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8必发官网(www.k6u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209、天天都将你喂得饱饱的

    球楼下,沈流萤这会儿正兴奋地跑到长情面前,将自己手里的小竹牌毫不犹豫地放到了长情心不甘情不愿拿在手上的小竹篓里,然后冲他做一个“加油,我看好你哟”的动作,这才跑开了去给别的年龄段的男子投牌。(www.k6uk.com)

    沈流萤跑开后,有一名十六岁模样的姑娘红着脸来到长情面前,怯生生地将手里的小竹牌放进他的小竹篓里,然后飞快地看了他一眼,脸更红,立刻害羞地跑开了。

    长情看着总有跑到自己面前来给他投小竹牌的一个又一个女子,非常想把手里的小竹篓给扔了。

    沈澜清与云有心比长情年长一岁,正正好站在他身后,此时沈澜清将手搭到长情肩上,伸长了脖子看他手里小竹篓中已经有大半篓的小竹牌,笑嘻嘻道:“哎呀呀,小萤萤的大个儿,战绩不错啊!”

    “二哥想要,我可以都给二哥。”长情面无表情,对沈澜清道。

    “我才不要。”沈澜清笑得一脸开心的模样,“你那小竹牌上刻的字全都是‘二十’,咱这儿刻的可都是‘二一’,就算我想要,也要不了呐,你说是吧,小云子?”

    云有心浅笑着点点头,“是的。”

    就在这时,一位年纪约莫四十二三、身材发胖的大娘朝长情走了过来,双颊红彤彤的。

    沈澜清两眼一眨不眨地盯着这胖大娘看,看着她一脸少女娇羞地把自己手里的小竹牌投到长情的小竹篓里,然后站在他面前不走了,就这么怔怔地看着他,愈看脸愈红。

    若非沈澜清在后边死命扯着他的腰带,只怕长情已经撂竹篓走人了。

    忽有好几个年轻姑娘一块儿朝长情跑来,纷纷将自己的小竹牌投给了他,因为你人多,生生将那个看着不肯走的胖大娘给挤开了去,最后这个胖大娘才一步三回头不情不愿地走开。

    沈澜清终于憋不住了,哈哈笑出了声:“哈,哈哈哈!大个儿,那个肥胖的大娘好像看上你了啊!你看看她看你的那种娇羞眼神,真是恨不得把你拉回家啊!”

    “哎哟哟,又有姑娘来给你投竹牌了,小子,生意不错啊你!”沈澜清看着又有朝长情走来的姑娘,笑得两眼都快眯成了一条缝儿,然后低头看看自己手上还空空如也的小竹篓,再看看云有心小竹篓里的好几块小竹牌,哼声道,“我觉得这翠县女人的眼光有问题。”

    云有心笑问道:“沈二哥如何这般说?”

    沈澜清又哼哼声,“你的竹牌居然比我的多,这不符合道理!证明这翠县女人的眼光绝对有问题!”

    云有心忍不住轻笑出声,“我也这般觉得。”

    他不过一个目不视物的瞎子,竟也会受姑娘家的青睐,这倒是他想不到。

    “二哥,人家七公子那是气宇!”就在这时,沈流萤嫌弃的声音从旁传来,话音才落,便见一块小竹牌突地被投进了沈澜清手中的小竹篓里,沈澜清正要高兴,可当他看到给他投竹牌的人时,他立刻就不笑了。

    只见越温婉正在看着他笑:“沈澜清,我给你投小竹牌啊,刚刚我和流萤先去给后边年龄的人投了,把‘二一’留到最后来给你投!原来你才二十一啊,我还以为你三十了。”

    “……”沈澜清看看自己竹篓里孤零零的一块小竹牌,再看看笑得开心的越温婉,非常想说“我求你别给我投行吧?”,但想到他身体里那个小刀蛊,他只能生生把这话给忍住了,同时瞪向沈流萤,“小萤萤,还不赶紧的把你的小竹牌给我?”

    “好啊!”沈流萤应得爽脆,而后抬起手要将自己手里的小竹牌投进沈澜清的小竹篓,可就在她要松手时,只见她手一转,竟是将手里的小竹牌投进了云有心的小竹篓里,得意地对沈澜清笑道,“我还是投给七公子比较好!”

