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8必发官网(www.k6u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157、择个好日子来下聘!【二更】

    小若源站在沈澜清身旁,听着沈流萤不紧不慢说着的话,小脸皱巴,陷入了沉思。(www.k6uk.com)

    夜更深,沈流萤送长情出映园,谁知她才走出小厅的门,便见着有人站在院门那儿,手里打着一盏风灯,正盯着她与她身后的长情瞧。

    是沈斯年。

    见着沈斯年,沈流萤的心咯噔一跳,心想着完了,大哥这个时辰见到这个阿呆出现在她院里,不得又要把这个阿呆骂得狗血淋头?

    但这个阿呆之所以会在这儿是她找来的,这回可真不关这个阿呆的事,要是又挨骂,那可真是无辜了。

    沈流萤正要对已经走进院子里来的沈斯年的解释,谁知沈斯年看都不看她一眼,只是沉着一张脸,定定看着长情,沉声道:“你随我过来。”

    “大哥,不是——”沈流萤忙要解释,沈斯年沉沉看她一眼,打断她的话道:“姑娘家就要有姑娘家的礼数,日后到了夫家可没人再如我与你二哥三哥一样惯着你。”

    沈斯年这句严肃低沉的话道得令沈流萤怔了怔,一时不知接什么话才好。

    沈斯年说完,再未理会她,只转了身朝一旁走去。

    长情很听话地跟在沈斯年身后。

    只见沈流萤看着长情的背影,想着沈斯年方才的话,眨了眨眼,然后转身跑到沈澜清身边,有些着急还有些开心得问道:“二哥二哥,方才大哥那句话的意思是认可那个阿呆了是不是?”

    不然大哥怎么会无缘无故说到她的夫家,还嫌她不懂礼数届时会让夫家笑话。

    沈澜清换了只手来托着腮,笑嘻嘻地嫌弃她道:“看你这高兴的样儿,就这么迫不及待地想嫁出去啦?”

    “才不是。”沈流萤瞪沈澜清一眼,“我只是怕大哥太凶,那个阿呆傻傻的,被大哥骂伤心了可不好哄。”

    “啧啧啧,这都还没嫁过去呢,就开始心疼得不行啦?”沈澜清调侃道。

    “二哥,我真想糊你一巴掌。”沈流萤将沈澜清瞪得更厉害。

    沈澜清只是笑着,道:“大哥呢,是我让他这个时辰过来的,至于我心里对你口中阿呆的看法,我也已经与大哥说了,然后剩下的,就看大哥自己的咯。”

    “二哥你今晚什么时候跟大哥说的,我怎么不知道?”沈流萤拧眉想了想,还是没想出来。

    “吃完晚饭的时候咯。”沈澜清晃着翘着的腿,“那时候你个黄毛丫头跑去看小望舒了不是?”

    “那二哥你跟大哥说什么了啊?”沈流萤一脸八卦,“听大哥方才说的话,好像是同意了呢!”

    “这个嘛……”沈澜清摸摸自己的大胡子,“偏不告诉你。”

    “……二哥,我能说我真的很想揍你么?”

    院子里,沈斯年与长情的话也已说完,他没有进小厅来,甚至没有与沈流萤还有沈澜清说一句话,便提着风灯走了。

    待沈流萤重新走出小厅的时候,沈斯年已经走出了小院的院门。

    沈流萤赶紧跑到长情面前,关心且好奇地问他道:“阿呆,我大哥和你说了什么?”

    长情还是那张面无表情的瘫脸,像是根本就不会有喜怒哀乐哭惊的神情似的,让人根本就看不出他心中实际想着些什么,是以沈流萤根本就不知,这会儿他心里,已喜悦得开了花儿。

    只见他看着沈流萤亮盈盈的眼眸,一字一句道:“大哥说,让我择个好日子来下聘。”

    沈流萤怔了一怔,然后推着长情的背撵他走道:“好了好了,你该回去了!”

