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8必发官网(www.k6u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七百六十五章 农奴改革

    天授不取,必受其咎!解修元愣愣的说不出话来,他是真没想到易知足筹备这次国际棉花霸盘不仅是为了赚钱,还有打压欧洲金融业的目的,看来是没法劝了对方这明摆着是铁了心!

    沉吟了片刻,他有些担忧的道:“咱们通过棉花霸盘重创欧洲金融,会不会招致他们的报复?”

    报复?易知足对此很是不以为意,“资本逐利,无任何情面可言,不论有怨无怨,只要有机会,欧洲的那些大银行家金融巨头们都会毫不迟疑的出手。(看啦又看手机版m.k6uk.com)”

    顿了顿,他缓声道:“资本无国界,不论东方西方也不论大国小国,只要有利可图,资本就会汹涌而来,咱们广州上海两地的证券交易市场这两年很是红火,你可知道是什么原因?

    不仅仅是因为咱们鼓动了国内各省的士绅商贾将闲散资金投入股市,还因为有大量的西洋资金涌入,这几年西洋各国经济危机,经济不景气,金融自然也不景气,大量的资金寻找出路,纷纷东来。

    这也是朝廷和各省铁路修建能够轻松获得巨额低息借贷的原因,证券市场持续异常火爆也是因为这个原因,大量资金的流入,股价自然节节攀高。

    这是好事,但也是隐患,资金流入达到一定的规模,股市上涨到一定的程度,咱们的证券市场就有**纵的风险。

    简单的说,这是金融战争,是无可避免的,所以一旦逮住机会,咱们就不能手软,必须毫不留情的削弱对方以壮大自身,唯有如此,才能更好的保护咱们国内的金融市场。”

    顿了顿,他接着道:“美利坚内战,投机棉花的,不只是咱们,欧洲各国的银行家和金融巨头应该都会掺和,南方棉花供应稳定,看不到投机的机会,绝大多数人都会选择退出,这反而是咱们的机会。

    回电胡雪岩,不要迟疑,也不要怀疑,坚决吃进,实物、证券,一律通吃,不要有顾虑,国内的棉花也要大量收购,适当太高价格,所有囤积的棉花也尽快运送到长沙和江宁两地.......。”

    长沙和江宁?解修元一转念就明白过来,这两地分别有铁路通往广州和上海,不直接运往广州和上海,应该是出于保密的需要,一旦欧洲市场得知大清准备了数量庞大的棉花,会对欧洲的棉花价格造成不小的冲击。

    不过,抬高棉花收购价格,对于国内的影响怕是不小,略微迟疑,他才道:“对于各省棉纺厂的棉纱和布匹的出厂价格,是不是定个标准,布匹涨价,不定会招惹非议。”

    “不允许他们涨价就是。”易知足道:“机织布不身就比土布便宜,如此一来,差距会更大,要提醒各省官府,提防织户闹事,元奇也要借此机会,在北方棉花产地招股筹建大型棉纺厂,对于生计艰难者,劝导移民,对于移民要妥善安排。”

    话才落音,林美莲在门口禀报道:“大掌柜,俄国专使普提雅廷前来拜访。”

    “让他进来。”易知足吩咐道,丝毫没有起身迎接的意思,倒不是晋封了王爵自持身份,而是借此来表达他的不满,西伯利亚的事情一拖几年,迟迟没有回音,他对此很不满意。

    听的俄使来访,解修元站起身来,犹豫了一下,才道:“俄国商人这两年在西北也大量采购棉花,出价比咱们略高.......,新疆总督左宗棠.......。”

    听他提及这事,易知足不由的一笑,朝廷推行边疆改革,新疆撤销了将军府改建省,仿照四川,设置总督不设巡抚,他没举荐冯仁轩,而是举荐了左宗棠,但左宗棠对于元奇垄断西北的棉花却是极为反感,公然鼓动地方将棉花卖给俄国商人,倒不是为了那点子差价,而是为了征税,元奇在新疆收购棉花是不纳商税的。

