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8必发官网(www.k6u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146、妖帝之后!【一更】

    沈流萤摸摸长情的头,没有回到她的椅子坐下,就这么站在他身旁,听墨裳继续往下说。(www.k6uk.com)

    “上古时期,人妖两界大战,尔等当是都知此战已妖界惨败,人界三帝缔下结印将妖类永远封印在妖界而告终,世人只道妖邪当除,可又有几人知晓,妖类何罪之有?所有的所有,终不过是人界口口声声的正义道义之辞罢了。”墨裳缥缈的声音来带着幽幽的叹息,不知是为人,还是为妖。

    就在这时,墨衣走到墨裳身边,轻轻拍了拍她的肩,淡漠道:“吾来说吧。”

    墨裳没有反对,只听墨衣往下道:“世人只知妖帝被三帝之一的辰帝诛杀,除了三帝当时道法最为高深的九幽及九暝两位道人之外,再无人知晓,妖帝,是杀不死的,唯一的办法,唯有封印。”

    “杀不死?”沈流萤很诧异,“为何?”

    妖也是生灵,尽管寿命比人类长很多很多,但也是有寿命的,有寿命的生灵都会死,既然会死,也一定会因受重创而已,即便妖帝的力量再如何强大,只要他还是生灵,又怎可能杀不死?

    “确切来说,是妖帝有不死不灭的魂灵,除非他自己欲终结自己性命,这天下之间,人妖两界,皆无人能取他性命,更无人能将其杀死。”墨衣道,“妖帝的力量何其强大,这世上已无人知晓,便是连当初为何要将妖类赶尽杀绝,也已无人知晓了。”

    “这便是说,妖帝还没有死!?”沈流萤眉心紧拧,“人妖之战,原因不是妖邪祸乱人世,民不聊生吗?”

    “正义的谎言,从来都能掩盖丑恶的事实。”墨衣淡漠的声音带着寒意,“所谓的诛妖平世,所有的战祸、分离、哭泣、悲伤,终只是因为两个字——**。”

    “妖元是怎样的一种东西,汝已经在汝三哥身上见识过了,那是比任何灵芝仙草灵丹妙药都要有用的东西,哪怕是一颗将将形成的妖元,都要比数百年的人参要有用,妖元于妖类孩童出生十年之内形成,而当时的人为了得到一颗妖元,哪怕是一个不足十岁的孩子,都能剖其心肝挖其妖元,用其炼化为丹,吞吃入腹,以提升自身力量,要知道,妖的魂灵没有轮回,若没了妖元,妖类的身体变会化成齑粉,妖元若毁,妖类的魂灵便将永远从这世上消失,不过是连十岁都不到的孩子而已,何其残忍。”

    “为了能得到更多的妖元,贪婪的人类竟不再满足于剖杀少数妖类,而是要攻入妖界,将妖类尽数诛杀,更甚者,还想得到妖帝妖元,那将是天地间无上的力量。”

    “妖界潮湿黑暗,妖帝一直想自己的子民能有如人界一般温暖明亮的地方来生活,所以妖帝一直致力于与人界与三帝交涉,然,妖帝万万没有想到,那些看起来温和友善的人类,竟然都是人面兽心,表面友好地答应与妖类生活与妖类相处,实则不过为了有更多的机会更轻易地取得妖类身上的妖元而已,终于,温和的妖帝怒了,他要为无辜死去的子民报仇。”

    “人妖两界大战终是爆发,妖类虽有强于人类无数倍的力量,可终是敌众我寡,势不均力不敌,最终,妖界败了。”

    “妖帝被诛,体内妖元被剖,然因其不死不灭的力量,他的身体竟没有如其他妖类一般化作齑粉,因而被人界施以车裂之刑,再将其身子、四肢以及头颅分别封印在人世各地,永无再回妖界之日。”

    从始至终,墨衣都道得很平静,仿佛在说一件寻常得不能再寻常的小事一样。

    可从他那愈来愈冷的语气,沈流萤听得出,他其实,并不平静。

    长情听着,双拳愈捏愈紧,眼神也愈来愈沉愈来愈冷,很明显,他知晓这个事实,但,已没有之前在沈流萤映园里的那般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

    沈流萤心中有诸多疑问,终是先问了一个关乎长情的问题道:“这些,与这个呆货心口上的符印可有关系?”