    长情没有在映园里多留,欢喜得离开了。

    其实,大哥还有话,他没有告诉萤儿,也不需要告诉萤儿。

    他不会欺负萤儿,也绝不会让任何人欺萤儿,萤儿嫁给他,他绝不会让萤儿受半点委屈。

    沈澜清翘着腿托着腮在笑,小萤萤个傻丫头,真当老实的大哥什么都不懂呢?大哥不说罢了,谁待你好是不好,大哥可都瞧得清清楚楚,心里也都明明白白,只是不舍得你这个小妹而已。

    可哪有长大了的闺女一直不嫁人的,就算再怎么不舍得,终也还要是舍得的。

    *

    翌日,东宫。

    整个东宫静悄悄的,与曾经的东宫大不相同。

    冬儿眉心紧拧,一脸的不放心,不由又问卫玺道:“公主,您真的要去见太子殿下吗?”

    “嗯。”卫玺微微点了点头,“半个时辰后我便要离开京城离开召南了,我想再见见皇兄,与他再说说话,与他道个别。”

    过了今日,她与皇兄,永不会再见了。

    即便将来她还有可能回到召南,也不会再见到皇兄了。

    皇兄身上的连心草之毒一旦发作,便是没有解药的剧毒,皇兄……会死。

    “可是……太子殿下现在……”冬儿面上写满了畏惧与不安。

    太子得了所有人都束手无策的怪病,已不知杀了多少太医,但凡进入太子寝殿的人,几乎没有活着出来的,这个事情,宫里的人几乎都知晓了,若非如此,皇上也不会着急着把西戎皇子请走。

    “没事的,皇兄虽然得了不治之症,但皇兄不会害我的。”卫玺对冬儿微微笑了一笑,从她怀里拿过一只明黄绸布包裹着包袱,转身走进了东宫,“你在这儿等着我便好,不用同我进去了。”

    “……是,公主。”冬儿咬咬唇,没有再随卫玺往前走,而是留在了东宫外,提着心,惴惴不安。

    东宫里宫人依旧,侍卫依旧,除了死寂一般的安静,似乎一切与从前没什么不一样。

    有宫人进殿去通传,很快便出来告诉卫玺,太子殿下请她进去。

    卫玺觉着似乎什么地方有些奇怪,却又不知奇怪在何处,她在卫骁的寝殿门前停了停脚,然后才抬脚跨进了高高的门槛。

    虽是白日,但殿内拉着帐子,遮挡了漏进窗户的阳光,殿内光线很暗,有浓浓的汤药味,混着散不开化不去的血腥味,愈往里走,汤药味与血腥味就愈浓,与前几日没什么不一样。

    卫玺迈着轻轻的脚步慢慢朝殿内深处走去,只见她抱着怀里包袱的手将包袱抓得有些紧,看得出她的心其实是紧张的,不像她面上那般冷静。

    在快要走到挂着曳地纱帐的内殿只听她缓缓出声道:“皇兄,我是小玺,我来看看你。”

    “小玺?”纱帐后边传来卫骁低沉阴冷的声音,“来,到我身边来,与我坐坐。”

    “好。”卫玺抬手掀开面前的曳地纱帐,只见纱帐后边,地上躺着四个人,四个死人,心口大片的污血,血水流了一地,双目暴突,死不瞑目。

    地上还有砸碎了的药碗,浓黑的药汁和血水混在一起,味道难闻得令人作呕。

    卫玺只当自己没有瞧见地上的死人,慢慢朝坐在床沿上的卫骁走了去。

    只见卫骁长发松散着,眼眶乌黑,腥红的双眼微微往下凹陷,面上一丝血色也无,与前几日卫玺见到的他差别甚大,可见短短这几日他被体内发作的连心草之毒折磨得有多可怕。

    他身上只松松披着一件明黄绸袍,胡乱地系着腰带,遮挡了胸膛,与平日里只随意地披着一件绸袍不系腰带坦着胸膛的他有些不一样。

    卫玺进来,卫骁看也不看她一眼,只是低着头,就着自己长长的衣袖擦拭着手里的一把小匕首,对卫玺视而不见。

    卫玺看着卫骁手里刀刃上映着地上血水的锋利匕首,心里告诉自己冷静,不要害怕,抱着怀里的包袱在他身旁慢慢坐下了身。

    卫骁依旧没有理会她,过了好一会儿,才听得卫玺轻声道:“皇兄,小玺答应嫁给西戎的恒右皇子了,小玺今日……过会儿便要与恒右皇子一起离开皇宫,离开召南,去往西戎了。”

    卫玺微垂着眼睑,也不在意卫骁听是不听她说话,继续道:“小玺今日来,是来与皇兄道别的,今日一别,日后……小玺怕是再也见不到皇兄了。”

