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8必发官网(www.k6u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316、真真是般配【一更】

    就在沈流萤坐在树荫下搂着沈望舒的胳膊与他说话,忽然有一小身影着着急急地朝她跑来,一边跑一边激动兴奋道:“小坏坏小坏坏!”

    沈流萤循声而望,小身影便已经扑到了她身上来,巴着她的衣袖,两眼亮晶晶地看着她,兴奋道:“小坏坏小坏坏你回来了呀!爹爹说你和你家相公去好玩的地方玩儿了!那小坏坏有没有给药药带了什么好玩儿的东西回来呀?”

    这小家伙不是小若源还能是谁?

    在沈府里,小若源称沈澜清为爹爹,仅仅是为了能在这个家里吃好喝好,而且还能有沈斯年当靠山。(看啦又看♀小说)喜欢就上

    “好玩儿的东西呀……”沈流萤看着小若源满是兴奋的小脸,一时间竟是有些不忍心看他的小脸垮下来,便笑着哄他道,“都在马车上搁着,然后马车给赶回莫府去了,待我回去了再让人拿过来给你怎么样?”

    反正呆货家里多的是好东西,悄悄拿一样来哄哄小若源不要紧的吧?

    “好啊好啊!”小若源没有丝毫怀疑,反是开心地拍起了小巴掌。

    这会儿有一道贱兮兮的声音戳穿沈流萤,道:“我说若源源啊,小萤萤那是摆明着骗你呢,你居然没听出来?要不要这么蠢呐?瞧小萤萤那样儿,明显就是两手空空回来的。”

    随着这戳穿的话出现在沈流萤眼前的,自然是这个家里性子最顽劣的沈澜清。

    小若源本是兴奋的小脸顿时垮了下来。

    沈望舒这时抬手摸摸小若源的脑袋,柔柔笑道:“小若源别理你爹爹,若是小萤没有给小若源带了好玩儿的回来,小叔就带小若源到街上去玩儿,小若源喜欢什么,小叔便给小若源买什么,好不好?”

    小若源眨眨眼,当即从沈流萤身前离开,转为扑到了沈望舒怀里,乐呵呵道:“小叔最好了!”

    沈澜清这会儿已经笑眯眯地走到了沈流萤面前来,抬手就先捏上她的鼻子,道:“小萤萤玩够啦回来啦?”

    “哎呀二哥!”沈流萤赶紧拍掉沈澜清讨厌的手,“不许捏我鼻子!”

    “我就捏我就捏我就捏!”沈澜清偏要逗沈流萤,是以她才将他的手拍开,他又再一次捏上她的鼻子,并且还左右手一块儿上,惹得沈流萤一恼,抓着他的手塞进嘴里就是用力一咬!

    “哎唷唷唷!”沈澜清赶紧将手从沈流萤嘴里扯出来,他的手背上登时排了一排深深的牙印,“小萤萤你居然乱咬人!”

    “哼,二哥你才乱咬人!我这只是咬你而已!”沈流萤哼声,“谁让你这么讨厌。”

    “就是就是!”小若源附和,“谁让你那么讨厌!”

    沈望舒只笑不语。

    沈澜清正要和沈流萤怼,沈望舒这小小的院子又有了来人。

    “流萤!”这回是女子的声音,“你回来了!”

    女子生着俏丽的面容,纤瘦窈窕的身姿,着一身便于行动的短褐,笑得爽朗,带着一股子江湖女儿的味道。

    “二嫂!”沈流萤瞧着来人,笑得欢喜,与见到沈澜清时候那副嫌弃的模样完全不一样。

    沈澜清不服气了,“我说小萤萤,好赖我才是你二哥,你干什么见着这个女人比见着我要高兴得多!?”

    沈流萤正要回答,正朝她这儿跑过来的越温婉一掌拍到了沈澜清背上,一边笑道:“我就说沈澜清跑这么快一定有事儿!没想到是流萤回来了!”

