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8必发官网(www.k6u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305、高潮(末!)

    从沈流萤手心里流出来的血是鲜红色,而有长情手心里流出来的血,却是蓝色!与天阙山寒潭底沈流萤见到的一样,与他左手腕上的晶玉手珠此时透出的幽蓝色一样!

    幽蓝的血与鲜红的血沾染到瑶琴琴身上,瑶琴瞬生变化!只见琴身之中忽然现出一个奇怪的图案来,与他们脚下的封印图案一模一样!就在他们手心之下!同时她的掌心有被烈火灼烧般的感觉传来,传遍她全身,仿佛要将她整个人都灼烧起来!

    可覆在她手背上的长情的手却是寒冷如冰!寒得仿佛要将人冻成坚冰!

    冰与火的感觉,就像是她赤红的血与他幽蓝的血!

    就在这时,只见琴身之中的赤红封印与长情心口上的帝王血印同时迸射出灼痛人眼的红光,刺入沈流萤的眼睛,迫使她不得不将眼睛闭上。(www.k6uk.com)

    下一瞬,沈流萤又拧着眉慢慢睁开眼,在刺眼的红光中,她在长情的眉心上瞧见了一朵极致绽放的芍药花!

    半为幽蓝,半为赤红!

    耳畔,她甚至听得长情口中轻轻喃声,“你我兄弟,芍药为义,半为幽蓝,半为赤红。”

    长情念完,握着沈流萤的手朝瑶琴之中现出的封印更用力压去,让他们掌心里流出来的血流出更多。

    红与蓝的血相融,顺着封印而流动,将封印原本的腥红色完全覆盖!

    本是红蓝交融的紫色,在完全覆上封印之后,竟是骤然变成了幽蓝色!便是他们身下的大封印,也都在这一瞬化作了幽蓝色!

    不仅如此,地上瞬间开满了幽蓝色的妖花常笕,将他们脚下的封印完全覆盖,令其无影无踪!

    “呆货,这是……”沈流萤惊于自己所见,即便在天阙山寒潭中已见过如此奇异的一幕,可毕竟那时作为一个旱鸭子的她憋在水里实在憋不住了,意识不清楚瞧得也不真切,但眼下,她是什么都瞧得清清楚楚,感受得明明白白,如何能不让她震惊?

    而他们手下的瑶琴,此时竟也完全变成了幽蓝色!

    同时,一阵地动山摇的感觉席卷而来!

    长情抓紧沈流萤的手,将她紧紧抱进自己怀里!

    这一次,哪怕再遇到封印之中错乱的时空,他也绝不让萤儿离开他身边!萤儿是他的妻,绝不能与他分离!

    沈流萤忽然撞进长情怀里来的时候先是微微一怔,然后开心地笑了起来,张开双臂也将他抱得紧紧的。

    哪怕再如上次那般错了时间错了空间,他们也要在一起,不分离!

    紧紧相拥的他们没有发现,长情心口本是赤红的帝王血印在他们相拥之时淡化了几分,而这淡去的赤红色,不是消失,而是融进了沈流萤的身体中!如被她身体中一股看不见的力量汲过来一样!

    地动山倾的感觉更甚!

    已然变成幽蓝色的瑶琴亦随着摇晃的大地晃动不已!

    长情左手腕上的晶玉手珠这时从他手腕上掉落下来,正正好掉落到瑶琴上。

    “啪嗒……”晶玉手珠掉落到瑶琴上发出极轻极轻的声音。

    下一瞬,幽蓝色的瑶琴忽如一道激流遇上了漩涡,动荡扭转,忽然!如被一股强大的力量生生撕碎了一般,竟是化成了无数细小的碎片朝四面八方荡开!

    “轰隆隆——”山倾地陷!

    长情将沈流萤拥得更紧!

    就在这时,有一只手忽然抚上了长情的脑袋,动作轻轻,饱含温柔。

    长情震愕,蓦然抬眸。

    撞入他眼眸的,是一双男子温柔的眼,眉心一朵芍药,却与他眉心半为幽蓝半为赤红的芍药不一样,而是完全的幽蓝色。

    妖帝!?

