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8必发官网(www.k6u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057、突然黏来的人

    次日晨,沈流萤坐上白华派来接她的马车时,她腿上趴着一只白茸茸的好像一块白糖糕似的兔子,她身旁坐着娇俏可爱的晏姝,唯独不见的是那个总是跟在她身旁唠叨个没完的绿草。(wWw.k6uK.cOm)

    没办法,她整不定这个磨得她耳朵都快要起茧子了的晏姝留在府里,便是连白糖糕她都整不定,这一人一兔简直就像狗皮膏药一样贴到了她身上,说什么都要跟着她去临城,而她唯一说得通的,就只有她的小跟班绿草而已,是以绿草这会儿正乖乖地留在府上替她照顾沈斯年和十四大叔。

    不过……她去临城是她的事情,就算多带着一只兔子和一个晏姝,那也还是她自己的事情,这个死皮赖脸地也跟着坐上马车来的男人是怎么一回事!

    这男人俊是够俊了,偏偏生着一双好似能处处留情的桃花眼,怀里还抱着一只小黑猫,不是那个清郡王卫风还能是谁!他这么死皮赖脸地硬要钻进马车里来是想怎样!还有……

    他右眼上顶着这么大的一圈明显被人揍过的淤青也好意思出来丢人现眼?

    “听说沈小姐要去临城?哎呀好巧好巧,顺便带我一程呗,我也正好要去临城!”不知从哪儿窜出来的卫风像个自来熟似的一登上马车便毫不客气地坐到了沈流萤的对面,完全不在意自己右眼上那一圈十分毁形象的淤青,只笑吟吟道,“哎呀?沈小姐今儿个换了个小跟班儿?啊,不对,这会儿应该称沈小姐一声‘沈公子’才是。”

    虽说召南国的风气尚算开放,但毕竟是女儿家出门在外,着女装多少总会有些不便,是以沈流萤与晏姝此时是做男装打扮。

    不过……

    沈流萤不知卫风是因何由而登上她的马车来,本想即刻将他撵下去,不过在听罢他的话时,沈流萤本要出口的话顿了顿,同时她还稍加认真地观察了卫风的神色。

    小跟班儿?他这是……不认识自己的这个王妃?装的?看他的神色并不像是装的,想来是他是真的从未在意过自己的这个王妃所以从来都没有见过?

    就在沈流萤盯着卫风揣摩他的心思时,晏姝忽然就挡到了沈流萤面前来,怒瞪卫风,用一种警告的口吻道:“喂喂喂,你!问都没问过我们流萤就自己厚脸皮登上我们的马车来不说,还要死皮赖脸地要我们流萤顺带你一程,你谁啊你,不要以为你长得好看一点对我们流萤笑一笑就成了?告诉你,没门儿!看你顶着被人揍过的淤青样就知道你不是什么好人!”

    “就算你抱着一只小黑猫装可爱也没用!”晏姝这一番话说下来就差没抬手指着卫风的鼻子了。

    沈流萤听着则是险些吐血,赶忙拉了晏姝回她身旁坐好,趁卫风还未动怒之前赶紧客气道:“流萤这小跟班不懂事,四爷莫怪。”

    照小姝说的话来看,卫风是很不喜她的,也不知卫风是真不识小姝还是假不识她,要是他怒了突然抓小姝来吊打,这可怎么整!?

    她虽然有点战斗力,但是她总归是个大夫不是个战斗力输出,要是打起来了她不是对手岂不是亏大发了?所谓能屈能伸才活得长久,先看卫风究竟是个什么意思再说,整不好这俩会发展成一对欢喜冤家也说不定?万事皆有可能,到时她可就是红娘了,她可还没有当过红娘呢!

    这般想着,沈流萤差点得意地笑了出来,好在她忍住了。

    至于卫风欠小姝的,届时他若把小姝放在了心上,自然愿意十倍百倍地赔给她,若是不成,届时她就把小姝受得委屈给讨回来。

    就暂且不将卫风的身份告诉小姝,先瞅瞅看故事发展再说,然若卫风要伤害小姝的话,届时真到了开打的那一步再论。

    四爷?卫风微微眨了眨眼,非但没有生气,笑意反是更浓了一分,似是很满意沈流萤对他的这个称呼,也没有将方才晏姝的无礼往心里去,只是瞅着晏姝笑道:“好看?小跟班儿,这是夸爷好看呢?”