    然,就在越温婉说这话时,沈澜清整个人忽地就趴到了地上,好像被什么重物狠狠打到了地上去似的。

    越温婉说完话后才发现沈澜清趴在地上,先是怔了一怔,正要说什么,沈澜清这会儿突然大声嚎道:“越温婉!我不是说了你有事没事的都不许碰我吗!”

    “呵呵,这个……我见着流萤一时有些高兴过头,忘了。”越温婉有些不好意思地笑了笑。

    “你个粗鲁女人!你忘什么也都不能忘了这事啊行不行!?”沈澜清疼得嘴角直咧咧,“你那力道是人能受得了的吗!?你这分明是想打死我啊你!”

    “那沈澜清你不是受着了吗?你也没死呢不是?”越温婉眨眨眼,问得一脸认真。

    “……”沈澜清咬牙切齿,“那你就把我打死,你当寡妇去吧你!”

    “那可不行!”越温婉边说边伸手来拉沈澜清,“以后我一定非常注意!有事没事都绝对不碰你。”

    谁知沈澜清看到她朝自己伸过来的手像看到什么可怕的东西似的,急急道:“停!你别拉我!我自己起来!”

    沈澜清说完,一咕噜从地上跳了起来,那速度要多快有多快,就怕越温婉碰到他。

    这婆娘要是拉他起来,他的手不得残废才怪!

    “呵呵……”沈望舒此时轻轻笑出了声来,笑声温和似春风,“二哥与二嫂真真是般配。”

    “真的!?”越温婉很兴奋。

    “小望舒你的眼睛该看大夫了!”沈澜清跳脚。

    “二嫂,真的。”沈望舒柔笑着,不是每一对夫妻都过得了举案齐眉的安好日子,如二哥和二嫂这般,也是别有另一番味道的琴瑟和谐。

    “沈澜清你听,三弟说你我很般配。”越温婉丝毫不知羞赧。

    沈澜清愤愤,“小望舒,我真怀疑你是她三弟不是我三弟!”

    “二哥你起开。”沈流萤这时站起身来将沈澜清从沈望舒身旁挤开,“你竟敢对三哥凶,要是让大哥知道,铁定拿你去教训!”

    “就是就是!”小若源又附和了沈流萤的话,“药药可以告诉大伯的哦!”

    “叛徒!”沈澜清将眼前的沈流萤沈望舒以及小若源瞪了一遍,又是愤愤道,“一群叛徒!”

    “来,二嫂,咱们说咱们的,不理二哥。”沈流萤伸手去拉越温婉的手,压根就不理会自己在旁咬牙切齿的沈澜清,“不过话说回来……”

    “二嫂,二哥答应娶你啦?”沈流萤可是逮住了沈澜清方才说的让越温婉当寡妇的话,这会儿一脸激动地问越温婉道。

    “对啊!”越温婉乐呵呵地点点头,一脸豪气道,“我把他给拿下了!”

    “越温婉!你给我闭嘴!会不会好好说话!?”沈澜清恼道。

    小若源这时一脸认真地对越温婉道:“娘亲别怕,大伯可是站在娘亲这边的。”

    “……”沈澜清觉得,这个世界对自己充满了敌意。

    要不要所有人都站在这个粗鲁婆娘那边啊!?就因为她是女人!?有没有点天理了!?

    不过,越温婉没有再说什么,毕竟她并非不懂礼之人,没有谁个女人故意在旁人面前说自己男人的不是的。

    男人嘛,人前的面子是要给足的。

    沈望舒替越温婉把话说了,道:“小萤许是还不知,大哥已经替二哥和二嫂把良辰吉日给定下了。”

    “这么快!?”沈流萤有些震惊,然后笑着用手肘杵杵越温婉,嘿嘿笑道,“不错嘛二嫂,你真的把二哥给拿下了。”

    看来二哥已经把自己愿意娶二嫂的决定告诉了大哥,否则大哥是绝不会强行给他们定婚期的。

    至于二哥是如何由不情愿到情愿的,也只有他自己心中知晓了。

    “嗯。”沈望舒微微点头,声音柔柔,“大哥选了好几个日子,就等着小萤何时回来了就把具体日子给定下,你瞧,就是你胡跑耽搁了二哥娶亲。”

    沈望舒说完,又用手指在沈流萤额头上轻轻点了点,没有斥责,只有宠溺。

    “那我这不是回来了嘛。”沈流萤撇撇嘴,随即又笑了起来,问道,“那近期有没有好日子啊?”

