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8必发官网(www.k6u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129、相思毒发 【二更】

    但见那毒公子的无头尸体倒到地上后,卫风就着他的使劲地将沾了他满手的血擦拭干净,而后从他身上搜出几支小药瓶,这才站起身,走回到卫子衿面前来,蹲下身,将瓶子里的药各倒了一粒在掌心,问也不问卫子衿一声便将手心里的五颗药丸一把塞进了卫子衿嘴里,一边道:“都是解药,都吃下去试试。(Www.K6uk.Com) ”

    “……”卫子衿将嘴里的药丸往下咽,心道是,爷,这药丸要都是毒药,您就给属下收尸吧。

    不过,药丸下肚,才一小会儿时间,卫子衿便觉身上有了那么一点力气,至少,他能出声了,只听他吃力地对卫风道:“爷,这其中有解药。”

    卫风点点头,而后见着他将几只药瓶里的药丸全都倒在手心里,转头去看了那些因中了毒公子弩箭上毒素而如卫子衿方才情况一般跌坐在地浑身气力散尽连武器都没法握起的一干黑衣人,蓦地将五指收紧,待他在将手心打开时,那些颗药丸在他掌心里尽数化成了齑粉,再将他将手心里的粉末往荒草碎石地中一撒,那些能救命的解药,便这么散进了荒草地中,纵是有通天的本事,也找不回来了。

    那些个黑衣人眼睁睁看着能救他们性命的解药就这么没了,双目腥红,偏偏又什么都做不了。

    卫风忽觉自己头有些沉有些晕眩,只见他抬起手用力捏住自己的颞颥,同时闭起了眼,卫子衿即刻慌忙问道:“爷您怎么了!?”

    卫风微微摇了摇头,待他再睁开眼的时候,看着那些个跪倒在地的一干黑衣人及那没有了脑袋的毒公子,面上满是诧异,问卫子衿道:“小衿衿,这些个人怎么忽然这副模样?你干的?”

    “……”卫子衿看着卫风,拧起了眉心,怎么回事,方才的事,爷都忘了?

    还不待卫子衿回答,就在这时,方才被卫风用力推开而重重跌倒在地的晏姝这会儿忽然凑到了他们身边来,但——

    却不是往卫风身上凑,而是要朝卫子衿身上凑!

    这使得卫风一时间也理不得那些黑衣人究竟是怎么变成了现在这副模样,而是当即伸出手来拦住晏姝,同时怒道:“黄毛丫头,你干什么!?”

    谁知晏姝被卫风这么突然一拦就像是有人欺负她似的,只见她扁了扁嘴,而后转过头来看向他,下一瞬,她竟是忽然伸出手抱住了卫风的脖子,将自己整个人都扑到了他怀里!

    不仅如此,她甚至——还撅起小嘴,在卫风的唇上轻轻咬了一口!咬了还不算,竟还咬着不放!

    卫风怔住,只见他眼眶大睁,鼻尖嗅着晏姝呼吸里的淡淡清香,完全懵住了。

    偏偏晏姝咬过了他的唇,还在上边轻轻舔了一舔,不过倒是这一舔舔回了卫风的神思,他回过神来的瞬间,他将晏姝的双肩一扶,毫不犹豫地将她从自己身上用力推了开去,同时恼道:“爷刚才就不应该给你把手上的绳子解开!”

    晏姝被卫风粗鲁地推倒在地,使得她的掌心擦到了地上的碎石,擦出了血来,她看看自己生疼的双手,扁扁嘴,一副委屈极了的模样,而后却又是再朝卫风凑近。

    卫风即刻伸出手按住她的脑门,拒绝让她靠近自己。

    但见晏姝忽然转头看向卫子衿的方向,紧着没有再执意朝卫风靠近,而是转了身,要朝卫子衿凑近。

    卫子衿面无表情,对于晏姝的举动无动于衷,倒是卫风先急了,赶紧抓了晏姝的手臂,将她拎回到自己身边来,几乎是咬牙切齿道:“你做什么!?是不是是个男人你都想扑过去!?”

