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8必发官网(www.k6u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112、来人是谁? 【一更】

    白糖糕本是蹲在沈流萤脚边,听着沈望舒这么一问,只见它站起身来,将两只前爪巴到了沈流萤膝上,竖起两只耳朵,让沈望舒看着只觉好笑,道:“小萤不是说这只兔子跑了不见了?”

    “嗯?”沈流萤低头看向忽然又黏到自己身上来的白糖糕,也不嫌弃它的小爪子脏,将它拎了起来放到自己腿上,用力揉揉它的脑袋,笑道,“后来又跑回来了,看在它跑走了还知道回来的份上,我就原谅它了。(看啦又看手机版m.k6uk.com)”

    “小萤。”沈望舒目光温柔地看着沈流萤,“告诉三哥,你和那莫家少主可还好?”

    “三哥,你干嘛这么问?”沈流萤盯着沈望舒,佯装不高兴道,“三哥你是不是瞒着我做了什么?”

    “三哥可没想过要瞒着小萤。”沈望舒看得出沈流萤是故作生气,是以依旧笑得温柔,“只是觉着若是让小萤知道的话,肯定要着急,便暂时不告诉小萤而已,现下看来,小萤这两日似是与那莫家少主相处得不错。”

    “三哥怎么知道我和那个阿呆相处得不错?”沈流萤眨眨眼,并没有追问沈望舒为何要叫长情去找她。

    “若是小萤被莫家少主惹恼了的话,指该昨日回来时便找三哥抱怨了,怎还会等到今日三哥问了还不愿与三哥说。”沈望舒虽然足不出户,却总是能将人心猜得透彻,“三哥说得对是不对?”

    “三哥这么聪明,不当官可惜了。”沈流萤没有回答沈望舒的问题,反是弯起眉眼笑了。

    白糖糕这时候竟点了点头,逗得沈流萤乐了,又揉揉它的脑袋,笑着对沈望舒道:“三哥你看,连我的白糖糕都觉得我说的对。”

    沈望舒只笑不语,他在等着沈流萤自己愿意与他说。

    “三哥是不是觉得那个阿呆很好啊?”

    “莫少主为人好或不好,并非三哥说了算,三哥只知他对小萤的情意是真的,便足够了。”若非真情,他也不会在收到他的话后昼夜兼程赶回京来,更不会放下自己的事情而去到小萤身边。

    有这般真实的情意,足以胜过所有口头上的虚无誓言。

    白糖糕趴在沈流萤腿上,定定看着沈望舒。

    “那……”沈流萤垂下眼睑,看着自己腿上的白糖糕,抚着它的脑袋,有些迟疑道,“我有一件事情想要和三哥说说,三哥听了之后别紧张可好?”

    沈望舒点点头,“小萤只管说便好。”

    “就是……”沈流萤还是有些不放心,生怕沈望舒听了之后受惊,对他的身子不好,但她却不能也不想瞒着他,终是抬起了头来,看着沈望舒,道,“那个阿呆说要娶我,我答应了。”

    沈流萤本以为沈望舒会面露震惊或是紧张之色,谁知他竟是柔柔笑着,甚至道一声:“好。”

    这反是让沈流萤震惊了,惊于沈望舒平静甚至还非常满意的反应。

    只听沈望舒又道:“大哥那儿,便由三哥来与大哥说。”

    白糖糕兔大爷觉得,三哥真真当得上他的好媒人。

    “三哥你……”沈流萤知道沈望舒满意长情,但没想到他竟会满意到这种程度,“三哥便什么都不问我么?”

    “三哥什么都不需要问。”沈望舒抬起手轻轻揉了揉沈流萤的脑袋,“三哥相信小萤这一次的决定。”

    沈望舒温柔的话语及动作让沈流萤又眨了眨眼,只听她调皮地问道:“三哥就不怕我遇到的像是肚子疼那样的人么?”

    “我们的小萤是个聪慧的好姑娘,错过一次,不会再错一次。”沈望舒轻抚着沈流萤的秀发,“三哥相信小萤。”

    “可是三哥,我若是嫁给了那个阿呆,就等于是抗旨了,抗旨的话……”

    “不怕。”沈望舒打断了沈流萤的话,“不管发生什么事情,三哥都会保护小萤,不会让小萤受伤的。”

    沈望舒的话很坚定,神色很从容,就像他已经有了什么既能让沈流萤不嫁白华又能不违抗圣旨的办法。

    沈流萤从未觉得,她羸弱多病的三哥,也会让人觉得伟岸安然。

    “三哥……”纵使三哥这般说,可三哥能有什么办法?三哥身子不好,她不能让三哥再为她的事情操心。

    正当沈流萤蹙着眉想要再说什么时,方才陪方雨灵前往偏厅去的清幽去而复返,站在门外恭敬道:“公子,小姐,前厅有客人想要见小姐。”

    “客人?”沈流萤有些诧异,“什么客人?”

