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8必发官网(www.k6u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八百二十七章 秀肌肉

    “阿叔,虽然说我们向家呢?好像是来头挺大,祖父辈呢?也是官场中人,但是港城是一个非常现实的社会,不是烂仔的话,谁愿意出来当矮骡子?!大家都是想要混一碗饭吃,没有其他的目的性!如果说能够正常的吃一口饭,谁愿意接受这样的白眼?”

    向左也是很感慨的说了一句,这个话也是透露了其中的心酸,向家在很多人的眼里面呢?有那么一些上不了台面,这个并不是短时间之内就可以更改的,可能在娱乐的行当里面呢?比较的有面子,但是这个所谓的面子呢?只是代表了很小的一个方面。(wWw.k6uK.cOm)

    “能够正视自己的身份呢?就是好事,真的要是说起来,谁比谁高了一等?其他人不知道,至少我的养父和养母呢?就是很普通!甚至于再往上说就是农民和工人,非常的普通,成功呢?有着相当的特殊性和偶然性,但是到了一定的程度,又有着相当的必然性!”

    丁羽给向左递了一瓶矿泉水,“港城这个地方呢?还是太小了,其历史的地位呢?总归是会发生变化的,所以自己呢?倒也不需要妄自菲薄!”

    些许的安慰,还是让向左的心情平复了不少,想一想呢?这个也是非常正常的情况,人家霍家是什么身份和地位呀!能够跟霍家相提并论呢?都是顶级的豪门望族,而向家呢?在一定程度上面都需要看人家的脸色吃饭!

    “阿叔,我有那么一些太激动了?就是感觉心中有那么一些激荡?”

    “经历的事情太少,所以才会表现的如此!”丁羽也是摆摆手,听着敲门声传过来的时候,丁羽也是笑了起来,“要不要打个赌?我知道来的会是什么人?”看着向左有些不明所以的样子,“应该是你父母来了,去开门吧!”

    啊?向左脸色不由的就是一红,有那么一些扭捏,又有那么一些决然和坚持,不过最后还是走到了门口的位置,向十看着开门的向左,先是一愣,随即也是毫不犹豫的就是一巴掌。

    自己的儿子不分青红皂白的就来找丁羽,往小了说呢?这个是不懂事,真的要是往大了说,这个不是故意的在丁羽和霍家之间挑事吗?这样的责任谁能够承担的其?至少他向十不行!

    所以直接的就是两个大嘴巴子,率先的表明了向家的态度,丁羽听到了声音,也是一笑,站起来的时候也是扬了一下自己得手,“十哥!阿嫂,来了?!”

    从说话的声音来看,丁羽并没有表现的太过于气愤,甚至心情还是相当的不错,向十也是瞪了一眼自己的儿子,本来就是一个冷脸,所以向左也是下意识的就是垂下来自己的头,“老豆,我知道错了!”

    向十夫妇也没有看自己的儿子,很快的也是走向了丁羽这边,“十哥!这么快的过来,太着急了吧!”随即也是看向了旁边的女人,稍微的有那么一些富态,“这位就是阿嫂吧!你好,我是丁羽!”说完了之后,也是微微的躬身。

    “羽。”感觉到丈夫好像在后面用手捅了一下自己了,随即也是第一时间的就改口,“阿羽你好,家仔有些冲动,让你劳心!”

    丁羽做了一个邀请的手势,向十倒是感觉挺高兴的,为什么呢?最为开始的时候丁羽称呼自己为向十爷,那个纯粹的就是在调侃自己,完全就没有把自己当做一回事情,后来称呼自己向十叔,那个呢?表面之上是尊重自己的江湖地位,但实际上面呢?还是据而远之,而现在称呼自己十哥,多少已经有那么一些承认自己了!自己对此是真的感觉到了高兴。

    “阿左好像很是生气!”对一边的向左招呼了一下自己的手,向左也是第一时间的就站了过来,“其实也没有什么大不了的,血气旺,有些冲动,谁都是从这个年纪过来的,我上高中的时候,就因为朦胧的感情还被学校给开除了,现在想来,人生的转折呢?也是由此而始!”

    “阿羽!家仔呢?虽然也是在英国学习,但是没有读太多的书,就是瞎胡闹!”

    丁羽微微的点了一下头,“霍家呢?毕竟是霍家,不管是港城,还是南沙,甚至是京城,都有三分薄面的,场面之上的事情呢?就是这么一个样子,没有谁对谁错这么一说,更多的时候都只不过是所谓的意气之争罢了!”

    “当年的时候霍家展示了一次,现在的情况之下呢?又一次露一露这个肌肉,顺带的解决一下家里面的事情,谁要是挡着霍家的道,这个真的就是生死之敌了!”

    “是呀!”向十也是点头不已,这样的事情自己也是看的很明白,当年的时候霍家大婚,真的就是因为娶了一个好太太吗?不是这样的,只不过是借着嫁娶的这个事情呢?展露了一下自己的势力而已!