    “我若是没有记错的话,大哥说过下个月初有好日子,不过若是下个月初的话怕是赶不及二哥到二嫂家里下聘再回来成婚,毕竟只有不到半个月的时日而已。”沈望舒道。

    “聘礼?”越温婉眨眨眼,“我不需要聘礼,我家里也不需要沈澜清去下聘,就选下个月初的好日子吧!”

    越温婉的话才说完,沈澜清立刻斥她道:“你开什么玩笑,我沈澜清既说了要娶你,该行的礼数就要行完,不下聘?让你家人和外边的人觉着我沈澜清平白得了你这么个媳妇儿?我还是男人么我?”

    沈望舒也赞同道:“二嫂,二哥的话虽不中听,但婚姻乃儿女终身大事,二哥若是不到二嫂家里下聘的话,怕是二嫂父母不会答应这么亲事,我们沈家既迎娶二嫂,也断断不能委屈了二嫂,该走的礼数要走,万不能省。”

    一向不知羞赧为何物的越温婉此时微微垂下了眼睑,不言语。

    沈澜清又要再说什么,这时却听得越温婉道:“不是我不想要沈澜清你到我家里下聘,而是就算你把聘礼送到了我家,也没有人收,何必多余跑这一趟不是?”

    越温婉说着,抬起了眼睑来,看向沈澜清,面上又是挂上了寻日里爽气的笑容,道:“你要是真有心的话,届时你我成婚后你同我一起到我爹娘坟头前上一炷香就好啦!”

    她的家里,只有她自己一人,她从家里出来之后,家里便一个人也没有,就算聘礼送去了,又有何用?

    也可以说,她在哪儿,她的家就在哪儿,江湖儿女,从来都能以四海为家。

    沈澜清怔住,眉心渐拧,一瞬不瞬地看着越温婉,看着她带笑的眼眸。

    这个粗鲁婆娘和他一样……没有爹娘?

    他好像……从来都没有关心过她的任何一件事。

    “抱歉,提到了二嫂的伤心事。”沈望舒很惭愧。

    “呵呵,没事儿,我已经习惯了,三弟你不用觉得愧疚的。”越温婉面上没有丝毫悲伤难过之色,就好像真如她自己所说的,她早已经习惯了,只是笑着道,“不过……沈澜清执意要给我下聘的话,就给我自己吧!多些银两傍身,心里踏实!”

    “娘亲要多银两干什么?嗯……不是说男人来挣钱养家的吗,没有银两了让爹爹挣就好了呀!”小若源道。

    沈流萤戳事实道:“小若源啊,你觉得你爹爹那样儿会挣钱?”

    越温婉用力点点头,“就是就是!”

    “……”沈澜清竟无言以对。

    “呵呵……”沈望舒又忍不住轻轻笑出了声。

    就在这时,沈澜清与越温婉不约而同蓦地转身看向周围,目光凛冽。

    “二哥二嫂,怎么了?”沈望舒有些着急地问道。

    然,根本就不需要沈澜清与越温婉回答,沈望舒便自己瞧见了是发生了什么事。

    只见他的小院之中,顷刻间多了整整八人!

    就站在院墙前边,呈圆形将他们几人包围其中!

    他们手上,各执一柄剑!

    寒意陡生,凛冽逼人!

    ------题外话------

    二更在待会10点

    本书由,请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