    “你听错了!”晏姝这会儿嘴上倒是不承认了,虽然这人眼睛上顶着一圈难看的淤青,但她心里的确觉得这人好看,若是这淤青散了,这人一定很好看,是她见过的所有男人里长得最好看的了,尤其他的眼睛,笑起来好像春日里开得最绚烂的桃花一样,好看到动人,但是——

    这样的男人向来最是多情!这种对任何女人都能这般笑眯眯的男人,绝对不会是什么好人!肯定还是个四处留情的坏人!

    哼!她晏姝才不会上这种男人的当!

    “听错了?”卫风又眨了眨眼,边轻捻着怀里小黑猫的须子边将目光移到了沈流萤身上,还是笑道,“沈小姐,方才你的小跟班儿骂本爷不是好人来着呢,沈小姐你看这样怎么整?”

    晏姝听着卫风的话又要骂她,却被沈流萤在她手背上掐了一把,只听沈流萤当即道:“四爷不是想流萤顺带捎四爷一程么?流萤听四爷的便是。”

    “这还差不多。”卫风满意地点点头,“沈小姐果然是懂道理识大体的。”

    就在这时,在外等着却迟迟不见沈流萤说出发了的白府家丁忍不住客气问道:“沈姑娘,可以出发了吗?家主已在等着了。”

    “好了,可以走了。”沈流萤回答道。

    马车驶离了沈府,晏姝拧眉盯着仍是一脸笑吟吟的卫风看了一眼,而后拽着沈流萤的衣袖凑到她耳边小小声道:“流萤,你干嘛让这个看起来不像好人的人跟我们一道啊,万一路上他对咱们动手动脚指不定还来个先奸后杀怎么办!?”

    “……”沈流萤内心真是一千匹马呼啸而过,还不待她说什么,只听晏姝又道,“不行,真到了那份上的话,也是咱们对他先奸后杀!”

    沈流萤当即一巴掌盖到了晏姝脸上,嫌弃地小声道:“小姝,能不能说点好的?还有,若是真到了那份上,你自己奸,我不奸。”

    这小姑娘,脑洞简直比绿草还要大,大得多了去了!

    谁知晏姝竟还一脸认真地思忖了一小会儿后一本严肃道:“行,到时再说吧。”

    “……”沈流萤已没有办法形容自己的内心,却听晏姝又继续问她道,“哎哎,流萤,你还没有告诉我这人谁呢,四爷?什么四爷?你什么时候认识了个四爷?还是个爱养猫的四爷?”

    “我不认识。”

    “不认识那你还——”

    “就因为不认识,所以才不好开罪。”

    “也是,可这一路上他和咱们一道,总觉得不安全哪。”

    “不是还有白华公子呢吗?”再说了,她瞧着卫风可不是会对她有兴趣的人,而是有着什么目的才是,且她要去临城一事除了白兄身边的人与她身边的几人外,并无人知晓,卫风又是如何知道?他的目的与她之间,又有何关联?

    别真是什么危险可怕的事情就行,她喜欢她如今的日子可是喜欢得紧,她可不想招惹上什么不必要的麻烦,再说了,这一趟去临城也不是她主动要求去的好吧!

    不过,靠人不如靠己,防人之心不可无,全靠白兄的话也不是个事儿,即便卫风对她没有兴趣,却也还是提防着为好。

    “两位姑娘说什么这么高兴,也说来让在下听听如何?”卫风笑着插嘴道。

    晏姝随即转头来瞪他,没好气道:“有你什么事儿!?”

    卫风笑道:“小跟班儿这么凶,指定嫁不出去,你说是不是啊小乌黑?”

    卫风说着,抬起小乌黑的前爪朝晏姝的方向挠了挠。

    于是,沈流萤所在的马车闹腾了一路。

    白糖糕抬起爪子挠挠耳朵,心里道:阿风,还不知道这是你媳妇儿吧?就让她治你吧。

    至于子衿,他已经交代过了,一个字都莫得与阿风提。

    小乌黑窝在卫风腿上则是努力地往后缩着身子,一路上都一瞬不瞬地盯着沈流萤腿上趴得舒坦惬意的白兔子瞧,一副警惕的模样,好像随时提防着那白兔子朝它扑过来似的,可见平日里它受这兔子的欺负可不少。

    而就在沈流萤离开京城未多久之时,忽有官府之人来到了沈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