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8必发官网(www.k6u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229、不安【二更】

    沈流萤看着掌心中正在晃动生光的暗红色流纹,心突突直跳,不安到了极点,因为她仿佛感觉到长情出事了,正在忍受非人的极致折磨。(www.k6uk.com)

    一时间,沈流萤不安得再顾不得什么,作势便往破庙外冲,冲进淅淅沥沥仍在下个不停的寒凉夜雨里。

    谁知就在这时,有人一把抓住了她的手腕,让她离开不得。

    而抓着她手腕的这个人,竟不是叶芙蓉,而是自从见到她开始便极为不友善的叶池玉!

    只见叶池玉瞪着她,凶煞煞道:“外边还在下雨,你才刚醒,就着急着出去把自己淋出毛病来!?”

    虽是凶煞煞的语气与话,但其中却是对沈流萤这么一个陌生人的关心,可见这是一个刀子嘴豆腐心的小少年,哪怕他前一刻还对她充满了敌意。

    叶池玉说完这话,见沈流萤回过头来盯着他看,他赶紧松开她的手,同时用更恶劣的语气道:“你别多想,我才不是关心你,而是我姐和我把你弄回来好不容易等着你醒了,你,你别浪费我姐的好意!”

    许是有些口是心非的缘故,叶池玉说这话时双颊有浅浅的绯红。

    沈流萤将双手捏拢成拳,不让这姐弟俩看到自己手心的异样,盯着叶池玉看的同时再听罢他说的话,不由自主地笑了起来,使得叶池玉恼了,“你笑什么!?”

    “没什么,还以为你很讨厌我,倒不想你还是有些关心我的。”沈流萤浅笑着把自己感觉到的如实道。

    “你,你别胡说!我都说了,谁关心你!”叶池玉恶狠狠地瞪着沈流萤,双颊更红了些。

    “咳咳咳——”就在这时,叶芙蓉忽然又咳嗽起来。

    “姐!”叶池玉立刻冲到叶芙蓉身旁,面露不安之色,同时扶住她,扶着她在沈流萤方才躺着的厚厚稻草堆上坐下身,显然这稻草堆本来就是这姐弟俩睡觉用的,却是让给了素不相识的她。

    “姐你怎么样!?姐你要不要喝些水?我给你盛一碗米汤来好不好?”叶池玉将叶芙蓉的手臂抓得紧紧的,生怕她咳着咳着便会突然背过气去而永远离开他了似的,一张还带着些许稚嫩的小脸上写满了极致的紧张与不安。

    叶芙蓉想要与叶池玉说说话以让他不用担心,可她却咳嗽不止,非但停不下来,甚至愈咳愈剧烈,仿佛要将肺都咳出来似的,她只能吃力地抬起手,在叶池玉的脸颊上摸了摸,示意他不要担心。

    可,叶池玉怎能不担心。

    只见面对沈流萤恶劣得不行的他就像个小孩子似的,不仅面上满是不安,甚至红了双眼,就差没落出泪来,他抓着叶芙蓉的手,颤声道:“姐,姐你会好的,我,我这就去给你找大夫!我这就去!”

    叶池玉说完,不等叶芙蓉表态什么,他霍地站起身便往破庙外冲,冲进了寒凉的夜雨里。

    “池……咳咳咳咳——池玉——咳咳咳——”叶芙蓉也赶紧站起身要去追叶池玉,可她哪里跟得上叶池玉的速度,她才站起身,叶池玉却已在夜雨里跑没了影子。

    叶芙蓉赶紧抓住沈流萤的手臂,边咳嗽着边面露恳求之色,她说不出话,但沈流萤知道她想说的是什么。

    她是想拜托她去将叶池玉追回来,因为她的病,就算看再多的大夫都没有用,而且,他们根本就没有银钱来请大夫,大夫不会来的,池玉只会白跑一趟白白淋了雨而已。

    谁知沈流萤动也不动,只是静默着看着着急不已的叶芙蓉而已,叶芙蓉见沈流萤不动,她便没再拜托她,而是自己往破面外跑去。

    可她才跨出破庙的门槛,她的咳嗽声便变得更为剧烈,使得本就虚弱的她在稍微地淋了些夜雨后再也撑持不住,咳得背过了气,在夜雨里昏厥了过去。

    但,叶芙蓉没有跌倒在冰冷湿漉的地上,因为就在她背过气去的一刹那,本是站在破庙内一动不动的沈流萤来到她身旁扶住了她,而后将她挪回到破庙里来,将她放躺到稻草堆上,继而轻捏住她的手腕,为其号脉。