    说到这儿,卫玺的话顿住了,只见她双唇微颤,将手里的包袱抓得紧紧的,似有很多话要与卫骁说,终却是什么都没有多言,只惭愧道:“曾答应过皇兄亲手给皇兄缝一双鞋子的,可皇兄知道小玺的手艺的,小玺一直在练习,想着练好了再给皇兄缝一双合脚的鞋,但小玺没有时间了,小玺想在出嫁前将鞋子缝好给皇兄……也不知合不合皇兄的脚。”

    卫玺说完,将怀里抱着的明黄包袱打开。

    里边裹着的是一双男人的黑靴。

    卫玺将鞋子连同明黄的绸布放到了卫骁身旁,然后看着无动于衷的他的侧脸,将下唇咬得紧紧的,终还是没有办法冷静到底,颤声道:“皇兄,小玺就快要走了,小玺不能……再陪着皇兄了,小玺嫁了人,或许就会像皇兄说的,不会再痛苦了,可小玺却要留下皇兄独自痛苦……”

    她虽然知道柏舟大哥身上的连心草之毒是谁人帮解的,可她不可以去求那位姑娘也给皇兄解毒,她不能再害柏舟大哥,她不能……

    “说完了么?”就在这时,卫骁冷冷地打断了卫玺的话,同时转过头来冷冷看她一眼,眼神冷得没有任何情感,“说完你便可以滚了。”

    卫玺双手紧紧抓着自己的裙裳,看着卫骁冰冷的眼睛,悲伤上涌。

    “小玺……说完了。”看着卫骁无情的眼睛,卫玺颤声道,“皇兄,小玺要走了。”

    卫玺说完,将裙裳抓紧得指甲都钉进了掌心里,而后站起身便要离开。

    卫骁也在这时慢慢地转回了头。

    然就在这一瞬,卫玺看着卫骁的眉毛,瞳孔骤然大睁,面色也倏地刷白,只见她死死盯着卫骁,声音抖得厉害,道:“你……你不是我皇兄!”

    卫骁用衣袖擦着匕首的动作停了下来,然后重新慢慢地转过头来,看向卫玺。

    卫玺坐在他右侧,此刻却是死死盯着他的左边眉毛看,就好像那眉毛上有些什么似的。

    明明卫骁的左边眉毛上什么都没有,她却像看到了什么骇人的东西似的,眼睛大睁得瞳孔都在颤抖。

    小时候,皇兄为了帮她拿挂在树上的纸鸢,从树上栽下来,左边眉骨磕到地上的碎石里,留下了一道凸起的小疤,除了她与已经离世的母后还有当时的老嬷嬷,没人知道皇兄的左边眉骨曾受过伤,甚至还留下了疤。

    疤痕虽小,且藏在眉毛里,几乎不会被人发现,而她因为内疚,从小时候那会儿起就总习惯看皇兄的左边眉骨,希望能把那块疤给看没了,总觉那会有损皇兄的样貌,久而久之,便成了习惯,一直至今。

    若是从正面看,已经什么都看出来,若从侧面看,还能清楚地看到那凸起的疤痕,方才就在皇兄转回头时,她又习惯性地看向他的左眉,却发现——

    皇兄的左边眉骨上,没有那块疤!

    这便证明,眼前这个与皇兄长得一模一样的人,不是她的皇兄!

    “你,你是谁!?为何要扮作我皇兄!?”卫玺死死看着眼前的“卫骁”,肯定极了,“还有,我皇兄呢!?”

    这个人扮作了皇兄,那皇兄呢!?

    就在这时,只见“卫骁”忽然笑了起来,笑得两眼弯弯,笑吟吟的模样,而真正的卫骁,从不会这般来笑。

    他非但不惊不慌,居然还笑得出来,只听他笑吟吟道:“公主,你想召南亡国么?”

    卫玺浑身僵住。

    ------题外话------

    都要吃年夜饭了,我居然还有2更,又忍不住要给自己这个敬业的蜜蜂点赞了,哈哈哈~

    大哥同意了同意了!大婚不远了!

    二哥活过来了,小蝴蝶也要去找回来的!完美!

    我需要鸡血!才能突突突快快写到小馍馍和小流萤的大婚!抠鼻,我知道你们都想看洞房

    本书由,请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