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8必发官网(www.k6u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189、破烂故事【一更】

    十日后。(看啦又看手机版m.k6uk.com)

    西溪郡,西原县。

    今日是西原县的大节日,在这一日,尚未婚娶的年轻男子可到街上来或吟诗或作对子或是把自己能的会的在人前展示出来,等等,尚未婚嫁的稍富裕人家的年轻姑娘则是坐在街旁的茶楼里,寻常人家的姑娘则是掩着面结伴走在路旁或是坐在路旁的小茶棚里,看着那些个平日里自己都不好意思多看一眼的男子们,或窃窃私语或抿嘴低头浅笑,好不娇羞。

    若是哪家姑娘家心仪了哪位男子,则会走到男子身旁将自己的帕子往其手里塞,若是男子也心仪此女子,便将自己身上的一样配饰赠予对方,而后周遭百姓便会为其热烈地鼓掌,甚至还会有人凑热闹问何时下聘何时成婚等等,若是因缘不成,也不会有人取笑送帕子的姑娘,反倒是鼓励其莫难过,一定会遇到好姻缘的,是以今日整个西原县可谓是万人空巷,热闹极了。

    所以,今日的文辞书肆很安静,不止是没有人会在这种日子到书肆里来看书买书,便是书肆里的伙计阿松与阿六都跑到街上凑热闹去了,说是也去撞撞运气,看看有没有谁人家的姑娘瞅得上自己的,顺带把许辞也拖着去了。

    道是一年难得一回这么热闹,就算公子还没有婚娶之意,去看看也是可以的,许辞捱不过他俩的你一言我一语,便随他们去凑了一凑这热闹。

    唯有晏姝留在书肆里。

    倒不是许辞没有唤她一道去,而是她婉拒了,道是自己还不想嫁人,便不去凑这热闹了,许辞没有强求,便只问了她可有什么想买的想吃的,他回来的时候顺带给她捎回来,晏姝便笑着说想吃糯米糖水。

    书肆里安静极了,晏姝擦拭了门框及窗棂上的灰尘,便再无事可做,她随意从旧书架上取了一本书,坐到了窗户边上摆放着的椅子上,晒着秋日的暖阳,就手上的书册打开了。

    这是一本话本子,本子里的第一篇故事写的是一名小户人家的小姐嫁进了官家府邸,谁知她那夫家与她拜了天地入了洞房之后竟再也没有理会过她,而是宠幸起了他们成婚第二日便在外边花楼里认识的一个妓女来,自此冷落自己的发妻,致使把他的发妻熬成了一个歹毒妇人,最后被男子活活打死的故事。

    晏姝看完这个故事,眉心拧到了一起,心里很是愤懑,便翻开了第二篇故事,以借第二篇故事来抚平自己愤懑的心。

    谁知这第二篇故事比第一篇还要令她愠恼。

    这第二篇故事写的也是一个小户人家的小姐嫁进了一个高门大户,哪知花轿抬到了院子里迟迟没有人来接,待那小姐自己下了花轿走进喜堂后才知道她要嫁的人根本就不在家,完全没有要娶她的意思。

    晏姝看了个开头就愠恼得看不下去了,是以愤愤地翻开了第三篇。

    然这第三篇故事,让晏姝愤怒得将气撒到了手中的书上,将其狠狠地扔到了地上,甚至还站起身狠狠地跺了它几脚。

    第三个故事,终于不再是小户小姐嫁进高门,可嫁过去之后待遇比前两个小姐还不如,不仅在夫家没人理会,甚至还被夫家关在一处破破烂烂的小院里,任其自生自灭,最后竟是把这个女子给活活饿死了!

    “写书的人你到底有没有点脑子啊!?”晏姝恨恨地跺着地上的话本子,气得不行道,“女人跟你有仇啊还是怎么的!?你一定要把女人写得这么凄惨!?你一定是个男人!你肯定娶不到媳妇儿所以才对女人怀恨在心!”

    晏姝觉得自己骂得不够狠,想了想又恨恨道:“不对,你娘一定不是女人!要不就是你连娘都没有,所以怨恨全天下的女人!”

    “你这种破书,能卖得出去才怪!难怪在书架上放成了一本旧书烂书都没人买!”晏姝愈说愈生气,将地上的话本子跺得更用力,用力得将它的书脊都跺坏了。

    “小姝怎的如此生气?”就在这时,一道温和且诧异的声音在晏姝身旁传来。

    晏姝抬头,见着来人,诧异道:“阿辞大哥!?你不是和阿松还有阿六到街上凑热闹去了?”

    眼前一身素白色袍子,容貌普通但温和有礼的男子不是半个时辰前同阿松阿六前去凑热闹的许辞还能是谁?

