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8必发官网(www.k6u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053、白华来访【加更】

    沈流萤到前厅去见白华的时候,身旁不仅跟着一个来凑热闹的晏姝,还有一只说什么都要黏着她的吃得肚子胀鼓鼓的白兔子,当然还有总是跟在她左右的绿草。(www.k6uk.com)

    晏姝的在看到含着浅笑的白华时,同绿草一般,脸蓦地红了,连忙附在沈流萤耳畔小声的激动道:“流萤流萤!他就是公子白华!我可是第一次见到哎!真的是……公子世无双!真的是绝对胜过那啥肚子疼!哦,也完胜昨夜那个漂亮的傻大个!”

    “……”沈流萤觉得自己的耳边如今是有两只蜜蜂总在嗡嗡地叫,绿草是一只,小姝又是一只,但是绿草可没告诉过她,这个娇俏可爱的小姝小姑娘还有个属性叫唠叨!

    而就在晏姝说完这话时,她竟突地“哎哟”一声就摔了个狗啃泥,毫无形象地大趴在厅门边上,她的膝弯上,赫赫然蹲着一只毛茸茸的白兔子,很显然……她是被这只小兔子踹中膝弯给踹趴在地的!

    只见这兔子还泄愤似的朝她膝弯上跺了两脚,这才从她的膝弯上跳开,跳到沈流萤脚边,抬起前爪就抓着她的裙摆不撒手。

    绿草见状,立刻瞪向这正朝沈流萤整出一副撒娇讨乖模样的兔子,这流氓兔子,肯定又是在找小姐要抱抱!

    果不其然,沈流萤躬下腰将拽着自己裙摆不放的小兔子给拎了起来,抱到了臂弯里,一边忍着笑对绿草道:“绿草,还瞅什么,还不赶紧地把小姝扶起来。”

    这兔子,不知小姝的哪句话惹着它了,又使性子了。

    被沈流萤抱到怀里的兔子这会儿将下巴搭在她的臂弯上,一派惬意的模样,甚至还得意似的对着绿草挠了挠耳朵,让绿草更狠狠地又瞪了它一眼。

    要不是小姐喜欢这只流氓兔子,她一定要狠狠教训它一顿!

    白华瞧着这一幕,轻轻笑出了声,道:“大清早的沈姑娘便这般愉悦,倒是羡煞在下了。”

    “让白兄见笑了。”白华温柔,加上沈流萤与他相处得不错,是以便没有太多的客套与礼数,倒是颇为自在,看向正由绿草搀扶起来的晏姝,道,“这是刚提到我身边来的婢子,还不大懂事,让白兄见笑了。”

    小姝的身份,还是不要让旁人知晓的好。

    晏姝忙理理身上衣裳,低着头不说话,眼珠子却在滴溜溜地转,婢子就要有婢子的样,至于那只死兔子,待会儿再治它,这会儿这样也不错,搁这儿听流萤和这世无双的白公子都说些什么,嘿嘿嘿……

    白华微微笑笑,目光没有在晏姝身上停留,反是看向沈流萤怀里的白糖糕兔子,笑着道:“还不知道沈姑娘还养了这么个小东西,瞧着似乎与寻常兔子不同,力气似大得很。”

    竟能将人撞趴在地。

    “前些日子捡到的,和它挺是投缘,便将它留在身边了。”沈流萤捏捏怀里兔子的耳朵,浅笑道。

    兔子则是一瞬不瞬地盯着面前的白华,像是在防备着什么似的。

    “原是如此。”白华又笑了笑,关心道,“不知沈姑娘掌心的伤可好了?”

    “早就好了。”沈流萤笑,“白兄送了我那般多的上好膏药,若是这么久了还未好,岂不是对不住白兄了?”

    “无事了便好。”白华笑得温柔,“那事之后在下便一直忙于生意之事,是以迟迟不能亲自来向沈姑娘道谢,幸而姑娘无恙,否则在下不知当如何偿还姑娘了。”

    白华说完,站起身朝沈流萤躬了躬身,使得沈流萤也连忙站起身,对白华做了一个虚扶的动作,忙道:“白兄太客气了,白兄若当我是朋友,就不要如此见外,若真要谢的话,当是我向白兄道谢才是,谢过白兄这些日子的早饭和膏药。”

    白华抬眸,对上沈流萤含笑的眼眸,爽朗大方,没有羞赧,更没有姑娘家的小家子气。

    这一瞬间,白华有些微的失神。

    而就在这时,沈流萤怀里的兔子在她臂弯里猛蹭,蹭得她的注意力都给聚到了它身上去,只见沈流萤看向怀里的白兔子,揪揪它的耳朵,道:“白糖糕你没事乱蹭蹭什么?你再乱动,我可就不抱你了啊。”

    兔子立刻趴好不动。

    “真是只有意思的兔子。”白华浅笑,“既然沈姑娘将在下当做朋友,那在下就不与姑娘太过客套了。”

    “能与白兄交友,这可真是小弟的福气呢!”沈流萤爽气地笑笑,“白兄还是坐下吧,站着说话可不舒坦。”

    “能识得沈姑娘也是在下的荣幸。”白华没有再过多客套,也朝沈流萤做了个“请”的动作,“沈姑娘也坐。”

    “白兄,恕我直言,白兄这么大清早地就到沈府来,依我看,应当不是仅仅为给我送早饭而来。”沈流萤坐下后没有太多虚礼,直开门见山道,“可是有什么其他事情?”

    白华笑意深了些,却是称了在包子铺时对沈流萤的称呼,“沈小哥聪慧又率直,在下若是拐弯抹角的话怕就要人笑话了。”

    沈流萤也笑,“这不是将白兄当朋友才这般说吗,白兄不怪我太过直接才是。”

    身份地位虽相差悬殊,但白华这个人给沈流萤的感觉确实不错,温和有礼,平易近人,相识不长,她却是真的将他当成了朋友,还有便是,白家是一棵超级大树,能抱必须抱,大树底下好乘凉,这可是亘古不变的道理,就算抱不上也开罪不得,既是这样,何不先抱再说?

    “在下倒是欣赏沈小哥的率直。”白华的夸赞让沈流萤怀里的兔子猛地从她怀里跳了出来,跳到白华手边的茶几上,抬腿便将他手边的茶盏朝他身上踢,茶盏砸到白华身上,滚烫的茶水也泼了他一身,惊得沈流萤连忙站起身一把揪住兔子的耳朵将它扯了回来,当即一巴掌就打到了它的臀部上,斥道,“白糖糕你胡闹!”

    兔子登时安静了下来,呈一副呆愣状。

    搁一旁看着的晏姝见状,不由得抓着绿草的胳膊猛晃,兴奋地小声道:“我就说那只兔子是在吃醋,它真的是在吃醋!”

    “白兄,实在对不住。”沈流萤只能给白华赔不是,“这小东西太胡闹了。”

    “不妨事。”白华站起身拂拂衣裳上的茶水,非但没有气恼怪罪,反是温和道,“不过是衣裳湿了而已,沈姑娘不必自责。”

    沈流萤则是一巴掌又打到了兔子的臀部上,而后将它扔在茶几上不再理会,极为过意不去道:“不知白兄是有何事要与我说,还是有何事要我帮忙?白兄只管说,我若做得到,定帮白兄。”

    “说来是祖母昨夜便闹着要见一见沈姑娘,迫不得已,在下只能大清早便来叨扰姑娘。”

    ……!?

    ------题外话------

    勤奋的本人来加更了!姑娘们是不是想给本人点赞!?哦呵呵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