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8必发官网(www.k6u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203、你比从前更美味了

    “娘亲?”小若源看着笑眯眯的沈流萤,眨巴眨眼,似在思考沈流萤所说的话是什么意思,而后只见他一双漂亮的大眼睛骤然变得亮晶晶的,激动又兴奋地问沈流萤道,“娘亲就是可以陪药药玩儿给药药买好吃的还会抱着药药睡觉很疼很疼药药的那种人吗!?”

    草药灵妖蕴妖界妖气而生,无父无母。(wwW.K6uk.coM)值得您收藏

    “对呀对呀!”沈流萤用力点点头,决定把沈澜清死坑到底。

    “好呀好呀!”小若源兴奋得连连拍着小手,“那娘亲在哪里呀?药药也想要一个娘亲!”

    “小药药你的娘亲啊……”沈流萤故意将尾音拉得长长的,同时笑得一脸贼地看着沈澜清。

    沈澜清听着沈流萤和小若源的对话,正要骂沈流萤什么的时候,他的身旁忽然传来了女子好听的声音,“终于赶上你了,还以为要追不上了呢。”

    女子呼吸微喘,但声音却带着开心的笑意。

    只见一名模样俏丽的年轻女子骑在马背上,此时正从后边来到了沈澜清身旁,脸上挂着笑,正是昨日才与沈流萤相识的越温婉。

    昨日在客栈里的时候,沈流萤本是与越温婉说好今日辰时过半在客栈相见然后一块儿上路,但沈流萤忽想到沈澜清或许为了摆脱越温婉而会早早地就嚷嚷着启程,便又对越温婉道,若是她到客栈的时候他们已经走了的话,她就沿着镇子往北的路追上来就行。

    果不其然,今儿一大早,天才微微亮,沈澜清便砰砰砰地敲响了沈流萤的门,嚷嚷着赶紧起床吃了饭上路了,他们离开客栈的时候没有见到越温婉,沈澜清心里不知多高兴,心想着的是这世上怎么可能有这么厚脸皮的女子还会死皮赖脸地来追他们,是以他乐呵极了。

    可是,他想错了,完全想错了,以致方才他转头看向马车后边方向时他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这会儿越温婉就来到了他身旁,她开心的声音就在他身旁想起,沈澜清顿觉自己的日子没了光亮。

    沈澜清没有理会越温婉,亦没有转头去看她,他只是维持着正要怒斥沈流萤的模样,眼角和嘴角同时直抽抽。

    倒是沈流萤赶紧凑到小若源耳畔,小声对他道:“小药药,这个就是你的娘亲了,她说过了会给你当娘亲的哦!”

    小若源一边听着沈流萤的话,一边看着马车旁的越温婉,眼睛亮晶晶的,满是激动和兴奋,只见他眨巴眨巴眼,然后踩上沈澜清的腿当即就往马背上的越温婉身上扑,甚至还张开了短短的胳膊,高兴大声道:“娘亲娘亲!”

    小若源的身子并不沉,但突然这么一脚踩在沈澜清腿上也踩得他“嗷”地嚎叫了一声,越温婉对于马车里突然扑出一个小娃娃来喊她娘亲甚至还伸出双臂让她抱抱一时根本不知怎么一回事,但她第一反应却是伸出手接过一股脑儿朝她扑来的小若源,以免他从马车上摔下去。

    小若源见越温婉毫不犹豫地伸手来接他,高兴得险些没控制住情绪而使脑袋上冒出花儿来,虽是第一次见到越温婉,但对于她的好感却在这一瞬间蹭蹭蹭地往上涨。

    “娘亲娘亲!”小若源这会儿一瞬不瞬地看着因为接过他而从马背上下来了的越温婉,扑扇着长长的睫毛一脸童真的问道,“你是药药的娘亲吗?”

    小若源心中本对人类有着深深的抵触与憎恶,但自从认识了沈澜清之后,他心里的这种感觉便淡去了不少,他相信沈澜清,相信沈澜清的家人及朋友,所以他相信沈流萤也喜欢沈流萤,自也不会抵触她给他找的娘亲,抑或说,他挺喜欢沈流萤给他找的这个娘亲的。

    越温婉本就没能从突然一个小娃娃朝她扑来还险些摔了的情况中反应过来,这会儿这个小娃娃还对她一口一个娘亲的,她更是懵了。

    就在这时,沈澜清突然伸出手将被越温婉抱在怀里的小若源拎了过来,一边训斥且威胁他道:“若源源你再敢乱叫,我立刻把你给扔了!”

    谁都知道沈澜清说的不过是唬人的话,小若源自然不信,他没有理会沈澜清,只是一个劲儿地又想要往越温婉怀里扑,一脸委屈巴巴道:“娘亲娘亲,爹爹他欺负药药!药药要娘亲!”

