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8必发官网(www.k6u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398章 鬼故事

    李大明看着她决然的神色,久久,说道:“我不会选的,你们两个中的任何一人我都不会放弃。(www.k6uk.com)离天亮还有一段时间,你好好休息一下,我先出去了。”

    船舱重归一片黑暗与寂寥,王语嫣痛苦的闭上眼睛,泪水自双颊滑落。就在白天的时候,她还幸福的伴在表哥的身边,然而短短的一天时间不到,就遇到了他,她命中的克星,给她带来情感的灾难,让她从天堂猛然的堕入了地狱。

    李大明出了舱,见着阿紫正猫着腰,耳朵贴在舱壁上偷听。瞪了她一眼,阿紫冲他吐了吐小舌头,扭扭小屁股凑了上来,笑嘻嘻的说道:“郎君,我错了,你家法处置我吧!”

    本来心情是不大好的,被她这么一弄,心头那一点点的火气便消散的无硬无踪了。举起了巴掌,便要向着阿紫的小屁屁拍下去。阿紫急忙那两只小手盖了眼睛,做出很害怕的样子,鼻子还一吸一吸的。

    呃,自己这巴掌还没落下去呢,就这样了,这个小鬼头,让其有些哭笑不得,一把拉了她拥进怀里,用手指刮了刮她的小峦鼻,笑着说道:“我给你说过多少次,偷听别人是不礼貌的,算了,这次的家法先记着了,到时候来个月结。”

    “郎君,郎君……”小紫儿在他的怀里小猪一般的拱拱的,搞得有些心里有些痒痒的。

    知晓她想要做什么,但此刻王语嫣也在船上,怎么也得收敛一些,于是双手托了阿紫娇嫩的小脸,说道:“你怎么了?是不是额头疼了,哦,郎君给你亲亲,恩——啵——,好了。”

    阿紫吸了吸小鼻子,手指点了点自己的嘴唇,撒娇道:“恩,这里也疼。”

    “啪”,一个轻轻的小巴掌印在了阿紫的小屁屁上。

    “郎君你说话不算话,不是说要月结的吗?”阿紫嘟着小嘴有些委屈的样子。

    “这个是奖金,紫儿,离天亮还有一段时间,你回舱里睡一会儿,天亮了我再叫你。”把有些不情不愿的阿紫推进了舱里,自己站到了船头,扳起了双桨。一边划船,一边摇头暗乐,这个小紫儿真是一个开心果,本来挺郁闷的心情,此刻好了许多了。

    李大明是颇不习惯坐船的,自上次晕船之后,对坐船有了一些恐惧的心理,不过此番却也没有办法。

    黎明时分,小船到了一个不大的小镇,打算从这里上岸,走陆路去少林寺。不过此刻由于带了王语嫣,还是被自己劫持来的,如果她不愿意,到了陆路之上,难免会引起别人的注意,徒增烦恼,便只得再度进去船舱之中。

    见王语嫣依旧保持方才的姿势坐在那里,心头有些愧疚,有些怜惜,更有些烦乱,看着她,嘴巴张了张,终是没有说话,便要转身就走。

    王语嫣见他转身又要离开,开口说道:“是不是要去少林寺?”

    没有回头,沉吟了一下,说道:“恩,我们打算从这里走陆路去,你、你若是不想去的话,我也不勉强你了。”

    王语嫣见他这般说,心中没来由的有些凄苦,当下叹了口气说道:“我随你去。”

    心中腾起了一丝喜悦,扭过身,看向她,见她闭起了眼睛,那刚燃起的一丝喜悦,顿时又熄了下去。自己此番劫持了她,不知是对的还是错的,但心中却还是不想放王语嫣离开的,心中叹了口气,语气有些平淡的说道:“恩,你准备一下,我们马上上岸了。”

    在小镇中买了一架马车,让王语嫣与阿紫坐在了里面,自己架车,往北一路而去。车行了两三里,阿紫便钻了出来,坐到了他的身边。李大明看着她,说道:“外面冷,怎么不坐车里?”

    阿紫撇了撇小嘴说道:“里面忒没有意思,我才不愿意守着一根木头呢?”

