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8必发官网(www.k6u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八百九十章 报仇了

    碎了,凶猴的棒子碎了,那是一根用土元素凝聚出来的棒子,自然不能够跟尸山血海珍藏的宝剑相比。(www.k6uk.com)然而凶猴这气势微凛的从天而降却以这种结果告终显然令人感到非常违和,所幸这是一只真正懂得将**延续下去的猴子。

    吼!獠牙外呲的血盆大口中绽放着牵引所有人心潮的凶悍,锋利的爪子携着无穷劲风朝血神疯狂挠去,一道道残影与寒光让身经百战的血神都感到头皮发麻。

    叮叮叮!一瞬间的爆发尽数被血剑挡下,金属交鸣般的连响听的所有人都感觉牙酸,而血神在最初的惊讶之后也终于是缓过神来。只是他并没有将过多的精力浪费在凶猴的身上,因为在他眼中,凶猴背后那只恶龙才是真正的重头戏。

    吼!凶猴又吼了一声,但血神并没有在意,就当做是一只得不到香蕉的畜生在发泄情绪罢了。只是紧接着他就为自己的高傲付出了代价。

    恶龙终于动了,这是一只庞大无比的恶龙,蜿蜒若山脉的龙躯甚至都不能完全探出血云,而其缓缓一招尾击也像是一座小山狠狠的砸将下来似的。

    既然叫做尾击那自然是用的尾巴,恶龙的尾巴就像是一个巨大的蒲扇,遮住了血神视线所及的整片天空。尾巴还未整个盖下来,那强大的风压就已经让血神出现了一瞬间的呼吸困难。

    血神双目冷凝全神应对,他不知道这条恶龙到底是哪里来的,这个疯猴又是什么来头,但是初次面对一个天道级别的对手绝不能贸然的攻击,这恶龙究竟有几斤几两那就让他来试试吧,哎呦!

    砰!血神的身体陡然间炸散成了漫天的血雾,一根闪耀着翠绿光芒的棍子从血雾之中穿过,凶猴激动的吱吱大叫,挥起棍子像是发了疯般的砸下一阵阵棍雨。仿佛在说,让你丫的拿豆包不当干粮,这下子知道猴爷爷的厉害了吧!

    呼!血雾散尽却是从血云中又腾起了一个人影,血神满脸黑沉的死盯着猴子,他大意了,原以为凭这猴子的本事根本就伤不到他,谁知道这一棍竟然将天道级别的他身体给打散了!呃?话说这猴子到底哪来的武器,竟然这么硬?

    血神想着突然间低头却发现刚刚落下去的那座大山已经不见了,在抬头,不光恶龙的尾巴砸下来了,那凶猴将棍子也扔了过来,只是这一次棍子在半空见风便长最后成了那座夸张的大山!

    血神嘴唇一抽,最烦这种本身修为不行靠装备装13的人了,挥起手中宝剑狠狠的朝着大山劈斩过去,虽然上一次他没有成功,但这一次他用了全力,就是要让这只疯猴子明白,究竟谁才是rmb战士!

    叮!血剑挥到一半就被挡住了,不,准确的说是被缠住了,一根近乎透明在血光下显现一道虹影的蛛丝紧紧的缠绕在血神的手腕上。

    “别忘了,你的对手还有我们!”

    白之妖的脸上难得的露出了笑容,因为她认出了这只凶猴,更准确的说是认出来那根能够变成大山的棍子。那就是当初孟晓带在身上的凝碧簪,神国一战之中他将凝碧簪交给了泼猴,当时泼猴扔着灵翠峰很是唬人。而那棍子的形态,其实也不是棍子,可不就是凝碧簪变长变大之后的样子嘛!

    这是泼猴啊,是小七和孟晓当初养的那一只,是当初为了小七的逝去掉眼泪的那一只,是如今为了给孟晓报仇不知从哪找来天道帮手的那一只!

    血神被牵魂丝缠住一时间难以挣脱,雪嫣然成十字星的剑光划破天空直射而来,一瞬间,好似漫天的杀招就要汇聚将血神泯灭一样。

    血神见状牙根都要咬碎了,“本座是血神,是尸山血海的血神,血海不枯吾不灭!”

