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8必发官网(www.k6u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186、我喜欢的人

    云子君与云有心虽为兄弟,但身为家主的云子君一年在府上的时日少之又少,是以鲜少有时间与云有心坐下好好地品一壶茶,说一会儿话,哪怕是坐下了,也只是吃一顿饭,而后云子君便又去忙生意上的事情去了。(www.k6uk.com)

    是以今回这兄弟二人可谓是难得地好好坐下一道品茶,说话说得把时辰都忘了,一说便从晨日说到了夜半丑时,忘了中饭,便是晚饭都还是溱昭端来到屋里给他们的,若非如此,只怕他们畅谈得连晚饭也都会忘了。

    不过,溱昭虽是端来了晚饭,但云子君与云有心还是忘了吃。

    说来倒不是云子君今日非常有闲暇,在京城动乱的这两日,身为三大家族之一云家家主的他怎会有闲暇,便是他的重要客人严家父子他都无暇招待,有怎会有空闲与云有心闲谈上一天。

    他之所以会找云有心坐下品茶,只因为他想听听云有心于此次太子弑君白家获罪之事心中的看法,以及他对三大世家鼎立格局改变之后云家当如何应对接下来的事情的见解,他这个幺弟,虽双眼先天有疾,但他的心却很是明亮,总是能将事情以及人心看得透彻明白,比他们这些明眼之人看得都要清楚,并且,在对任何事与任何人上,他都能有自己独特的见解与看法,往往在对一些要事上的见解连他这个身为云家家主且还年长他十几岁的大哥都自叹弗如。

    云家近十几年来广开商路,并且生意做得愈来愈大愈来愈顺利,与他这个幺弟脱不了关系,每一次,不管他在什么事情上遇到坎,只要坐下与这各幺弟喝上一壶茶,下上一盘棋,听他心中那于他不同的看法,听他的见解及意见,他总能觉得眼前一亮,似茅塞顿开一般。

    今回,也不例外。

    云子君已有将近一年没有闲暇与云有心坐下好好听一听他心中的想法了,今日这一坐下,云有心的见道替他拨开了他眼前的雾,让他欢喜不已,与其畅谈甚欢,乃至忘记了时辰。

    溱昭看着桌上凉了又热,热过又凉了,如此反复了几次的饭菜,再看看外边的天色,终是恭敬小声地提醒云子君道:“家主,夜色已深,您与七公子可要先用些夜宵才继续?”

    “嗯?”云子君看向溱昭,这才发现,外边的天色不知何时竟已全黑了,也不知屋里何时掌了灯,不由问溱昭道,“什么时辰了?”

    “回家主,丑时过半了。”溱昭恭敬道。

    “丑时过半了?”云子君似不能相信,而后忽然笑了,畅快道,“每次和老七坐下说话总会说得忘了时辰,溱昭,备些宵夜来吧,可不能把我们老七饿坏了,我们下盘棋等着。”

    “属下已吩咐厨房准备了夜宵,这叫去让人端过来。”

    “去吧。”

    溱昭退下后,云子君又对云有心笑道:“每次和你坐下说话,都会让我这个做大哥觉得心情豁达畅快。”

    云有心浅浅笑着,很是愉悦的模样,道:“每次与大哥坐下说话,有心也觉得很愉悦,有心的见道能帮到大哥,有心再高兴不过。”

    “来,同大哥下一盘棋,许久没有人和大哥下棋了。”云子君又笑,笑得慈爱,话语里满是温和以及宠溺的味道。

    看得出也听得出,他对这个幺弟,很是喜爱。

    事实上,他对这个幺弟,疼爱非常,几乎从不会说一句重话。

    “大哥一下起棋来便忘乎所以,待会儿若是溱昭端了夜宵回来,该无奈了。”云有心嘴角弯弯,温温和和,“还是不下了,否则要让溱昭白忙活一场了。”

    “行吧,听你的。”云子君笑着点了点头,“要是我下棋入了迷,让我们小老七饿坏了可不行。”

