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8必发官网(www.k6u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165、洞房花烛夜!

    “姑爷。(wWw.k6uK.cOm)  ”绿草非常识趣,赶紧退下了,虽然她很想拿些糕点给沈流萤吃,但终是只能让沈流萤忍了。

    歪坐在床沿上的沈流萤此刻恨不得打长情一顿,这货,早不来晚不来,偏偏这种时候来!绿草!我的糕点!

    不过沈流萤想起了从昨儿开始沈斯年便一直语重心长叮嘱她的话,万万不能失了礼数,于是她只好忍着饿,坐直了腰,将双手交叠着轻放在腿上,端端正正安安静静地坐好等着长情过来将她的盖头挑开。

    带了满身酒气的长情慢慢地朝沈流萤走来,还未走到沈流萤面前,沈流萤便闻到了浓重得不得了的酒味,让她不由微微蹙起了眉。

    这个呆货是喝了多少酒,酒味竟浓得满屋子都是。

    待长情在沈流萤面前停下脚步时,沈流萤觉得她的鼻子除了能闻到浓浓的酒气之外,再也闻不到其他味道了。

    长情并未说话,只是拿起了特意摆放在一旁小几上的秤杆,将秤杆的一端挑到了沈流萤的红盖头下边。

    沈流萤也没有说话,准确来说,她是把所有的话憋到长情挑了她头上的红盖头之后再说,这般才不失礼数。

    不过,长情将秤杆挑到沈流萤红盖头下边后却迟迟没有将其挑开,他的手,就定在了那儿。

    他的手,竟有些微微的轻颤。

    他在紧张。

    从方才跨进这屋子的门槛开始,他便开始紧张了。

    就在沈流萤忍不住要替长情将自己的红盖头挑开时,那挡了她整整一天视线的红盖头被长情手中的秤杆慢慢挑开了。

    在看到对方的一瞬间,长情怔住了,沈流萤也失了神。

    长情没有见过盛装的沈流萤。

    沈流萤没有见过酒喝多了的长情。

    长情觉得此时的沈流萤像一朵开得灿烂的石榴花,火红的嫁衣裳,嫣红的樱唇,施着粉黛的小脸,美不言喻。

    沈流萤则觉得此时的长情英俊极了却也可爱极了,英俊是因为酒意上来之后浑身发热,长情微微别开了衣襟,露出了结实的胸膛,加上些酒意,别有一番味道,毕竟在沈流萤眼里,真男人,必须会喝酒,能不能喝,那又是另一档子事了。

    至于可爱,是因为此时的长情,双颊因酒意而漫着一层淡淡的绯色,就像他害羞时红了脸一样,可爱紧了。

    是以沈流萤没忍住,笑着朝长情抬起了自己的双手,道:“脸,给我。”

    长情本就看沈流萤看得痴了,她这会儿再朝他一笑,他就更失神,只乖乖地顺着沈流萤的话躬下身,将自己的脸朝她的手心凑。

    沈流萤摸上长情光洁细嫩的脸颊,边揉边搓,恨不得咬上一口才满足,却是忍了,只盯着长情墨黑的眼睛,问道:“老实交代,喝了多少酒?”

    长情很老实,“很多,记不清。”

    有谁个男人自己喝了多少酒还去数去记的?

    “醉了没有?”沈流萤揉着长情的脸,又问。

    “一点点。”他虽喝得多,却未大醉,今夜很重要,万万不能大醉。

    “酒气这么重,才醉了一点点?”沈流萤不相信。

    “真的。”长情的脸看起来很呆很无辜,完全不像是会骗人的模样。

    “好吧,相信你了。”沈流萤笑了笑,又用力地揉了揉长情的脸,这才勉强满足地收回手,而后却垮下来脸,一副哀怨的模样。

    长情立刻紧张了,着急地问道:“萤儿怎么了?不高兴么?”

    “不高兴那是当然的了。”沈流萤哼哼声。

    长情怔住,欢喜的心慢慢地往下沉,心里只想着一句话:萤儿嫁给我不高兴,不高兴。

    沈流萤见着长情一副快要傻愣掉了的模样,知道这呆货误解了她的话,赶紧站起身又抬起手摸摸他的脸,以防这货被她的话吓到了,还踮起脚在他的脸颊上轻轻亲了一口,才又道:“我饿了,饿了一天了,当然不高兴。”

    长情微微眨了一眨眼,“萤儿不是嫁给我不高兴?”

    沈流萤立即在长情的脚背上踩了一脚,瞪他道:“我要是不愿意嫁给你,我会顶着这么重的头饰坐在这儿等你一天?你个呆货!”