    “这事以后不用再提。”易知足摆了摆手,“我已给左季高去电,明年开始,元奇不垄断西北棉花,棉花收购也照章纳税,并着他在西北新归附之地积极推广棉花种植,俄国对于棉花的需求也会逐年增加。”

    见他轻轻揭过此事,解修元心有不满,道:“属下也真是服了那左季高,棉花商税一年能有多少?元奇每年补贴新疆的银子还少了?他也真是好意思!大掌柜可不能惯着他,其他各省督抚如果也有样学样,还不得乱套了。”

    “你是不当家不知道当家的难处。”易知足道:“新疆新建省,既是苦寒之地,又是移民大省,还有广袤的新归附之地,左季高也有他的难处,棉花商税虽不算巨额,但征税不征税,影响却是不小。

    还有一点,必须要申明,元奇经商没有特权,须的照章办事,依照规定缴纳商税,这次筹备棉花霸盘,资金需求大,积压时间长,我不追究,但下不为例。”

    这话听着温和,但斥责之意很是明显,解修元心里觉的委屈,拱手道:“大掌柜放心,一俟棉花脱手,新疆这几年的棉花商税,属下着人全部补齐。”

    “好。”易知足颌首道:“此风不可长,否则一发不可收拾,没的坏了元奇的名声和风气。”说着,他站起身来。

    解修元也听到了院子里的脚步声,不好多留,连忙拱手告退,易知足缓步踱到门口,见的普提雅廷快步而来,便一脸微笑的伸出手,道:“欢迎阁下再次来到上海。”

    “这次前来上海,我为阁下带来了好消息。”普提雅廷满面欢笑的道。

    听的林美莲翻译,易知足脸上的笑意更浓,“贵国推行农奴制改革,引发了大面积大规模的暴动,阁下确定带来的是好消息?”

    普提雅廷脸上的笑容一僵,随即又强自笑道:“想不到阁下对我国的局势如此关心。”

    两人进屋分宾主落座,易知足才道:“贵我两国既是邻居,且还有可能结成战略伙伴,对于贵国的局势我自然要格外关心。”顿了顿,他接着道:“阁下这次带来的是什么好消息?”

    听的翻译,普提雅廷笑道:“当然是阁下关心的东西伯利亚,我国皇帝陛下已经正式同意以十亿银元出售阿尔泰山脉以东的广袤土地,也愿意配合阁下的计划,不过,如此广袤的土地,阁下总得支付些白银吧?”

    “多少?”银子径直问道。

    普提雅廷脱口道:“一亿两白银。”

    “两亿白银,足够在西北发动一场规模巨大的战争。”易知足哂笑道:“看来贵国皇帝陛下是不打算和平解决两国边界的重新划定。”

    普提雅廷缓声道:“不,恰恰相反,我国皇帝陛下非常希望和平解决贵我两国边界的重新划定,一亿两白银,这已经是十足的诚意,那毕竟是数百万平方公里的土地。”

    “面积是不小,但却是毫无价值的苦寒之地,能价值一亿白银?”易知足冷声道:“这笔领土买卖,已经没有谈下去的必要,我国自己派兵去占领。”

    普提雅廷肃然道:“阁下,真要如此,贵我两国必然会爆发长期的战争。”

    “长期的战争?”易知足仿佛是听了一个十分好笑的笑话一般,“贵国如今自顾不暇,还有能力在东西伯利亚发动战争?”

    普提雅廷沉声道:“我说的是长期。”

    “长期?”易知足哂笑道:“克里米亚战争不过只持续了三年,贵国的财政就已经破产,况且贵国在欧洲还有不少老朋友,贵国敢将重心放在东西伯利亚?”

    在东西伯利亚与清国爆发大规模的战争,那完全是不可能的,对于俄国来说,东西伯利亚实在是太遥远了,气候比克里米亚更为恶劣,不说别的,仅是后勤就足以令所有人绝望。

    况且,对方说的也不错,俄国是欧洲国家,重心在欧洲,与清国在东西伯利亚作战,完全就是本末倒置,原本俄国向远东扩张是为了打通在太平洋的出海口,但如今清国连勘察加半岛都买下了,黑龙江流域的扩张又被清国八旗新军收复。

    可以说俄国向东扩张已经是毫无意义,诚如对方所说,东西伯利亚就是一片毫无价值的苦寒之地,俄国找不出如何理由为了这块地方与正强势崛起的清国开战!也正是基于这些考虑,亚历山大二世才决定出售这块地方。

    无法以战争为威胁,普提雅廷登时转变了态度,道:“阁下打算出多少白银?”