    “小萤萤,你还是不是我亲妹了!?”沈澜清跳脚。

    “二哥你有二嫂的小竹牌就好了嘛,证明你只属于二嫂,多好不是!?”沈流萤说完,拉着越温婉高兴地跑开了。

    然当她才跑过长情的身边正要往女人群里跑去的时候,她突然停下了脚步,紧着迅速往后转头,昂头看向球楼五层的方向,倏地拧起了眉。

    长情的目光也在这一瞬间变得凛冽,不过他却是表现得无动于衷,并未像沈流萤那般转过身去。

    越温婉还以为沈流萤是想多看一会儿长情,遂拉着她走了,一边道:“萤儿先别看了,反正都是你家相公,什么时候看都一样的,咱们快些出去了。”

    沈流萤的视线与长情对上,长情朝她微微点了一点头,示意他也感觉到了,沈流萤这才转回头,随越温婉走了。

    待回到女人群里后,只听越温婉又道:“流萤你看,你家相公小竹篓里的竹牌好多,快要满出来装不下了,倒真是像你所说的要是装不下了怎么办,这可是在翠县从来没有过情况,你相公很收翠县女子的喜爱哪!”

    不仅是越温婉注意到了这个事儿在说这个事,她们身旁的其他女人也在说这个事儿。

    “哎呀,你们瞧,那位黑衣公子的小竹篓收到了好多小竹牌呢!”

    “瞧见了,我刚刚就是把我的小竹牌投给他的呢!他可真是好生英俊,我还从来没有见过生得这么英俊的男人呢!”

    “我也是我也是!我也把我的小竹牌投给了他的!”

    “小玉你不是有你的阿路哥了?你居然没把你的小竹牌投给你的阿路哥!?”

    “哎呀!反正阿路哥都是我的人了,投不投给他,他也都跑不了,那我当然是要投给我觉得最美的男子啊。”

    “瞧!他的小竹篓快要装不住小竹牌了,还有人在给他投呢!”

    “啊!女官竟然又给了他一个小竹篓!这在咱们翠县的选美节上可是从来没有过的呢!就连十五年前得到了咱们‘漠凉第一美公子’美誉的原公子得到的小竹牌也不过是整整一小竹篓而已!”

    “证明这位公子比原公子还要美呗!”

    “仅仅是看着,就好想要把他占为己有啊……”

    “也不知他成婚了没有?”

    “说来……咱们好像都没有见过这位美公子,他好像并不是咱们翠县的人呢。”

    “那岂非是以后咱们都没有再见他的机会了?”

    “没事儿,趁这会儿将眼福饱够,反正不管哪一年的第一美公子都和咱们没啥大关系,就趁能看的时候尽量看个够。”

    “也是,这位美公子明明面部表情的,可看起来真是好生俊美又可人。”

    “对对对,我也是这么觉得的!”

    “让人好想摸摸他的脸!”

    “他看起来好美味!”

    若是在往日,沈流萤听着有人这么说她的阿呆,只该嘚瑟得不了,但现下她却是毫无反应,甚至连越温婉与她说话都没有听到。

    越温婉察觉沈流萤有些不对劲,便又唤了她一声,“流萤?”

    “啊?二嫂,你叫我啊?”沈流萤这才回过神,笑嘻嘻地看着越温婉。

    “发什么呆呢?难不成是听到别的姑娘夸你家相公你不高兴了?”越温婉小声问道。

    “怎么会!”沈流萤和越温婉说说笑笑,越温婉这才没把她方才的发呆当回事。

    只见长情手中小竹篓里的小竹牌数量还在增加,沈流萤这会儿的心思却已不在长情身上,而是——

    在球楼五层上。

    她的目光又落在了球楼五层上,那儿什么都没有,离得远,哪怕仰起头,也看不到挂在那屋顶下的一根根红绸绳。

    可,明明什么都没有,但在方才她从呆货身旁走过的时候,她却感受到了明显的妖气,就在球楼五层上!

    并且是很浓重的妖气!

    尽管她自来到这球楼前看热闹时便总会感觉到人群中有妖气,但都是淡淡的,并且还是在不同的方向,但方才那一瞬间,她所感受到的妖气却比在场的所有妖气加起来还要浓重数倍!

    那个呆货定也嗅到了异常,否则他不会朝她点点头。

    球楼五层上,必有一个与这些诡异玉珠有着紧要联系的人在!

    抑或是那个“主人”也说不定。

    而会在球楼里的人——

    方才她稍加注意过,除了女相大人与她身旁的几名女官,便是她选出来的五名给女帝陛下当小夫的男子。

    昨夜那个呆货说过,球楼五层,男人一生只能上去一回,进去的那五名男子,当是没有机会到五层上去的,而能随意到那对于整个翠县的百姓来说有些非凡意义的球楼五层上去的,除了女相大人,也不会再有其余人。

    不过,也不排除那球楼里本来就有人。

    若是呆货此时在这儿就好了,大可不动声色地上去看看,偏偏他这会儿在众人的注意力之中,想要不为人察觉地离开是不可能的了,她自己又没有这个本事,可恶。

    都怪这选美!

    对了!小若源!