    长情那蔫吧的心重新活泛了起来,丝毫不在意沈流萤踩他的那一脚。

    “萤儿饿了怎么不吃些东西?”长情关切地问道。

    谁知又遭来沈流萤一记瞪眼,“还不都是因为你?你没给我挑盖头我怎么吃?都怪你。”

    “可是盖头都是这个时辰挑的,我没有来迟的。”长情觉得自己很冤。

    沈流萤立即扯上他的脸颊,“你还敢顶嘴,我才嫁给你一天都不到,你就开始和我顶嘴了。”

    “那我不说了,萤儿说什么就是什么。”长情很识时务。

    “这还差不多。”沈流萤这才松手,不忘替长情揉揉他那被她扯红的脸颊,又道,“我饿了,我要吃你给我煮的东西,什么都行,就要你亲手煮的。”

    沈流萤本以为长情会求饶,谁知他竟毫不犹豫道:“好,那萤儿等等我。”

    可看着长情这么听话,沈流萤却又心有不忍了,赶紧抓住长情的手,道:“这大晚上的,你还是别忙活了,我吃些桌上的糕点就好。”

    “糕点不顶饿,我去给萤儿做。”长情说完就要走。

    沈流萤却是抓着他的手不放,看着他这么听话,一时舍不得欺负他,“不用了,我和你玩笑的,我吃些糕点就行,然后……明天早上你再给我补回来,不过话说回来,你个阿呆会下厨?”

    “会。”长情点点头,“那明晨我再给萤儿做早饭吃。”

    “哎呀阿呆!没想到你竟然会下厨!”沈流萤一时激动得抱住了长情,开心不已,就像捡到了个大宝贝似的。

    她的呆货,打得过地痞斗得过流氓,上得了厅堂居然还下得了厨房!最主要还颜值爆表!还写得一手漂亮的好字!除了脑袋瓜不太行以外,其余的,简直是完美!

    对于沈流萤突然的激动兴奋,长情还没有回过神,沈流萤便又开心地在他的脸颊上吧唧了一口,让他更愣了。

    待长情回过神来时,沈流萤已经坐到了崭新的妆台前,对着铜镜开始取下发髻上沉重的金鸾凤。

    这些头饰,压了她的脖子一整天了,再不取下来,她的脖子可就要被压歪了。

    就在这时,走到她身后来的长情轻轻握住了她的手,而后将她的手拿开,道:“我帮萤儿。”

    “好啊。”沈流萤没有拒绝,只是坐好身。

    长情垂着眼睑,轻柔小心地为沈流萤一一取下了她头上的发饰,末了还替她取了挂在耳垂上的耳坠子,沈流萤则是从铜镜里看着他,愈看愈觉得自己选对了人,情不自禁地笑了起来。

    待长情替沈流萤将耳坠子也取了下来之后,沈流萤从他面前跑开,跑到摆放着糕点的桌前,拈起一块上边撒着红豆沫子的甜糕便放进了嘴里来,一脸的满足。

    终于吃到东西了!

    因为饿得不行,是以沈流萤吃得有些着急,一着急,她便噎住了,长情赶紧给她倒了一杯水,递给她后轻轻抚着她的背,道:“萤儿慢着些吃。”

    沈流萤就着水将嘴里的甜糕用力咽下后又拈起了一块甜糕,一个转身,将手里的甜糕凑到了长情嘴边来,笑道:“你也吃。”

    长情张嘴,咬了一半,剩下的一半,沈流萤看了一眼,然后放进了自己嘴里,而后继续拈起绿豆味的甜糕放进嘴里。

    沈流萤不过是将长情咬了一半的甜糕放进了自己嘴里而已,不过是一个小小的举动而已,可却像是一支被吹燃了的火折子点到了长情身上那已经码得整整齐齐的干柴上边,和着酒意,让身体里的火苗忽地烧了起来,蔓延至全身。

    饿极了的沈流萤很快便将桌上的几小盘子里的糕点全都送进了自己肚子里,最后才发现桌上还摆着一只白玉酒壶,酒壶旁是两只一看就是宝贝的玉杯。

    沈流萤体内的爱财因子又活跃了起来,嘿嘿嘿,这个呆货家,果然处处都是宝贝,连只酒壶,都是白玉的。

    长情以为沈流萤要主动与他喝合卺酒,谁知沈流萤盯着那酒壶酒盏看了老一会儿还没动静,他便知他的这个小女人是看到了宝贝分不开神了,只好他拿起酒壶,倒了两杯酒,递了一杯给沈流萤,道:“萤儿,合卺酒。”

    沈流萤看着长情执着酒杯的手,忽然发现,这个呆货的手竟也生得好看极了,这本是上好的白玉杯,在他手里竟显得逊色了起来。

    真是的,一个大男人,脸长得好就算了,手也长这么好看!还给不给别人活路了?