    可也仅仅是一瞬,这双温柔的眼便消失不见,长情所看见的,是瑶琴那碎成的并且朝四面八方荡开的小碎片化作了一片又一片青绿的小树叶,如细雨一般飘飘洒洒而下,随着阳光随着微风,落到西原县的每一处地方,每一户人家。

    摇晃的大地在这一刻平息,山未倾地未陷,一切仍如常,就像方才那地动山摇的情况不曾发生过似的。

    长情与沈流萤也还是在原处,没有分离,亦没有消失,依旧紧紧相拥在一起。

    长情在她眉心上落下轻轻一吻,沈流萤从他怀里抬起头来,正正好见到一片青绿的小树叶从她眼前飘落而下,且正正好就要从长情的嘴前落下,沈流萤笑着踮起脚,吻上长情薄唇的时候,那片青绿的小树叶落到了他们相贴的唇上,然后,化成了莹莹绿光,消散不见。

    那些飘飘扬扬而下的漫天小绿叶在落到地上树上屋顶上或是人身上时,全都化作了点点萤绿的光,成了西原县无数年后依旧盛谈的奇景。

    沈流萤就在这漫天的叶雨中开心地将长情扑倒在地,压在他身上,噙着他的薄唇不放,好像怎么亲都亲不够似的。

    “光天化日,不知廉耻。”忽然,一道虚无缥缈且带着深深的嫌弃的声音在他们身侧响起。

    沈流萤眼眸微睁,这个声音——

    “墨衣!”沈流萤当即在长情身上坐起!

    只见墨衣就站在她身旁,还有墨裳。

    “墨裳!”沈流萤一见着墨衣墨裳,当即冷落了长情,张开双臂就要往墨裳身上扑,哪怕她知道她根本就碰不到他们分毫,“我终于又能见到你们了!”

    “汝做得很好。”墨裳声音轻轻,语气温柔。

    却听沈流萤关于封印的事情什么都不问,更不问他们为何出现了,而是着急道:“小姝……小姝!”

    沈流萤说完,当即从长情身上离开,转了身便着急地往晏姝的方向跑去。

    长情亦慢慢坐起身,看向自己身侧。

    只见他身侧曾一瞬间开满妖花常笕却也在顷刻间枯萎消失的地上躺着两颗晶玉手珠。

    长情伸手去将两颗晶玉手珠拾起来时问尚未从他身侧离开的墨衣道:“前辈,阿风他……可有回还之法?”

    墨衣语气淡漠,“无能为力。”

    长情将晶玉手珠在掌心里抓得紧紧,紧紧。

    墨衣看着长情,少顷又道:“汝体内克制汝妖血之力的第二道封印,破了。”

    长情没有说话,只是微微点了点头。

    墨衣曾与他说过,食用过妖界之物妖花常笕的他,他体内第二道封印所压制的妖血之力便会自行觉醒,他若不动用妖力则已,若动用妖力,由师父与阿风在他体内设下的第二道封印便会完全崩毁,届时他将会是一个真正的“半妖”。

    方才,他为护萤儿,已然动用了妖力,他可以清楚地感觉得到,他的模样,再变不回人了。

    就如消失了的阿风异样,再也回不来了。

    *

    此时此刻,召南国某处,那个深埋在地下的开满妖花常笕的山洞里。

    位于洞内正中央,似沉睡了一般的白色衣裳的女子身下,满地的幽蓝常笕之下突然迸射出刺眼的白光,山洞四壁及顶上也亮出同样的白光,将这个山洞映得亮如白昼!

    布满了整个山洞的大大小小的符印此时从常笕之下显现出来,尤以女子身下的那道布满整个地面的符印最甚!

    只见这些本是亮出白光的符印骤变为赤红,与幽蓝的常笕交相辉映,一种说不出的诡异!

    整个山洞忽然动荡起来,仿佛要倾塌了一般!

    本似沉睡了一般的女子倏然睁开眼!眼眸大睁,晃颤不已。

    这个感觉,这个感觉……

    这世上又有一处封印被破了!?

    是谁在为妖帝解除封印?是谁在想要解救妖界?是谁在与这个人世为敌!?

    可会是……她的长情!?

    *

    云梦山,望云观。

    无念真人怔怔看着自己手上破碎了的昕帝骨戒,掌门无道真人紧紧蹙着眉,面色凝重。

    “我的阿风小儿……”无念真人面有悲痛之色,终究还是躲不过这一劫么……?

    无道真人则是沉声道:“昕帝骨戒破碎,不祥之兆,西南之谷封印被破,六处封印还余四,封印之力已失衡,师弟,你如何看?”