    略微沉吟,易知足才道:“那块地方,我花二百万两白银就能轻松攫取,只要给漠北蒙古各部落一万枝新式马枪,他们就能横扫整个东西伯利亚,根本无须我操心。不过,为了两国长久友好和平发展,我们可以适当的做出让步......。”说着,他伸出三根手指,“三千万银元,没有任何商量的余地。”

    三千万,还是银元,普提雅廷脸色登时有些难看,“这个价格,我国怕是很难接受。”

    “那就免谈。”易知足干脆的道。

    见的丝毫没有商谈的余地,普提雅廷一脸无奈的道:“我必须向国内请示。”

    送走普提雅廷,眼见的易知足有空闲,林美莲一边收拾一边道:“大掌柜,既然可以花二百万白银拿下东西伯利亚,为什么还要给俄国三千万银元?”

    点了支香烟,易知足才慢条斯理的道:“克里米亚战争,元奇与俄国在西北进行几大宗贸易,俄国欠着咱们元奇的银子就有一千多万,战争结束,俄国濒临破产,这笔银子也就一直拖着。

    若是开战,这笔银子铁定是要不回来了,如果扣掉这笔银子,咱们等于只花一千多万银元买下东西伯利亚,这是其一。

    其二,买下这块土地,能减少许多麻烦,若是强占,一旦俄国强大起来,两国必然会因为这块土地爆发战争,花银子买下来,俄国以后就无法寻找借口索回,除非是咱们自己愿意卖。

    其三,和平解决这事,有利于促进两国保持友好和平的关系,一旦修通连接俄国的铁路,我国与欧洲的商贸就不局限于海贸,再则,这种情况下,对于咱们稳固中亚也是大有裨益的,总之,花这笔银子是本着长远的考虑。”

    林美莲吐了下舌头,“还出于那么多考虑。”

    易知足语气轻松的打趣道:“你以为我是嫌银子扎手,拿着到处送人。”

    “大掌柜的银子可不好拿。”随着话音,赵烈文手里捏着一份电报出现在门口,笑吟吟的道:“东西伯利亚拿下来了?”

    “普提雅廷还要请示。”易知足道:“我开出了三千万银元,估摸着这个价位,他们有点难以接受。”

    赵烈文笑道:“大掌柜的意思,还能再加点?”

    “不能加了。”易知足不假思索的道:“一旦让步,他们会得寸进尺,俄国推行农奴制改革并不顺利,农奴暴动席卷全国,他们现在是急需要钱。”

    听的这话,林美莲不解的道:“农奴制改革不是解放农奴吗?为什么农奴还要暴动?”

    “解放农奴不假,但俄国因为财政赤字太大,借着农奴制改革,进行大肆盘剥。”易知足缓声道:“农奴制改革,农奴确实是获得了人身自由,而且也获得了土地,但获得土地必须交付比实际地价高出两三倍的赎金。

    农民没钱,朝廷允许先缴纳全部赎金的二成,剩下的赎金由朝廷垫付,由农民在49年内按年偿还并支付利息。

    确切的说,这场农奴制改革是由沙皇朝廷精心策划的一场掠夺,是对农民的土地财物和金钱的一次大洗劫!”

    林美莲忿忿的道:“这比高利贷还黑,这也忒不要脸了,难怪那么多农奴造反。”

    “咱们的报纸对于俄国的情况报道的极少。”赵烈文斟酌着道:“是不是让报纸大肆报道一下,看看俄国农奴制改革,再对比一下咱们的移民政策,这简直是天壤之别。”

    易知足颌首道:“这提议不错。这利于凝聚民心,增强国家和民族的凝聚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