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8必发官网(www.k6u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364、树上的寨子!【二更】

    沈流萤算着时间,他们走了将近三个时辰,领路的达木还没有要停下的意思。(Www.K6uk.Com)

    却也是因为她怀着身孕的缘故,达木才会一路上走走停停。

    其实她心中倒是挺感谢那个名唤达木的人,因为他们之中没有一人与他说过她怀了身孕,而是他自己观察到的而已,发现她怀着身孕,避免她走得太累,所以一路上走得并不快,甚至还每隔一段路便停下来歇歇,让她歇歇。

    不仅如此,他还为她解开手上的麻绳让她活动活动手,让她喝些水吃些干粮。

    不止是他,便是那些个年轻弓手对于他的走走停停都没有任何意见,都看得出来他在照顾着沈流萤这么一个身怀六甲的女人,一声催促与不耐烦都不曾有过,尽管巴依肩上的伤继续回到他们的寨子给巫医医治。

    沈流萤觉得,十万大山中这些苗人的心真是比外边人的心要好太多太多,即便他们是不受欢迎的人,甚至是被他们敌对的人,他们却愿意为敌对方的一个女人无数次停下,只为了让她能有足够的歇息。

    在最后一次歇息后约莫半刻多钟时间,达木又停了下来,沈流萤以为他又是让她歇息,谁知蒙住她眼睛的布条却在这时被解开了。

    眼睛被蒙得太久,这乍一解开,她有些不能适应眼前的光线,不由得抬起手揉了揉眼,却发现他们所在之处光线暗沉到了极点,竟像是夕阳西沉已然入夜了的感觉。

    就在这时,沈流萤被揽进一个熟悉又温暖的怀抱,她抬起头来,对上长情明明什么感情都没有却能让她感觉到心疼的眼眸,她轻轻一笑,抬手摸了摸他的脸,道:“我没事,路上休息了那么多,没累着我,孩子们也好好的。”

    沈流萤说完,将长情的手挪到了自己凸起的小腹上。

    就在这时,一路上极少说话的达木道了一声:“到了。”

    “到了?”此时也已经得见光明的小若源揉了揉自己的眼睛,然后东张西望,一副困惑的模样。

    而困惑的又岂止是小若源一人而已。

    沈流萤也在左右张望。

    只见入目之处皆是荒草茫茫,古树参天,遮天蔽日,没有鸟兽,不见人影,更不可能有寨子的影子。

    可达木却说到了,既然到了,那寨子在哪儿?

    “寨子在哪儿呢?”小若源问出了沈流萤与秋容心中的疑惑。

    长情、云有心以及小麻雀却在这时抬起头,只听云有心浅笑温和道:“弟妹且抬头看看上边。”

    沈流萤与小若源还有秋容同时抬头看向顶头方向。

    只一眼,他们便惊住了。

    只见层层叠叠的枝枝叶叶上,铺就着一根又一根粗壮的木头,一根紧挨着一根,一根紧连着一根,依参天的树木主干为柱,受万千树枝的依托,竟是在大树上边搭建成了一个村寨!

    尽管站在树下尚未能看到上边的村寨屋房,但仅仅看着这不知多少树木铺就成的村寨“地面”已足够令人震撼,难怪这儿的光线昏暗得如同入夜,原来是顶头顶着一整个村寨。

    达木这会儿没有理会长情等人,而是对身旁一名弓手道:“你们且先上去,替我带巴依去巫医那走一趟,他肩上的伤需要赶紧让巫医医治了。”

    “我不上去!我要和大哥你一块儿!”巴依不依,且还一脸坚定的模样,“要是族长和巫姑怪罪下来,我可以”

    谁知他的话还未说完,便被达木以手为刀重重砍在他的颈后,生生将他砍晕,只见达木沉着脸,一边将巴依移到身旁弓手怀里一边道:“带他上去,若他醒来还是吵,就把他捆在床上,行了,快上去吧。”

    “可是达木你”弓手眉心紧拧,一副不放心的模样,“寨子禁止带外人前来,达木你这是要怎么和族长还有巫姑交代?”

