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8必发官网(www.k6u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266、见到小姝!

    在客栈了摔了半个时辰菜盘子的卫风,和沈流萤坐到一家饺子馆里后,他一口气喊了二十碗饺子,使得馆子里的所有人都震惊地看着他,尤其是店家那眼珠子,瞪大得都快要从眼眶里掉出来。(Www.K6uk.Com)

    每碗饺子十个,二十碗就是两百个,这如何能不让人震惊,再加上卫子衿要五碗,秋容要三碗,沈流萤觉得,她是一群猪出的门,不是和三个人出的门,使得她不禁往旁退了几步,拒绝和这三头猪尤其是卫风主仆这两头猪认识。

    谁知卫风故意凑近她身旁,昂着下巴笑吟吟道:“小馍馍媳妇儿,你请客啊,我没带银子,小衿衿也没带银子,你要是说你不请,你就是天下第一抠门小气不要脸!”

    “……”沈流萤看着这会儿所有人的目光都聚到了她身上来,真是想把卫风的嘴缝起来的心都有,只听她迫不得已道,“得得得,我请客我请客,两百个饺子,吃死你吧!”

    “两百个饺子才吃不死我。”卫风笑得一脸得意,“你说是吧小衿衿?”

    秋容小声对沈流萤道:“夫人,四爷吃饺子的记录是一顿吃四百个。”

    言下之意再明显不过,就是说两百个饺子是绝对吃不死卫风的。

    卫风得意地将下巴抬得更高,一副“怎么样,佩服我吧?”的样儿,若是长情这会儿不是白糖糕,只该一拳又轮到了他那张欠抽的脸上。

    沈流萤眼角抽抽,看向自己怀里的白糖糕,问道:“喂,呆货,你师弟是猪不是人吧?”

    “你才是猪!你和你相公都是猪!”卫风狠狠瞪沈流萤。

    秋容这会儿又对沈流萤道:“夫人,其实爷的食量和四爷是一样的。”

    “……”沈流萤听完秋容的话,顿时不想要白糖糕了。

    只见她将白糖糕提到自己眼前,晃了晃,警告他道:“白糖糕,你要是吃成一个大胖糖糕的话,我就把你宰了,炖着吃!”

    白糖糕死死盯着秋容,就像在骂他说了不该说的话一样。

    秋容赶紧闭嘴,嘿嘿一笑。

    沈流萤可不愿意与卫风同桌,谁知不管她坐到哪一桌,卫风都跟着在她对面坐下来,令她十分嫌弃道:“我说卫风,你要点脸行不行,你没看出来我不想和你一块儿坐?”

    对于卫风,沈流萤可真是一点面子都不给,不仅是因为她因为晏姝的事情怎么看他都不顺眼,还因为卫风的脸皮,真的是可以用“厚颜无耻”来形容。

    其实沈流萤心中曾后悔过,当初为何非要给晏姝和卫风牵红线,心觉自己做错了。

    而卫风,脸皮厚得非但不觉有任何不好意思,反是笑吟吟地点点头,道:“我又不是瞎子,我当然看得出来。”

    “看出来你还非跟着我不可!?”有病吧这人。

    “就是看出来了才非跟着你坐一块儿不可。”卫风边笑边摇着他手中的折扇,“就是要膈应你,膈应死你!”

    “……对于你这种这么不要脸的人,要是可以打分,我绝对给你打满分。”沈流萤毫不吝啬道。

    “什么是打分和满分?”卫风眨眨他那双桃花眼,看起来就像在给人抛媚眼一般,可惜没把沈流萤迷到,反是把旁桌的两名中年妇女给迷倒了。

    对于沈流萤口中这种从未听过的说辞,卫风与长情一样,总觉得好奇。

    “打满分就是给你个厚脸皮状元。”沈流萤白卫风一眼。

    “过奖过奖,小馍馍媳妇儿你给我这般高的赞誉,我会骄傲的。”卫风又笑着眨眨眼,这回愣是把旁桌的两名中年妇女给迷得把正要放进嘴里的饺子给掉回了碗里。

    沈流萤好想吐,她觉得,很有必要让二哥和卫风这货认识认识,这俩不要脸的脸皮搁一块儿绝对有得一拼。

    “我说卫风,你在这么小小的饺子馆里摇折扇,你觉得合适么?”饺子没上来,沈流萤又挑卫风的刺。

    她不说还好,她这么一说完,卫风将手中折扇摇得更猛,“为什么不合适?你看不顺眼啊?哎呀那正好,我多摇摇,把你的眼睛给摇歪。”