    越温婉这会儿终于知道是如何一回事了,眼前这个小娃娃,应当便是流萤所说的她二哥的孩子吧,那个才出生便被娘亲给抛弃了的可怜孩子。

    这般一想,越温婉便朝正在挣扎的小若源伸出了手,一边对沈澜清道:“沈澜清,你吓坏孩子了。”

    沈澜清眼角抖得更厉害了,只见他像看一个傻子一样看着越温婉,说话十分不客气道:“我管我儿子,干你什么事儿啊?”

    这女人还有没有点脸皮了!?

    越温婉非但没有生气,反是一脸认真道:“自然是关我的事了,我要娶你的,这个孩子日后就也是我的孩子了,你放心,我不会嫌弃他的。”

    “……”沈澜清觉得越温婉心里的侧重点总是完全不在正常人的范畴里。

    “谁说了我要娶你!?”沈澜清又被一脸认真的越温婉逼得忍无可忍了。

    “你说错了,不是你娶我,是我娶你。”越温婉十分认真地纠正沈澜清。

    “……”沈澜清痛苦地捂住了自己的脸,待他将手放下时,只见他突然将手里的小若源扔开,与此同时一个旋身便稳稳坐到了越温婉的马上,什么都不拿,就这么“啪”的一巴掌拍到马屁上,再用力一甩马缰,马匹登时撒腿跑了起来。

    只听他扬声道:“我走了!你爱娶谁就娶谁去吧!”

    老子惹不起,还是躲得起的!

    沈流萤倒是没想到沈澜清躲了一回眼下居然还躲第二回,是以待沈澜清骑着马跑了的时候她赶紧对越温婉道:“二嫂快上马车!”

    “呆货,赶紧赶车追上二哥!”白长一大把男人的大胡子了!居然躲一个女人!二哥真是太孬了!

    谁知越温婉却没有上马车,而是对沈流萤笑着道:“流萤,不着急的。”

    越温婉话音才落,便见她抬起右手打了一个响指。

    与此同时,只见已经骑着马跑出一段距离了的沈澜清突然嗷叫一声,从马车上摔了下来。

    “你看,他停下来了。”越温婉对沈流萤又笑了一笑,然后朝沈澜清的方向跑了去。

    小若源觉着不对劲,赶紧问沈流萤道:“小坏坏,她对大坏坏做了什么?她要是伤害大坏坏,药药是不会认她做娘亲的!”

    “不着急啊。”沈流萤摸摸小若源的小脑瓜,对已经坐到了驾辕上接上了赶车任务的长情道,“呆货,上去看看。”

    二嫂不是歹人,当不会伤害二哥的才是。

    越温婉的速度并不比马车慢,当马车停到沈澜清身旁时,越温婉正在沈澜清身旁蹲下身,然后拖着腮,看着抱着肚子躺在地上的沈澜清看,面露难过道:“就知道你一定要跑的。”

    沈澜清这会儿只觉自己的肚子疼得不行,躺在地上紧抱着自己的肚子,疼得站都站不起来,听完越温婉的话,他怒问道:“你这个死女人对我做了什么!?你是不是给我下毒了!?”

    “毒?”越温婉眨眨眼,“我才不下毒呢,你不要把我想得这么不好。”

    “你没给我下毒,我的肚子怎么会突然这么疼!?”沈澜清绝对不相信越温婉的话。

    “因为我给你下的是蛊啊,小刀蛊,你是不是觉得像是有很多小刀子在划着你的肚子?”越温婉说的理所当然的模样,说完又难过道,“你要是不跑,我就不会给你下蛊了。”

    “……”沈澜清简直想吐血,“你什么时候给我下蛊的!?”

    他怎么什么都没有发现!?

    “就在方才我刚追上你和你说话的时候。”越温婉坦荡地承认。

    “……”沈澜清这会儿真不知道是鄙视自己还是鄙视越温婉了。

    “喂,小坏坏。”小若源拉拉沈流萤的衣袖,见着越温婉似乎没有真的要伤害沈澜清的意思,他便好奇地问沈流萤道,“什么叫做‘蛊’啊?”

    “一种奇怪的东西。”沈流萤没有和小若源详细解释,因为她这会儿的八卦心可全都在越温婉与沈澜清身上,倒没想到二嫂竟然会用蛊,蛊毒她倒是能解,不过——

    二嫂这可是在追夫呢,她还是不要插手的好,不然依照二哥的性子,怕是二嫂就没有成为沈家人的缘分了。

    二嫂既然会坦荡地在他们面前说出她给二哥下的蛊,便证明她不会真有想要害二哥的心,不过是用不同别人的方法追夫而已。

    旁人绝对不能插手管!