    对于这个幺弟,云子君就只差是捧在手心怕摔了含在嘴里怕化了一样,舍不得他受一点点的委屈。

    “大哥是将有心当闺女养了。”云有心笑得有些无奈道,“有心怎有这般娇弱。”

    “幸好爹娘没把老七你生成闺女,否则我这大哥就要头疼得要死了。”一说到闺女,云子君就一脸无奈。

    “大哥可又是在头疼小慕儿了?”云子君没有多说什么,云有心便已知晓。

    “不是那个丫头还能是谁?”云子君满脸无奈,眉心微拧,“之前给她提过的所有人家她不是挑这个就是拣那个的,如今严世侄可是般般都好,那丫头竟然一口就说她不嫁,老七你说说哪里委屈了她了?我挑的人还能让她受委屈?”

    云有心这几日几乎都不在家,并不知晓云子君给云慕忆选了夫婿的事情,这才明白云慕忆为何一直在等他,想来是不想嫁,让他帮忙劝她爹爹的吧。

    “大哥这般逼着小慕儿怕是不好,小慕儿没遇上她心仪的人,又怎会愿意嫁?”云有心能理解云子君的心,亦能理解云慕忆的心,“小慕儿虽已十七,也还能让她好好地选一选自己将来夫家的不是?”

    “自己选?我就是把你们给惯坏了总想着什么都是自己做决定,婚姻大事,自来都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我这让她先见过严世侄已然是很开明了,她还要如何?”云子君显然不同意云有心的看法,“况且那丫头从未涉世,看人能看得准?若是被有心之人欺骗了当如何?我为她选的人还能害了她不成?那丫头胡闹也就罢,老七你就休要随着她胡闹了,你严世伯家你去过,严世侄你也曾见过,你当知晓严家如何,若非不好,我又怎舍得把慕儿嫁过去?好了,这事你不要与我说什么,这事就这么定了,她若还不想嫁,那就订了亲再在家里住个一年半载也不成问题。”

    云子君这话一说完,把云有心想要为云慕忆说的话全都给挡了回去,正好这时溱昭端了夜宵来,云子君便没有再继续这个话题,而是与云有心边坐下吃着夜宵边与他聊些家常事。

    云有心从云子君的院子离开时,已是寅时。

    虽云子君白日里说过云慕忆绣好荷包之前谁也不能见,谁也不能去见她,但云有心终是放心不下,决定还是到云慕忆的院子去看看,至于大哥,也不过是嘴上说得严厉了一些,不会真的不让谁人去看小慕儿的。

    云有心拐向了云慕忆的院子,受溱昭吩咐而在云慕忆院子门外守着不让她出来的护卫见着云有心,当即恭恭敬敬道:“七公子。”

    “小慕儿可在里边?”

    “回七公子,大小姐今儿一直都在里边。”虽然大小姐想出来,可家主有吩咐在前边,他们可不敢让大小姐出来。

    “我进去看看她。”云有心道。

    护卫为难了,“七公子,家主有令,任何人都不得进去见大小姐,属下……”

    “我知道。”云有心温和一笑,“放心,我进去看看小慕儿,大哥不会责怪你们的,大哥若是责怪下来,我也不会让你二人为难的。”

    “那……”护卫信得过云有心的话,往旁让开,“七公子您请。”

    “多谢了。”即便是面对下人,云有心也是客气有礼。

    云慕忆屋里的灯仍亮着,有影子映在窗纸上,已是寅时,她似乎还未睡。

    云有心看不见,他只能以耳朵来听辨屋里的云慕忆是否已睡下,当他听到屋里有响动证明云慕忆还未睡下时,他抬手轻轻敲了敲面前紧闭的门扉,轻声道:“小慕儿,还未睡下?”

    但,屋中明明有响动,却没有听到云慕忆应声,好似她没听到一样。

    云有心又敲了一次门,又唤了她一次。

    屋里的云慕忆还是没有动静。

    云有心觉着许是云慕忆心情不好,谁人都不想理会,是以收回手,转身欲离开。

    就在这时,屋内忽然传来“啪”的东西碎裂的声音,云有心顿下脚步,同时扬声再唤了云慕忆一声,“小慕儿!?”