    “……当我什么都没说。”

    这一顿早饭,沈流萤与卫风吃得尚算融洽,不过因着沈流萤吃着饺子总觉得有些反胃,便让秋容到隔壁馆子给她捎了点清淡小粥过来,这才能吃得下。

    然后她一边吃一边看卫风一人“干”掉二十碗饺子,明明多得可怕的饺子,偏生卫风吃得一股风度翩翩的模样,斯文安静,看着碗里饺子的减少速度快,可看着他的模样却不见任何囫囵吞枣的着急模样,因着这般,这家小小的饺子馆聚来了不少人,皆是为看俊公子吃天数饺子而来,偏偏他还一副毫不介意的模样,偶尔还会向聚来看他的人微微一笑,顿时迷倒在场女人。

    当然,除了沈流萤。

    沈流萤此时抱着她的白糖糕坐到了旁桌,吃一口自己的粥给白糖糕喂半只饺子,和白糖糕笑道:“卫风那货这会儿成了一头被观赏的猪,亏他还笑眯眯的。”

    沈流萤的话让秋容忍不住捂嘴笑。

    卫风不介意,反是笑着看向沈流萤,“你嫉妒你就直说咯。”

    沈流萤赶紧搓搓自己的手臂,一副被恶心到了的模样。

    吃了早饭后走出饺子馆后,沈流萤便对卫风道:“走吧,带我去找小姝。”

    卫风斩钉截铁道:“我不去。”

    去看那个黄毛丫头挺着小白脸给的大肚子的模样?不去!

    沈流萤顿时沉下脸,“你说什么?”

    卫风哼哼声,“我只说了我不去,我又没说不告诉你那个黄毛丫头在何处,文辞书肆,你自己和这饺子馆的店家问问,他就能告诉你文辞书肆在哪儿了,反正我不去。”

    沈流萤又问:“你为什么不去?”

    卫风面上没了方才笑吟吟的模样,反是怎么看都一副被气到了的模样,“不去就是不去,她和那个小白脸,我都不想看见!”

    “反正地儿我告诉你了,你自己找去吧。”卫风说完,转身便走,根本就不打算再听沈流萤说什么。

    卫子衿怕沈流萤不相信,便为卫风说话道:“莫少夫人想要见的那位姑娘的确在文辞书肆,莫少夫人去了问问便会见到了的。”

    卫子衿说完,转身赶紧跟上卫风。

    沈流萤没有拦卫风,也没有嘲讽他什么,而是任他去了。

    先让她自己去见小姝也好,省得卫风在旁边让小姝有话都不敢好好说。

    而就在这会儿,秋容已经替她向饺子馆的店家问好了去文辞书肆的路,而后同她一起往文辞书肆的方向走去。

    西原县不大,而且沈流萤想要走走看看这西原县的街景,是以没有让秋容把马车驾来,就这么步行着去。

    文辞书肆所在的地方并不难找,转过几条街,便见到了。

    沈流萤来到文辞书肆时,阿六阿松正从马车上将一摞又一摞的书搬下来。

    只听阿松愤愤抱怨道:“昨天那位爷是不是咱们公子生意上得罪了的人啊,这么来玩咱们书肆!这书昨儿才全都搬上马车,今儿又全都拉了回来,说不要了,还给咱了!?有这么故意整怼人的没有啊!?”

    “行了阿松,你少说两句,公子都让咱不要说这个事情了,你还说。”阿六对阿松道。

    阿松不服气,“为什么不让说啊?那人明明就是故意的整怼公子的,公子还不让咱说,我就是替公子不服,公子就是太和善了,才遭人这么欺负!”

    “行了阿松,闭嘴!让人听到是什么好事!?”阿六稍微提高音量,呵斥阿松道。

    阿松咬咬牙,面上虽还是愤愤的模样,却没有再说什么,只默默把书从马车上搬下来。

    忽又听得他道:“好在他没有把给了公子的银票让公子还回去,不然就是欺人太甚!”

    说到这儿,阿六蹙起了眉,小声道:“可我瞧着公子有将银票还给他的意思。”

    “什么!?”阿松瞪大了眼,“为什么要还给他!这是他自己买了又反悔的,又不是咱不卖书给他,凭什么要把银票还给他!?”

