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8必发官网(www.k6u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362、可怕的人!

    几乎就是在少年手中的箭射出去的一瞬间,一道黑影,一只手,扼住了他的咽喉!

    不是他身旁的男子,而是从浓雾中掠来的黑影,黑影的手!

    速度快得根本由不得人看清他是如何动作,又是如何伸出的手!

    速度快得就好像他的人是凭空出现这株参天大树上,他的手也是凭空就出现在少年的咽喉上似的!

    而凭空出现的东西,不管是人还是物,都会让人心惊,不管是多么冷静的人。(wwW.K6uk.coM)

    少年震惊不已地看着近乎凭空出现般出现在他面前的黑衫男子,他身旁的男子则是迅速朝这黑衫男子抄出手,直取他面门!

    从浓雾中掠来的黑衫男子,速度比箭快,不是长情还能是谁?

    只见长情不过微微一侧头,便避开了男子直取他面门而来的手,轻而易举地就好像有一阵风拂过,他不想直吹这风所以微微侧开头一样。

    男子大惊,另一只手紧跟着抄出来,却还是如方才一般被长情轻而易举避开。

    就当男子欲使出再一招时,他正要伸出的手忽地僵住,便是他整个身子也都在这一刹那间僵住。

    因为他感觉到一股锋利的剑意,就抵在他的脖子上,只要他动上一动,这股锋利的剑意便会割破他的咽喉!

    可明明,他脖子上什么都没有!

    没有剑!

    可没有剑,又何来剑意?

    男子的额上忽然间聚上了一层细细密密的冷汗,惊骇地看着忽然出现在他们面前的黑衫男子,手上不见任何动作却偏偏寒意逼人剑意凛冽的黑衫男子。

    这到底是什么人!?

    与此同时,其余几株大树上的男子瞧着这边情况不对,或展开身形就要往这边方向来,或将自己手中的利箭对着长情。

    且看这些男子的身姿及他们展开弓箭时笔挺的身形,锐利的眼神,冷静的神思,不难看出他们皆是箭手中的佼佼者,不敢言千里挑一,但绝对是百里挑一的,不仅要有快准狠的速度,还要有足够冷静的心思及判断力。

    也正因如此,他们不是着急地就往少年这儿冲来,而是冷静地判断着,等待机会。

    “不要妄动!”就在这时,被无形的剑意制住的稍微年长的男子大喝一声,声音低沉,劲气十足。

    他们皆是寨子里选出来的百里挑一百步穿杨的弓箭好手,能在浓得化不开的白雾中射中一只正振翅飞起的小鸟翅膀,也能在飞速奔跑中射中一颗从树上掉下的小野果,可面对眼前的这个浑身散发着凛冽寒气的年轻人,他对他们这几乎无人能够匹敌的箭法竟毫无信心可言!

    眼前这年轻人就好像是一把剑,一把锋利无比的剑,不管朝他射来多少支箭,最终都会被他锋利的剑刃及凛冽的剑气削断,根本就不可能有伤到他的机会!

    既是如此,又何必非刀锋相搏,需想他法。

    男子这一声才喝出,树上的所有人便全都不动。

    长情这时就站在树上,站在少年与男子中间,可他不是像他们那般用双腿夹着树干,他就只是垫着脚尖站在由树干生长出来不过两寸来长的细短杈枝上,就像他凭空立在半空中似的,且来立得稳当,这是连手抓都无法抓稳的细短杈枝,可此时却稳稳当当地站着一个人,且还平平稳稳如立平地!仅仅如此,他的身手就足以令人心惊,更何况他还要同时对付树上的两个人。

    可纵是如此,他还是轻而易举地便制住了树上的两人,不费吹灰之力,便是连眼睑都未眨上一眨!

    偏偏那被长情扼住咽喉的少年这时霍地抽出腰上的短刀,竟是非要与其搏上一搏不可!

    男子见状,心陡然一紧,只为少年的命。

    在这个年轻人面前,他们不管做什么都没有胜算!若轻易出手,后果就只有死!

    下一瞬,只听少年闷哼一声,他那才握上刀柄的双手此时毫无生气地垂在身侧,没了丁点力气,妄想再将短刀抽出来。

    莫说取对方性命,他连刀还没来得及抽出就一切都没了机会。

    只见他双肩肩头有腥红的血汩汩流出,仿佛被利剑洞穿,伤了他的骨,抽了他的力气。

    却没有抽他的命。

    可纵是如此钻心的疼痛,少年竟没有呼喊一声,仅仅是咬着下唇闷哼一声而已,却见他额上冷汗涔涔,面色苍白,嘴唇被咬破,齿间腥红。

    只听长情道:“如此沉不住气,妄当勇士,而是祸害。”

    长情道得面无表情,声音无情无感。

    但这样一句话,却像是少年手上的弓背上的箭,他自己的箭射进了他的胸膛,穿透他的心脏。

    一针见血。

    少年面上血色全无。

    长情说完,竟是松了少年。

    少年双肩受伤且又遭了长情这么一针见血的话,身子摇摇欲坠,一时间竟是没有巴稳树干,从树上直直往下坠!

