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8必发官网(www.k6u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145、呆货,我喜欢你的耳朵【二更】

    他们的存在,只是为了延续力量,若没有了力量,他们将再无存在的意义。(www.k6uk.com)

    届时,灰飞烟灭,永不得轮回。

    这是他们自己所选,曾经不悔,而今亦不悔,只,从无人在意过这个结果,便是他们自己,都不在意,唯有这不成器的小主人。

    唯有这不成器的小主人会在意他们是否冷了饿了,会在意他们是否疼了伤了,会在意他们若没有了力量将会如何。

    最不成器,却又有着最真诚的心。

    若在这儿告诉她若他们的力量全都转化到了她身上之后他们的结果,怕是她想也不想便拒绝吧,然血契已成,就不可能再回头,他们保留着力量这般久,便是为了血契,否则,他们的存在便没有意义。

    “届时,吾与墨裳将轮回往生。”路既定要走,岂能惧结果,若是谎言能让她义无反顾,莫说一遍,纵是说上一遍,又何妨。

    “真的!?”沈流萤似乎很高兴,“届时你们真的能去轮回往生了!?”

    沈流萤面上只有替墨衣墨裳而有的喜悦,竟丝毫怀疑都没有,显然,她信任他们,相信他们与她说的话,都不会欺骗她。

    长情则是面无表情地静静看着墨衣墨裳,尽管墨衣口口声声说他们届时将轮回往生,但他知晓,事实绝非如此。

    他们的魂灵长留世间迟迟没有往生已有违天道,再将他们蓄于魂灵内的力量强行渡化到阳者身上就更是逆了天道,更莫说他们的力量强大得连他都不曾见识过,他们如此逆天而行,又怎可能还拥有轮回往生的机会,他们的结果,只有一个。

    只是,看着沈流萤欢心的模样,谁都不想也不忍说出这个事实。

    “嗯。”墨衣与墨裳同时微微点了点头。

    沈流萤高兴极了,“那就好!从没见你们笑过,肯定是在这个模样在世间呆得太久太久,遇到了太多太多悲伤的事情,所以你们连笑都不会了,若你们往生了,那就能忘了所有悲伤的事情,重新为人,届时一切都会与你们的曾经不一样,你们也就不会再悲伤难过,也会有家人有朋友,就像我现在一样,多好!”

    墨衣与墨裳看着沈流萤笑得由衷开心的眉眼,又微微怔了一怔,而后听得墨衣冷漠道:“汝的废话太多。”

    “要你管。”沈流萤朝冷漠的墨衣撇撇嘴,“我自己自言自语,你管不着,哼,你说是不是,墨裳?”

    墨裳没有说话,她只是微微地笑了一笑,淡淡道:“嗯。”

    沈流萤听得出墨裳这淡淡一声“嗯”里的轻柔笑意,使得她激动道:“墨裳你笑了你笑了!”

    墨衣很嫌弃,“汝若是再多一句废话,吾与墨裳便退下了。”

    沈流萤不服气地朝墨衣努努嘴,碎碎念道:“你们自己说话前可又没说不给我问问题,现在我说话了又说我废话,强词夺理,就知道倚老卖老,哼!”

    “……”

    谁知沈流萤非但没有安静下来,反又不解地问道:“墨衣墨裳,别光说我的啊,该说说这个阿呆的问题了,他身上这古里八怪的红色符印,究竟是什么东西啊?”

    沈流萤说完,伸出手指了指坐在她身旁的长情。

    墨衣沉默着,墨裳也没有说话。

    沈流萤见状,扁扁嘴,老实坐好,小声道:“嫌我啰嗦,那我就先不说话了呗,还不行?”

    沈流萤安静了,墨衣墨裳这才似满意,只见墨裳走到长情面前,直视他的眼睛,严肃地问道:“告诉吾,汝心口上的符印,如何而来?”

    长情默了默,沉声道:“与生俱来。”

    他与萤儿之间,已无任何好隐瞒。

    与生俱来?沈流萤诧异,微拧起眉,看着长情。

    怎会有谁生来便带着这样的符印!?