    回答他的还是无声。

    只见他神色微微一沉,抬起手再次扶上门扉,将其用力往里一推。

    门没有上闩,轻而易举地便推开了。

    而就在门扉被推开的一瞬间,云有心嗅到了一股酒味。

    从屋里传出来的酒味。

    小慕儿的屋里,怎会有酒的味道?

    云有心倏地蹙起了眉。

    “小慕儿!?”云有心用耳朵辨认着云慕忆的所在,朝她大步走了去。

    云慕忆此时坐在屋内的圆桌旁,她的脚边,是一只打碎了的酒坛,正是方才云有心听到的有东西落地碎裂的声音,想来是她不小心碰掉到地上的。

    而云慕忆的双手此时抱着一只小酒坛,她面前桌上放着一只茶盏,她正将小酒坛里的烈酒倒到茶盏里,倒得茶盏里的酒水溢出来了她都没有收住手,一张脸红扑扑的满是酒意,可见她是喝醉了。

    虽然她的酒坛子很小,但对于从未喝过酒的她来说,哪怕是一小杯的酒都能让她醉,更何况她不是用酒盏来喝酒,而是用茶盏来喝。

    一大杯盏的酒,她放下酒坛后拿起茶盏就喝,喝得大口,还不歇气,好像要一口把那一茶盏的酒都喝进肚子里才舍得放下。

    但,她没酒量,尽管方才已经喝了些,这会儿半茶盏的酒入喉,那辛辣的酒味还是呛得她连连咳嗽,辣得她眼泪直流。

    “小慕儿!”云有心便是在这时推开了门,大步走到云慕忆身旁,伸出手一把便夺过了她手里的茶盏,紧着将茶盏放到鼻底一嗅,眉心瞬间紧拧,着急地问云慕忆道,“小慕儿你怎的在喝酒?这酒又是哪儿来的?”

    小慕儿从小到大可是一滴酒都未沾过,但闻这屋里的酒味,对她来说怕是已经喝了不少了。

    手里当做酒盏用的茶杯被云有心这么一夺,喝得满脸酒意的云慕忆却还未发觉,而是抬起手朝嘴前凑来,凑了又凑发现自己都没喝到酒,一脸懵地看看自己什么都没拿着的手,握了握,这才发现自己的茶杯不见,醉醺醺道:“我的酒呢?怎么不见了?”

    云有心听着云慕忆醉意浓浓的话,将夺过来的茶盏搁到一旁,然后扶住云慕忆的肩,轻轻晃了晃,一边唤她道:“小慕儿,小叔知道你心里不好受,但也别喝了,姑娘家喝酒不好,夜已经很深了,快到床榻上去歇下。”

    “小叔……?”云慕忆轻轻眨了一眨眼,喃喃了一声,继而抬头看向站在她面前的云有心。

    她已经醉得不轻,以致她眼里的云有心幻化成了无数道人影,任她怎么眨眼都重合不到一起,是以她不相信地将云有心的手从她肩上推开,不开心道:“你才不是小叔,爹爹说了,在我绣好荷包之前,谁都不准来看我,小叔那么尊敬爹爹,才不会不听爹爹的话,再,再说了——嗝——”

    云慕忆说着说着,竟还打了一个酒嗝,愈发不开心道:“小叔心里只有他的那些个好兄弟,才不会管我呢。”

    云有心听着云慕忆的醉话,有些好笑又有些无奈还有些心疼,只见他抬手抚了抚云慕忆的脑袋,温柔道:“小叔怎会不管小慕儿,不过是小叔的好兄弟这几日有些紧要事情,小叔在旁陪着未能回家来,所以不知小慕儿等了小叔两个夜晚,并不是小叔不管小慕儿。”

    云慕忆看着云有心,又眨眨眼,还是不相信道:“那小叔你的事情都办好了吗?”