    只见他手里提着一只竹编的食盒,正诧异地看着晏姝,在听到晏姝的疑问后还是先回答了她道:“见着刚煮好的糯米糖水,想着还是热的,便先给你买回来,若是凉了怕是不好吃了。”

    许辞说完,将手里提着的竹编食盒递给了晏姝。

    “阿辞大哥特意送回来给我的?”晏姝眨眨眼,然后开心地接过了许辞递来的食盒,没有什么矫情与不好意思,只是冲他开心地笑道,“谢谢阿辞大哥!”

    晏姝边说边将食盒的盒盖打开,见着里边还冒着热气的糯米糖水以及一小盘梅花点心,笑得更开心,“阿辞大哥还给我买了点心!”

    许辞温柔地笑着,“知你喜欢吃,见着了,便一道给你买了。”

    “嘿嘿嘿,那我就不客气地吃了啊。”晏姝笑着赶紧将食盒放到窗边的小几上,在椅子上坐下了身,一边对许辞道,“阿辞大哥你要不要坐下吃一点儿?”

    “不用,小姝你吃吧。”

    “那阿辞大哥你还要再到街上去?”

    “不去了。”许辞浅笑着。

    “为什么不去了?”晏姝捧着盛着糯米糖水的瓷碗,边满足地吃着糯米糖水边问许辞道,“那么热闹的。”

    “我一向不是太喜好凑热闹,挨不过阿松阿六的相邀,便去看看。”许辞温和地解释道。

    谁知晏姝眨眨眼,似乎不相信许辞说的,而后笑着道:“我猜阿辞大哥不是不喜欢凑热闹,而是……有姑娘给阿辞大哥送帕子了!姑娘送帕子给阿辞大哥,但是阿辞大哥没有接,怕又遇到再有姑娘给你送帕子,你若是不接就会惹得人姑娘伤心,所以……阿辞大哥就干脆回来了!”

    许辞有些诧异地看着笑吟吟的晏姝,显然,晏姝说对了。

    他没有否认,反是笑着道:“小姝怎会知道?”

    “猜的!”晏姝又舀了一勺糯米糖水进嘴里,“依着阿辞大哥的性子猜的,不难猜。”

    “小姝很聪颖。”

    “嘻嘻。”晏姝笑得开心,在许辞面前一点不谦虚。

    许辞看着她笑得开心,便也放了心,前边他还担心小姝会想到不开心的事情。

    “倒是小姝你,怎的突然对书撒起了气来?”许辞这是躬身拾起了地上那本被晏姝踩坏了的话本子,小姝平日里可是爱极了书,怎会把书踩坏成这副模样?

    “这书里的内容都是胡写!”一说到这本书,晏姝就来气,“活该它卖不出去。”

    晏姝话一说完,立刻发觉不对,赶紧道:“阿辞大哥你别生气,我不是说阿辞大哥给印的书不好,而是……阿辞大哥,这本书,算我买了成不成?”

    “小姝说的哪里话,我怎会这点小事便生你的气。”许辞没有责怪之意,反是笑得温和,“这本书不是我书肆里印的,是早些年隔壁书肆经营不善闭门前托我帮摆卖的,却不知是这些书实在是不合客人的眼缘还是如何,迟迟卖不出去,便一直搁在里边的书架上了。”

    “原来如此。”晏姝点点头,“我说阿辞大哥的眼光怎会这么差,连写得这么烂的书也能印刷。”

    “你啊,可不能这么说,这书纵然不好,当也有可取之处的才是。”许辞无奈地笑笑。

    晏姝不苟同,“我说的都是实话,不信的话,阿辞大哥你自己看好了,这写书的人根本就是跟女人有深仇大恨,见不得女人好。”

    许辞笑得愈发无奈,并未翻看手里的话本子,而是将它放到了一旁,继而在晏姝对面坐了下来,“吃些点心,不然过会儿你就该喊肚子饿了。”

    因为没有客人,晏姝便与许辞有说有笑地聊了许久,约莫半个时辰后,阿松与阿六回来了,阿六一走进书肆便道:“公子公子,听说京城出大事了!”

    阿松紧着补充道:“听说太子杀了皇上,然后四皇子卫风,也就是清郡王爷登基了!还是望云观的掌门真人亲自到了宫中,道是这四皇子才是真正的紫微星呢!”

    “噹——”晏姝手中的瓷勺落地,断成了两段。

    她努力让自己什么都不去想的心,如微澜的湖面被扔进了一块大石头,震荡开一大圈又一大圈的涟漪。

    那个混账王八羔子卫风……当皇上了!?

    ------题外话------

    嘿嘿嘿,一写到小姝我就开森!把每组cp的现状交代一下,然后就是长情那边的内容了!

    二更还是在晚上10点左右,明天的更新就是卷二了!新地图新故事开启!

    本书由,请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