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8必发官网(www.k6u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321、何时来到的?【二更】

    “二哥,小萤呢!?”沈望舒才一醒来,便着急地抓上沈澜清的胳膊,紧张不安地问,“小萤可还好!?”

    “我的小望舒啊,别紧张别紧张啊,小萤萤没事儿。(www.k6uk.com)”沈澜清轻轻挣开了沈望舒抓在他胳膊上的手,转为轻扶上他的肩,笑眯眯道,“清幽和那个狗皮膏药在旁屋一块儿照顾着她,小望舒只管放心,啊。”

    “大夫呢?”沈望舒还是紧张,“大夫来看过了没有!?”

    “看过了看过了,大夫说小萤萤就是动了些胎气,被累着了,开了几副安胎药,叮嘱多歇歇就好了。”沈澜清拍拍沈望舒的肩,“小萤萤这会儿正睡着呢,倒是小望舒你怎么样?”

    沈望舒没有回答沈澜清的问题,反是又紧张地抓上了沈澜清的胳膊,将沈澜清上上下下看了个遍,急切地问道,“那二哥呢?二哥有没有事儿!?”

    “小望舒看看我的脸够不够红润?”沈澜清抬手指指自己的脸,而后拍拍自己的胸膛,“身子够不够结实?”

    沈望舒认认真真地将沈澜清又看了个遍,甚至还伸出手摸摸他的脸再摸摸他的胸膛肚腹,末了才点点头,也才将落心了回去,道:“二哥没事就好。”

    倒是沈澜清一脸嫌弃地又问一遍沈望舒,“我说小望舒,可是我先问你你怎么样儿的,可有没有哪儿不舒服?”

    “我?”沈望舒这时才对沈澜清轻轻笑了笑,示意自己没事,道,“我很好,没有哪儿不舒服,就是二哥把我的脖子砍得有些疼而已。”

    沈望舒说完,抬手摸了摸自己还明显疼着的后颈。

    沈澜清则是将沈望舒往床榻上推,一边道:“小望舒累不累,再睡会儿,省得大哥回来了瞧见你面色不好,又该以为我又欺负你了。”

    沈望舒被沈澜清推得有些猝不及防,他躺到了床榻上,却又立刻坐了起来,摇了摇头,道:“二哥,我不累,我不想睡,我想去看看小萤。”

    沈望舒说完,掀开自己身上盖着的薄衾便要下床来。

    “哎唷我的小望舒哎!”沈澜清赶紧拦住沈望舒,“小萤萤那个有清幽陪着你还不放心?你好好歇着就行,别累着自己了。”

    “二哥。”沈望舒轻轻抓上沈澜清的手,似幽幽叹息一般道,“我已经不是那个多说几句话便会喘气连连的望舒了,我的病已经痊愈了,二哥不用再像从前那般担心我,我好好的,一点事儿都没有。”

    沈望舒的话让沈澜清微微一怔。

    是啊,小望舒不再是从前那个仿佛轻轻一碰就会碎了的小望舒,如今的他已经如正常人一般了,早已不需要他和大哥像从前那般生怕他多走几步路便会背过气去了。

    “那就去吧。”沈澜清没有再阻拦沈望舒,反是在他肩背上轻轻拍了拍,“顺便把越温婉轰出来,省得她吵着小萤萤。”

    “二嫂很温婉,二哥多虑了。”沈望舒浅浅柔柔地笑了起来。

    “她的名字和她的人根本就对不上号。”沈澜清一脸嫌弃,“一点都不。”

    沈望舒只是温温柔柔地浅笑着,没有问沈澜清任何关于方才院子里的事情,就好像他方才没有经历过那一遭危险似的。

    沈澜清也什么都没有与他说,因为便是他自己,都未清楚那究竟是如何一回事。

    是以,说不如不说。

    沈望舒没有敲门,生怕吵着了沈流萤,他只是轻轻推开了旁屋屋门,轻声走了进去。

    当他走进旁屋时,沈流萤将将醒来,正由清幽轻扶着坐起身,越温婉见着他,明显欣喜道:“三弟,你醒啦?”

