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8必发官网(www.k6u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262、怀了一窝小兔子!?

    沈流萤在马车里呆了十来日,尽管一路都有长情陪着她,但她还是呆得闷极了,是以今日从小镇启程继续上路时她没有再在马车里坐,而是坐到了外边驾辕上,将双腿垂着,随着前行的马车一晃又一晃,呼吸早晨的空气,欣赏这西溪郡的清晨景色,因为这些日子来,沈流萤哪怕是早晨起床上了马车赶路,也不过是从平平稳稳的床榻换到了马车上睡觉而已,一路上根本就没有好好看过沿途景色,而昨夜长情搂着她睡下得早,是以今晨的她便颇显精神,没有窝在马车里的小软榻上继续睡觉。(www.k6uk.com)

    也因为沈流萤坐在驾辕上的缘故,本是驾车的秋容便被长情踹开了,由他自己来驾车,而作为属下的秋容可不敢坐在马车里由着他的主子驾车,是以便求了卫风将他的马让给他骑,卫风故意让秋容求了老半天才故作一脸勉强地答应他,将马让给了他,卫风则是笑吟吟地登上了长情的马车。

    而卫风一坐上马车,便不要脸地扑到长情背上,甚至还伸出双手环到驾车的长情脖子上,笑吟吟道:“我亲爱的小馍馍,我终于能和你抱在一块儿了!不然你总是抱你媳妇儿不抱我,真是让我好伤心哪!”

    卫风这话才说完,沈流萤便十分不给面子地做出一副呕吐的模样,还夸张地搓搓自己的双臂,恶心道:“卫风,你恶不恶心?”

    “恶心?”卫风顶着他那还是肿得老高的脸,眨眨他那双笑得灿烂的桃花眼,非但没有松开长情,反是将他搂得更紧,“小馍馍媳妇儿,你是看着我和我的小馍馍相亲相爱你呷醋吧?”

    沈流萤一副“给你一个眼神你自己体会”的嫌弃神情。

    长情则是用手肘朝扑在自己背上的卫风用力一杵,冷漠道:“你信不信我把你扔下去?”

    “呿!里以为我稀罕抱你这么个死馍馍?”卫风嫌弃地哼哼声,而后松开了长情,转了个身靠着车壁坐着,将车帘撩开挂到一旁,然后朝卫子衿喊道,“小衿衿,我坐着无趣,将方才让里买的东西给我。”

    卫风脸上的伤虽然昨夜已经上了药,但消肿没那么快,这会儿说话还是有些咬字不清,

    他的话音才落,便见卫子衿朝他扔来一小坛酒与一只大纸包,卫风笑吟吟地接过,一边打开纸包一边道:“哎呀呀,坐着这么无趣,我要边啃我的红烧肘子边品着小酒再一边欣赏着路边景色,美哉美哉!”

    当卫风将卫子衿抛来给他的纸包打开时,沈流萤即刻闻到一股油腻腻的味道,使得她微微蹙起眉,她再转头朝坐在身后车厢里的卫风一瞧,当她看到他手中纸包里那只油油腻腻的大肘子时,她蓦地觉得胃里一阵翻江倒海,令她忍不住抓着车壁转过身将头探出外边,竟是呕吐了起来!

    不过,虽是呕吐状,却什么都没有吐出来,仅仅是干呕。

    但,就在沈流萤转身干呕起来的一瞬间,长情将手上马缰用力一收,令马车停了下来,下一瞬着急地伸出手去拥住沈流萤,着急道:“萤儿你怎么了!?”

    卫风此时正将肘子放到嘴里,才堪堪咬上还没扯下来放在嘴里嚼,只见他盯着沈流萤,好奇地眨了一眨眼,然后将肘子从自己嘴里拿开,道:“我说小馍馍媳妇儿,里不至于吧,我就啃个肘子而已,里居然就要吐!?里有这么嫌弃我的红烧肘子没有啊?”

    卫风说着还不算,竟还将手中拿着的红烧肘子朝沈流萤眼前凑,一边道:“里瞅瞅里闻闻,多好看多响啊。”

    “呕——”沈流萤闻着那股油腻腻的味道,只觉一阵阵的反胃,干呕得更严重了。

    于是,长情毫不犹豫地将卫风推下马车,一脸阴沉沉道:“带着你的肥肘子下车,别靠近萤儿,秋容回来驾车!”