    像是宣泄般的话语也同时昭示了一个真理,血云在血神的暴怒之下疯狂翻涌,一只只血兽和阴魂厉鬼开始如雨点般倾泻而下。

    轰!灵翠峰砸中了血神,剑光劈到了血神,甚至于那巨大的龙尾也狠狠的将其拍在了灵翠峰上。这么沉重的攻击哪怕是天道高手也不可能全身而退,所以血神的身体毫无意外的再次粉碎成了漫天的血雾。

    然而这一下子就像彻底捅了马蜂窝般,血兽与阴魂厉鬼越发多了起来,一个个的扑在恶龙身上疯狂噬咬,只可惜恶龙厚重的鳞片完全无视了这些秽物的攻击,甚至只是轻轻一抖就将所有厉鬼血兽震成了粉碎。

    雪嫣然身周剑光闪烁根本就没有秽物能够近身,而那些厉鬼血兽还没有等靠近白之妖就被蛛母的蛛丝给切成了碎片。

    但泼猴却遇到了点麻烦,从修为上来说,其实泼猴才是最差的,他之所以能够伤到血神都是仗着有高手协助且手中兵器够猛,但这数不清的厉鬼血兽一来,他失去了掩护就只有招架能力了。

    血神这一招眼光不可谓不毒,只是用血海的一些边边角角的作用就牵扯住了一只到处乱蹦的隐患。

    下一秒,血神的身影突然间从恶龙上方的血云中显现出来,仿佛横亘了整个天空的剑光劈斩下来。

    恶龙表情上很是人性化的露出了一个了然的表情,身躯一番龙爪迎了上去,嚓!指爪划破天空竟然形成了一道道漆黑的空间裂缝,其破坏力便可见一斑。

    嚓轰!血光与空间裂缝撞击在一起,各种气浪各种波,一瞬间将大片的血云都给生生搅散了,然而令所有人意想不到的是,那血光竟然穿透了空间裂缝狠狠斩了下去!

    “嘶!那到底是什么剑啊!”古沉在下面看得一阵阵咋舌,转头向着赤月望去,他虽然不知道赤月跟血神具体有什么恩怨,但是既然她跟叶子青一起来的,那就肯定跟山主有关系,古沉可是记得当初是山主带走了叶子青。

    赤月的脸色很难看,她认得那把剑,那是一把尸山血海的镇派神兵,呵呵,很可笑是不是?明明尸山血海之中以尸山为尊,但是最强的兵器却在血海。那把剑的名字叫做阿鼻剑!

    很久之前就曾经说过,无论是尸山还是血海,其实功法都是天地正统,都是能够将某一个法则发挥到极致的功法,只是后辈子弟往往受不住修炼的枯燥会下意识的寻求捷径。例如炼尸,例如用人命来添的血道法宝。

    而尸山最精华的宝物其实就是宇光盘,不光能够拥有扭转时间的作用还能够将人身改善成真祖之躯。

    血海则就是血神经与阿鼻剑了,甚至于连血神经本身都是来源于阿鼻剑,这是一整套完整的传承。

    其实在整个天道的圈子中一直有一个说法,那就是这把阿鼻剑其实在等级上要比那混元金斗还要强,只是可惜,两者相距太远并没有什么交手的机会。

    赤月这个时候自然也不会藏私,将阿鼻剑的来历一说瞬间就惊呆了一众小伙伴。

    “这么说,血神不光杀不死,还拥有着当世一等一的神兵利器!那还打什么,等死好了嘛!”古沉双手一摊难以置信的瞄了一眼被劈成两半的恶龙。

    对,你没有看错,那个一出场就威风凛凛的恶龙被劈成了两半!只是……被劈成两半的恶龙似乎很欢实了,两半的身躯在空中一转竟然变成了两条稍稍小点的恶龙,嗷嗷叫着就冲血神扑了上去。

    这一幕让众人也是醉了,不过想想这只恶龙到底是哪来的怕是只有泼猴知道,既然是天道高手自然也会有许多的手段,自然也不会这么轻易就被血神杀死。

    血神现在也是懵逼的,阿鼻剑能够将恶龙一斩两段也是在他意料之中的,可是……眼前乱晃的两条恶龙又算什么?这世间怎么可能会有一只生物能够挡得住阿鼻剑的斩击呢?他不信!