    “汝母亲身上,也有这般的符印,可对?”墨裳又问。

    “是。”长情微微点头,那总是呆呆默默地眸中里此时有震惊,“前辈……认识我母亲?”

    墨裳微微摇了摇头。

    长情眸中的震惊转为失落,最后又归于平静。

    “吾虽不识汝母亲,但吾却识汝为何妖血脉。”墨裳声音缥缈,“汝乃上古妖帝后人。”

    莫说沈流萤,便是长情自己,都震惊不已。

    看着长情的反应,墨裳不觉丝毫惊诧,只平静道:“看来,汝母亲不曾告诉过汝。”

    “我……”长情嚅了嚅唇,“只见过我母亲一次。”

    在他很小很小的时候。

    他的记忆里,对母亲的所有印象,就只有一次。

    “原来如此。”墨裳似轻轻叹了一口气,“活在这人心诡谲的人世,也真是难为汝了。”

    长情不做声。

    “汝许是不知,妖帝血脉之力有多强大,以致汝连自己的模样都无法掌控。”墨裳似很怅然,“罢,也怪不得汝,汝乃半妖,骨血并非纯粹妖类,加上这符印,汝能活至而今已是不易,是吾强求了。”

    “半妖!?”沈流萤定定看着长情,这货是半妖!?就是说……他爹是人,他母亲是兔妖!?

    长情放在膝上的双手骤然捏成拳,不敢看沈流萤一眼。

    只见墨裳此时伸出手,再一次轻轻贴上长情**的左胸膛,淡淡道:“让吾看一看汝体内的妖血有多少力量。”

    墨裳话音才落,便见她掌心红光乍现,令长情的身子这一瞬间猛地抖了一抖,同时竟听得一向面无表情的他低吼一声:“不要——!”

    沈流萤以为他受到了什么极致的痛苦,当即站起身来到他面前,双手紧紧抓着他的手臂,着急道:“阿呆你怎么了!?”

    墨衣墨裳不过两缕元魂,没有实形,他们的力量能施加在人身上,可人却见他们不得更碰不到他们,沈流萤亦然,她根本就无法触碰到他们,是以就算她再怎么想要将墨裳的手从长情胸膛上拂开,终也是无能为力。

    当沈流萤抓上长情的手臂时,长情那本已恢复了墨色的长发陡然间尽数变成白色,不仅如此,他双手十指的指甲忽然间变得尖锐,他的瞳色变为赤红,便是他围在腰上的薄衾,竟也骤然间变为了鲜红色!还有……他鬓边的双耳,竟慢慢地消失不见了!

    不,他的耳朵不是消失不见,而是——

    沈流萤震惊地看着长情的头顶,只见他头顶上忽地长出了两只耳朵来,却不是人类当有耳朵,而是两只白茸茸的、长长的……兔子耳朵!

    沈流萤盯着长情头顶上因受惊而耸得高高的的耳朵,眼睛睁得老大,这两只毛茸茸的耳朵是——

    长情看着沈流萤眼眸里的震惊,竟慌忙地抬起手,将自己头顶上的两只长耳朵用力往下压,着急地想要将它们藏起来,那张呆萌的面瘫脸上此刻竟写满了害怕与不安,双眼紧闭,不由自主地将颤抖的身子慢慢蜷起,一边害怕道:“不要看我……萤儿不要看我!”

    不要看他这副不人不妖的丑陋模样!

    ‘你们看他头上的耳朵!’

    ‘还有他的头发他的眼睛!’

    ‘他的指甲好长!是不是想要杀死我们!?’

    ‘他……他的模样好丑陋好恶心!’

    ‘他,他是个妖怪!妖怪!’

    ‘把他抓起来,烧死他!烧死他!’

    ‘对!烧死他!烧死这个丑陋的恶心妖邪!’