    “暂时算是好了。”云有心很温柔。

    “小叔把事情办好了才会想着回家,而不是想着来陪我。”云慕忆扁扁嘴,似乎和云有心较上了劲。

    “怎么会。”云有心耐心地安抚着云慕忆,“若是小慕儿找小叔,小叔不管在何处,都会回到小慕儿身旁来的。”

    对于这个从小就喜欢黏着自己的小侄女,云有心总是很温柔且很有耐心,似乎从不会觉得她厌烦,不管她撒娇也好耍赖也好,比她的爹爹还要疼着她。

    “真的吗?”云慕忆不相信地问。

    “当然。”云有心轻轻点了点头。

    “那小叔你为什么有这么多个影子?”云慕忆已醉得两眼朦胧,怎么看云有心都似有无数个身影,是以她执意认为此时她面前的云有心不是真的,“一定是我在做梦,不然怎么会有这么多个小叔。”

    云有心面有无奈之色,却还是温柔耐心道:“既然小慕儿觉得是在梦里见到了小叔,那小慕儿可会听梦里小叔的话?”

    “听啊。”云慕忆毫不犹豫地点了点头,“只要是小叔说的话,我都听。”

    “那小慕儿听话,不可再喝酒了,到床榻上去歇下了。”云有心说着,又抚了抚云慕忆的脑袋。

    “可我不想睡,就算躺下了,也睡不着。”云慕忆的小脸上写满了哀愁与难过。

    云有心有些心疼,虽然知道原因,却还是先问云慕忆道:“为何?”

    “因为爹爹要我嫁给那个严飞扬,我不想嫁。”云慕忆想看清眼前的云有心,是以她抬手揉了揉眼睛。

    可不管她怎么揉,依旧看不清云有心,她觉得更难过,梦里的小叔,她想看看都不行吗?

    “小慕儿到了该嫁人的年纪,始终是要嫁人的,你爹爹也不过是为你好而已。”云有心试图安抚云慕忆难过的心,谁知云慕忆听着他的话,愈发难过,“小叔你也帮着爹爹说话,也要让我嫁人吗?”

    “小叔不是帮着你爹爹说话,小叔只是觉得严公子为人品性以及家世都算是顶好的,与小慕儿一起,可谓是郎才女貌,当会是一个好丈夫的。”云有心温和地道着事实。

    “他好是他自己的事,和我有什么关系?”愈听云有心的话,云慕忆就愈难过,情绪也变得激动起来,“我就是不想嫁给他!我谁都不想嫁!”

    “好好好,不说这个,小慕儿先到床榻上躺着,说不定过会儿就睡着了。”云有心没有再继续这个话题,与醉了的人多说也无益。

    谁知云慕忆依旧很是伤心的模样,轻声问云有心道:“小叔,你为何都不问问我为什么不想嫁人呢……?”

    既然是在梦里,那是不是她想说的话都可以说了?

    小叔在这时出现在她的梦里,是不是意味着她可以把她的心里话说出来?

    也只有在梦里,她才会有勇气直面自己的心意。

    “为什么?”云有心只当云慕忆说的是撒娇的话,便顺了她的意问她道。

    可当听到云慕忆的答案后,云有心宁可自己什么都没有问过,也什么都没有听到。

    只听云慕忆声音轻轻但语气却是认真道:“因为我……我喜欢的人,是小叔啊……!”

    ------题外话------

    正式上班,今天应该没有二更~

    嘿嘿嘿,我想贱贱地说:每次写到这些小cp感情遇到坎,我就有点小激动小兴奋怎么办!

    哈哈~没有点小坎坷,感情怎么会真~

    还有就是,关于小心心和小慕儿这对cp,放心,不**啊,这两个没有血缘关系,不过他们不知道而已,本人虽然有点贱,但是三观还是很正的!不然本人早已把小舟舟给掰弯了!哈哈,可惜我太直,实在掰不弯他,要是掰弯了他,我的三观大概就噶蹦碎了。

    本书由,请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