    “我说你能不能小点儿声!?”阿六忍不了阿松的大嗓门,又瞪他道。

    阿松又赶紧闭嘴。

    正当阿六要说什么时,本是在书肆里将他们搬进去的书册一一摆放到书架上的许辞从书肆里走了出来,看着一脸愤愤不平的阿松,有些无奈道:“阿松,你的声音大得我在里边都听到了。”

    阿松赶紧赔不是道:“公子,我不是有意的,我只是觉得太生气了!我——”

    “好了不说了。”许辞温和地打断了阿松的话,“就当是把架子上的书全都整理过一遍,没什么的,莫生气了。”

    “……是,公子。”阿松不情不愿地答道,可是公子都不生气,他还能生什么气?

    许辞说完,也来帮阿六阿松搬书,当他走到马车旁时他才发现沈流萤在这儿站了好一会儿,不由浅笑上前,温和客气道:“姑娘可是想要买书?抱歉,书肆今日恐怕是不能营生,姑娘你瞧这……我与伙计还在忙着把书搬回书肆摆放好,若是姑娘不介意,可明日再来。”

    许辞穿着朴素,气质儒雅,待人温和有礼,让沈流萤颇有好感,不由也对他微微一笑以示客气,问道:“这位公子是这家书肆的老板?”

    “在下姓许,正是这家文辞书肆的老板。”许辞朝沈流萤微微颔首,温文有礼。

    “许公子。”沈流萤也朝许辞微微点头,“我夫家姓莫,许公子称我一声莫夫人便好。”

    “在下还要忙,便不招呼莫夫人了。”许辞朝沈流萤浅笑点了点头,转身便要走回马车旁搬书。

    就在他欲转身之际,只听沈流萤问他道:“许公子,我今回前来是想与公子打听一个人。”

    许辞停下脚步,仍旧客气道:“不知莫夫人想要打听的是何人?”

    沈流萤想了想,道:“小姝,姝丽的姝。”

    之所以没有道出小姝的姓,是因为她不知晓小姝来到这西原县是否将她的真实姓名如实相告,且看这许辞温文儒雅并非歹人,若小姝真的在这文辞书肆与其相识,小姝或许会将自己的真实姓名相告。

    且先这般问了再说。

    许辞一听沈流萤的话,即刻一瞬不瞬地盯着她的眼睛,从他这一点来看,沈流萤便能肯定,他一定认识小姝。

    许辞没有回答沈流萤的问题,而是客气地反问她道:“不知莫夫人找小姝有何事?”

    沈流萤看得出许辞的防备和警惕,许是关切小姝而致,只见沈流萤微微一笑,道:“许公子大可放心,我并非歹人,我找小姝,仅仅是因为想念她了而已,若是公子不放心,可先去告诉小姝一声,道是京城沈府沈流萤来找她,我在这儿等着便好。”

    许辞又是定定看了沈流萤少顷,才温和道:“在下看莫夫人并非恶人,并无不相信莫夫人之意。”

    许辞说着,抬头看看天色,然后又道:“莫夫人若是不嫌弃书肆里乱,可到书肆里稍微坐一坐,这个时辰,小姝很快便会过来了。”

    “小姝真的在这儿!?”沈流萤听得许辞肯定的答案,颇为激动。

    许辞看着沈流萤欢喜激动的模样不像是假,当是真的想念小姝才会有着这般反应,是以浅笑着轻轻点了点头,“小姝确实在在下这儿,算来已有十个月出头的时日了。”

    “正是这个时日!”看来小姝离开了京城之后便来到了这西原县,看这许公子是个懂礼的读书人,那小姝在这儿应该不会受太多的苦才是,“那小姝可还好?”

    许辞本是要回答沈流萤的问题,然就在这时,他看向了沈流萤旁侧的方向,道:“莫夫人的问题,还是问小姝自己好了。”

    沈流萤当即顺着许辞视线的方向转身望去,同时惊喜地喊道:“小——姝……?”

    可她才高兴地张嘴喊出一个“小”字,她欢喜的声音便瞬间降了下来,甚至带着浓浓的不可置信。

    她是见到了她想要见到的晏姝,可又不是她想要见到的那个晏姝。

    因为她认识的小姝,是个天真可爱的小姑娘,怎么可能……大着肚子!?