    无念真人沉默良久,语气沉沉道:“接下来的封印,交给我。”

    无道真人抬眸,一瞬不瞬地盯着无念真人的眼睛,冷冷道:“我还以为师弟你要说你要亲手清理门户。”

    “师兄。”无念真人亦目光冷冷地对上无道真人的眼睛,冰冷道,“你曾与我保证过,绝不插手那孩子的事情。”

    无道真人道:“但前提是他没有为祸世间。”

    “那我也曾说过,所有想要伤害我徒儿的人,都是我的敌人。”无念真人语气冷如刀刃,眸光森寒,“哪怕是师兄你,也一样。”

    无道真人将眉心拧得紧紧,末了无奈地长叹一口气,“师尊当年怎么就收了你这么个就会跟自己人作对的徒弟!”

    无念真人不做声。

    无道真人又叹了一口气,道:“罢了,守护封印自来是天枢宫的职责,我望云观只需做好我等当做的事情便行,以防生变,你还是留在云梦山上,云梦山才是最为重要之地,余下封印的事情交由天枢宫来处理,届时不管天枢宫如何处理,你都不可插手,别忘了你的师命你的职责。”

    “……”

    “还有,让你留在云梦山是留在这南云梦,不是你那乱七八糟的北云梦,你若不从,我就只能以掌门的身份来命令你了。”

    “知道了知道了。”无念真人忽然一脸不耐烦地掏掏耳朵,“不就是搁这无趣得不行的南云梦呆着?我知道了,师兄你可以闭嘴了。”

    “……”

    “没事的话我走了,睡觉去。”

    “还有一事。”无道真人在无念转身时又道,“封印之事你无需再管,如若天枢宫有什么事情,皆由我来处理。”

    无念真人脚步微顿,又是什么都没有说,抬脚走了。

    *

    西溪郡,西原县,西郊。

    沈流萤着急地冲到晏姝身旁,扶起昏厥的她,急切地唤她道:“小姝,小姝你醒醒!你醒醒啊!”

    晏姝在沈流萤的急切声中缓缓睁开了眼,可她那双原本满是灵气的大眼睛此时空洞洞的,虽然张开了眼,却像什么都看不见不在意似的,更像是听不到沈流萤与她说话一般,让沈流萤既着急又心疼极了。

    就在这时,只听站在她身旁的墨裳轻道:“汝之能力已复还,想汝心中所想,念汝心中所念,救她腹中孩儿吧。”

    “可是我……”沈流萤一脸不安,她虽有超乎天地寻常的诡异医术,能让枯骨生肉,能让濒死之人痊愈,可她却从来没有起死回生之力啊!更何况还是一个尚未出生仍在腹中的孩子!

    墨裳依旧轻道:“吾曾言,汝若完成使命,便会真正得到吾与墨衣的力量,予一个小小生命起死回生之力,汝能做到。”

    “我……能么?”沈流萤低头看看与平日里没有任何不同的自己,不可置信地问墨裳道。

    墨裳微微点头,“汝能,相信汝自己。”

    沈流萤没有再问墨裳什么,而是转头重新看向晏姝,抓着她的肩将木然的她搂到怀里轻轻抱了抱,温柔却肯定道:“小姝,相信我,我能做到,我能做到的!”

    想心中所想,念心中所念……

    她想救小姝的孩子,她不想小姝失去孩子,小姝是个好姑娘,老天不应该这样对待她,所以——

    “把小姝的孩子还回来给她吧!”沈流萤看着晏姝的大肚子,说着祈祷的话,同时将自己的手心贴到晏姝的大肚子上,轻轻抚摸着,温柔,虔诚。

    她手心的血沾在晏姝的大肚子上,然后,透过她的肚皮融进了她的身体里!

    待得沈流萤的话音才落片刻,她忽然觉得她手下的晏姝的肚皮轻轻动了一动!又动了一动!

    沈流萤惊喜抬头,看向晏姝的眼睛,激动道:“小姝!小姝!孩子动了!你自己摸摸!快摸摸!”

    晏姝本是空洞洞的眼睛此时有了些光泽,沈流萤见她好一会儿都没动静,便抓上她的手让她自己摸上她的大肚子,感受肚子里孩子的动作。

    只见她的肚皮下孩子似翻了个身,在她的手心下鼓起一波起伏。

    晏姝的手僵住,整个人也僵住了。

    她的孩子……

    “流萤……”感受到孩子的一瞬间,晏姝泪如雨下,泣不成声,“我肚子好疼……”

    ------题外话------

    终于码完**部分了!啊啊啊啊啊啊!猴开森啊啊啊啊啊啊!

    看!我对小姝真的是亲爹!

    然后,公布昨天评论区抢答获奖名单,一共十道题:夕颜月答对6道,阿凉姑娘答对2道,鑫鑫小宝和137**9790各答对一道,请在评论区留言领取奖励

    本书由,请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