    晏姝没有回答他,反是又扑进了他怀里来,简直就是一有空子就不会放过。

    她,像是完全变了个人似的。

    此时只听卫子衿道:“入骨相思这个情药,属下曾有耳闻,此药是专给女子服用的,服下此药的女子,会忘了自己是谁,并且,只想要与男人欢好,药效比寻常春药要强上不少,并且若是不能解毒的话,服药的人会备受痛苦折磨死去。”

    “这就是说,这黄毛丫头此刻根本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卫风再一次将晏姝从自己怀里推开,拧眉问卫子衿道。

    “可以是这么说。”卫子衿轻轻点了点头。

    卫风将眉心拧得更紧,然后见着他眸中有吃惊之色闪过,只听他问:“小衿衿,你身上的毒解了!?”

    “回爷,是。”

    “怎么解的!?”

    “爷从毒公子身上给属下拿过来的解药。”

    “我?”卫风很诧异,又转头看了那些个中毒的黑衣人们一眼,继续问卫子衿道,“这么说,他们现在这副鬼样子,是我做的?”

    “回爷,正是。”看来,爷对自己方才如变了一个人似的所做的事,并无印象,抑或说,爷自己根本就不知道是怎么一回事。

    但卫风此刻根本没有心思管他方才究竟做了什么,而是着急地问卫子衿道:“那解药呢?”

    卫子衿垂眸看向卫风脚边。

    卫风便跟着卫子衿的目光一起看向自己脚边,然后赶紧伸手拿起扔在他脚边的小药瓶,但,药瓶里都是空的!

    “里边的解药呢!?”卫风拿起药瓶又扔掉,一张脸完全拧巴到了一起。

    “爷方才自己全部捏成粉,倒到了地上。”

    “……”卫风眼睑狂跳不已,黑着脸看向依旧想要朝他怀里凑来的晏姝,连声音都变得低低沉沉,“这就是说,没解药了?”

    “有解药。”卫子衿冷静道。

    “在哪儿!?”

    “鱼水之欢。”卫子衿面不改色。

    “……小衿衿!你说了等于没说!”卫风咬牙切齿。

    “入骨相思本就没有解药,解毒之法就唯有行鱼水之欢。”卫子衿冷静的面色与卫风那咬牙切齿的模样形成着鲜明的对比。

    “那——”卫风拧着眉沉思一会儿,而后按着晏姝的肩,竟是将她挪到了卫子衿面前来,“交给你了小衿衿!”

    “……”这会儿轮到卫子衿眼角狂跳,“爷,属下身上有伤。”

    这可是爷的小王妃,他的女主子,他就算是吃了熊心豹子胆也绝不会做这种事情,也亏得只有爷想得出这么孬的办法。

    “没事,你动一动,伤口好得更快。”

    “爷,沈燕姑娘不是属下钟情之人。”卫子衿的意思很明显,他拒绝。

    “那她也不是我钟情的人啊!”卫风不服。

    “但她是因为爷才变成这般模样的。”

    “……”卫风一时间无话,过了会儿又道,“那就是爷的命令,命令小衿衿你给她解毒!”

    “属下拒绝。”卫子衿想也不想便答道,语气很坚定,“爷就是杀了属下,属下也不会答应。”

    “你——!”卫风被卫子衿气得不行,“我白救你白养你了!”

    卫子衿当自己什么都没听到,压根不理卫风。

    晏姝此时将身子扭动得厉害,她似乎觉得身子很热,使得她抬起手想要将穿在自己身上的卫风的外袍给撕扯开,扭动挣扎的同时甚至将白皙的小腿也露了出来。

    卫风见状,脸色黑透,同时将晏姝挪到自己怀里来,擒着她的双手,同时还将自己的身子微微侧挡在她面前,挡住她因为不安分而露在外的小腿,一边怒道:“你动什么动!?小衿衿你!不许看!”