    卫风还没反应过来,便被长情毫不犹豫地推下了马车,长情则是抱起沈流萤弯腰走进了马车里,将她放在小软榻上。

    卫风愣愣地站在马车外,看看自己手里正常得不得了的红烧肘子,再看看长情怀里的沈流萤,一脸的不服气,不由怒道:“里个没良心的死馍馍!里媳妇儿是人我就不是人啦!?还有死馍馍媳妇儿!里要不要这么矫情!?我不就是在里背后啃个肘子,我还一口都没得啃呢!里——”

    卫风没说完,便见长情手往后轻轻一扫,将车帘垂了下来,隔断了他的视线,同时秋容在他身边猛扯他的衣袖,一边低声劝他道:“四爷啊,你就少说两句啊,我们家夫人如今怀了身子,可能是怀了身子才这么……”

    矫情的?

    当然,秋容可没胆说沈流萤矫情,他可不是四爷。

    卫风不服,又嚷嚷道:“她怀身子!?爷还怀身子呢!还不是照样吃肘子!?”

    秋容听着卫风嚷嚷的话,眼角抽抽。

    卫子衿则是提醒卫风道:“爷,下辈子您投胎做了女人再说这句话。”

    此时的卫风用力眨眨眼,一恼之下嚷嚷完后这才反应过来秋容方才说了什么,一脸的不可置信,不由问秋容一遍道:“小容容,里方才说什么来着!?”

    “回四爷,秋容方才说我们家夫人怀了身子,才会不舒服的。”秋容重复一遍道。

    “那个死馍馍的媳妇儿……有身孕了!?”卫风死死盯着秋容,甚至还用力抓上了秋容的肩膀,脸上写满了震惊。

    然,还不待秋容回答,便听得卫风忽然得意地大声笑道:“那个死馍馍要当爹了!?这不就是说我要当二伯了!?”

    卫子衿紧跟着泼冷水说出又一个事实,“爷,您错了,您是师叔。”

    “放屁!”卫风瞪卫子衿一眼,然后又乐呵呵地笑了起来,“我们兄弟四人里边,那个死馍馍最小,我排第二,我是二伯!”

    卫风这高兴的模样,就像是他的媳妇儿怀了身子他要当爹了似的,与长情得知沈流萤怀了身子时的喜悦程度不相上下。

    卫风说完,当即笑吟吟地冲马车里的沈流萤喊道:“小馍馍媳妇儿,既然里是怀里身子,那你就尽量矫情吧啊!我原谅里了!”

    卫风的话音才落,马车里立刻飞出来一只茶盏,朝卫风正脑门飞来,卫风侧过身轻而易举地避开,这茶盏便好巧不巧地正正砸到他身后的秋容脑袋上,砸得他脑袋上瞬间鼓起了个大包,同时只听马车里的长情冷冷道:“秋容,驾车。”

    秋容赶紧对卫风小声道:“四爷,秋容求您了,您少说两句。”

    不然遭殃的是他啊!

    “哼!我偏不!谁让你们谁也不告诉我我要当二伯了,那个死馍馍居然不告诉我,我生气了!”卫风说完,故意嚷道,“小馍馍媳妇儿,待会儿我请里吃香喷喷的红烧肘子啊!”

    马车里,本是已经舒服些了的沈流萤听到卫风这么一喊,当即又想到方才闻到的红烧肘子的那个油腻腻的味儿,那种恶心的感觉顿时又泛了上来,使得她又捂着嘴干呕起来,吓得长情将她搂得紧紧的,好似如此就能让她舒服些了似的。

    若非方才沈流萤已经与他说过这是正常情况,只怕他早已激动得将马车顶棚都给掀了。

    好不容易等到沈流萤觉得舒坦些了,长情才小心翼翼地问道:“萤儿可舒服些了?”

    沈流萤抬手来摸摸长情的脸,轻轻点了点头,还浅浅笑了起来,道:“没事了,别担心,这是女人怀了身子后的正常情况。”

    “正常情况?”长情不懂,“可我看着萤儿很难受。”

    “呆货。”长情一脸紧张小心的模样让沈流萤忍不住轻轻笑出了声,“爹不是给你一本经验书么?上边没写有么?”

    “我想想……”长情一脸认真地回想,然后慢慢道,“难道萤儿的情况是……孕吐?”