    这般想着,沈流萤赶紧叮嘱小若源道:“小药药啊,你可千万别给二哥救治,不然你可就没有娘亲了,放心,你这个娘亲是好娘亲。”

    “嗯嗯!”小若源点点头,只要不是伤害大坏坏,他还是很喜欢这个娘亲的!

    沈澜清这会儿疼得可谓是死去活来的,抱着肚子在地上翻来滚去的,一边怒骂越温婉道:“你到底给不给我解蛊!?你想疼死我啊!?疼死我了你娶谁去!?”

    却听越温婉很认真道:“这蛊,我可不能给你解,万一你又跑了怎么办?这样吧,等到我跟你回家见了你家里人,同意把你嫁给我之后,届时你我成婚的那日我就给你解蛊,怎么样?”

    “当然是不怎么样!”沈澜清想也不想便否定道。

    “那我就不理你了,你就这么疼着了,疼不死人的,所以我还是可以娶你的。”越温婉一瞬不瞬地盯着沈澜清,“我可以等你想清楚了再回答。”

    老子根本就不需要想!

    “小萤萤,你来帮我解蛊!”沈澜清干脆把越温婉撇到了一边,唤沈流萤道。

    谁知沈流萤故作一脸为难,“二哥,我只是个大夫,可不会解蛊。”

    “……你还是不是我亲妹了?”你哪里只是个大夫,你根本就是个无所不治的可怕大夫!

    沈流萤可不管。

    “若源源,你来!”沈澜清又叫小若源道。

    小若源眨巴着眼一脸天真的模样,反正他这模样不会解蛊也绝不会有人觉得不对劲,“爹爹,药药不会呀。”

    “……”沈澜清疼得没法忍了。

    越温婉则是在这时朝沈澜清伸出了双手,瞧那动作,竟是准备要将他抱起来!

    只听她很耐心道:“你还没想清楚,那我就先抱你到马车上躺着,你想清楚了再告诉我好了。”

    越温婉说完便要横着抱起沈澜清。

    沈流萤想象这画面,强憋着不让自己笑出声来。

    云有心嘴角也是噙着好整以暇的浅浅笑意。

    长情则是一瞬不瞬地看着,无动于衷的背后是想要看一看越温婉抱起人高马大的沈澜清是怎么样一种奇怪的画面。

    沈澜清自己看着越温婉的举动,忍无可忍,只听他急急喊了一声:“我答应你了!”

    “你答应我不会再跑了?”越温婉的动作立刻停下,只见她情不自禁地笑了起来,“那你可说话得算话啊,你们召南的人好像有一句话叫做什么‘男子一言五马难追’的,你可不能反悔。”

    越温婉说完,高兴地抬起了右手,打了一个响指,随即只见沈澜清瘫在地上,喘着大气,不再翻来滚去嗷嗷叫了,显然是肚子不疼了,却不可忍受越温婉的错误道,“是‘君子一言驷马难追’!你不知道就不要乱说!”

    “君子一言四马难追?”越温婉不觉羞,反是笑得更开心了,“不要紧,多少匹马都一样。”

    “……”沈澜清欲哭无泪,心里将马车上四个眼睁睁看着他受难而一个都不出手救他一把的混账骂了个遍。

    可怜的他就这么把自己给卖了,给卖了,卖了,了……

    不行!他一定要想办法摆脱这个厚脸皮女的纠缠!他的终身幸福绝对不能毁在女人的手里!

    大丈夫能屈能伸,他就暂且屈一屈,日后他一定要伸回来!

    “沈澜清,你不疼了能动了那你就自己起来吧,我不抱你了,然后我的马给你骑,我和流萤一块儿坐马车就好了,这样好看看咱儿子。”越温婉边说边拍拍自己裤子上的尘土,笑着站起了身,而后转头问长情道,“我和流萤一块儿坐马车,你不介意吧?”

    “无妨。”对于不相识的人,若非必要,长情几乎可以做到一言不发,不过这将是沈流萤的二嫂,他便相对客气了许多。

    沈流萤与小若源非常欢迎地让越温婉上了马车。

    云有心听越温婉说话则是愈听愈忍不住想笑,尤其是听到“这样好看看咱儿子”的时候,他险些忍不住笑出了声来,若非他努力忍住了的话。

    这般的女子,倒是和沈二哥的性子很是相配,若真成了沈二哥的妻子,当也会是美事一桩。

    沈澜清可谓是幽怨到了极点,他一定是出门前没有好好给祖先烧香,所以才会这么晦气!

    云有心比长情有良心多了,只听他安慰沈澜清道:“沈二哥,愿赌服输,沈二嫂其实人挺好。”

    “……小云子,我宁愿你不说话。”什么“沈二嫂”!会不会好好说话!