    白了她一眼,暗道,师妹虽然同意和自己去少林寺,但肯定仍是挂念她的表哥了,所以才这般的不情不愿,对自己进行软抵抗了。

    阿紫见他不说话,便歪着小脑袋叹了口气,装出呆呆的样子,又扭了头到另一边,再叹了一口气,如此这般,唉声叹气的。

    见她这般模样,觉得好笑,说道:“你又怎么了?莫非这叹气、发呆还带着传染的?”

    阿紫狡黠的笑道:“我只是在学她罢了,她整天这副模样,你便那般的着迷,我也学学这个样子,看你对我迷不迷咯!”

    被她的话逗得想笑,但想到车内还有着一个多愁善感的王妹妹,便生生的忍住了,便对阿紫小声的问道:“她是这个样子么?”

    阿紫说道:“差不多吧!哎,郎君,我替你架车吧,你讲故事给我听啊!”

    斜了她一眼,说道:“你哪里会架车的,竟给我添乱。”

    阿紫嘟起了小嘴,说道:“切,这有什么难的,让开让开,看我的。架!”

    阿紫象模象样的一抖缰绳,动作架势比其还要地道,方才一直慢悠悠走着的马儿此刻也奋开了四蹄,向前跑了起来。张大了嘴巴,有些不可思议的看着阿紫,呃,自己的小紫儿莫非就是传说中的天才少女,怎么学什么都这么快,当真不可小觑。

    阿紫得意的看了一眼,有些尴尬的让出了架车位,说道:“这个,你想听什么故事?”

    阿紫眨了眨眼睛,想了一会儿说道:“讲鬼故事吧!”

    知道阿紫天不怕地不怕,就是怕鬼的,但却经常缠着自己给她讲一些灵异类的故事,每次听完之后,都吓得不得了,但没过几天,又缠着讲。知道她这个脾性,便说道:“那样的故事晚上讲才有氛围,不如,我给你讲个爱情故事吧!”

    阿紫转了转眼珠,说道:“爱情故事晚上讲,现在讲鬼故事,好不好嘛,郎君——!”

    阿紫腻着声音,小手拉扯着他的袖子,一推推的撒娇着,这是小紫儿无往不利的招牌动作,最受不得她这般,张浩笑着说:“好了好了,你看着点儿路,别翻稻田里去,那我就给你讲个遇鬼的故事吧。”

    看着阿紫眼睛发亮的点了点头,抚摩了她脑后如云的青丝,娓娓道来:“有一个女子夜间赶路回家,途中遇到一个大汉,那大汉见她长的貌美,且孤身一人,心中便有了不良的念头……”

    “什么不良的念头?”阿紫眨着大眼问道,一脸无知的样子。

    “这个……咳咳,”白了她一眼,这个小鬼头什么不知道,此番她这么问,定又有了什么坏心思,自己如何能让她得逞了,便咳嗽了两声,正色道:“小孩家家的,听着就行了,哪那么多为什么,我又不是十万个为什么。”

    阿紫嘟起了小嘴,腻着声音撒娇道:“人家不知道吗?哦,是了,定是如当日在卫辉时候,那几个人对王家姐姐那般的,故事中的那个大汉,定是想着要把那女子抢回去做压寨夫人,然后就洞房,郎君你说是不是吗?”

    一直咳嗽着,提醒她不要再说下去,而阿紫就象没有听见般的,一直把话说完,然后冲着莞尔一笑,说道:“郎君你继续讲吗?”

    眼睛瞄了瞄车内,没有发现什么不对,瞪了阿紫一眼,说道:“我再讲的时候你不要打断了,不然我就不讲了。”

    阿紫吐了吐小舌头,眼睛也瞥了车内一眼,咦了一声,冲着笑道:“好啦好啦,我知道啦,快讲啦!”

    李大明又继续说道:“那女子发觉一直鬼鬼祟祟的跟着自己,心中十分害怕,但荒山野地的,到哪里去找人求助,眼看那大汉越走越进,女子心中更急,看到前面出现一个很大的坟墓,便灵机一动,开口说道:‘爹,快开门,我回来了。’”

    “那大汉见她对着一个坟墓这般说话,以为她是个女鬼,顿时吓的魂飞魄散,急忙跑了。那女子见大汉终于走了,长出了一口气,可这时坟墓中却传来一个苍老的声音:‘闺女,你又忘带钥匙了!’”