    “巴依!”男子眼见少年从树上往下坠,惊呼一声,一时间竟是顾不得他颈前还迫着剑意,伸出手直直朝名唤巴依的少年俯身而去。

    那紧张着急的模样,直是哪怕被利刃割喉也毫不在意!

    男子在少年巴依坠地前抱住了他。

    他还活着,那本是抵在他咽喉上的剑意竟没有取他性命!

    男子抱住少年巴依落地时才发现那本是抵在他脖子上的剑意不知何时消失了,他震惊抬头,却见本是立在树上的长情这会儿也从树上下了来,就站在他面前。

    此时此刻,男子觉得眼前这黑衣年轻人的身手深不可测到可怕,明明速度比鹰隼比利箭还要快,可落地的声音却比一片树叶落地的声音还要轻,甚至比树叶落地的声音还要轻,好像他的身子没有重量一样!

    “大哥,我”巴依看着男子,面色及唇色很是苍白,神情悲痛,眸中是深深的愧疚与自责,俨然是做了什么不容原谅的错事。

    他本觉得自己没有错,他本觉得自己做的都是对的,他觉得自己射中小鸟翅膀的那一箭是对的,朝这些个就快要穿过迷雾的人射去的第二箭也是对的,可听了长情方才那一句听着毫无波澜却满含嘲讽之意的话,他才陡然发现他射出的这两箭,都是错的!

    他射中小鸟翅膀的那一箭本是要警告他们不要再往前走,从哪儿来就回哪儿去,可正是这一箭,让这些闯进山中来的人发现了他们的存在,而他的第二箭,更是让他们知道他的位置在何处。

    大哥已经提醒过他万事不要轻举妄动,要沉得住气要足够冷静,可他,他竟还是控制不了自己心中的愤怒与冲动,最终暴露了大家害了大家。

    大哥一定对他失望透顶了吧,他日后也不能再当大山和寨子的护卫者了吧

    就在巴依与男子落到地上的同时,那些个呆在树上的男子也都齐齐从树上跃了下来,手中的箭依旧对准着长情,不曾放下过。

    也是与此同时,云有心从长情身后方向慢慢走来。

    他看不见,但他的每一步都走得很是平稳,若非他眼前蒙着布条,旁人根本就不知道他其实是个瞎子。

    此时他手中这拿着一支箭。

    少年巴依方才射出的那一支箭。

    箭镞打磨得锋利程亮,依旧是方才射出时的模样,不沾丁点血渍,显然没有射伤过任何人。

    因为这支箭还未来得及伤到人,便被云有心截住了。

    他不过仅仅是伸出两只手指而已,便将那支迅疾而来的利箭夹在了两指之间,准确无误,稳稳实实。

    一向对自己的箭法信心十足的巴依在看到云有心拿着他射出的箭慢慢走来时,脸上神色变换不定,难看到了极点。

    这一瞬间,他甚至怀疑起自己的箭法来。

    他不过是一个瞎子,怎么可能接得住他的箭,怎么可能

    就在此时,只见那年纪稍长的苗族男子站起身,竟是对长情抱拳客气道:“多谢兄台手下留情!”

    “大哥!”少年听得男子对长情道谢,一时间激动不已,“你为何要对一个闯进咱们山里来的外边恶人道谢!?”

    谁知少年话音才落,便遭来男子一声呵斥,“你住嘴!”

    巴依朝他们一连射去两箭,虽然第一支只是警告之用,但是第二支却是实实在在想要取其中那瞎子的性命,方才更是想要用腰间短刀来取这年轻人性命,两次三番,纵是他们苗人都不可忍这样的事,更何况是外边的人?更何况还是一个拿捏巴依性命不过反掌之事的身手高强的人?