    沈流萤看到的正朝书肆方向走来的晏姝,的确挺着个大肚子,因为怀了身子的缘故,她那张娇俏可爱的脸变得圆圆润润,腰身也胖了一圈,走起路来不再像原来那般活蹦乱跳,而是小心缓慢的。

    沈流萤定在原地,怔怔地看着正慢慢走来的晏姝。

    她怀里的白糖糕在看到晏姝时瞬间竖起了耳朵,显然也是怔住了的模样。

    阿风的这个小王妃,竟然……挺了这么大的肚子!?

    秋容更是目瞪口呆,心道是难怪四爷说什么都不肯来,肯定是知道他整天不由自主就挂在嘴上的“黄毛丫头”挺了个大肚子怀了别人的孩子,所以才不肯来吧?

    而晏姝在看到沈流萤的一瞬间,亦是惊得定在了原地,眼眸大睁,定定看着沈流萤,然后抬起手搓搓自己的眼睛,好像不敢相信会在这西原县见到她似的。

    下一瞬,只见她震惊不已的面上露出惊喜之色,同时迈开步子朝沈流萤急急跑来,一边欢喜地唤她道:“流萤!”

    许辞见状,当即紧张道:“小姝当心,莫跑!”

    而就在许辞出声之时,沈流萤已朝晏姝跑了过去,惊道:“小姝你别跑!”

    这会儿被惊到的可就不止是许辞,还有沈流萤怀里的白糖糕。

    沈流萤这会儿压根就忘了自己也是一个怀了身子的人,晏姝不能跑,她也不能胡乱跑。

    可就算白糖糕再怎么紧张,现下的他也阻止不了沈流萤,它紧张地抓着沈流萤的手,沈流萤此时只顾紧张晏姝,压根就不理他。

    见到了沈流萤的晏姝欢喜不已,除了整个人变得圆润不少以及挺了个大肚子之外,她还是沈流萤印象里的那个娇俏小姑娘,笑得欢喜可人,甚至紧紧抱住了她直蹦跶,“流萤流萤!真的是你流萤!”

    沈流萤则是赶紧放了手里的白糖糕而扶住她的肩制止她乱蹦,也是欢喜地笑着,“小姝你可重啊,别这么抱着我蹦,都快被你压残了。”

    “我高兴嘛!高兴得不得了!”晏姝笑靥如花,真真是高兴得不得了的模样,然后一个劲儿地问沈流萤道,“流萤你不是在京城吗?你怎么到这儿来了!?谁和你来的呀?哎呀!这不是你那只流氓兔子吗,它陪着你来的呀!?”

    晏姝说完,看向蹲在沈流萤脚边的白糖糕,笑着问它道:“流氓兔子,你还记不记得我?我是流萤的好姐妹,被你拿小石子扔的那个,你还记不记得?”

    晏姝不说,沈流萤都忘了晏姝曾被白糖糕用小石子扔过,就因为她和她睡了一宿,白糖糕那货吃醋了。

    白糖糕看着挺着大肚子欢喜不已的晏姝,点了点头。

    晏姝更高兴,“流萤流萤!你的流氓兔子它还记得我呢!”

    晏姝笑得开心,沈流萤也为终于见着她而开心,见着她好好的没有吃苦没有受罪的模样而开心,可同时,她的眼神也有些沉。

    因为晏姝的肚子以及她盘起的头发,不管从哪一者看,她都已经成婚了嫁人了。

    那小姝的夫家是——

    沈流萤没有理会晏姝,而是转头看向了仍站在马车旁看着她们的许辞,一改方才浅笑客气的模样,眼神冷冷沉沉的。

    照小姝肚子的大小看,显然已有八个多月的身孕,而小姝从京城离开至今也不过九个月而已,这便是说,小姝才认识这个许辞没多久就——

    晏姝看着沈流萤的神色,便能猜想得到她心中在想什么,赶紧抓着她的手,急切道:“流萤,你别这么看阿辞大哥,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样,阿辞大哥是好人。”

    晏姝对许辞亲昵的称呼让沈流萤微微蹙起眉。

    只见晏姝和她说完这话后便走向了许辞,对他道:“阿辞大哥,流萤是我的好朋友,她没有恶意的。”

    “我看得出来,她是在意小姝关心小姝才会这般。”许辞微微笑着,很是温和,“既是小姝的朋友来了,小姝便带她到府上坐坐,阿辞大哥这儿还要忙,便不能招呼她了,只能有小姝代为招待了。”