    沈流萤忽然想到了小若源,赶紧往四处张望找寻他,瞧见他正坐在人群外欢欢喜喜地啃糖葫芦,与越温婉说了一声,便朝小若源跑去。

    小若源看到朝他跑来的沈流萤的第一反应则是将手中糖葫芦背到身后,仰着小脸盯着她道:“小坏坏你是不是想抢我的糖葫芦吃?我是不会你的!”

    “吃吃吃,你一天就知道吃!”沈流萤一脸嫌弃,然后在他面前蹲下身,正了脸色压低音量对他道,“小药药,我有要事需要你帮忙。”

    “嗯?”小若源眨眨眼,“你说嘛,我能帮你的就会帮你的呀。”

    沈流萤附到小若源耳畔,与他悄声说着什么,小若源点点头,再点点头,待沈流萤说完后,他将手里的糖葫芦递给沈流萤,一脸认真道:“喏,小坏坏你先帮我拿着我的糖葫芦,你不能偷吃我的啊,待会儿我回来了我要继续吃的哦!”

    “全是你的口水,我才不稀罕吃你的。”沈流萤很嫌弃。

    “嘻!那药药去了啊。”小若源说完就要跑开。

    沈流萤却在这时拉住他。

    小若源歪歪小脑袋,不解地问道:“小坏坏你还有什么要说?”

    “当心些。”沈流萤摸摸小若源的脑袋,关心地叮嘱道。

    小若源欢喜地点了点头,“药药才没有这么不中用呢!小坏坏你等着我就好啦!”

    小若源欢欢喜喜地绕过人群,朝球楼的方向跑去了。

    他很开心,因为感受到了沈流萤对他的关心,所以他很开心。

    一个人寂寞太久,若是得到谁人的关心或是陪伴,总会欢喜,总会感动,活了上千年的妖,又怎能例外。

    小若源本是不相信人类,可遇到了沈澜清之后,他觉得有些人类好像也没有他想象中那么坏,至少现在他身边的这些人,都是好人,会关心他在意他的好人。

    选美还在继续,球楼五层里的**仍在翻覆。

    翠县百姓兴致依旧高昂,将注意力投到长情身上的人愈来愈多,沈流萤虽还在与越温婉有说有笑,心中想着的事情早已与选美无关。

    沈流萤虽不觉小若源会很快就回来,但绝不会需要很长的时间才会回来,可时间一点点过去,大半个时辰过去,选美都已到了尾声,却还没有见到小若源回来。

    沈流萤的视线死死锁在球楼五层上,眉心愈拧愈紧,拿着糖葫芦的手也愈收愈紧。

    小药药为何还没有回来?

    可是被里边的人发现了?

    越温婉这会儿也发现小若源不见好久了,不由问沈流萤道:“流萤,药药那孩子跑哪儿去了?不是被歹人拐跑了吧?”

    “不会的。”沈流萤牵强地笑了笑。

    越温婉还是放心不下,“我在周围找找看,或许他跑到哪儿去玩上了瘾忘了回来,流萤你在这儿自己先看着啊。”

    “好。”沈流萤点点头,待越温婉走后,她看向场中的长情,将心里的不安全都写在了脸上。

    而这会儿,球楼前的男子一个接一个地退回到人群里,最后只剩下长情一人站在那儿,顿时,人声鼎沸。

    翠县人从未见过的一个陌生男人赢得了翠县女子手中最多的小竹牌,得到了“翠县第一美男子”的美誉,如何不令这翠县百姓沸腾?

    沈流萤本该高兴的,可这会儿她却一点都高兴不起来。

    就在这时,球楼二层有人慢慢走到凭栏后边来,俯首看着球楼前热闹的百姓以及搏得了“翠县第一美男子”美名的长情。

    仙子一般的气质,是前一会儿还在五层上与男子修竹翻云覆雨的女相大人。

    沈流萤远远看着球楼二层上的女相大人,眉心拧得紧紧的。

    这个女相,会不会方才就在五层上?

    小若源迟迟没有回来,是不是被她给抓住了?

    距离隔得太远,她什么都感觉不到,她也不能在这么多人面前整出什么大动静来。

    沈流萤这会儿只盼这选美赶紧结束,这样她就可以靠上前去,拉近距离来感受,并且那个呆货也能不在这么多人眼前杵着了,就可以办正事了。

    刚刚要是没有让呆货参加这选美节就好了,不过,谁又知道会有事情发生,只能下回注意了。

    但,沈流萤本以为选出了最美的男人,当场领了赏银之后便可以结束这个节了,谁知随行在女相大人左右的女官这会儿竟宣布博得美名之人到球楼二层听赏。

    沈流萤将眉心拧得更紧,赏就赏了,当众宣赏就是,为何还要到二层上单独听赏?难不成是女相大人在呆货身上发现了什么?