    但这年轻人却没有取巴依性命,仅仅是伤了他的肩骨而已,若是换做别人,怕是在树上的时候就已经取了巴依性命,且这年轻人并未为难他们其他人,更没有对他们动手,这一声“谢”,他道得应该。

    巴依被男子这么一声呵斥,当即闭了嘴咬了唇,虽然不服气,却是听话地不再说话,眼睛却还是死死盯着长情,眼中满是凌厉与敌对。

    初生牛犊不怕虎,形容的便是这样涉世不深的少年。

    长情不语,甚至只是看了男子一眼便转身走开了,朝后边也正朝他这儿走来的沈流萤走去。

    但凡他所处的或是走过的地方,他周身的浓浓白雾竟是慢慢散去,如此情况,便是稍年长的苗族男子见着都震惊万分,不知为何会出现如此情况。

    少年巴依见长情竟然这般无视他的大哥,不由怒从胸中来,想要发火,但在男子面前却什么都不敢说不敢做,只不甘心地咬着牙站在男子身后而已。

    云有心此时走上前来,将手中拿着的箭递给了男子,甚至温和道:“这是阁下你们的箭,还是还与你们为好。”

    男子与巴依皆以一种奇怪的眼神看着云有心,明明就是一支要取他性命的箭,他这会儿却是温和有礼地将这支箭还了回来,他的心里,究竟在想些什么。

    男子觉得,他们这一次遇到的这些人都是怪人,一个擒住了他们却又放过他们,一个拿住了他们的箭却又还给他们,这和他们所遇到的所有外边人都不一样。

    男子在忖度云有心的心思,并且伸手来接过箭。

    只听云有心又道:“此箭虽想取在下性命,但在下眼下还安然无恙,此箭就理当还与阁下诸位,且在下与友人来此并非为了与诸位刀光相见,在下到此不过是为了寻一人而已,并非有意冒犯贵地,还请诸位海涵。”

    云有心温和得就像一阵温柔的春风,真诚的态度让人根本无法怀疑他说的话是真还是假。

    少年巴依死死盯着云有心,忽尔只见他面上露出诧异之色,问云有心道:“我想起来了,你就是那个已经来到我们十万大山上转悠了整一个月的瞎子?”

    前些日子听别个阿哥说有一个瞎子来到他们山上已经一个月了,在山上反反复复地走,但凡见着上山采药的人便上前询问可有见过一个什么姑娘,甚至还问起了他们木青寨怎么走,看来就是眼前这个瞎子了。

    身有残缺之人向来不喜谁人当着自己的面将自己的残缺说出来,巴依似的不知道这一点,男子正要说他什么时,只见云有心浅笑温和地微微点头,道:“惭愧,正是在下。”

    这会儿长情已搂着沈流萤走到了云有心身后来,小若源蹬蹬蹬地跑上前来,瞅着男子手中的弓箭以及少年巴依肩上的伤,然后昂头问云有心道:“云阿七,这个受伤的人就是前边想要射箭取你性命的人?”

    巴依脸色微变,这不是什么光明的事实,被小若源这么模样天真地问出来就像是被女人狠狠地扇了一记耳光,极为难堪。

    沈流萤的目光此时也在巴依和男子面上身上打量了一遭,然后她竟是笑着对身旁的长情道:“呆货,他们的衣裳挺好看的,你觉不觉得?”

    “”巴依眼角抖了抖,这个女人,是干什么来的?

    谁知长情却一本正经地回答她不正经的话,道:“回头我让裁缝给萤儿做几套。”

    “”巴依眼角跳得更厉害,便是稍年长的男子都不知道他们这些人心中究竟在想些什么。

    只听云有心又道:“在下听闻家侄上到了贵地来,遂来此寻人,却久寻不到,在下心想可是家侄误入了贵地的木青寨,故想至木青寨问问可曾见过家侄,不知诸位可否为在下及友人引路?”

    “我们寨子从不曾有外人到过,你那什么家侄的,不在我们寨子!”巴依神色冷冷,语气更是冷冷。

    而他话才说完却又遭到身前男子突然一声斥,“巴依!”

    巴依这才发觉自己说错了话,又咬住了唇,低下头不再说话。

    他这么一说,就无疑是告诉对方,他们是木青寨的人。

    只见男子的面色此时也变得沉沉,他神色冷静,语气更是冷静地对云有心及他身旁的长情道:“我们正是木青寨中人,在此护卫大山及山中寨子,阻止你们这些心怀不轨的外边人进入大山,你们身手很厉害,我们这几人加起来固然还不是你们的对手,但你们若要执意往山中去,往我们木青寨中去,那就算我们的本事不如你们,我们也会拼了我们的性命拦住你们!”

    男子说这话时,本站在他身后不远处的几名拉弓男子走到了他身旁来,张着他们手中的弓,就算不可为而为之地将锋利的箭簇对准长情等人。

    他们毫无畏惧,长情等人也不退不让,面不改色。

    便是小若源,面上都没有丝毫慌张之色。

    “愚蠢之人才会在不当丢性命的事情丢掉自己的性命。”长情看着眼前面无惧色的数名苗人,仍旧是无情无感的神情,说出的话却像无数根针无数把刀,直刺人心,极尽嘲讽,“你们以为你们死了便能拦得住我么?”

    几名苗人神色陡变。

    题外话

    七月份之前的更新时间可能都会不定时,但我还是会尽量在早上更新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