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8必发官网(www.k6u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224、诡异之事!

    夜。(看啦又看小说)

    “滴滴答答……”下雨了,雨水打在瓦楞上发出滴滴答答的声响,在静寂的夜里显得尤为清晰。

    一间破庙里,一名衣衫破旧的姑娘蹲在一堆正燃烧着的柴禾旁,柴禾周边围着石块,石块上边燉着一口黑漆漆的陶锅,陶锅里正有白气冒出,伴着咕咚咕咚的声响,少年正用一只长柄木勺往陶锅里搅拌着,显然是在煮着什么东西。

    姑娘看起来年纪约莫十六七岁,眉清目秀,但面色却很是青白,整个人纤瘦得好似一阵风来便会被吹倒似的,不时捂着嘴咳嗽,似是身有疾病。

    忽然,一名年纪十二三的少年冒着雨冲进破庙里来,一边高兴道:“姐!我回来了!”

    姑娘当即将手中的长柄木勺搁在陶锅里,站起身来走向少年,见他浑身湿透,赶紧用自己的衣袖替他擦干脸上的雨水,秀眉微拧,关切道:“外边下着雨,到哪儿去了这般晚了才回来?”

    姑娘替少年擦拭脸上雨水时发现少年的左脸颊一片红肿,嘴角也开裂了,不由紧张道:“和人打架了?”

    “没有,不小心摔了一跤而已。”少年对着姑娘笑,而后从褴褛的衣襟后摸出了一个裹得好好的纸包来,朝姑娘怀里递,笑道,“姐,这是给你的。”

    虽然外边在下雨,虽然少年身上已被雨水淋透,不过这个纸包却一滴雨水都没有沾到,可见少年是将这纸包严严捂在怀里回来的,似乎这纸包比他自己还紧要似的。

    姑娘接过纸包,将纸包打开。

    躺在纸包里的,是一只白面馒头,还有两块芝麻糖。

    不过是一只白面馒头与两块芝麻糖而已,少年却像宝贝一般捂在怀里带了回来。

    姑娘怔住,少年则是笑着道:“今儿是姐你的生辰,不能让姐今天也挨饿。”

    姑娘的眼眶突然红了起来,她抚着少年没有受伤的半边脸颊,感动心疼且温柔道:“一起吃。”

    “我吃过了,我不饿,倒是姐你救回来的那个女的,醒了没有啊?”少年边说边朝火堆旁的方向望去,然后吓了一跳,骂道,“你吓死人啊你!醒了也不吭一声!”

    少年骂的当是不是他姐,而是骂此时坐在火堆旁的厚干草堆上的陌生女子。

    只见这姑娘不过二八年华模样,臻首娥眉,明眸皓齿,杏面桃腮,朱唇榴齿,修项秀颈,肩若削成,腰若约素,不过这会儿她的面色不大好,身上的衣裳亦是皱巴巴的,头发毛毛糙糙,却不难看出是雪肤花貌的一人儿。

    而这姑娘,竟是沈流萤!

    沈流萤面上是一脸茫然,此时她的目光落在少年与他的姐姐身上,觉着自己脑子昏昏沉沉,不由抬手轻轻捏上自己的颞颥。

    她这是在哪儿?这姐弟两人又是什么人?

    还有——

    那个呆货呢!?

    想到长情,沈流萤赶紧朝四处忘,同时要站起身,那名姑娘当即走到她面前来,抬手按住她的肩,关切道:“姑娘你刚醒来,还是先别乱动的好。”

    沈流萤抬眸,看向站在她面前按着她肩膀的姑娘,一看便是个病秧子,面色虽然青白难看,身上的衣衫虽破旧,但不难看得出她的细皮嫩肉,显然不是穷苦人家的姑娘。

    姑娘见着沈流萤一瞬不瞬地看着她,不恼也不惊讶,反是微微笑了起来,温和道:“姑娘别担心,我姓叶,名芙蓉,这是我弟弟叶池玉,我和我弟弟都不是歹人。”

    “我姓沈,名流萤,敢问叶姑娘,这是何处?”对于温和的叶芙蓉,沈流萤很是客气,她没有因周围陌生的环境和陌生的人而惊慌失措,相反,她很冷静,因为只有冷静,才能思考问题,“我怎会在这儿?”

    “当然是我姐救了你你才会在这里的!”叶池玉用力哼哼声,似乎在为自己被沈流萤吓了一跳而生气,“不然你以为你能自己出现在这儿啊?”