    她想知道,那个呆货心口上的符印究竟是什么。

    “当时妖帝膝下只有一名尚不及百岁的小儿子,战祸之中妖后被诛,小皇子被夺,其身上被三帝以血为符,施下封印,封住其妖血之力,即便是要将其杀灭,依旧要防着他身上的妖血之力,若非人类当时以小皇子作为诱饵乱了妖帝方寸,或许,妖界不至于败,至少妖帝不会被诛。”说到这儿,墨衣话里带着极致的嘲讽,“君子与小人,人类向来都能扮演得淋漓尽致。”

    “就算这个阿呆是妖帝之后,那也不是当时的那个小皇子啊。”沈流萤拧眉,很是不解,但她的话才一说完,便忽然想到了什么,赶紧接着道,“不对,之前这个阿呆说他身上的符印是与生俱来的,这便是说……这个符印是骨血相传的!?”

    “汝终是聪明了一回。”墨衣看了沈流萤一眼。

    “臭墨衣!你就不能好好地夸一回我!”沈流萤不服。

    长情在此时沉沉出声,问道:“墨衣前辈的意思是,我母亲身上,也有这样的一道符印?”

    “正是。”墨衣点点头,不待沈流萤与长情再说什么问什么,便先给他们解惑道,“三帝血印,骨血相传,只要汝体内流着妖帝之血,这道符印,便永不会消失,然,岁月变迁,纵是再强大的力量,也随着岁月而有所削弱,否则,依汝这半妖之身,根本不可能承受得了这三帝血印的力量,汝之所以活着,是因为你体内,有一颗本不当属于你的强大妖元。”

    “不属于我的……强大妖元?”长情缓缓重复着墨衣的话,幡然恍悟,“是我母亲……!?”

    “汝之母亲,将其妖元里几乎所有的力量,渡到你了体内,以形成汝自己的妖元。”沉默的墨裳此时轻轻出声,话语里依旧带着幽幽的叹息,“否则,依汝半妖之身,纵是五十年,都无法聚成妖元,更莫说抵抗得了三帝血印。”

    “然汝终究是半妖之身,妖血不纯,汝之妖元,也仅能保汝活着而已,汝之力量将一直被三帝血印所束缚,甚至,将汝打回毫无力量的模样,这般的情况,汝当以为常了吧。”墨裳道,“但汝身上,除了三帝血印,还有另一道克制着汝力量的封印,保汝之人形。”

    长情轻轻点了点头,同时抬手轻贴上自己心口。

    这是师父研究了许久许久,才能让他拥有正常人形的封印,封住他的妖力,让他做一个寻常人。

    这道封印,让他不可轻易催动自己身上的妖血之力,否则会与帝王血印发生冲撞,导致师父的这道封印崩毁,届时,他将永不再拥有人形,将是一个地地道道的半妖。

    “汝若想救汝之母亲,当需破除汝身上的三帝血印。”

    长情对墨裳竟知自己心中所想而诧异,但他还是先着急地客气问道:“敢情前辈告知我母亲的下落!”

    “吾,并不知晓汝之母亲在何处,唯有汝,才可感觉得到,然汝妖血之力不足,妖元之力亦太弱,是以汝如普通人一般,什么都感觉不到,倘若汝有足够的力量,要找到汝母亲,并非难事。”

    长情没有诧异,亦没有激动,只见他双拳紧握,冷静问道:“三帝血印既强大到骨血相传,又怎能破除?”

    “正因妖帝的力量强大到难以在他身上施加封印,是以将他车裂之后才对他的身子各部位分别进行封印,如此可见,倘汝之力量足够强大,破除这三帝血印,想必届时不在话下。”

    “以我这身带三帝血印的半妖之身,当如何让自己的力量变得强大,还请二位前辈指点。”长情朝墨衣墨裳恭敬地抱拳拱手。

    沈流萤拧眉看着长情,怎么觉得这货这会儿很正常,一点儿都不傻呢?莫非这呆货的傻劲还是间歇性的?