    沈流萤以为依长情那性子会拒绝,谁知长情竟跟女官走进了球楼!

    那个呆货!竟然没有拒绝!沈流萤不高兴了。

    但也就在她不高兴的这会儿,她觉得不对劲。

    那个呆货是连太子都敢杀敢造反的人,不应当乖乖听从这小小漠凉国女相的吩咐才是,但他的的确确是领了吩咐进了球楼,则是证明,他想要从女相身上知道些什么。

    问题应当就在那个女相身上!

    这般想着,沈流萤随着兴奋地涌到球楼楼下来想要再一次近距离看看第一美人的女人们一并来凑了这个热闹。

    离得近了,她再一次感觉到了方才感觉到的那股浓重妖气,并且,就在二层!

    眼下只有等呆货从球楼出来了才能知晓这关键之人是否就是那个女相,当务之急,是要找到小若源!

    沈澜清这会儿瞧着沈流萤杵在女人群外发呆,不由跳到她身旁,在她肩上用力一拍,笑嘻嘻道:“小萤萤,干嘛呐?怕你家大个儿被那女相给吃了啊?”

    “二哥!”沈流萤见到沈澜清激动极了,只见她赶紧抓住沈澜清的手臂,着急道,“二哥,赶紧去找小若源!不然我怕他会有危险!”

    沈澜清不笑了。

    *

    待长情离开后,名为修竹的美丽秀气的男子从楼上走了下来,来到了女相大人身旁。

    只见他衣襟敞开,露出胸膛锁骨以及脖子上被女相留下的红印,即便是站着,他亮泽的长发依旧迤地,不绾也不系,一双比女子还要白皙秀气的脚上未着鞋袜,甚至连腰带都未系上。

    此刻的他,身上没有了儒雅之气,而是透着一股娇媚之气,他就这么赤着双脚走到女相身旁来,微垂着眼睑,轻声道:“大人让方才那位公子入了夜来见大人,大人可是想要了他?”

    本是候在一旁的女官见着男子,当即将面对着还聚在楼下的百姓而敞开的门扉关上,低着头快步走下了楼去。

    女相没有回答男子的问题,而是将手摸到了他的胸膛上,淡漠的眼神又揉进了**,道:“怎么还没有将衣裳穿好?”

    男子不说话。

    女相的手在男子胸膛上打着圈儿,又问:“在楼上偷听了本相说话了?”

    男子垂着眼睑,依旧不说话。

    对于男子的沉默,女相非但不生气,反是轻轻笑了起来,勾住男子的下巴,微微挑眉,含笑问道:“不高兴了?”

    “回大人,修竹可以说‘是’么?”男子终于出了声,薄唇轻抿。

    “当然。”听了男子的话,女相似乎很高兴,“遇见美人,本相自然想要尝一尝,仅是这般,你这个小妖精便吃味了?”

    女相说完,用指尖亲昵地点着男子的鼻尖。

    “大人觉得他比修竹还要美么?”男子问得有些难过,有些失落。

    修竹说完,还不待女相说什么,他便将自己身上不整的衣衫褪了下来,让自己**地呈现在女相面前,让她清楚地看见她在他身上留下的斑斑爱痕,难过道:“大人可是与修竹说过,修竹是最美的。”

    “小妖精,你又勾引本相呢?”女相看着男子身上的斑斑爱痕,微微眯起了眼,而后张开双臂,道,“才为本相穿上这衣裳未多久,便又来勾引本相脱下,真是不知是你个小妖精总是吃不饱,还是本相如何都吃不够你。”

    待女相衣衫尽褪,又与男子交缠在一起时,她温柔地安抚他道:“本相的修竹小妖精在本相心里永远是最美的,任何人都比不上。”

    男子红着脸满足地点了点头。

    “今夜可要为本相好好办事,嗯?”女相轻抚着男子的脸,道。

    “修竹明白。”

    “届时待这朵芍药花儿养成了,本相天天都将你喂得饱饱的。”

    “嗯……”

    就在这二人热情地翻云覆雨时,旁有一只不大不小的箱子里正有响动传出,箱子里边有人。

    这个人很小,看起来不过四五岁而已。

    是方才答应沈流萤到这球楼五层上来看看情况的小若源!

    只见他被布帕堵上的嘴里一直“唔唔”有声,被捆得严实的身子在挣扎不已。

    “修竹前边可是说这个突然冒出来的小家伙身上的血肉能让本相的芍药花儿变得更莹亮?”忽听女相问男子道。

    “是的,大人。”

    女相笑着咬上了男子的胸膛。

    “唔——!”小若源大睁着眼,挣扎得更厉害了。

    本书由,请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