    “救我?”沈流萤微微蹙起眉心。

    “姑娘不记得自己身上发生了什么事情么?”叶芙蓉依旧温和地关切道,“我与弟弟是今晨在这破庙附近发现姑娘的,当时姑娘浑身湿透且昏迷不醒,加上天那会儿就快要下雨,担心姑娘出事,所以我与弟弟便将姑娘带回到这破庙里来。”

    “这般说来,是姑娘救了流萤,多谢姑娘与小兄弟出手相救。”客套的话,沈流萤说得很溜,至于其他的,先与这姐弟俩稍微熟络熟络了再问,毕竟她这会儿要知道这是何处,只能问这姐弟俩。

    沈流萤说完,对叶芙蓉与叶池玉抱拳深躬下身,叶芙蓉赶紧扶住她,“谈不上相救,不过是碰巧遇见,举手之劳而已,沈姑娘言重了。”

    “对了。”叶芙蓉说完,将方才叶池玉递给她的纸包递给了沈流萤,道,“沈姑娘睡了许久,当是饿了,这破庙里没什么可充饥的,沈姑娘若是不嫌弃,便将就着吃这个白面馒头吧。”

    “不行!”叶池玉大叫一声,同时从叶芙蓉手里将白面馒头抢了过来,一边道,“今儿是姐你的生辰,你已经好几天没能——”

    “池玉!”叶池玉的话还未说完便被叶芙蓉斥声打断,而后她还未来得及说什么便先咳嗽起来,似是动了气。

    叶池玉慌了神,赶紧替她抚背顺气,原本满是倔强的小脸上这会儿充满了紧张和不安,“姐你别生气,我……我听你的就是了!”

    叶池玉说完,极为不情愿且不舍得的将手里的白面馒头递给沈流萤,咬着唇,道:“给你吃!”

    沈流萤有些尴尬,这个馒头显然是这姐弟俩的宝贝,她虽什么都没有说什么都没有做,但在这个小少年眼里,显然是她这么个路人甲抢了他们的宝贝,一时间她接也不是,不接也不是。

    若是接了,显然这叶姑娘便饿了肚子,若是不接,这叶姑娘一定会责怪这个小少年,她这还没搞清楚自己的状况呢,就让她遇见这种尴尬的事情。

    “咳咳……”叶芙蓉捂嘴咳嗽着,一边对沈流萤道,“沈姑娘,我弟弟他……性子有些顽劣,并非有恶意之人,还请……沈姑娘不要责怪。”

    “叶姑娘言重了。”沈流萤迫不得已接过了叶池玉递来的白面馒头,以免叶芙蓉真的责怪叶池玉,也以免这姐弟俩以为她看不起他们。

    听着叶芙蓉的咳嗽声,再看她的面色,沈流萤能感觉得出,这姑娘命不久矣。

    肺痨,在这种古时候,可是绝症。

    叶芙蓉咳了许久才停了下来,这期间,沈流萤一边掰着馒头放进嘴里,一边想着发生在她身上的事情。

    此刻她能确定,那个呆萌傻面瘫不在这破庙里,不在她附近,至于他在何处,她不知道。

    他们,分散了。

    她记得她在与那个呆货下到水底后不久她便因为再闭不了气而失去了意识,而她失去意识之前,看到那朵硕大的晶玉芍药完全绽放,她看到了被花瓣包裹其中的一颗头颅!

    赤红色的眼眸,带着一股冷到极点的凌厉,眉心一朵幽蓝的芍药,诡异到可怕!

    再然后的事情,她便不记得了,她记得那个呆货一直将她搂在怀里,哪怕她失去了意识,他定也不会丢下她,除非——

    他出了事情!

    沈流萤忽然变得不安起来,当即问已经停止了咳嗽的叶芙蓉道:“叶姑娘,你们发现我的时候,只有我自己么?”

    “嗯。”叶芙蓉点点头,咳嗽了一番才停的她显得颇为虚弱,“我与弟弟当时已在附近看过,只有沈姑娘自己,再无他人。”

    沈流萤将眉心拧得紧紧的,那个呆货究竟如何了?

    不行,她不能坐在这儿什么都不干,她得出去看看。

    心中这般想,沈流萤当即站起身,作势就要往外走,却被叶芙蓉唤住,“外边正值黑夜,虽已是春末,但夜雨依旧寒凉,姑娘若是要离开,待天明雨停了再走也不迟,如此黑夜,纵是沈姑娘想要找人,怕是也寻不到。”

    虽然是不曾相识的陌生人,叶芙蓉却温柔得像个已经相识了许久的老朋友一样,真真地关心着对方。

    可见,这是一个心地善良的姑娘。

    若是在往日,沈流萤一定感慨她居然有幸遇上这么温柔善良的姑娘,不过现下她却无心感慨这些,因为叶芙蓉所说的话,让她怔住了,便是连脚步都定住了,继而转过身来,定定看着叶芙蓉,那眼神定得让叶池玉觉得她好像要把叶芙蓉吃了似的,是以赶紧挡到叶芙蓉面前来,凶煞煞地瞪着沈流萤道:“你干嘛!?你要是敢欺负我姐,我就跟你拼了!”

    沈流萤觉得这个小少年的脑沟有点深,她看起来像是要和他们拼命的样儿?她看起来像是个知恩不图报狼心狗肺的人!?