    “我看你到底能够分成多少段!”

    像是赌气似的血神举起阿鼻剑疯狂乱斩,两条恶龙躲过了许多但最后还是被砍成了十几段,然后,十几条再小一圈的恶龙开始漫天的飞舞,那叫一个气人!

    古沉在下面差点笑出声来,“哈哈,这才是龙啊,可比孙家那什么龙珠靠谱多了!”

    刚刚还在担心的赤月现在也是呆住了,越是了解越是恐惧,阿鼻剑几乎就代表着杀戮与死亡,是世间所有生物的克星,只要你是活的,就肯定会被其克制,但是谁知这条恶龙竟然如此无赖,这被打就分裂的能力岂不是比血神更无解?那最后战斗会变成什么样?两个怎么都不死的老怪物相杀到天荒地老吗?又或者,我们可以趁机先将这些护法干掉!

    一瞬间,众人的心思不仅活跃了起来,同时也将这个想法通过蛛丝偷偷的传递到了白之妖的耳中。

    这倒不是古沉等人偷懒,实在是他们这些人的修为偏弱,虽然综合实力能够牵扯住各位地道级别的护法,有时候甚至还能占据上风,但是真要说取得决定性的胜利那还真不容易。

    毕竟他们还年轻,这修为也是需要积累的,凡是速成的方法都有弊端,就比如雪嫣然的太上忘情录。

    湿婆神现在有些气喘,不得不说他的毁灭之焰真的是一种万金油的能力,只要将毁灭之焰射出,那多数攻击都能够挡住甚至泯灭。只是围攻他的这些人也着实不好对付,好在他还能够挺住,并且他相信,只要拖下去就肯定能够赢,因为他的修为高。

    就在这时,一种令人窒息的能量反应突然间让他的背心一种发寒,回头望去,这种感觉竟然是来自于跟郑狰鏖战的渡厄舟中!

    暮然的,纳伦想起了曾经抵挡住了毁灭之焰的那种太阳真火,他不知道那种东西是怎么发射出来的,但却是不宜硬接。于是湿婆神硕大的身体开始向侧面移动,但踏出的脚步却陡然间僵硬在了半空,一根根不知何时垂下的蛛丝竟然缠在了他整条小腿上!

    纳伦大惊,举头望去却见血云之下,白之妖好似面向血神,但那眼神却悄悄的瞥了他一眼,那一样让他吓得魂飞魄散。要知道一个天道高手开始算计一个地道强者的时候,那真的是一件很恐怖的事啊!

    “你……”纳伦的大叫并没有继续下去,集结了十二件黄金圣衣爆射出来的太阳真火已经再次放射出来。足有十几米粗光柱横跨了数百米的距离狠狠轰击在来不及躲避的湿婆神身上。

    轰!令人抓狂的热劲不停散逸,以涨潮般的速度将地面迅速晶体化。毁灭之焰似乎仍然停留在人的阶段,而那太阳真火却早已经达到了神的阶段。之前在五毒仙剑的合作下倒是能够挡住它,如今只有自己就显得格外困难。

    当然,这还不是最困难的,最困难的是,在与太阳真火硬怼的同时,周围的人也都没有闲着。最会抓机会的古沉一连十几颗九阳神功形成的焰火球狠狠打进湿婆神的后背,九阳神功的能量就好似烈阳一般,与太阳真火可谓异曲同工,一下子就引爆了湿婆神内部的伤势,与外面的太阳真火形成勾连。

    轰!剧烈的能量波动在太阳真火覆盖湿婆神的瞬间爆发出来,只听纳伦怪叫一声整个人在太阳真火淹没他的一瞬间冲了出来。而他的魂宝湿婆神则最终抵御不住太阳真火的轰击彻底被烤成了灰烬。

    纳伦狼狈的在地上一阵翻滚,迅速站起整个脸都是扭曲的,心中已经有了退意,白之妖为何能够针对他?还不就是因为天上血神已经被那条恶龙缠住了!

