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8必发官网(www.k6u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四百二十一章 求同存异(二)

    这一晚,刘备与杨彪具体都谈了些什么,没有人知道。(看啦又看手机版m.k6uk.com)两位当事人在生前,也从未留下只言片语。不过,后世的史家,都把这次会见,视为青州集团发展道路上的一个重要转折点。因为就在刘备与杨彪会谈之后不久,刘备就上表天子,称杨彪名高德重,志节清白。请朝廷拜其为太傅。

    天子自无不可。遂拜杨彪为太傅。杨彪既为太傅,太尉之位便空缺,随即杨彪便上表,奏请天子,请拜卫尉周忠为太尉。天子亦准之。

    于是,接下来,一连串的变动,就让朝臣们眼花缭乱了。周忠为太尉,司空张喜转司徒。杨彪又奏幽州刺史卢植,素来忠贞为国,镇守辽东有功,请拜卢植为司空;刘备又表黄门侍郎钟繇为幽州刺史……

    天子一一许之。到这个时候,大家恍然大悟,杨彪这是打算与刘备合流了。卢植得闻,去信刘备,责之道:“吾与汝有亲,岂能同居三公之位?”于是上表请辞司空之位,朝廷屡封,卢植屡辞,最后见卢植执意不肯受,遂拜士孙瑞为司空,命卢植为卫尉。

    杨彪受了太傅之职,便上奏天子,道:“臣老迈,今朝廷政事有诸公,臣无忧也。惟当年《汉记》未成,臣挂念至今。请陛下开恩,许臣入书院,与蔡大夫等一道续写《汉记》。”

    《汉记》是一部辉煌的纪传体史书,记载了上自光武帝,下至孝灵皇帝的一段历史。汉明帝刘庄在位时,命班固等大臣共撰《世祖本纪》,这是《汉纪》的起源,后来历代都有大臣奉命修撰。在汉安帝时,这些史料被合编一起,始名《汉纪》,此时修史地点也从当初的兰台迁徙至南宫东观,所以后世又称之为《东观汉纪》。这是东汉朝廷的官修史,曾广为流传,魏晋诸人修史,多引用其史料。可惜的是,其中很多珍贵的资料,因战乱而被毁。

    孝灵皇帝在位时,大臣马日磾、蔡邕、卢植和杨彪、韩说等人都曾奉命编修《汉纪》。如今马日磾与韩说俱亡,杨彪与刘备一番深谈之后,也彻底放下一切,决定与刘备携手合作。他升任太傅之后,与刘备一道同列上公之位。以他的威望资历,朝会之际,班首就是他了。虽然没有实权,但也算仕途圆满再无遗憾。所以便又把《汉纪》一事,给提了出来。

    刚好蔡邕、卢植等人皆在青州,青州书院之中,又有郑玄为首的一干大儒,如此盛事,想想就让人心向往之。

    编撰《汉纪》,这是历代皇帝的文治,天子又岂有不肯之理。见了杨彪所奏,自无不允。刘备也是大开方便之门,要人给人,要物给物。杨彪便高高兴兴的搬到书院和一众大儒修史去了。和刘备争权夺利劳心费神不说,还压根就不是刘备对手。而修史却是一个妥妥的能青史留史的事情。杨彪心情愉快也是应该的。

    刘备出马,摆平了杨彪,心情也是大不同。杨彪与刘备谈妥之后,既得了上公之位,又有实事干。从此之后,朝廷诸臣没了杨彪的支持,便再也翻不起多少风浪来。刘备便可以一心一意的全力对外,不再担忧后方。

    诸事已毕,到了年底,青、徐二州以及辽东诸郡的上计也开始了。所谓上计,即由地方行政长官定期向上级呈上计文书,报告地方治理状况。县令长于年终将该县户口、垦田、钱谷、刑狱状况等,编制为计簿,呈送郡国。根据属县的计簿,郡守国相再编制郡的计簿,上报朝廷。朝廷据此评定地方行政长官的政绩。

    此事古已有制度,到了汉时,更是有专门的法律《上计律》颁布。皇帝有时候都会亲自查看地方的计簿。不过到了东汉,一般此事便归尚书管了。

    汉灵帝以后,天下大乱,朝廷对地方的控制大为削弱,基本上也压根没有人派吏到朝廷去汇报工作了。诸侯们割据地方,擅改税制,肆意妄为,早就把地盘上的人口钱粮当作自家之物,哪里还把朝廷放在眼里。就是像刘备这样的心存汉室的臣子,也因为实际环璄的原因,不可能向朝廷上计了。

    今年上计,朝廷来了青州,刘备自然是要把这事给办得漂亮。于是与三公、尚书台一道处理上计诸事。前尚书令士孙瑞已拜司空,尚书令暂时出缺。尚书们便跟着刘备等人一道行事。天下各处都在加税加赋,只有刘备这里,却是德政不断,得益于刘备连连为治下百姓减轻负担。这一年来,人口、钱粮、新开垦的田地皆有不错的增长。至于刑狱与治安,更加不用说。刘备的亲军还有镇守地方的军队,在境内不断的来回扫荡,胆敢占山为王,拦路打劫的草寇们,早就望风而逃,不见踪迹。说刘备治下夜不闭户、路不拾遗可能还是夸张了点,但若是与其他地方比起来,那就真的是犹如神仙之土了。

    上计一事,圆满结束,大家都开开心心的,给诸郡官员下了升、赏、降、罚的评语,然后就向天子报喜去了。青、徐二州如此气象,简直就是中兴有望。天子看了,也是心中愉悦,对刘备道:“全赖大将军之力,青、徐百姓有福矣。”

    治下太平无事,刘备自然也是脸上有光,笑盈盈的奏道:“臣岂能独居功?此天佑大汉也。是臣之福,亦陛下之福也。”

    自天子到诸公,皆大笑。于是天子便下谕旨,大宴群臣。

    席中,自然又有无数大臣,向刘备劝酒。刘备心情畅快,几乎是来者不拒,杯到酒干。最后大醉而归。

    待醒时,已是第二日清晨。卢珻侍候着刘备更了衣,刘备看着窗户外面一片雪白,揉了揉有些发僵的脸庞,笑道:“瑞雪兆丰年,此时大雪连连,来年定是大有年。”

    洗漱过后,刘备出了卧房,孩子们便排成一排,来向自家父亲请安。刘备笑道:“向祖母请安没有?”

    孩子们回复过父亲,留下一连串清脆的笑声,便又窜到院子里,打雪仗、堆雪人去了。卢珻埋怨道:“夫君,看你把这些孩子给惯的。”

    刘备一边迈步走向母亲的房间,一边摆手笑道:“无妨,活泼些好。”

    正行间,忽然猛的想起一事来,回头道:“夫人,女儿的婚事,准备得如何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