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8必发官网(www.k6u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078、连心草之毒

    可也仅仅是则一则不知虚实的传闻,几百年来已不知在江湖上掀起了多少腥风血

    江湖自来就有苍龙宝藏的传闻,据传要有苍龙古剑才能将其开启,然这也仅仅是传闻而已,这世上究竟有无苍龙宝藏,从没有谁亲眼见过。(看啦又看小說)

    这是天下皆知的一句话,连三岁小娃娃都知道的一句话。

    得苍龙宝藏者,得天下!

    “嗯。”长情的面无表情与云有心二人的神情形成霄壤之别,就好像在说一件再平常不过的物事一样,不紧不慢道,“能开启天下第一宝藏的苍龙古剑。”

    “苍龙古剑!?”云有心与柏舟极为震惊,“那不是——”

    他们面前,早已无话不可说。

    阿风、有心与柏舟是他的朋友,肝胆相照的朋友,也是不在乎他究竟是人还是半妖的朋友。

    “苍龙古剑剑柄上的冷血玉石。”在云有心几人面前,长情从不隐瞒任何事情,只要他们问,他都会告诉他们。

    他害怕卫骁,从他第一次被带到太子汤的那一天开始,他就害怕卫骁,以及,对其恨之入骨。

    在说及“卫骁”这两个字,叶柏舟的话里有明显的停顿,他的手甚至不由自主地拢紧,可见他极不愿意提及这两个字,也可见这两个字在他心中留下的阴影有多重,仅仅是提及而已,他都觉得……害怕。

    叶柏舟笑罢,神色又归于冰冷,只听他问道:“长情方才给卫骁的那件物事是何物?”

    云有心笑意更浓,长情还是一副面瘫样。

    说到这个事,叶柏舟竟是忍不住轻轻笑了一笑,心情似乎好了不少,只听他浅笑道:“嗯,我可不想被这师兄弟二人猛扔小石子。”

    云有心笑得温和,“关于道谢的事,柏舟早就长记性了,他可不想被你与阿风扔小石子。”

    “嗯。”长情的话并不多,似乎能少说一个字的,他就绝不会多说一个字一样,“道谢的话我们都不稀罕听。”

    “柏舟这话,我们可就不喜欢听了。”云有心浅笑,“长情觉得是也不是?”

    “让你们费心了。”叶柏舟那张神色总是冰冰冷冷的脸上这会儿融进了几丝暖色,柔和了他冰冷的眼眸。

    “我倒是没想到卫骁会回来得这般快,以为他明日才会到的。”云有心轻叹一口气,“柏舟没事便好。”

    “接到你的传信便快马加鞭赶回来,好在赶得及。”否则柏舟在卫骁手中不知又会受到什么非人的折磨。

    云有心“看”向长情,问道:“长情与阿风怎会出现在太子汤?”

    他不问,云有心也不多说。

    云有心没有多问什么,叶柏舟也没有问他为何会与卫玺出现在太子汤,这其中原因,他比谁人都再清楚不过。

    他们四人之间,早已无需多言,便能知晓对方心中想的是什么,多说多问也是多余,既是多余,又何必多此一举。

    “这便好。”云有心舒了一口气,除此一句,他没有再问什么。

    叶柏舟的面上此时开始恢复了一丝血色,应云有心道:“没事。”

    由月泉宫去往城东莫府的马车上,云有心关切地问道:“柏舟可还好?”

    *

    “嗯……”卫玺悬着的心落回了心间,眼眶却是更红了。

    “柏舟没事,无须担心。”过了少顷,卫风又低声道。

    卫玺的面色骤然变白,抓住卫风胳膊的手蓦地收紧,只见她紧咬下唇,轻微地点一点头,低声应道:“嗯。”

    也就在这时,忽听卫风将声音压得很低,对卫玺道:“小十六妹,你的心事务必藏好,万不能让二哥知道。”

    卫玺的胳膊还抱着他的胳膊,他这么一走,卫玺便只能跟着他走。

    “想四哥哪?那今晚就别睡咯,和四哥说上一宿的话?”卫风却是笑得没心没肺,像是没有发觉卫玺的不对劲似的,说完便抬脚走了。

    不过一句话而已,卫玺的眼眶更红了,抱着卫风胳膊的手也有些微的颤抖。

    “谁说的?小玺可想死四哥了!”卫玺笑着抱住了卫风的胳膊,就像是一个活泼的小姑娘,完全没有方才在云有心面前的温婉端庄模样,也仅有在卫风面前她才会如此才敢如此,是以她一点都不在乎自己这会儿笑比哭还难看的模样,明明是笑着,声音却是有点颤抖,“小玺好想四哥……”

    “我才不信。”卫风哼哼声,“看你这笑得比哭着还难看的样儿,就知道你是骗四哥的,三年不见四哥,小十六妹你根本就不想四哥。”

    卫玺这才发觉到自己的失态,只见她忙抬起头来看着卫风,竟是笑得开心道:“哪有,小玺是见到了四哥开心嘛。”

    “小十六妹。”卫风并不理睬长情几人的离开,而只是笑嘻嘻地抬着手用食指轻轻戳了一把卫玺的眼角,道,“小十六妹眼眶红红的,想哭哪?”

    有些话,还是阿风来说最为妥当。

    云有心虽于长情与卫风出现在这太子汤而诧异,也为叶柏舟的沉默不语而心有不安,但他知此处不是说话之地,便轻轻应了一声,本想与卫玺道上一句话再离开,但感觉到卫玺的不对劲,还是作罢,故转身离去。

    “回去了。”长情只对云有心淡淡道出这么三个字而已,便跟上了已经走到了他前边的叶柏舟的脚步,根本就没有多看卫玺一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