    不过,嘿嘿,都是她的,人是她的,这么漂亮的手,自然也是她的了。

    沈流萤笑着接过了长情递给她的白玉酒杯,然后与他交臂,饮尽了玉杯里的酒。

    当沈流萤将酒杯放回到桌子上时,长情忽然盯着她的嘴角,道:“萤儿嘴角有糕点沫子。”

    “嗯?是么?”沈流萤抬手就要抹抹嘴角,长情却在这时轻握住了她的双手,道,“我帮萤儿。”

    沈流萤正要说“你双手都抓着我的手了你怎么帮我”,只见长情朝她微微躬下身,凑近她的唇,而后伸出舌尖,舔掉了她嘴角的糕点沫子,而后,含进了他自己嘴里!

    不仅如此,长情还似品着什么美味似的,夸赞道:“很甜。”

    沈流萤怔愣住,双颊忽地就红了起来。

    这个呆货刚刚的模样,好……好诱人!

    而就在沈流萤发怔之时,长情忽然弯下腰,一手揽住她的肩,一手勾住她的腿,轻而易举地将她抱了起来,然后——将她放到了床榻上。

    当身子沉到柔软的被褥上时,沈流萤这才回过身来,当即将长情从自己身上推开,警惕地盯着他道:“今天在马上的时候不是说好了只成亲不圆房的么!?”

    她还没有准备好呢!

    “嗯,听娘子的。”长情就这么猝不及防地被沈流萤推开,不生气也不委屈,只是讷讷地点了点头。

    沈流萤很满意长情的反应,但是,“你干嘛突然改口,改回来。”

    “听娘子的。”

    “……”算了算了,没人在旁的时候,他爱怎么叫就怎么就吧,“你干嘛突然把我抱到床榻上来?难道你想反悔!?”

    “我只是困了,想抱着萤儿睡觉。”长情眨了一眨眼,一脸的呆萌老实。

    沈流萤觉得自己真是想多了,“也是,反正你这么呆,也不知道什么是圆房。”

    “是,娘子。”

    “……你不是困了要睡了么,还穿得这么好做什么?”沈流萤看着长情还穿得整整齐齐的,不由问他道。

    “我这就脱。”长情点点头。

    是要脱的,不然待会儿都是累赘。

    长情站在床榻前,很快便将自己脱得只剩下里衣里裤,便是连头上的发冠及束发带也都取了下来,放到了沈流萤的妆台上,见着沈流萤还没有动,轮到他问道:“我帮萤儿脱好不好?”

    “不用了,我自己来。”沈流萤想了想,这也才站起身,慢慢地褪下了身上繁复的嫁衣,见着长情眼神干干净净的没什么想法,她便将自己也脱得只剩下里衣里裤。

    入秋的夜已然有明显的寒凉之意,沈流萤赶紧钻进了柔软的被褥里,长情将床帐子放下,躺到了沈流萤身侧,沈流萤当即拧眉问他道:“呆货,你没熄灯。”

    长情道:“我睡觉都不熄灯的。”

    熄了灯,可就不好办事了。

    “你怕黑?”沈流萤只想到这个。

    “嗯。”长情此时也只能这么承认。

    “那就亮着吧。”沈流萤随了他了。

    只听长情问沈流萤道:“萤儿的发髻可要解开?这般枕着不难受么?”

    “你不说我都忘了。”沈流萤坐起身,“你帮我解。”

    长情替沈流萤解了发髻,她乌黑的长发倾泻在背上,带着淡淡的清香。

    沈流萤躺下后,长情又问道:“萤儿,我可不可以抱着你睡?”

    沈流萤想了想,答应道:“那只能抱抱啊。”

    既已成婚,不圆房,她总不能也不让这个呆货抱抱她吧?

    “嗯。”长情应得爽快,然后激动紧张又小心地将沈流萤搂进了自己怀里来。

    长情的怀抱很温暖,沈流萤便在这温暖的怀抱里,渐渐睡了去。

    然她睡着睡着,总觉有什么东西老往自己身上蹭,蹭得她身心发毛,当她睁开眼欲将这恼人的东西拂开时,发现这不是什么东西,而是——长情的身子!

    他正用他的身子,朝她身上慢慢地蹭动着,那轻碰在她头顶的下巴,也不时地蹭蹭她的头顶,就像……一只发情了兔子!

    沈流萤登时恼了,睡意也全无了,斥长情道:“你没事老往我身上蹭蹭蹭做什么!?”