    “啊!”小紫儿听到这里,如受了惊吓的小兔子般的扎进了他的怀中,却也听到车内的一声低呼,显然王语嫣也是一直留心听自己的故事,也是心中害怕,不由心中暗喜。

    正高兴间,突然车子一颤,车身猛的向着一边倾倒下去,暗道一声不好,急忙拉紧了缰绳,飞身跃到车下,极力把住车辕,才避免了车子的倾覆。原来方才阿紫一时紧张,拉错了缰绳,马车行进了路边的稻田中,一个车轮陷进了松软的烂泥中。

    轻轻的敲了敲阿紫的脑门,白了她一眼,说道:“让你专心架车的,你非要我讲什么鬼故事,现在好了,车子差点翻了。”

    阿紫吐了吐小舌头,一点也不害怕他的样子,贴在他的怀中,说道:“人家害怕鬼吗?”

    把车从稻田中推出来后,掀起了车帘,见王语嫣皱着眉头,捂着胳膊,便关切的问道:“怎么了?是不是受伤了?”

    王语嫣点了点头,神情楚楚可怜。

    看了心头一动,急忙上了车,握了她的胳膊,见她的左手肘部的袖子上果然渗出一些血迹,说道:“都流血了,得马上包一下。”

    阿紫见如此关切王语嫣,心中颇是不乐意,嘟着小嘴道:“切,还不是自己笨。”

    瞪了她一眼,说道:“你安心驾你的车,如果你车驾的好的话,别人怎么会受伤?”

    阿紫眉头锁了起来,很是生气的样子,哼了一声,坐回了驾车的位子,拿了马鞭,狠狠的抽了马身一下,喝道:“驾!”

    车身猛的一侧棱,两人一个不稳,便要仰倒,王语嫣更是一头扎进了他的怀中,脸颊紧紧的贴了他温暖宽厚的胸膛,心中一荡。

    本想训斥阿紫几句的,但只是张张嘴,话没有说出来。

    王语嫣从他的怀中坐起,满面羞红的,低着头不去看。

    掀了车帘,对阿紫说道:“不用那么急了,乖乖的,一会儿郎君有奖励。”

    阿紫小嘴一撅,说道:“哼,不稀罕,你还是疼你的嫣儿妹妹吧!”

    老脸一红,好你个小紫儿,真是上天了,看一会儿不收拾你。把帘子放了下来,看了看王语嫣的伤势,拿了金疮药细心的涂着,一边涂抹,一边用嘴轻轻的吹,口中问着:“疼不疼?”

    王语嫣被阿紫的话说的面红耳赤,想师兄对自己真的是很好的,而且此刻自己的胳膊裸露着被他握在手中,一颗心跳的飞快,眼睛偷偷的瞧向他,轻轻的点着头,感受着温存。

    把药膏涂抹的均匀了,把手掌放在王语嫣肘部的患处,运集体内的阳刚真气(注:李大明体内虽多是阴寒真气,但并非没有阳性的真气)。须臾,那只手掌便变的火热,对着王语嫣受伤的肘部轻柔的揉磨,使得的金疮药尽快的发散开。然后撕了一条纱布,细心的把患处包扎了。

    “好了,将养个几天应是无碍了。”搓了搓手,拍了拍手掌说道。

    “恩”,王语嫣头更低了,声音有些细不可闻。

    见她这般,不由有些心动,但却忍了下来,心中暗喜,凝视了王语嫣半晌,叹了口气,扭身便要出去。

    王语嫣见他这般,心中忐忑,有些舍不得离开,轻轻的唤了声,“师兄。”

    扭身看着她,笑道:“怎么了?”

    王语嫣很是忸怩的,缠弄着自己的衣角,一幅小儿女的姿态,小声的说道:“谢谢你。”

    李大明看着她,眼神中流露出深情,有些苦涩的说道:“不用谢了,你是我的、我的……好了,你休息一下。”

    王语嫣见他这般,心中也是苦涩,但心田也涌出了一丝甜蜜的感觉,小声的说道:“师兄,那个故事里,坟墓中当真有鬼么?”

    见她忸怩了半天,居然是问自己这件事,心头一阵惶然,说道:“这个世上哪有什么鬼怪的,那只不过是个盗墓的,气愤被人打扰,才那般吓人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