    “聪明。”沈流萤笑吟吟地往长情怀里躺,寻一个舒服的姿势,“就是孕吐了,不过不是每个怀了身子的女人都会有这个情况,因人而异,一般是怀了身子四五十天左右开始出现这种情况。”

    “可萤儿而今已是怀了两个月的身子。”长情边说边轻轻抚向沈流萤的小腹,像个紧张小心的好奇宝宝,“今儿之前没有见萤儿有过孕吐的情况,萤儿身子可有何处不舒服?萤儿,我还是紧张。”

    “呆货,瞎紧张什么,我不是跟你说了没事了?不相信我嗯?”沈流萤抬手揪住长情的脸。

    “不是不相信萤儿,就是觉得紧张。”长情很诚实。

    “真呆。”沈流萤松开手,一边揉着长情被她扯过的脸颊一边笑道,“方才是闻到了卫风手中那个油腻腻肘子的味道才会觉得想吐的,这很正常的,不过这都已经两个月了,我以为我不会受孕吐的折磨了,谁知道居然逃不过,它居然玩迟到。”

    长情一听到“折磨”俩字,顿时又紧张得不得了,又将沈流萤抱得紧紧的。

    “你个呆货,突然抱我这么紧做什么,我要透不过气了!”沈流萤在长情的手臂上拍拍。

    只听长情呆呆道:“不让萤儿受折磨。”

    沈流萤怔怔,不由又笑了,将长情的手臂从自己身前掰下,“爹给你的书和大夫给你写的需要注意的事情你都白看了,瞎紧张。”

    “那有什么办法能让萤儿不受孕吐的折磨?”爹的书上写了,母亲怀他的时候,孕吐的情况很是严重,吃的少不算,还总是吃了便吐,这样的情况足足延续到生下他为止。

    “按道理说是没有。”沈流萤握住长情的手,以免他又平白无故紧张,“不过待到我能见到墨裳的时候,问问她有没有办法,也说不定我的孕吐情况不严重呢?不严重的话忍忍就好了,女人嘛,既然怀了身子都有可能要过这一关的嘛,没事的,不用担心。”

    沈流萤说完,微昂起头凑近长情薄薄的唇,在上边轻轻啄了一口,见着他一脸呆萌样,便忍不住抬起手来对他的脸又揉又搓的。

    长情果然还是不放心,“萤儿给自己把把脉好不好?”

    “好好好,我给我自己把把脉,让你这个呆货放心。”沈流萤用力搓了一把长情的脸后才收回手,“不过我的情况你个呆货也是知道的,见不到墨衣墨裳,我连最基本的脉象感知都时有时无的,不知道能不能诊得出脉象,若是诊不出,待到了西原县再找大夫给我瞧瞧,嗯?”

    长情点点头,又将沈流萤搂进了怀里来,不过这一回是让她背对着他搂在怀里的,以让她的手能搭在他的腿上。

    沈流萤将右手五指轻搭上自己的左手手腕,静听脉象。

    马车匀速平稳地行驶着,并不影响她诊脉。

    长情双手环在沈流萤腰上,一瞬不瞬地看着她的手。

    片刻后,只见沈流萤面露震惊之色,以致她本是轻搭在左手腕上的右手蓦地朝下按。

    长情虽不识医理,但他看着沈流萤这轻微的举动变化却能感觉得出情况不对,使得他本是由沈流萤安抚得已经渐渐放松的心蓦然之间又拧了起来,同时将沈流萤的双手紧紧握在手里,慌张地问道:“萤儿怎么了!?”

    沈流萤没有回答长情的话,而是将他紧握着她的手挣开,重新为自己诊脉。

    长情一动不动,只死死盯着沈流萤的手看。

    少顷后,只见沈流萤将右手从左手腕上拿开,拿开之后又一次搭上左手腕,再一次为自己诊脉!

    如此反复,就好像她不能或是不敢相信自己诊到的脉象似的。

    就在沈流萤第三次为自己诊脉后,长情慌得又将她的手握到了手里来,同时抱起她让她侧坐在自己腿上,将她的脸轻捧着面向自己,然后搂着她吻上她的唇。

    一番绵柔的亲吻后,长情将沈流萤紧紧搂在怀,声音轻颤道:“萤儿怎么了?萤儿别吓我,别吓我好不好?”

    却见沈流萤微微拧起眉,微昂着头盯着长情墨黑的眼眸,樱唇微微往下扁,使得长情更慌乱。

    沈流萤看着长情慌得不行的呆萌脸,然后面色忽然变得轻快,“噗”地笑出了声,捧起他的脸颊对着他的唇又是用力吧唧一口,亲得长情一脸懵,根本就不知究竟是何情况。

    只听沈流萤似恼似气又似开心道:“你个呆货!我是不是要夸你好厉害?”

    长情懵得压根就反应不过来,“萤儿说什么,我不懂。”

    准确来说,是沈流萤脑子里那些总是变换得飞快的想法,他不懂也跟不上。

    长情的话音才落,便见沈流萤抓起他的手贴到自己的小腹上,然后问他道:“你个呆货,你猜这里边有几个孩子?”

    长情想也不想便答道:“萤儿为何这般问?不都是一个么?”