    那个影响力的传播,到今天都依然没有消散,诚然彼此之间都已经分开了,但是霍家的影响力都已经出来了,所以这些细枝末节的事情,谁都不会在意的。而现在呢?霍家的下一代又一次的大婚,这个又是影响力的一次发散。

    现在这个时候不仅仅是不能够阻挡在前这么的简单,甚至于任何对于霍家不利的事情和消息也全部的都需要靠边站,谁要是让霍家的门面沾染了灰尘,就是要跟霍家不死不休,这样的事情在现代,还真的就不会发生太多。

    “霍家娶新媳,这样的事情呢?绝对不能够有任何的沾染,甚至于等闲的人呢?恐怕都入不场的!”向十感慨的说了一句。

    “请不请的呢?是一回事情,但是该做足的人情做足就是了,难不成十哥你还差这么一点东西不成?”在做人的方面,丁羽还真的就没有想要教育其他人的意思,更何况说的再多了,恐怕他们夫妇的脸上面也会有那么一些难堪的!

    “问题是霍家的人呢?会不会领这个人情呢?”

    “霍家呢?也是有气度的,如果没有这份气度的话,恐怕也不会树立这么多年的时间,送了人情呢?代表的是我们的心意,他们收不收这个人情呢?那个是他们家的事情,何必在乎那么多呢?除非十哥想要的东西有点多呀!”

    是呀!向十也是重重的拍了一下自己的大腿,倒是把旁边的夫人吓了好大的一跳,向十突然之间的醒悟了过来,自己对霍家有所求吗?好像还真的就没有,如此的情况之下,自己真的就需要像是哈巴狗一样的去讨好霍家吗?好像根本就不需要呀!

    你们霍家是豪门望族,这个倒也是不假,但是那又怎么样?我们向家只不过是从事的行当有那么一些不一样罢了,你们霍家有前辈打下来的基础,这个没话说,但是我们向家又怎么说?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的,以后的情况谁知道?

    “丁先生,晚上我订了地方,。”

    丁羽微微的摆了一下手,“我先前的时候就跟阿左说过了,今天晚上的时候跟大家一起吃个饭,明天的婚礼呢?虽然说是一个交际的场所,但是我本人对此的兴趣并不是很大,后天就回离开,以后有时间吧!”

    “那我就不打扰了!”向十也是非常的清楚,今天得到的东西已经够多了,丁羽赏脸吃个饭呢?自然是好的,找不到这样的机会也是无所谓的,丁羽并不是故意的拒绝自己,而是真的有事情!

    其他的事情耽误也就耽误了,但是这样的事情还是需要分轻重缓解,“我不送十哥和阿嫂,不过向左借我用一用!”至于干什么用呢?无所谓的事情,但是丁羽说的这一句呢?也算是代表了丁羽的态度!

    从酒店这边出来,上车之后向十也是看向了自己的老婆,“你也算是见到真人了?感觉怎么样?年轻的让人感觉有那么一些都不太置信了吧?”

    “很沉稳,也很是内敛!”坐在向十身边的女人也是微微的点头,“感觉不到任何的气势,甚至于说话也是没有太多的强横,但给人的第一印象非常的好!这样的年轻人真的是太不多见了,一点都不做作!”

    “对了,阿左刚才跟我说了,跟丁羽同来的呢?还是一个小丫头,特别的留意一下,不要冲撞了她,让大家都长点眼神?”向十也是叮嘱的说到。

    “小丫头,我听说阿羽可是有一个女儿?刚才的时候没有注意到!”说话的时候,也是刻意的拍了一下自己的手包,里面可是装了不少的东西,刻意准备的,一点出现什么状况的话,不至于什么东西都拿不出来,那就真的是太尴尬了!

    “跟阿羽之间的关系好像有那么一些非同寻常,挺阿左的意思呢?好像是美国的大家族,阿羽对于她的家族呢?好像也是有那么一些忌讳,就是打了一个照面而已,跟家里面可能牵扯不上什么关系,但毕竟是在港城了,谁知道呢?”

    “我知道了!”夫人也是点点头!

    晚上的吃饭比较的悄然,丁羽带着向左是不假,但也就是让他去见见世面而已,要知道向左跟这些大佬呢?甚至连说话的机会呢?可能都不会有,至少现在这个层次还是相差太多,虽然说有丁羽带着!但是能够得到两句安慰就已经是相当的不错了!

    丁羽十一之前的时候,就已经在港城这边,差不过一个多月的时间,这一次只不过是接着霍家的婚礼呢?大家小聚一下,至于明天霍家的婚礼吗?那个是霍家的事情,在座的人基本上都会出面不假,但那个场合呢?不太适合让大家去提及更多的东西。

    吃饭的时间并不是很长,毕竟有些人的身体呢?也已经不是那么的合适,不过丁羽离开的时间稍微的有那么一些晚,毕竟这样的机会呢?不是那么的容易。

    在回去的路上面,向左也是相当激动的看着自己的阿叔,先前的时候也是见过这些大佬,但是今天诸位的大佬呢?难得有人会拍着自己的肩膀,这个让自己非常的激动,毕竟以往是真的没有这样的情况发生过。

    “回去休息吧!”丁羽也是跟向左打了一个招呼,都已经到了酒店,就没有必要让向左继续的留下来,自己现在留下来这个人情,也许用得到,也许用不到,谁知道呢?

