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8必发官网(www.k6u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三百三十二章 求证

    “……好吧。(m.k6uk.com看啦又看手机版)”

    少泽最终也尊重月江清的决定,众人达成共识之后便不再浪费时间,两方迅速沟通细节,准备开始传送。

    月江清为众人大概讲了半阵之间传送的原理,表示只要各司其职无人出错,那么这操作即使成功不了也不会有危险,唯一的变数,就是所处拟阵之中隔绝双方的规则,不过他也表示,这个问题由他来负责解决。

    已经在自己位置上站好的苏紫暗自握住了幻妙无边,虽说只要不是以完全暴力破坏阵法为目标,幻妙无边在契阵之中能起到的作用有限,但这种时候,她还是可以助月江清一臂之力的。

    在所有人都做好准备之后,没有任何演练的机会,实战开始,定要一次成功!

    月江清一进入由无瑕一人支撑的半阵,立刻将阵法的主导权握在手中,花云锦笛声为引,夏孤风哨音接应,以乐音之力辅助阵调,在两个半阵的阵调完全对接之后,月江清眼前,就是一条通路!

    这穿梭的滋味只比化光更为痛苦,更何况他挑战的还有阵法之间的法则,在众人看着月江清的身影在阵中越发寡淡的同时,原本十分稳定的日晷之间,忽然剧烈的晃动起来!

    “糟糕,两个阵法的阵调互斥了!”楚华榕脸色刷一下变得惨白,如果月江清不能尽快调整过来,那么不论哪个阵法崩溃,他恐怕都会立刻被搅个粉碎!而她失声一语之后,整个日晷之间内都如死一般的静寂,事到如今他们已不可能停下来,每人都在极限的稳定着自己的灵力,尽最大可能,让同调之阵能维持的更长些。

    花云锦笛声不停,没有一丝戏谑之色的桃花眼紧紧盯住半阵之内,在额边的冷汗缓缓自下颌落下后,他们这一半阵中月江清的身影,终于完全消失无踪了。

    已经成功了一半,然而拟阵却在越来越剧烈的扭曲震颤着,距离彻底崩毁,似乎只剩一步之遥。

    “苏紫,撑住拟阵。”即使场面已经快要脱离掌控,但钟妙音依旧是绝对的镇定,眼下这种状况,也唯有寄望于苏紫手中的幻妙无边了。

    虽然对于她来说,修复阵法远比不上破坏阵法来的拿手,但这哪里是掰扯这些的时候,苏紫没有任何迟疑,“数到三,我便撤手。”

    “去吧。”在她另一侧的正阳点头。

    “一,二,三!”

    三数过后,苏紫果断从半阵旁撤离,而她的灵力由另外三人即刻补上,没有产生半点的波动,苏紫幻妙无边出手,从一支,到三支,再到五支,快速却又小心翼翼的摸索着不住震动着的阵脉,而就在此时,她忽然察觉到了一股熟悉的灵力,正在自外而内的修复拟阵!

    “这个人……”苏紫揪着的心总算是放了下来,既然盛凌人出手,那么阵法肯定是不会崩了,于是苏紫让幻妙无边转了方向,快速梳理两个阵法间交错纠缠的脉络,相助月江清!

    似乎极其漫长,却又好似极短的几息过后,月江清整个人终于完整的出现在了这一侧的半阵之中。

    看着他脚边落下的影子,所有人都长出了一口气,而落地之后的月江清迅速稳住了同调之阵,两阵之间的斥力逐渐消弭,危机也算是彻底过去了。

    “……真是万幸。”半阵由月江清接手之后,功成身退的沐灵瞳也不由得拭去了额角的汗。

    “时间紧迫,继续吧。”

    而这种时候正阳依旧保持着理性,即使消耗降低,但同调之阵能维持的时间依旧有限,他们要比前半程更抓紧时间。

    成功的在三天之内斩除石妖剑守之后,破阵通关之路终于再无阻拦,日晷上的十二支全部点亮的同时,同调之阵作为阵脚的最后一块极品阵石也随之碎裂,阵法消失,但成果已经让所有人满意,毕竟这是第一次正式尝试,甚至在过程中还突然搞起了大变活人,而这阵法最终维持了二十九日半,无论如何,这已经是个十分惊人的成绩。

    “阵座主要是知道了,恐怕会高兴地痛饮三大缸。”花云锦摇着他的小扇子调侃道,拟阵破关,众人的心情都很不错,再加上盛凌人虽然嘴上不饶人,却在最后一阵为他们准备了一人一颗极品丹药作为关底宝物,东西虽然不是顶值钱,但还是让人开心的。

    “我可不敢居功,这是有人在外帮衬,才能将时间算的如此精准。”无瑕面上却是一如既往的冷淡,她瞥向远远在大石上坐着的盛凌人,“到的确有些真本事。”

    无瑕式的夸奖,相处久了,大家也就都能听得懂了,而看着他们从拟阵中出来,盛凌人也跳下大石,“不错。”

    “下一次的试炼是什么时候?”距离大比的时间越来越近,自然也就预示着他们所剩的机会不多了,夏孤风也是十分认真的人,开口就是这个问题。

    “下一次就不是试炼了。”然而盛凌人依旧不按常理出牌,“这段时间你们自己调整,再集合,就是前往名锋会的时候。”

    这也就是认为他们有能力闯过契阵的意思,苏紫只觉得又被套路了,无语的问:“所以你这拟阵只有真阵四成的难度?”

    盛凌人笑而不语。

    虽然这人是一如既往的欠扁,但好在结果还是好的,加之各峰的大比选拔也差不多要开始进行,所以众人对于盛凌人的决定并无异议,很快便各回各峰了。

    最终留在云崖上的除了沈思瑜,就只剩下苏紫一人。

    “咳,”自己也觉得自己瓦数大了点的苏紫清了清嗓子,“有件事,我问完就走。”

    沈思瑜却笑了,“你与他说吧,我回峰去看看吴师弟的情况。”说完人就没了影,根本没给盛凌人反对的机会。

    这下盛凌人看着苏紫的脸彻底黑了,“到底什么事?”

    苏紫无视他的不满,直接问道:“若是我怀疑某个人的杀招可能袭自习忌舍,有没有办法能做出判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