    这里已经不能呆了啊,风紧扯呼!

    “哪里走!”

    痛打落水狗这种事最是有益身心,阿努比斯嗷嗷叫着举着大斧就开始了追杀之旅,面对一个没有魂宝的高手,哪怕是地道修为也没什么可怕的。

    同一时间,梅路艾姆和僵尸余氏也纷纷冲了上来,这些身体强大的个体正是追杀他的最佳人选。

    而小鱼等人则都将注意力放在了撼山破的身上,你也别怪我们针对你,谁让你当初杀死了孟晓呢?

    事实上当阿鼻剑突然间失效的时候撼山破就已经动了逃跑的心思,血神看起来好像很强,但他的强都是建立在因为血海不死的前提下,若是单轮实力他不过是一个普普通通的天道高手,不说佛主、教皇这种高手,就连青家主和狮王这种新近的天道高手都未必能赢。如今被恶龙缠住,那就是说白之妖很快就会反应过来对付他们了。

    只可惜,这个想法不是他第一个想到,所以他失去了逃跑的机会,古沉等人已经将他里三层外三层的包围在了中间。

    “有仇报仇,有怨报怨,等以后再见到孟晓的时候,我们也可以理直气壮的跟他说一声。兄弟,你的仇,我们报了!”

    古沉一字一句的从牙缝里挤出这些话,虽然嬴政说过孟晓在魔族那边正想办法回来,可是,这仍然不能够改变孟晓已经死了的事实!

    我们辗转多国找来这么多的援兵,掀起了一场足以颠覆世间秩序的战争,甚至连神器都毁掉了一个,为了什么?为的就是此刻,手刃仇人!

    撼山破有些慌,五毒仙剑剑光四溢将整个身体包裹住,眼珠子不停的旋转寻找着突围的契机。然而众人心中的怒火此时已经紧紧的凝聚成了一股劲,虽然大家的队形毫无章法,但却是一个不可能突破的包围圈。

    “杀!”

    异口同声,古沉小鱼金三等人完全是异口同声、声嘶力竭的喊出了这个字。

    须佐携着黑火的怒斩,小鱼水火相济的风暴,古沉白炽的火球,红云散花针形成的洪流,从地下爆射而出的吸血藤刺,当然不能少了从天而降的牵魂丝与倾城之恋!

    任何一种拉出去都是能够搏出一番名声的攻击手段,此刻却全都朝着撼山破招呼了过来,五毒仙剑的剑光顷刻间经受着从未有过的艰巨考验。一层剑光开始恍惚了,又一层剑光开始晃动了,五毒仙剑的毒素被混乱的能量彻底泯灭,独属于神兵利器的那种锋芒也在摧残下收敛起来,压力增大了,大到他整个人的身体都开始酸痛了。

    嗷呜!

    空间中突然出现了一只大鲸鱼,这鲸鱼撼山破认识,是之前花湖长老的时空巨鲸,此时他满脸惊恐的发现,这只大鲸鱼竟然张开巨口将他的一把剑吞下了肚子!

    剑光越发虚弱,被吞掉的那把剑仍然在时空巨鲸的肚子里挣扎,那时空巨鲸修为不够用不了多久就要将剑重新吐出来,可这点点时间已经足够了。

    失去了一把剑的撼山破再不能将护体剑光圆满了,所以金三的猩红长枪捅在了他的肋下,小鱼的水火风暴从其身边掠去了半条臂膀,吸血藤刺扎入他的小腿将其下肢瞬间吸成人干,红云散花针洞穿了他的丹田,古沉的火球按在他的脑门上,火焰刹那烧瞎了他的双眼。

    而牵魂丝拉住了他的喉咙向上一提,紧接着倾城之恋倾泻而下!

    (这章有点短小,突然被加班了,用手机写的这些,累得我手指头直抽,凑合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