    “这不用你管了,我自有办法就是。”达木道。

    弓手还是不放心,“不行,我得留下来和你一块儿。”

    “三水,你若还当我是兄弟,你现在就立刻带着巴依去找巫姑,至于带外人来寨子这个事情,和你们无关,也无需你们来操心。”

    “我说过此事后果我一人承担就要说到做到,你们不要让我为难,快上去!别忘了前边我交代你的事情。”达木催促的话说到最后带了一股命令的口吻。

    三水虽仍旧不放心,但看着达木一副坚决不要他们来插手此事的模样也没有办法,终只道了一句“等我送巴依去看了巫医再来找你”,然后将背上的长弓及箭筒取下来递给了身旁的另一名弓手,将巴依背到了背上。

    另一名弓手此事走到一株连树干都爬满了青绿藤叶的大树旁,抬手在树干上的青绿藤叶中一抓,便抓出了一根四根树藤扭绞在一起如有小儿手臂粗的藤条,随后便递给了三水。

    三水将藤条抓在手里,一手托着背上的巴依,一手抓稳藤条,然后身子一个腾空,双脚踩着粗壮的树干,如猴子攀树一般没几下就攀到了上边层层叠叠的枝枝叶叶后边,消失在了沈流萤等人的视线中。

    “哇”小若源和小麻雀看得目瞪口呆,一脸的佩服,尤其是小若源,一张小嘴张大的快能塞进一个鸡蛋。

    紧着,其余几名弓手也像三水一般抓着藤条攀上了大树上的寨子。

    待得最后一名弓手也攀了上去,小若源还是一副目瞪口带的模样,秋容这会儿揉揉他的脑袋笑他道:“怎么?小家伙你是不是在想你手短腿短的待会儿要怎么上去?”

    “你才手短腿短!”小若源不服,然他说完话后却手快脚快地往秋容身上爬,往他背上爬,显然一副“你背着我我就能上去了”的意思。

    秋容又笑了。

    达木则是看一眼长情与云有心,神色严肃,道:“我们木青寨从不让外边人踏足,你们既然不相信非要来走一趟,我也就只能答应了,我既答应了带你们来寨子,我就必须说到做到,可若要上到寨子里去询问有无你们要找的人,就只能你们其中一人跟我上去,你们若是非要一块儿上去,那待会儿就怪不得我们寨子里的人无情了。”

    沈流萤没有说话,在这种古时候,出门在外,女人只有跟随的份,一切都要以男人为先,而且这种事情也无需她来做主她来操心,她只需要跟着就行。

    长情没有让任何人为难,只听他淡漠道:“既是如此,阿七你便随这位兄弟上去好好打听打听,打听清楚了也好让你安了心。”

    “嗯。”云有心微微点头,没有向长情道谢,也没有关心他在寨子下边要怎么办。

    他们之间,根本就不需要说这些。

    就在这时,从方才那些个弓手攀上去的地方掉下来一个粗布包袱,达木上前拾起,然后递给了云有心,道:“把你身上的衣裳换下,换上我们苗人的衣裳,否则你进不去寨子。”

    “多谢。”云有些接过达木递来的包袱。

    小若源有些不高兴地趴在秋容背上嘀咕:“我还想着到上边去看看的呢,居然不能去,不开心。”

    小麻雀的黑眼睛滴溜溜的,像是在打着什么主意似的。

    长情则是将沈流萤抱起,走到一处他觉得适合坐下歇息的地方,坐下来后让沈流萤坐在他腿上,那模样就像已经当达木不存在更当顶头的寨子不存在似的。

    达木不知道一个人的心是练就到了何种程度,才会像这个男人一样对任何事情都足够冷静,冷静到无动于衷。

    沈流萤虽然也很想到这木青寨中看看,可她尊重长情的决定,也尊重这个寨子的规定,是以她靠在长情怀里,抱着他的手臂,闭起眼准备睡一觉。

    待云有心换好了衣裳,只听达木对他道:“待会儿入了寨子我带你去见族长,寨子中所有事情,族长都会知晓,你想知道有没有人来过我们木青寨,问族长再合适不过。”

    “多谢。”

    此时此刻,寨子中,一名老妇正自言自语地喃喃道:“有贵客来我们木青寨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