    但一直等到丁羽离开了之后,向左才离开了酒店,虽然说今天只不过是去露了一面,但是这个露面所起到的作用绝对是超乎想象的,也就幸亏阿叔给了自己这样的机会,如果说阿叔不给这样的机会,自己能够怎么样?

    隔天的婚礼是晚上的时候举行的,丁羽和泰勒两个人一同的入场,来的时间并不是最早的,而且不管是丁羽还是泰勒,两个人都没有任何要招摇的意思,甚至在进场的时候也没有太多的人去注视他们两个人,灯光也基本上没有给他们两个人。

    而站在门口迎客的霍启刚夫妇看到丁羽的时候,也是赶忙的迎上前去,重量级的客人呢?都已经陆续到场了,丁羽来的不早,但是也不晚,至于丁羽身后究竟带着谁?这个问题两个人还真的就没有太多的关注!

    “羽少!”

    丁羽也是对一对新人表示了恭喜,后面的泰勒呢?也是注视的看了一眼,态度倒也不是那么的冷淡,简单的说了两句,然后就跟在了丁羽的身边位置,霍启刚也是注意的看了一眼,这个小丫头呢?只不过是落后丁羽半步而已!

    这么的站立呢?说明了几个问题,首先这个小丫头呢?并不是丁羽的女人,不然的话现在这个时候绝对要跟丁羽平行站立的,还有呢?她应该不是丁羽的下属,如果说是丁羽的下属,那么绝对不会靠着丁羽这么的见,至少应该在一步之外。

    还有一个重要的问题,她只是距离丁羽半步的距离,甚至跟丁羽呢?也就是一丝之差而已,从这一点来看,这个女孩子的身份呢?绝对不会比丁羽相差多少。

    但是自己却没有任何的印象,这个女孩子究竟是谁呢?在送丁羽和泰勒两个人进内场的时候,霍启刚也是跟旁边的助理打了一个眼色,自己在外面招呼丁羽和泰勒,这个没有什么问题,人家低调,自己呢?也不好太过于的高调。

    但是进入到了内场之后,这个就是另外一回事情了,说句稍显过分的话,真的需要自己的父亲出面来招待,这个跟彼此之间的年纪呢?都已经不牵扯任何的关系。

    丁羽今天来呢?可以说是给了霍家相当大的脸面,他完全就是可以跟几大家族平起平坐的人,如果说真的招待不周,这个话要是传出去的话,霍家的脸面就丢进了!

    霍震霆老早就已经得到了消息,跟周围的宾客告罪了一声,随即也是带着自己的前妻一同的前来,并没有其他人,其他人这个时候跟在身边也不是那么的合适。

    而丁羽在看到两个人的时候,也是率先的抱拳表示祝贺,场面话这样的事情,谁也不会嫌多呢?霍震霆介绍了一下自己的前妻,丁羽想了想,也是看了一眼旁边的泰勒,既然她没有太多的反对,那么就好办的多了!

    “泰勒!老佩顿的孙女!”非常简单的一个介绍,霍震霆微微的一愣,老佩顿的孙女,所谓的老佩顿究竟指的是谁呢?泰勒也是上前表示了恭贺,话语并不是很多,随即也是站在了一边的位置,看向丁羽的时候,多少也是有那么一些神色不善。

    霍震霆随即也是对丁羽和泰勒两个人做了一个邀请的手势,跟在旁边的夫人也是小心的跟在了霍震霆身边的位置,虽然说彼此之间都已经离婚了,但是自己毕竟是霍启刚的母亲,今天是他结婚的日子,自己还是需要给霍家这个面子的。

    今天来的客人是不少,但是让前夫亲自来门口迎接,甚至于把很多的亲朋好友都给丢下来,这个就稍显有那么一些不太正常了,自己以往的时候是既没有听说过,也没有见过,这个年轻人究竟是谁呢?难不成是国内来的?

    可是先前在南沙举行的婚礼呢?基本上都已经把国内的客人都招待的差不多了,如果说就是国内的话,那个时候就应该去的,而不是现在这个时候在港城这边出现?

    在场的众人呢?还真的就没有多少跟丁羽和泰勒打招呼的,大家心下也是有那么一些议论,这个人究竟是谁呀!好在来人并不是非常的多,时间还有那么一些尚早,不然的话这个引起来的非议恐怕会更大的!

    不过越是往前走,跟在旁边的夫人也就越是震惊,因为再往前就没有位置了,难不成把这个年轻人给安排在头桌的位置上面,这是不是有那么一些太夸张了?

    更让自己没有想到的,看到丁羽走过来的时候,先前来的几位坐在头桌的贵宾这个时候也都是站了起来,和颜悦色的看着丁羽,彼此之间相互的打着招呼,很显然对于丁羽并不是那么的陌生,甚至是相当的熟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