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8必发官网(www.k6u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七百六十二章做人可不能忘本啊

    下午开始,张春旺就组织人手开始把已经酿好的白酒从山腹里抬出来,然后分小瓶封好,最后贴上提前印好的商标。(wwW.K6uk.coM)

    因为飞扬白酒准备走的是中高档路线,所以铁路和汽车站就不能是它的主要销售渠道,这个沈云芳早就已经吩咐过销售部门的人,联系了z省各个城市的百货大楼,把飞扬白酒摆上了柜台。

    沈云芳在厂房里跟着忙了一下午,到了四点钟,她去洗了洗手,跟张春旺说了一声后,骑车子拐去了大棚。

    现在李红军出任务了,家里就她们娘仨了,满满喜欢吃西红柿炒鸡蛋,嗯,多摘几个。沈云芳手脚利索的挑着最红的摘了十多个,然后又到别的大棚里,摘了几根黄瓜、几根茄子,把一个中型的菜筐装的满满的,这才罢手。

    出了大棚,她把菜筐直接挂到自行车把手上,这才又骑上自行车回家去了。

    路过门卫的时候,里面的小战士看到她欲言又止的样子,把沈云芳弄的不明所以。不过等她到了楼下的时候,就明白了,那小战士那表情是为了哪出。

    “呦,我二嫂回来了,你们都让一让啊,让正主和我二嫂说话。”李香荷眼睛一直瞄着楼头呢,她刚看到沈云芳的自行车,就赶紧的把一帮围着人的老娘们给喊开。

    沈云芳从自行车上下来,改骑为推,一步步往这边走。

    不往这边走也不行啊,自己家就在这边。

    几步路的功夫,已经够她在脑子里过一遍这个事情了。

    她家楼前有一帮人,她们因为李香荷的一嗓子,到是真的把路让开了,也让沈云芳看到了那个被围在中间的人,正是上午在她办公室里寻死觅活的沈映雪。她现在正坐在地上,期期艾艾的哭泣,一副受了天大委屈的模样。

    沈云芳越往这边走,心情就越差,估计没谁明知道前面是一堆找茬的人,还能保持心情愉快吧。

    当沈映雪抬起泪眼婆娑的小脸看着这边时,沈云芳很不客气的问了一句。

    “你是怎么进来的?我记得我早就跟门卫的小战士说过,像你这样的社会闲散人员是不能放进大院的。难道你是自己偷跑进来的?”

    沈云芳皱眉,上次她可是交代过门卫的小战士,不要让沈映雪进来的,现在人却已经在家属院里了,那就只能说明,有人带她进来。她扫了一眼人群,看到那个满脸要笑不笑的李香荷就明白是谁作的妖了。

    “云芳,不是的,我不是偷跑进来的,我是跟别人一起进来的。”沈映雪也不傻,这是什么地方啊,她要是真的被人说成是偷跑进来,那下一刻肯定就有士兵把她抓走了,她赶紧可怜兮兮的看向旁边的李香荷。

    “呵呵,二嫂,你不认识这人是谁了啊?刚才我在门卫那路过,就听她说她叫沈映雪,是你老乡,要找你。我听着这名就耳熟,好像你当初在老家的好姐妹就叫沈映雪。这不就好心的帮你把人领进来了,你不用谢我,咱都是一家人。”李香荷嘿嘿贼笑着,她真没见过这个沈映雪,但是她从她娘嘴里可是听说过这个沈映雪做过的那些事。她就是故意的,就是故意想看这两人凑到一起,自己这个好二嫂会有什么热闹。

    哎,天天在这军区家属院里东家长西家短的,时间长了也没什么意思,有机会看点二嫂的热闹她当然得出把力气了。

    沈云芳冷冷的看着她,“我怎么不记得我曾经跟你说过沈映雪呢?你是怎么知道我和她关系好的呢?咱们好像不是一个村的。”她清楚记得,她没有在李家人面前提起过沈映雪这个人,那李香荷这个外人是怎么知道有沈映雪这个人的呢。

    “呵呵,我、我听我二哥说的呗。虽然没见过人,但是我可是听说过这人,当初和嫂子你一起长大的,你俩好的跟一个人似的。这不我看她好像找你有急事,这不就给你带回来了吗。你,哎,别哭了,你不是找我二嫂有事吗,赶紧的说。”李香荷心虚的赶紧转移话题。

    她确实不是在二哥二嫂那里听到沈映雪这个名字的,她是在三哥和老娘说起给二嫂写举报信的时候,听到过这个名字,当然也知道了这女人和沈云芳的恩怨。

    “云芳,呜呜,你回来了,我是真的没有办法了,只能来求你。求你看在咱们以前的情分上,帮帮我,给我一条生路吧。”沈映雪眨着红肿的双眼,期期艾艾的嘶喊着,让周围的人听了都心生不忍。

    沈云芳到好似不想追究了一样,跟没听见一样,转身把自行车锁好,然后把车把上挂着的菜筐拿了下来,准备上楼。

    李香荷就等着看她的笑话呢,哪能让她就这么跑了,赶紧的走过去挡住了路,“二嫂,你看你,咋不说话呢,难道是我看错了,还是她说谎了,她不是你们村的那个沈映雪吗,我记得当初你俩好的跟一个人似的,咋现在见面嫂子你都不说话呢?”在军区门口看到这个女人,听说她是来找二嫂的时候,她就动了心思把人给带了进来,不说别的,就是能膈应膈应二嫂她看着也高兴。

    沈云芳看着李香荷脸上的表情就知道她要干啥,这人啊,打不到她身上,没让她真正体会过什么是疼,她永远也吸取不到教训。

    “李香荷,你是不是太无聊了,管的也太多了,我和谁好,这个沈映雪跟我啥关系跟你有关系吗,你这么热心有什么目的啊?”沈云芳冷冷的看着她说道。

    “呦,二嫂,瞧你说的,我能有啥目的,你俩好不好的跟我可没有一毛钱关系,我这不也是好心吗,以前你们俩好成那样,我们在村子里都听说了,咋的,二嫂进城里发财了就不认人了呢,这可不对啊,老话不是常说,做人可不能忘本啊。”李香荷拿腔拿调的说道。

    “那可真是谢谢你的好心,既然你都这么说了,那我在这也表个态。我和她以前是不错,但是现在掰了,她的忙我没有能力帮。我说清楚了吧?你要是可怜她,那尽可以发挥下你的爱心。”沈云芳比了个手势表示你愿意你尽可以来,别算上我。“在好心的提醒你一句,她不是个安分的主,人既然是你带进来的,那你就得负责给弄出去,她要是在大院里做了什么危害到国家危害到集体的事情,那责任也都是你这个带进来的人的,明白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