    “我只是想问问,方才叶姑娘你可是说了‘虽是春末,但夜雨寒凉’?”沈流萤客气地问道。

    “干嘛,你又不是聋子,你既然听到了,干嘛还要再问一遍!?”叶池玉噎沈流萤道。

    沈流萤很想给这个屁孩子踹一脚。

    “池玉,不可这般无礼。”叶芙蓉轻斥叶池玉,叶池玉昂起下巴,不服气地哼了一声,叶芙蓉只得对沈流萤惭愧地笑笑,道,“池玉这孩子总是这般,还请沈姑娘莫怪。”

    “没事。”沈流萤嘴上说着没事,实则心里也是狠狠哼声,小屁孩子,本小姐不和你这种瓜娃子计较。

    “我方才的确是说了‘虽是春末,但夜雨寒凉’这样一句话,沈姑娘可是觉得有何不妥之处?”叶芙蓉回答沈流萤方才的问题道。

    “叶姑娘确定现下是春末?”沈流萤揪在心上的,其实只有“春末”这两个字,“不是初秋?”

    “你是被雨水淋傻了吧你?”叶池玉哼声插话道,“我姐难道连日子都记不清?现在就是春末,你自己心里在过初秋吧?”

    “池玉你少说两句。”对于每一句话都不友善的叶池玉,叶芙蓉很是无奈,而后才又对沈流萤道,“沈姑娘可是觉得有哪儿不对?而今时节的确是春末,正是雨水颇丰的时节,我虽然身有病疾,还不至于连时节都记不清。”

    沈流萤一时没有再问什么,而是完全愣住了。

    春末,春末……

    怎么可能呢?

    她可是很清楚地记得,她与那个阿呆从召南离开前往天阙山的时候正值夏末初秋,在翠县的时候,她还和二嫂说过不知道中秋节的时候能不能回去和大哥还有三哥一块儿过中秋呢,还说到时让二哥带二嫂看看有什么好吃的好玩的,这是她实实在在经历过的日子,绝不会有错的,她的记忆更没有错,可为何她不过是在水底缺氧昏过去了而已,再睁眼怎就到了春末!?

    难道是她一觉睡了半年多的时间!?

    沈流萤低头看向自己身上穿着,依旧是她落入天阙山寒潭那时候所穿的衣裳,新旧程度不变,除了皱巴巴之外,什么都没有变,她不可能睡了半年身上还穿着这一身衣裳,若真是睡了半年,她又能在哪里睡?可见她并不是睡了半年之久,她与那个呆货落入寒潭的事情,不过就是昨日或者前日发生的事情而已,有可能还是今晨发生的时候。

    不,不对,她与那个呆货落入天阙山寒潭的事情不是发生在昨日或是前日,而是就发生在今晨!因为就在方才她才醒来的时候叶姑娘说了一句话,道是他们姐弟俩在这破庙附近发现她的时候她浑身湿透且昏迷不醒,那会儿天正要下雨,他们怕她出事,所以将她搬到了这破庙里来,证明他们发现她的时候天还没有下雨,既没有下雨,那浑身湿透的她就不可能是被雨水淋湿的,而是她落入寒潭而湿的,他们见到她的那会儿,正是她才从寒潭里离开不久。

    可,是谁将她从寒潭带出来的?不可能是墨衣墨裳,那便只可能是那个呆货,但那个呆货却又不在她身旁,他是不可能丢下她自己的,就只能是他出了事。

    他会出什么事情?他在出事之前先将她送到安全的地方来?

    沈流萤将眉心愈拧愈紧,一方面是想不明白这个事情,一方面是担心长情。

    叶芙蓉见着她面色不好,不由问她道:“沈姑娘?你怎么了?春末时节有何不对之处么?”

    “不,不是。”沈流萤微微摇了摇头,“只是我有些事情想不明白而已,对了,叶姑娘,这儿是什么地方?”

    知道了这是什么地方,或许便会联系得上什么了也不一定。

    “这儿是石原城北郊外的河神庙。”叶芙蓉道。

    “石原城?”沈流萤对这个世界的认知及记忆里没有对这个地方的印象,“漠凉国的?”

    沈流萤这话才说完,轮到叶芙蓉与叶池玉定定看着她,就像在看一个不属于这个世界的不明人物似的,而后只见叶池玉将她上下打量了一遍,皱巴着小脸问道:“你是不是失忆了?”

    “……”你才失忆,你全家都失忆!沈流萤心里骂叶池玉道,但嘴上却还是很客气,毕竟受恩于人,礼数必须要有,“怎么这么问?是不是我问的问题有什么不对的地方?”

    “因为……”叶芙蓉也觉得沈流萤有些奇怪,“漠凉国在半年前已经被召南灭国,而今世上,再无漠凉国。”

    这是天下人,哪怕总角小儿都知道的大事情,不可能一个成年人没听闻不知晓,所以沈流萤方才的问题才会让这姐弟俩颇为不可思议地盯着她看。

    “什……么?”沈流萤震愕,“漠凉国被召南灭了?而且……还是半年前?”

    半年前她的人都还没有从高科技时代穿越到这古代地方来呢!

    这究竟……是哪里出了错!?

    ------题外话------

    哦呵呵呵~这究竟是哪里出了错?

    本书由,请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