    沈望舒轻轻点点头,有礼地唤了越温婉一声,“二嫂。”

    清幽听着越温婉的话音,转过头便看到了沈望舒,立刻恭敬道:“公子。”

    此时此刻,沈流萤也转头看向沈望舒。

    然,却只是一眼,她便匆匆转了头,与平日里她见着沈望舒时的亲昵态度有着霄壤之别。

    清幽是个细心聪敏的女子,只沈流萤这一个细微的动作,她便知道事情有些不对,是以她从床榻前退开,对沈望舒及沈流萤道:“公子,小姐,清幽先行退下了。”

    沈望舒又是轻轻点了点头,越温婉眨眨眼,不知清幽为何要离开,清幽这会儿已经走到了她身旁来,恭敬对她道:“二夫人,府上厨子今儿做了些酥点,二夫人可要去尝尝?”

    “好啊。”越温婉笑盈盈的,从椅子上站起身,跟清幽出了屋。

    嗯……三弟是有话要和流萤说吧,否则清幽又怎会“请”她从屋里出来。

    倒是这清幽挺聪明,三弟什么都没说,她就已经知道该怎么做了,不错不错,就是不知——

    “哎,清幽!”出了屋的越温婉忽地停下脚步,甚至还往后退了一步,借以走到了和清幽并排的地方,用肩膀轻轻撞了撞她,笑盈盈地问她道,“你许配人家了没有?”

    清幽脚步顿时定住,赶紧道:“回二夫人,不曾。”

    “这样啊。”越温婉抬手撑着下巴,又问,“那你有没有心仪的男人啊?就像我对沈澜清那样儿的。”

    越温婉的话让清幽耳根骤红,心跳加速,只听她很是紧张道:“回二夫人,没,没有。”

    “哦——”越温婉瞟到了清幽通红的耳根,嘴角扬得老高,没有再追问什么,而是点点头道,“这样啊,我还以为像你这么好的一个姑娘,三弟早就给你许配了好人家了呢。”

    “清幽只是一介下人,不敢妄想。”清幽低下头,轻轻抿住唇。

    “下人也是人啊。”越温婉抬脚往前,脚步轻盈,语气爽朗,给人一种不知愁苦的感觉,让清幽很是艳羡与钦佩,只听已经走在了前边好几步的越温婉如随意一般道,“在江湖中,若心仪一个人,就只管给对方说了去,就算对方不接受自己,那也没什么大不了的,不过也可以像我这样,抓着不放手,届时就算还是不成,但好赖也是自己努力过了,也不会觉得有什么遗憾的。”

    越温婉说着,又往后转头,朝清幽笑着,抬手指了指自己的鼻尖,欢喜道:“不过,我抓到了沈澜清,我很开心。”

    “走走走,吃酥点去!”

    清幽看着越温婉欢快的背影,心怦怦直跳。

    心仪一个人,就当给对方说,以免给自己留下遗憾么……?

    她和二夫人不一样,她不过一介卑微的下人,她……能么?

    *

    映园屋里,沈流萤将盖在自己身上的薄衾抓得有些紧。

    她垂眸看着自己的双手,没有转头来看沈望舒。

    抑或说,她不敢看沈望舒。

    她虽保护了三哥,可在面对那些天枢宫人时,在三哥面前,她动用了她从墨衣墨裳那儿得到的力量,并非常人的力量。

    三哥……会不会觉得她很可怕?或是猜想到了她根本就不是他的小萤?

    毕竟三哥那么那么聪明。

    她不想失去三哥不想失去这个家,可……她要怎么和三哥说?三哥能接受她么?

    沈流萤的心很不安很慌乱,以致她抓着薄衾的手不由抓得更紧,她慌乱得甚至没有发现沈望舒已经走到了她身边来。

    就在沈流萤慌乱不安时,忽一只手轻搭在她的头顶上,柔柔地抚着她的发。

    沈流萤怔怔抬头。

    只见沈望舒眉眼温柔,满含关切和宠溺,轻声问她道:“小萤可有觉身子哪儿不舒服?”

