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8必发官网(www.k6u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016、沈望舒的病【关于10月活动】

    这样枯瘦到畸形丑陋的沈望舒却有一双温柔的眼睛,他虽是这般模样,可在他眸中并未见着丝毫的怨世不公,而是有着明亮的光,这样的眼睛,非但不让人觉得他是丑陋的,反倒让人觉得这是一双迷人的眼。(www.k6uk.com)

    “我没有吓三哥啊。”沈流萤面上笑吟吟的,并未让沈望舒察觉到她的微诧,见着沈望舒吃力地撑起身子,她连忙伸手去扶。

    也难怪绿草说不出三哥是何模样,因为她从未见过三哥,绿草告诉她三公子沈望舒自小疾病缠身从未出过这个院子,除了他们兄妹三人以及三公子身旁的贴身婢子清幽之外,府上的下人都不能进到这个院子来,就更没有哪个下人见过三公子是何模样,只知道三公子身子不好而已。

    不过绿草身为沈流萤的贴身婢子,知道的又比其他下人要多些,那便是沈望舒的病是打娘胎里带出来的,大夫都说其活不过十八岁,这身子也只能是靠药石捱过一天是一天。

    今年的冬至,就是他们这对孪生兄妹来到这世上的整整十八年,而这一年来,沈望舒的病况较往年来说是严重了许多,怕是要验证大夫说的话了。

    沈流萤扶起沈望舒后连忙拿起枕头垫在他背后让他靠着,沈望舒想说话,谁知一张嘴就只有咳嗽声,沈流萤坐到他身旁为他轻轻拍着背,关心道:“三哥要不要还是躺下来?”

    沈望舒摇摇头,沈流萤便只帮他轻拍着背顺着气,过了好一会儿,沈望舒的气才渐渐平缓下来,沈流萤替他倒了一杯水,他喝下后才神色温柔地朝沈流萤道:“小萤过来坐,让三哥看看你。”

    沈流萤将杯子放下,笑着走回床榻边,在床沿上坐了下来,笑道:“三哥是不是想我了?”

    “贫嘴。”沈望舒眼神温柔又关切,“听清幽说小萤前些日子出了事,三哥想去瞧瞧你,却是连下床的气力都没有,来让三哥看看小萤可还好。”

    “喏,三哥看我现在这样子是好还是不好?”沈流萤说着,站起身在沈望舒面前转了个圈。

    “咳咳咳……没事就好,不然三哥……”

    “好了三哥,不说这个事了呗,我现在还好好的不就成了?”沈流萤打断了沈望舒的话,边说边还伸手去握沈望舒的双手,笑道,“我一点事儿都没有,三哥只管放心好了。”

    沈流萤握着沈望舒冰凉的手,不着痕迹地将手慢慢往上移,移到了他手腕位置。

    “看见小萤好好的,三哥就放心了,不然我与大哥二哥愧对九泉下的爹娘。”沈望舒说着,还是认真地看了沈流萤好一会儿,确定她真是无事之后才道,“小萤,你与三哥说实话,这次的事情是否还是与那杜家公子有关?”

    沈流萤沉默,这身子原主的性子的确与她很是相像不当被人察觉她已经不是原来的那个沈家小姐才是,不过人与人总是有差别,就算绿草那个一直都与她处在一起的毛丫头没察觉出来,不代表她的家人察觉不出来,那这样的问题,她以沉默来作为回答当是最好,以免被他察觉有异。

    他这样的身子这样的脉象,可什么打击都受不得的,她难得有了亲人,她怎会让他离她而去。

    “就算小萤不说,三哥也知道。”沈流萤的沉默让沈望舒轻叹一声,“小萤,并非三哥想要干涉你的决定,三哥虽未见过那杜家公子,但三哥由心觉得,那杜家公子实非小萤的良人,小萤若真嫁与他,日子怕是不能如小萤想象的一样。”

    “三哥也同大哥一样不同意小萤与杜公子在一块儿吗?”沈流萤故作难过又小心的问,实则心中像是吃了好大一杯蜂蜜水一般又甜又暖。

    若非真正在意自己的人,谁又会愿意说这样的话?

    亲人,真的是很好很好啊……

    这回儿轮到沈望舒沉默,他的眉眼间尽是无奈与担忧。

    “嗯……”沈流萤故作沉吟,而后一脸认真道,“那我听三哥和大哥的。”

    沈望舒诧异。

    沈流萤则是蹭到沈望舒身旁,抱着他干瘦如柴的胳膊,将脑袋轻枕在他肩上,笑道:“我以后谁也不嫁,一辈子就陪着哥哥你们了!”

    “胡闹。”谁知沈望舒却沉了脸,“姑娘家怎能不嫁人,这该让街坊邻居怎么看你?”

    “管他们怎么看,我又不要他们养,又不搁他们家里,他们可管不着我。”沈流萤哼哼声,“我就是要陪着哥哥们,不嫁了又怎么样?”

    “小萤,咳咳咳——”沈望舒似乎动了气,咳嗽不止,“莫,莫说,这样的话——”

    沈流萤忙又拍拍他的背,拧着眉道:“我听三哥的话,三哥你别气了,我听你的话就是。”

    真怕他会这样咳得背过气去。

    当沈望舒的气重新平缓下来后他问的第一句依旧关于是关于杜子涵的,“小萤方才可是说了不再与杜家公子往来的话?”

    “嗯。”沈流萤点点头,那种人,送给她她都不要。

    为防沈望舒起疑,她又立刻道:“在床上躺的这十多日子,我已经想清楚了,的确如大哥与三哥所说,他不是良人,若非如此,我卧床的这些日子里他怎会看也不来看我一眼,纵是一句关心的话,都没有让人来传过一句。”

    “小萤……”沈望舒怕沈流萤伤心难过,正要安慰她什么,却见沈流萤忽然开心地笑了,“三哥,你不必为我担心,也不用安慰我什么,我都已经想通了,不会再妄想什么了。”

    “哪里是妄想,我们小萤这般好,多少男儿求都求不来。”沈望舒也笑了,如沈斯年一般抬手在她头上轻轻揉了揉,沈流萤笑着又抱住了沈望舒的胳膊,“也只有哥你们把我当宝贝了!”

    被人当做宝贝的感觉可真是又甜又暖又开心。

    “只要小萤想得通,不再与那杜家公子往来,怎么都好,咳咳……”

    “不嫁人一直在家陪着三哥也好?”

    “这个可不行,三哥的身子是什么情况小萤又不是不知。”沈望舒又咳嗽了两声,沈流萤拧起了眉,正要说什么时,只见沈望舒看向屋门方向,笑道,“小萤什么时候养的兔子?竟跟着你到这儿来了。”

    沈流萤转头,一只白白净净的白兔子正趴在门槛上定定盯着她瞧。

    ------题外话------

    哦呵呵呵~兔子跟来了!几天不见它,姑娘们有没有想它啊~

    对了,关于10月活动,有只看了本人这本文没有看过本人其他文的姑娘想要看礼物样板的,本月内入群暂时不需订阅,进入验证群后只需提供一张会员v值截图给管理姑娘,v值在v2及其以上的姑娘就可进入正版读者群了,群内福利一般不会小的,欢迎姑娘们入群看礼物~哦呵呵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