    卫风也说不上来为何,为何看着晏姝的腿被旁人看到会觉得心里一顿火气蹭蹭蹭地往上窜。

    卫子衿当即闭起眼,依旧是冷静淡漠的神情,因为他心中于晏姝无任何心思杂念,即便是不当心见着了,也不会觉得有什么,唯有卫风自己干生气而已。

    而晏姝被卫风扯回他怀里似乎很开心,尽管她的双手被卫风擒着,但她的脚还能动,只见她踮起脚尖,又在卫风的唇上啄了一口,而后用身子朝他怀里磨蹭。

    卫风被她整得恼极了,正想着用最简单的办法将她打晕过去,只听闭着眼的卫子衿忽然道:“爷,方才那毒公子说了,此毒需在半个时辰内解,此时已经过去了一炷香的时间。”

    卫风举起的正要劈到晏姝后颈的手刀定在了半空。

    把这个死丫头放晕了固然是安静了,但她要是没解毒死了呢!?

    卫风愤愤收回手,烦躁到了极点,只见他心一横,将晏姝紧紧搂在自己回来,让她再胡闹不得,同时对卫子衿道:“小衿衿,能动了没有?”

    “可以了。”

    “能否忍着伤驾车?”

    “能忍。”

    “那就赶紧走了,先到最近的镇子再说。”卫风说完,将晏姝倒扛在肩上,站起了身。

    “是。”卫子衿随即睁开眼,也站起了身。

    这主仆俩走了,根本就没有多看这小山谷里的人一眼,就好像这里什么事都没有发生过,即便发生了,也与他们无关似的。

    走出山谷口的时候,卫风又在碎碎念。

    “小衿衿,你身上有伤,待会儿爷来驾车,你搁马车里坐啊。”

    “属下谢过爷的关心,不必了。”

    “爷这是对你好!什么不必了,叫你坐车里就坐车里!”

    “不。”

    “你到底还听不听爷的话了!?”

    “那爷自己驾车,属下在旁跟着走路就行。”

    “小衿衿你个没良心的!”

    卫子衿不理会跳脚的卫风,他要是坐马车里还得了?马车里待会儿搁着的肯定是王妃,有主子在外驾车,属下和王妃搁马车里的?

    这完全不用想。

    “爷,属下有一话不知当讲不当讲。”

    “有屁就赶紧放!”

    “此处去最近的镇子,马车的话,至少一个时辰。”

    “……”

    “附近也没有村子。”

    “……”

    “要不要给爷寻个好地方?”

    “……”

    “爷?”

    “不用!你就使劲赶马车!到了哪儿算哪儿!她死了就算了,干爷什么事儿!?”

    “是,到了哪儿算哪儿。”卫子衿自动把卫风的后半句话省掉了。

    “……”

    他们来时的马车还在,不过,想要小半个时辰内回到镇子或是见到村子什么的,便是不可能的了。

    眼见时间在马车的轱辘声中一点点过去,被卫风用衣裳捆绑着扔在马车角落里的晏姝,模样愈来愈难受,愈来愈痛苦。

    只见她面色绯红,额上细汗连连,润湿了她额前的发,她小嘴樱红,微微张着,如一条搁浅的鱼,正难受地呼吸着,她迷离的目光渐渐变得涣散,身子一直微微颤抖着,口中不时发出轻轻的嘤咛声,惹得与她一同坐在马车里的卫风心烦意乱。

    这一路由小山谷出来,卫风看都没有再看晏姝一眼,以免他更烦躁,且他这会儿已是烦躁得将自己本是梳得整整齐齐的头发都挠乱了。

    此时,距晏姝身上药性发作的时间,已过去了三炷香的时间。

    ------题外话------

    注:一炷香时间约等于一刻钟。

    啦啦啦~原谅我在码卫风和小姝的戏份上有点回不了头了,羞涩,嘿嘿嘿,之前有说过了的,卫风不能算是配角,而算是第二个男主,不过不是和男主争女主的那种第二男主,不过明天的更新就会回到小流萤和小馍馍那里了!

    谢谢姑娘们的鸡血,精彩继续走着!

    本书由,请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