    “天阙山。”墨衣淡漠道,“方向,已经给汝了。”

    “不对啊墨衣,天阙山不是能让我提升力量的地方么?怎么又成这个呆货能变强大的地方了?”沈流萤将眉心拧得更紧。

    墨衣平静道:“从血契结成的那一刻起,汝二人,再分舍不得,直至汝的使命完成,他身上的帝王血印破除。”

    “什……什么!?”沈流萤双目大睁,显然不能相信自己所听到的,“这,这血契是我和你俩结成的啊,关他什么事儿啊!?怎么就成我和他难舍难分啊!?墨衣你说清楚!”

    “血契之所以称为血契,有血,才能成契,吾二人不过一缕魂魄,自然是完不成血契。”墨衣说得理所当然。

    “……”沈流萤眼角抽抽。

    墨裳补充道:“汝掌心里的流纹,本就是帝王之血,血契要结成,当需要有着妖帝骨血同时带着帝王血印的人出现,相辅相成。”

    “我怎么觉得……你俩这是在坑我!”沈流萤一个激动,猛揪长情的长发。

    长情觉得自己很遭殃。

    墨衣对沈流萤很嫌弃,道:“汝又在说一些让人听不懂的话。”

    “你们说,我之所以会死了之后在这个地方重生,是不是你俩搞的鬼!?其实就想着拉我来给你俩干活!?”沈流萤抓着长情的头发,一脸的愤愤,“还有,你们到底是什么身份,和那个妖帝还有这个呆货是什么关系的,你们必须告诉我!不然,不然——”

    “汝为何会来到这儿,吾二人亦是震惊,许是冥冥中自有天意,吾二人也并不知晓。”墨裳轻声道,“至于吾二人究竟是何身份,还请主人容吾二人暂且不便相告,汝只消尽快去往天阙山,即可。”

    “……”沈流萤这会儿不止眼角抽抽,便连嘴角都开始抽抽。

    “还有一事,吾需告诉主人,血契已成,往后汝之血再无传召吾二人之力。”墨衣紧接着道。

    沈流萤觉得自己整张脸都开始抽抽,“什么!?连你俩我都用不了了,那我还结什么血契!?”

    “汝无需激动,吾只说汝之血再无传召吾二人之力,并未说汝再传召不出吾二人,并且,吾二人的力量已渡了些到汝身上,汝——”

    “等等等等!”不等墨衣把话说完,沈流萤便将他打断,“照你这么说,那我若需要你俩,我该怎么找你俩出来?”

    “方才汝是如何传召吾二人出现,便是用何法。”墨衣说完,身子开始变得透明,“第一道使命的指示已出现,还请主人尽快完成,墨衣墨裳先行告退。”

    沈流萤一脸僵硬,她刚刚是怎么让墨衣墨裳出来的?那是她不小心亲到了那个呆货的胸膛,他俩自己蹦出来的!这就是说——

    以后她若要找墨衣墨裳,就要往那货胸膛上……亲一口!?

    要不要这么猥琐啊!?

    她还真的要和这个呆货难舍难分了!?

    她这血契结得这么坑爹,还不如不结呢!

    “墨衣墨裳你俩等等!等等!我话还没问完呢!”见着墨衣墨裳消失不见,沈流萤猛晃自己的双手,“你们别这么坑我行不行!?我可还是个黄花大闺女!你们让我总照这个呆货胸膛上亲,我不成猥琐流氓了我!?喂,你们!”

    “我还要救我二哥和三嫂呢!你们等等啊!”

    “喂!你们!还有没有点义气了!?”

    “喂!”

    然,不管沈流萤怎么喊,都喊不回来墨衣墨裳了。

    她突然转头来,瞪着长情,愤怒地狠狠一跺脚,恼道:“都怪你!”

    谁知,她话音才落,嘴还未阖上,她的嘴便被长情的嘴堵住。

    “唔——”墨裳你回来!这货的耳朵还没收呢!

    可,沈流萤被长情搂在怀里,双手贴在他结实的胸膛上,一时间什么声儿都没心思喊了。

    ------题外话------

    这章内容关乎着后文全部内容的走向,真是超级难码,我码了整整四个小时,要哭了

    二更大概在下午3点左右。

    然后,小馍馍和小流萤抓上了月票榜的小尾巴,求姑娘们手中的月票让小馍馍和小流萤上榜吧上榜吧!让他们在月票榜上呆几天吧!求月票!

    本书由,请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