    沈流萤抓着他的手在自己小腹上轻轻摩挲,又道:“再猜一次。”

    长情看看沈流萤,再低头看看他的手所摩挲的沈流萤的小腹。

    萤儿不会无缘无故便问他这般的问题,萤儿既是这般问,那便是说——

    长情怔住,猛然抬头,看向正盯着他看的沈流萤,而后惊喜地讷讷道:“不是一个,那就是……两个!”

    长情说完,又看向沈流萤的小腹,掌心不断轻轻摩挲着她仍是扁平的小腹,眸中满是惊喜,又一次道:“两个!”

    谁知沈流萤竟又道:“再猜。”

    沈流萤说这话时,揪住了长情的耳朵。

    “再猜?”长情抬起头来看沈流萤,一脸呆萌样地眨了一眨眼,讷讷问道,“萤儿,两个也不对?”

    “让你再猜你就再猜。”沈流萤这时将长情的两只耳朵一起揪。

    只听长情像是自言自语一般道:“不是一个两个也不是两个,难道是……三个!?”

    长情说完这话时,吓了他自己一跳,只见他那张万年面瘫脸上睫毛猛地一颤,眼眸微微睁大,一脸的震惊。

    沈流萤这时忽然将揪着他耳朵的双手挪得他脸上来,用力揪住他的双颊,像是生气一般道:“对对对!三个三个三个!你这个呆货居然一次给我下了三个种!你真的是要我给你生一窝小兔子呢!?”

    沈流萤方才为自己诊脉时之所以震惊,不是因为她那这段时日内时有时无的脉象感知这会儿有反应,而是因为她为自己诊出的脉象!

    她为自己诊到的脉象,是她肚子里的小生命,竟有三个!

    她为自己诊到这个脉象震惊不已,她不敢相信她自己一怀便怀了三个,是以她反复地为自己诊脉,可当她第三次感觉到自己的脉象时,依旧是三个小生命的脉象!

    这便是说,绝不会是误诊,切莫说她诡医手中绝不可能误诊,且还是诊了三次都是同样的脉象,又怎可能是误诊?

    她肚子里怀的是三个小生命,这就是事实,让她震惊不已的事实。

    “三……个?”长情真真是被惊到了懵住了,一脸呆呆地看着沈流萤,久久回不过神来。

    三个?萤儿方才是说了肚子里有三个孩子吧?他没有听错吧?

    “萤儿是说萤儿的肚子里有三个孩子,可对?”长情五指因怔愣而变得僵硬,便这么僵硬着抚摸着沈流萤的小腹,讷讷呆呆地问。

    “对!三个!”沈流萤依旧在扯长情的脸,“你干的好事!”

    忽然,长情将沈流萤扑倒在小软榻上,双手撑在她身子两侧,笑得眉笑颜开,傻里傻气道:“三个,萤儿给我怀了三个孩子,三个都是我的孩子,我的孩子!”

    “都怪你!”沈流萤真是又气又高兴,“怀一个都要很辛苦,怀三个会很辛苦的!”

    “我会照顾好萤儿的,我会的。”长情眸子莹亮,激动和兴奋写满在脸上,“我不会让萤儿受累的,不会的,不会的。”

    “萤儿!”长情唤着沈流萤的名字,搂着沈流萤忽然一个翻身,让她趴在自己身上,兴奋得不知所措更是语无伦次,“我会当一个好爹的,我不会让萤儿受累的,我会乖乖听萤儿的话的!”

    “你个呆货,你说的都是些什么。”看着长情兴奋不已的模样,沈流萤也开心地笑了起来。

    “我说我很高兴,非常高兴!”长情抬起头,一个劲儿地亲吻沈流萤的眉眼唇鼻,而后见着他又是忽地一个翻身,将沈流萤放躺回小软榻上,然后一个倾身到了车帘边,一抬手便将车帘给掀开,可却因激动兴奋而没管好手上的力道,竟是将车帘一掀便给掀脱了下来,吓了驾车的秋容一大跳。

    只听长情激动地唤卫风道:“阿风!”

    “死馍馍,我才不理里!我当二伯了你都没有给我说!我生气了!”正骑马走在前边的卫风佯装气恼地哼哼声,不过他嘴上这么说,却还是回过了头来,看向唤他的长情。

    只一眼,卫风便怔住了。

    只因长情在笑,笑得爽朗笑得开怀,甚至还大声对他道:“阿风!萤儿怀了三——”

    然,长情兴奋的话还没来得及说完,沈流萤便扑到他背上来抬手捂住他的嘴!

    这个呆货,非得要这样来嚎!?丢死人了好不好!

    可就在这时——

    ------题外话------

    ~\(≧▽≦)/~啦啦啦~满足女王们,一窝小兔几!哈哈哈~

    本书由,请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