    沈澜清这会儿是一万个不情愿地骑着越温婉的马,是以他硬是死皮赖脸地挤到驾辕上来,并且还是挤到了长情与云有心之间,挤得云有心都快要从驾辕上掉下去,至于越温婉的马,则是拴在马车后边。

    马车里,两个女人一个小孩儿此时正聊得不亦乐乎。

    “你是沈澜清的儿子,名叫若源,小名叫药药啊?”

    “嗯嗯!娘亲可以叫我药药!”

    “好啊小药药,不过怎么昨儿个我在客栈没有见到你啊?”

    小若源故作可怜兮兮的模样道:“爹爹嫌我吵闹,把我在屋里关了一整天。”

    他可不能说他每隔半个月都要变成草药的模样往土里呆个一两天的呢,若不这样的话,他就会变得虚弱。

    “可怜的孩子,我不嫌你吵闹,我会好好给你当娘亲的,嗯……从今日开始,我就是你的娘亲了。”

    “好呀好呀!娘亲娘亲!”

    “二嫂,你会蛊术啊?”沈流萤好奇地问。

    召南国似乎没几人会蛊术。

    “会一些。”越温婉并不隐瞒,“我娘是南域的人,她教我的。”

    “原来如此。”

    “流萤,你不会怪我给你二哥下蛊吧?”越温婉有些紧张地问。

    “绝对不会!”沈流萤回答得斩钉截铁,“我二哥欠收拾。”

    “那就好。”越温婉又笑了起来,“我心里可是担心你不满意我呢。”

    这若是由别个女子来说,一定是难以启齿的娇羞话,但在越温婉面上,却似她根本就不知娇羞为何物,她说出来的话,于她而言似乎全都是自然而然。

    “我若是不满意二嫂,就不会答应二嫂和我们一块儿上路了。”沈流萤也坦言,“二嫂只管放心。”

    “小坏坏,娘亲!你们都管自己说话,不理药药!”被冷落的小若源不乐意了。

    于是,马车里的话在沈澜清耳朵里就成了唧唧呱呱的噪音。

    马车外,沈澜清一脸嫌弃地掏了掏耳朵,调整了自己的情绪后又嘻嘻笑了起来,问长情道:“接下来去哪儿啊?”

    “翠县。”长情道。

    “翠县可不在去往天阙山的路上。”沈澜清捏了捏自己的下巴,默了默后挑眉笑道,“你是打算插手将草镇的事情查到底了?”

    “是。”

    “既是如此,为何不在草镇多留几日?就这么离开,岂非没有了线索?”沈澜清又问。

    “不。”长情很简洁地回答了沈澜清的问题,“选择离开,自是有线索。”

    “成吧成吧。”沈澜清并未打算问到底,他似乎只是要知道去向而已,“你爱往哪儿走就往哪儿走吧,反正我就是个陪同的,只有有酒喝,走哪儿都不成问题。”

    “哦,不对,还有一点,就是我的小萤萤,你不可让我的小萤萤受分毫的伤害啊。”沈澜清虽是笑眯眯的模样,但他的眼神,却带着一股冷冽。

    “二哥只管放心。”他绝不会让萤儿受半点伤害。

    马车离草镇愈来愈远。

    长情面无表情,总是让人看不出也猜不透他心中在想些什么。

    *

    漠凉国某条路上,一辆两骑拉驾的马车正在辚辚行驶,马车的蓬盖下缀着银色的流苏,随着马车的行驶而摇晃着,马车前边有两名年轻女子骑马跟着,女子皆穿一身黑色劲装,两人腰上都别着两把刀,神色冷肃,一看便是随行的护卫。

    便是驾马车的,都是一名女子。

    马车上垂挂着密密的珠帘,珠帘后边是藕色的双层纱帐,使得外边的人只能瞧见马车里似有人影,却不能瞧得清楚。

    密密的珠帘这会儿这随着马车的行驶而摇晃碰撞,发出轻微的声响。

    马车里,正有男子的闷哼声与女子的吟哦声交叠在一起,却又融与车轱辘声里,不过却是能让驾车的女子听得清清楚楚。

    但,尽管她听得再如何清楚,她面上的神情都没有丝毫变化,似乎什么都没听到一般,只是一心一意地赶车。

    只见她眼眸黑沉,好似根本就没有一点生气。

    马车里的女人此时正看着自己身下的男人,半眯起眼,眼里写满了不知餍足,正不甘心道:“美人儿,你比从前更美味了,我可真是后悔将你送给了她。”

    “我心里的人,一直都是大人。”男子将手揽到女子腰上。

    女人当即俯身咬上男子的脖子,用力吮吸着,在男子脖子上留下了斑斑红印后才笑了起来,“真是个妖精,就只会勾女人的魂,我可真是被你迷得神魂颠倒的,来,取悦我,用你最大的能耐。”

    “是,大人。”

    马车将要驶到一处城镇。

    是翠县。

    本书由,请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