那大妖的对手,你去暗中相助,但别过早出手,让那小子先亲身体验一下江湖的险恶吧。”

    “是,冕下。”血饮真君祭出血刀,又补问了一句道:“冕下,那大妖是要活的?还是死的?”

    “活的最好,死了也无所谓,正好可以炖汤喝。”慕容凤淡笑道。

    血饮真君汗颜了一下,心说妖族果真毫无道义可言,即使见到同族也要互相吞食,难怪千年之前会被魔道给毁了祖树灭了妖火。

    忽然远处传来一声哗然雷鸣,然后就见一片乌云贴着河面滚滚而来。旋即原本风平浪静的河面开始掀起滚滚巨浪,将大船吹的左摇右晃。

    血饮真君神色一凝,赞了一声道:“好个大妖,居然还会行云布雨之术,定是从东荒海中流窜至此。看本真君前去降服它!”说着便架着遁光飞射而去。

    慕容凤回头对剑痴问道:“这东荒海就是四海之一吗?”

    剑痴点点头道:“是的。天元大陆分为九州五湖四海,这东荒海与西洪海、北凛海、南渊海共称四海,但面积却是四海中最大的,栖息其中的海族妖兽不知几凡,据说更有神兽龙族在海底沉睡,一旦醒来便是东海覆天倒灌九州之时。”

    “这修真界果真处处神奇啊。”慕容凤感叹道。

    说话间,那边血饮真君已经出手救下了杨修并与那大妖交上了手。

    那大妖虽然神通非凡,又占据了主场优势,但在元婴期修士面前也只有被吊打的分。若不是仗着一身水中神通恐怕早就败下阵来了。

    但血饮真君可是成名已久的元婴修士,那一口血刀更是被他祭炼成了本命法宝,其近身搏斗能力几乎堪比剑修。除非碰到慕容凤这样的逆天妖孽,否则同阶当中基本上都是逮谁灭谁,更别提欺负比他还弱的存在了。所以战斗结果虽然精彩但却毫无悬念。

    片刻后战斗结束,河面上的迷雾也彻底散尽,只见到处漂浮着船只残骸以及尸体,显然在迷雾中遭受那大妖袭击的不只一艘商船。若不是太阳升起让迷雾散去了不少,恐怕他们这艘大船被那妖怪摸到船底下都不知道。

    落汤鸡一样的杨修先一步返回船上,他本想在佳人面前搏个好印象,谁成想踢到了铁板差点成为了大妖的餐后点心,自觉无颜面对佳人,便匆匆告罪一声躲回了船舱里。

    而甲板上的水手们见到血饮真君捆着大妖回来时无不欢声雷动发出阵阵惊叹。

    “好大一只乌龟啊!!!”慕容凤也是一脸惊奇道:“怎么大的个头起码修炼了上万年才成精了吧?”

    血饮真君哈哈一笑,提着大乌龟落回甲板上,竟让大船生生往下沉了沉。

    慕容凤连忙上前近距离观瞧这只大乌龟,发现更为不凡。

    只见这只龟妖足有三米多高,大如一间房屋。一身龟甲泛着青绿色的金属质感,如同青铜浇筑而成一般。若是擦去龟甲上的污渍还能见到菱角分明的甲壳上居然刻满了古朴的金文。

    金文,又称甲骨文或钟鼎文,是人类最古老的文字起源。虽然这些金文看起来歪歪扭扭如同孩童涂鸦一般,但每一个字都蕴含着古老的岁月气息,令人心生敬畏。

    血饮真君挥退那些水手,收敛起笑容上前沉声禀报道:“冕下,这只龟妖定是东荒海中的大妖,甚至是妖王级别的存在。但是不知为何身受重伤流窜至此捕食人类充作血食。”

    “妖王?”慕容凤好奇问道:“你们是怎么划分妖族实力的?”

    血饮真君如实回答道:“我们修士将刚刚觉醒灵智的妖怪称为小妖,这类小妖比凶兽略强,实力与练气修士相当。小妖之上乃是妖兵,实力与筑基修士相当。然后是修炼出妖丹的妖将,实力与金丹修士相当。接着是化形期的大妖,实力与我等元婴修士相当,而且化形期的大妖已能褪去妖身束缚千变万化变成人类模样。在往上便是妖王,实力与分神期修士相当。至于妖王之上我也不曾听闻过了。”

    “你是说这头龟妖有着分神期修士一样的实力?”剑痴双目圆睁道。

    血饮真君一脸凝重的点头道:“不错,当然前提是它的全盛时期。否则刚才就不是我擒它,而是它吃我了。”

    这时慕容凤绕到了这头龟妖的另一边,果然见到厚重的龟壳上有三道深可见肉的爪痕。难以想象是何等妖物才能一爪撕开这坚不可摧的龟甲,让一头堪比分神期修士的万年老乌龟不得不躲到人类腹地苟延残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