    藏在心底最深处最不想触及的记忆一瞬间全部涌上了脑海,长情将自己头上的长耳朵压得死死的,眸子里尽是惶恐。

    就在这时,长情觉得有一双温暖柔软的手轻轻握住了他紧捂着自己头上耳朵的双手,边用掌心轻轻摩挲着他的手背边柔声道:“呆货,你在怕什么,手拿开,让我看看。”

    温暖的手,温柔的声音,让长情不由微微松了紧捂在头上的双手。

    那双温暖柔软的手将他的双手轻轻拂开,而后——抚上了他头顶上的耳朵!

    温暖的手,轻柔的动作,像在抚着什么宝贝似的,让长情情不自禁地慢慢抬起头。

    然后,他看见了沈流萤满是温柔的眉眼,她正看着他头顶的耳朵,温柔又欢愉地笑着,再见她垂下眼睑,对上他的眸子,对他笑得更欢愉道:“呆货,我喜欢你的耳朵。”

    长情怔住,如丢了魂一般,怔怔看着笑着的沈流萤,不敢相信所听到的。

    只见沈流萤将他的两只长耳朵抓在手心里揉抚着,然后瞪了他一眼,“干嘛,不相信我说的?我说的可是实话。”

    “白头发怎么了?”沈流萤边说边扯扯长情的白色长发,而后又用手指点点他的眼睛,“红眼睛怎么了?”

    “尖尖长长的指甲怎么样?”沈流萤还扯了扯长情长长的指甲,最后又扯扯他的长耳朵,挑眉道,“毛茸茸的长耳朵又怎么样?”

    “这些……一点都不影响我喜欢你。”这本是动人心弦的情话,偏偏沈流萤这会儿一脸的凶神恶煞,同时竟还将长情头顶的长耳朵用力往下扯,怒他道,“你捂什么捂!?又想躲起来是不是!?信不信我真的把你做成干锅兔丁!”

    长情像不知疼痛似的,任沈流萤揪扯他的耳朵,他只一瞬不瞬地看着她,讷讷问道:“萤儿不觉得丑陋,不觉得可怕么?”

    当时那些人见到他这副模样时候的反应,他仍记得很清楚。

    嫌恶的,作呕的,骇然的,惊恐的,独独没有谁是对他笑的,更不会有谁会是喜欢他的。

    他们,全都要他死。

    “丑陋?可怕?”沈流萤像是听到什么可笑的傻问题似的,轻轻笑了一笑,又扯了扯长情的长耳朵,“傻呀你,我要是觉得你丑陋可怕,我现在还会离你这么近?还会和你说话?”

    “告诉你吧,我觉得你现在这个模样——”沈流萤边说边用食指轻轻点了点长情的眉心,同时矮下腰,朝坐在椅子上的他慢慢凑近,笑道,“很可爱。”

    长情被沈流萤娇笑着凑近的脸怔得连眨眼都不会了。

    只听沈流萤接着道:“我很喜欢你这个样子,你信不信?”

    这么萌的呆货,这么萌的耳朵,上哪里找!?

    长情讷讷地点了点头。

    “乖。”沈流萤笑得眉眼更弯,朝长情更凑近一分,微微歪了歪脑袋,轻捧着他的脸,将自己的唇对着他的唇轻轻印了上去。

    长情那呆怔着的眼眸动了动,头顶上那两只长耳朵顿时高高立起,双颊瞬间浮上了两朵红云。

    对于沈流萤的主动,长情还是不能冷静。

    沈流萤压根就不管墨衣墨裳还在旁看着,她心里只是在想,什么人竟然在她的呆货心里留下这么重的阴影,否则怎会让他露出如此不安乃至害怕的神情,若是让她知道,绝不让他们好过!

    就在长情还红着脸讷讷没回过神的时候,沈流萤忽然转过身来抱怨墨裳道:“墨裳,你没事没吓这个呆货行不行?他本来就不聪明,你再把他吓得更傻,我怎么办!?”

    墨裳并未理会沈流萤,只轻声道:“妖血之力,很弱啊……”

    ------题外话------

    又发了一大把狗粮!尽情吃吧!哦呵呵呵~

    本书由,请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