    “我会和流萤解释清楚的,不会让流萤误会阿辞大哥的!”晏姝很着急,也很愧疚。

    许辞却是温柔地轻轻揉揉小姝的脑袋,“傻姑娘,没事的,阿辞大哥不在乎,快去吧,别让朋友等久了。”

    沈流萤看着许辞轻揉晏姝脑袋的动作,蹙起的眉心拧得更紧一分,这样亲昵的举动,大哥二哥以及三哥时常这般对她,而那个呆货对她,则是拥抱。

    拥抱,才是夫妻间当有的亲昵举动,那小姝和这个许辞……

    “嗯!”只见晏姝点点头,“中午我再来给阿辞大哥你们送饭吃。”

    许辞微微点头,继续搬书。

    晏姝走回到沈流萤面前,笑着对她道:“流萤,我就住在阿辞大哥的宅子里,阿辞大哥的宅子就在书肆后边的一条街上,从这边走,走到前边拐个弯往后边走,就到了。”

    晏姝边说边抬手指向自己方才走来的方向,另一只手拉上沈流萤的手,“我们回去坐着说话呗!”

    “好。”沈流萤当然不拒绝,毕竟在这外边说话也不方便,“也好让我看看你住的地方。”

    “西原县很小,阿辞大哥做的也不是大生意,自然是比不得流萤给我在沈府睡的屋的。”晏姝先为许辞解释,生怕待会儿沈流萤见到她住的地方会觉得她受了委屈。

    沈流萤自然听得出晏姝想要表达的意思,她也不是什么不讲道理之人,是以她用手肘杵杵晏姝的腰,逗她道:“啧啧,我都还什么都没说呢,你就先帮你的阿辞大哥说起好话来了?”

    晏姝的腰被沈流萤的手肘杵得有些痒,使得她不由笑出了声来,一边道:“阿辞大哥是好人,可不能让萤儿对阿辞大哥生气的。”

    晏姝的面上只有笑意与感激之意,并无任何羞赧之色,就好像她与许辞之间根本就没有什么男女之情。

    那为何同住一个屋檐下?

    这让任何一人瞧见都会认为他们之间,必是男女关系。

    “张口闭口都是‘阿辞大哥’,他就这么好啊?”沈流萤故意问晏姝道。

    “嗯!”晏姝毫不犹豫地点点头,“流萤,阿辞大哥是好人,真的,要是没有遇到阿辞大哥,我都不知道我该怎么办……”

    说到这儿,晏姝眸中有悲伤之色,同时见着她抬起手轻抚着自己的大肚子。

    沈流萤也不再逗她,也低头看着她的大肚子,道:“我看得出来,许公子是个好人,否则不会把小姝你照顾得这般好,但是——”

    沈流萤抬眸,盯着晏姝的眼睛,沉声道:“小姝你要告诉我你离开京城之后都遇着了什么事情发生了什么事情。”

    晏姝没有即刻回答沈流萤的话,而是沉默着,一下又一下地抚摸自己的肚子,手有些微的发颤。

    沈流萤没有催晏姝赶紧回答她,她只是静默地等着她回答。

    她感觉得出也看得出,这件事情,难以启齿,关于她现今挺着个大肚子的事情。

    只因难以启齿,所以在最信任的朋友面前,她才会静默才会沉思,否则,她会是即刻拒绝,拒绝提这个事情的任何一个字。

    “流萤,我会告诉你的。”晏姝看着自己的大肚子,声音低低轻轻,“我也只有你可以告诉了……”

    晏姝说这话时,有人从她身旁走过,只见这人走得很是急切,并且脚步走得很是不稳当,随时都有栽倒的可能,是一名中年妇人,面色很难看,手上挎着一只菜篮子,不知匆匆要去做什么。

    她从晏姝身旁经过的时候,一个没走稳,险些栽倒,晏姝赶紧伸手扶住她,关切道:“大娘您当心些。”

    妇人感激道:“多谢这位小娘子,我这两日身子有些不舒服,总觉双腿走起路来有些轻飘飘的,哎,可能是这两日没休息好的缘故。”

    妇人说完,继续往前走的时候还在自言自语着什么要赶紧给丈夫儿子送饭菜的话。

    晏姝看了她一会儿,与沈流萤继续往许宅的方向走。

    *

    此时此刻的卫风,正面色沉沉不紧不慢地一一走过这西原县的每一条街每一条巷。

    封印之地,在何处?

    本书由,请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