    只见长情双颊通红,像忍着什么难忍的痛苦似的,还一脸的委屈巴巴可怜兮兮,道:“萤儿,我身子难受,我控制不了自己。”

    “……你不是不会吗!?”沈流萤眉心拧得紧紧的,可她怎么就忘了,白糖糕可是抱着她的亵衣蹭蹭蹭过了的。

    长情抿抿嘴,还是一副委屈巴巴的模样,道:“为夫不会圆房,为夫会洞房。”

    “……去你大爷的莫长情!你诓老娘呢!?”沈流萤眼角直跳,用力揪住了长情的脸颊。

    “阿风就是这么和我说的。”长情直接将脏水泼到了卫风身上。

    “卫风都教了你什么!?”沈流萤怒问道。

    “阿风给了我一本书。”

    “什么书?”

    “洞房三十六式。”

    “……”这一刻,沈流萤很想将卫风拖来宰了,但她不知,这书,压根就和卫风没关系,完全是莫凛的手笔。

    “萤儿……”长情见沈流萤不做声,又忍不住朝她身上蹭了蹭,巴巴地道,“萤儿和我做好不好?我身子好难受,我不会弄疼萤儿的,我保证,萤儿……”

    隔着两人身上的里衣,沈流萤这会儿能清楚地感觉得到长情身上热烫得像个火炉,可想而知他的确忍得很难受,可即便再如何难受,他也没有失控扑倒她强要她,反是先征求她的同意,若她拒绝,他当也不会强求她的,但是……

    有可能会被憋坏。

    他们已经是名正言顺的夫妻了,身为妻子的她若是把自己丈夫憋坏了,那也太……不人道了吧?

    而且这个呆货现在的模样看起来惹人心疼极了,让沈流萤终是心软,揉着他的脸颊,轻声问他道:“很难受?”

    长情点点头,又情不自禁地用身子朝沈流萤身上蹭蹭,一边解释道:“萤儿,我不是有意的。”

    “那你说了不会弄疼的我的。”沈流萤一脸认真,“都说女人的第一次可是很疼的,你——”

    然,还不待沈流萤把话说完,长情便已翻身将她压到了身下,墨黑的眸子盈盈亮,急切地问道:“娘子是答应为夫了么?”

    “……你,改口回去!”

    “萤儿是答应我了么?”长情老老实实改口。

    “如今你是我丈夫了,我总不能——”这一回,沈流萤的话还是没能说完,因为长情的唇,封住了她的唇。

    帐幔摇晃,忽然,沈流萤紧紧抓着长情的手臂,眉心紧拧,鹅蛋小脸也拧巴到了一起,“你个呆货,疼!”

    “萤儿……”长情看着沈流萤皱巴的小脸,就这么停住了,他紧张不已不知所措,只见他额上有细细密密的汗水沁出,“我……我不知如何让你不疼。”

    长情这番话才说完,他鬓边的细汗凝成了汗珠,顺着他的脸颊滴落了下来。

    与此同时,沈流萤见着他本是漆黑如墨的长发骤变为白,墨黑的瞳眸则是骤变为赤红之色。

    一旦他的某种情绪到达极点之时,他的模样,便会发生改变。

    长情这会儿,是紧张到了极点。

    而当长情看到自己垂在沈流萤身上的头发骤变为白色时,他的眼眸陡然一晃,身子也猛地一颤,下一瞬便要从沈流萤身上离开,然后找个地方,躲起来。

    虽然沈流萤已肯定地说过不害怕更不嫌弃他的这副模样,可忽然间变成这样,他还是下意识地想要躲起来。

    也就在这时,沈流萤突然抬手抱住了他的脖子,同时弓起身吻上他的唇,甚至还用双腿缠住他的双腿,瞪他道:“又想跑是不是,你都把我弄成这样了,你居然临阵要跑?你要是敢走,信不信我以后再也不理你!?”

    长情立刻定着不敢动。

    沈流萤这会儿有些良心不安,毕竟她若是不喊疼的话,这呆货就不会紧张到变了模样了,若是今回把他吓坏了,日后这货还不得在这床笫之事上有阴影?

    他大爷的,豁出去了!

    然后,沈流萤发现,这个呆货和她一样,身子绷紧得不行,而且,他也羞红了脸。

    沈流萤喜欢看长情红了脸的模样,因为她觉得可爱极了。

    曳地的床帘,摇晃不已。

    明晃晃的红烛火光中,女子的娇喘声,男子的闷哼声,在这安静的夜里,不知响了多久。

    另一厢,卫风、云有心及叶柏舟已喝得酩酊大醉。

    醉了人,一般要么不说话,要么就是不停地说话。

    而且,说真话。

    ------题外话------

    此章有隐藏剧情,你们懂的,隐藏剧情将近5000字,走群领取,奏是这样!哦呵呵~真正的洞房花烛夜!

    然后就是微博活动,已经开始~\(≧▽≦)/~啦啦啦,奖品是明信片、书签、隔热杯、记事本、海报等等了哦呵呵~

    本书由,请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