    “回小姐,奴婢也不知,奴婢看着并非歹人。”清幽回道。

    沈流萤默了默,而后对沈望舒道:“三哥,我到前边看看,待会儿再来陪你。”

    “嗯。”沈望舒轻轻点了点头,对清幽道,“清幽,陪小姐再到前厅走一趟。”

    “不用了三哥,清幽要留下陪着你。”

    “三哥没事,大哥这会儿许是不在家,就让清幽陪着你吧。”说到底,沈望舒只是不放心沈流萤独自会客而已。

    “那我让三嫂来陪着三哥好了。”沈流萤忽然对沈望舒笑得有点贼。

    沈望舒被她逗得有些赧,正要说什么,沈流萤已经笑着跑开了。

    白糖糕紧跟在她身后,再她走出沈望舒这儿小院的时候扯住了她的裙角,一副要沈流萤抱抱的卖乖小模样,不得已,沈流萤便弯下腰来将它抱到了怀里来,不忘嫌弃它道:“你个就会卖萌的小东西,自己走不行啊?非要我抱着?”

    沈流萤说完,用指尖点了点白糖糕的小鼻头,它便侧过脑袋朝她的手背蹭蹭,撒娇似的。

    沈流萤便用力揉揉它的脑袋,“好啦,你不就是要我抱着你一块儿去前厅么,我带着你就是了。”

    然当沈流萤到了前厅时,那在她怀里本是一副享受模样的白糖糕在看到坐在厅中的男客人时,双耳倏地竖了起来。

    只见那客人看起来三十五六年纪,着一黑色直裾长袍,衣襟与袖口处用银色丝线绣着腾云祥纹,腰束浅灰祥云纹的宽腰带,其上坠着一块玉质极佳的墨玉佩,头上戴一五寸墨玉冠,身材修长笔挺,既有着年轻人的丰神俊朗,亦有着中年男人当有的沉稳,气度逼人,让人一眼瞧着便能知此人出身必然不凡。

    尤其他那双狭长的丹凤眼,让沈流萤觉得有些熟悉,好似在哪里见过似的。

    但这个男人,她却是从未见过。

    这般有身份的人,怎会来沈府?又怎会要见她?莫非也像那什么桂嬷嬷那样顶着强权要来逼她做什么的?

    不过,她沈流萤什么都没有,便是她这么个人都被一道圣旨许给了白兄,找她还能做什么?

    难道是要她医人?

    算了,不想了,待会儿不就知道了?

    “姑娘便是沈流萤沈小姐?”只听男子看着沈流萤,客气地问,完全没有高高在上的架子与气势凌人的态度,反是温和有礼得就像是自家的长辈似的。

    男子在看沈流萤,沈流萤怀里的白糖糕则是在定定盯着他看。

    只见沈流萤先将白糖糕放到地上,亦是客气有礼道:“小女子便是沈流萤,不知大人是……?”

    “大人?”男子面上有些微的诧异之色,显然是被沈流萤的称呼给怔住了,而后见他笑了一笑,道,“鄙夫并非什么大人,鄙夫只不过是一介商人而已,路过这城西,听闻沈小姐养了一只似通人性的兔子,故想来看一看,冒昧打扰,还望沈小姐见谅。”

    “兔子?”这回轮到沈流萤有些诧异了,“这位老爷说的可是这个小东西?”

    竟然是来看白糖糕的?是谁把她养了一只兔大爷的事情说出去的?

    沈流萤说完,低头看向脚边的白糖糕,谁知白糖糕却是蹲在方才她将它放下的那个地方,并未黏在她身旁,而就蹲坐在那儿抬着头定定看着来人而已。

    “这便是沈小姐养的兔子?”男人也看向了蹲坐在地的白糖糕,面上露出了些好奇之色。

    “嗯。”沈流萤点点头,“正是。”

    “不知鄙夫可否摸摸它?”男人客气问道。

    沈流萤眸中诧异更甚。

    哈?这个大老爷们居然对一只兔子感兴趣,还想摸摸它,不是吧?

    难道出身好的男人都有点什么变态癖好?比如那个爱养小黑猫小兔子的卫风?

    ------题外话------

    没有存稿,晚上和朋友吃了顿饭,回到家家里又出了些事情,虽然不卡文,但是心情很烦躁,码不出来,也不想没质量地乱码,就先更这么点字,晚点我再补个二更吧。

    然后,本人开了个微博,以后微博上会不时搞活动什么的,姑娘们来粉来关注吧!求热!微博名:墨十泗也

    来粉来粉来粉!

    本书由,请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