    的确是肺痨,已病入膏肓,命不久矣,就算请来了大夫,大夫也束手无策。

    沈流萤将叶芙蓉的手放回身侧,而后翻过自己的手掌,看着自己右手掌心里变得赤红的流纹。

    沈流萤目光沉沉,那个呆货不在身旁,唤不出墨裳,但她此刻急需墨裳之力,只好试一试原本的办法了。

    这般想着,沈流萤将左手中指移到嘴前,将指尖咬破,而后将沁出指尖的血按到自己右手掌心的赤红流纹上。

    流纹顿幻成薄雾,在她掌心消失,与此同时,墨裳出现在她眼前。

    “……”沈流萤在看到墨裳的一瞬间,她的内心犹如万马奔腾,令她眼睑狂跳不已,“墨裳,你竟然出现了!我用原来的法子唤你,你居然出现了!你不是说我要亲那个呆货的心口你和墨衣才会出现的么!?”

    墨裳不紧不慢道:“吾不曾这般说过,是汝这般认为而已。”

    “……”沈流萤咬牙切齿,“墨裳你和墨衣坑我!”

    害得她这一阵全都是往那个呆货的心口上亲!

    “汝唤吾,为何事?”墨裳问道。

    “自然是问你们我和那个呆货身上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你与墨衣不是也正要与我说些什么的么?”若非如此,一向安安静静沉睡在她掌心里的他们不会自己出现变化,更不会他们两人的流纹同时出现变化,不过,“但现在先助我救一个人。”

    沈流萤说完,看向躺在稻草堆上面色苍白的叶芙蓉。

    *

    叶池玉终究还是带回来了一个大夫,一个已经上了年纪的大夫。

    叶池玉回来的时候,沈流萤仍在破庙里没有离开,她瞧见叶池玉额头上有明显的伤。

    他在跑出破庙的时候额上是没有伤的,证明是新伤,破了皮肉,本应红红肿肿,却被夜雨淋得发白。

    这样的伤沈流萤看得出来,是往冷硬的地面磕了无数次响头才会在额上出现这样的伤口,无需多想便可知,这个老大夫,是他跪在地上苦苦求来的,而不是他花银钱请来的,因为他根本就没有银钱。

    连馒头都吃不起的人,又怎么可能还有银钱请得起大夫?

    叶池玉着着急急地跑进破庙,跑到睡在稻草堆上的叶芙蓉身旁,高兴道:“姐!我把大夫请回来了!姐你不会有事的!”

    “大夫,您这边请!”叶池玉转身对老大夫客气恭敬道。

    老大夫叹一口气,在叶芙蓉身旁跪坐下身,伸出手轻搭上了她的手腕。

    沈流萤盘着腿坐在火堆旁,将手肘撑在膝盖上,托着腮歪头看着老大夫,一言不发。

    只见老大夫渐渐拧起眉心,少顷后将叶芙蓉的手用力搁下,惊吓了叶池玉,只见他顿时变得不安,着急问道:“大夫,可是我姐她……她……”

    “你姐她脉象正常,根本就没有什么病!”老大夫一脸怒容,气得不轻,他霍地站起身,骂叶池玉道,“老夫念在你这后生懂事又可怜的份上同你来这城郊走一趟,却不知你这后生竟是在骗老夫玩耍!过分至极!”

    老大夫说完,跨上他的药箱,拂袖转身便走。

    叶池玉一时被骂得不知所措,待他站起身要拦住老大夫的时候,老大夫已经走出了破庙,任他怎么恳求,老大夫都没有回头,最终气愤地走了。

    叶池玉失落地回到破庙里,回到叶芙蓉身旁,这会儿他才发现,叶芙蓉的面色透着淡淡的血色,与平日里她苍白的面色完全不一样。

    叶池玉睁大了眼,不可置信,方才大夫说姐根本就没有病,难道是真的!?可,可御医都说姐得的是肺痨,医治不了的啊……

    忽然,叶池玉看向坐在火堆旁的沈流萤,即便心中觉得不可能,却还是问沈流萤道:“是不是你对我姐做了什么!?”

    沈流萤没有回答叶池玉的问题,而是浅笑着问他道:“我要去皇都,你要不要考虑给我带路?我保证医治好你姐姐。”

    ------题外话------

    明天早上要是没有更新,那就是下午五点以后更新,先在这里跟姑娘们说一声

    本书由,请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