    沈流萤看着沈望舒温柔如常的眉眼,怔怔失神,是以并未回答沈望舒的问题。

    沈望舒便伸出食指在沈流萤脑门上轻轻点了点,依旧温柔浅笑着,道:“小萤怎的瞧三哥瞧得这般出神,可是三哥脸上有什么脏东西?”

    沈望舒说完,还故意似的往自己脸上摸了摸。

    沈流萤还是没有回过神。

    沈望舒轻轻坐到床沿上,又抬起手,揉了揉沈流萤的脑袋,惭愧道:“可是三哥让小萤萤担惊受怕了?是三哥无能,没有保护好小萤,非但没有保护好小萤,反还需要小萤来保护三哥。”

    沈望舒说到最后,幽幽叹息了一声。

    “三哥才不无能!”沈流萤突地柳眉一拧,一副生气又着急的模样,“三哥最好了!谁要是敢说三哥无能,我就跟他拼了!”

    “胡闹。”沈流萤话音才落,沈望舒便在她脑门上不轻不重地拍了一拍,“姑娘家家的,可不能这般,且我们小萤如今都是当娘亲的人了,更不能这般。”

    沈望舒下手并不重,可沈流萤却像受了天大的委屈似的,不仅抬手捂住自己的额头,还扁起嘴一副要哭不哭的委屈模样,使得沈望舒登时心疼得有些慌乱,忙安抚她道:“小萤怎的了?可是三哥下手重了打疼了小萤?来,快把手拿开,让三哥看看三哥有没有伤到小萤。”

    “三哥……”沈流萤声音颤颤地唤了一声沈望舒,而后突地张开手臂,扑到沈望舒身上,一把将他抱住。

    沈望舒坐得端正,才不至于被沈流萤这用力一扑给扑倒到床榻上,只见他先是一怔,而后赶紧抬起手轻轻拍拍沈流萤的背,宠溺道:“小萤这般抱着三哥,三哥怎的能看看三哥有没有伤到小萤。”

    “没有,没有。”沈流萤用力摇摇头,“三哥没有打疼我,我只是,我只是……”

    沈流萤喃喃了好一会儿,都说不出来自己想要说的话。

    “没有伤到小萤就好。”沈望舒这才舒了一口气,轻抚着沈流萤的背,“怎么了?怎么突然间像个小姑娘似的嗯?”

    “三哥,我,我……”沈流萤依旧欲言又止,最后她终是鼓起勇气,颤声问沈望舒道,“三哥你为何什么都不问我?”

    为何不问她那些人为何想要抓她?

    为何不问她如何能够轻而易举地便能抓住蓝衣男子的剑?

    为何不问她用的什么办法让身受重伤的三哥瞬间安好无恙?

    为何不问她那蓝衣男子说的关于妖邪的话是何意?

    为何……不问她如何有那般奇异甚至可以说是诡异的力量?

    三哥那么聪明,不会猜想不到的,既是想得到,为何又还像之前那般将她疼得像个手心里的宝?

    她明明……就不是真正的沈流萤啊!

    “我要问小萤什么呢?是问小萤那些人为何来到我们家?问小萤怎么能够一个人抵挡得了那么多人的攻击的?问小萤是用了什么办法让重伤的二哥倏然之间就痊愈了?”沈望舒一边语气温柔地轻声说着,不紧不慢,似一切都了然于胸,一边继续轻抚着沈流萤的背,依旧是那个疼极了妹妹的兄长,不曾改变,“还是问小萤是何时来到沈家来到我们身边的?”

    沈流萤浑身一僵。

    ------题外话------

    每次码到三哥,都有一种他被阿季附体了的感觉,哈哈~

    温柔的三哥,姑娘们要不要都来一个!

    对了,明天的更新会在下午5点左右,或许会提前,一放假,惰性就出来了,晚上就不想开夜车码字了,原谅我吧啊~

    【最后!】关注本人微博,会不定时有突袭惊喜活动!周边什么的不要太赞哟~哦呵呵呵~!

    本人微博再贴一次:墨十泗也

    本书由,请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