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8必发官网(www.k6u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399、我爱你!【二更】

    看着山索加血流不止的左肩,沈流萤脑子里一时无暇多想,作势就要上前为他治伤。(Www.K6uk.Com)

    可她的脚还未及跨出,却发现山索加整个人——

    正在慢慢变得透明!

    且听墨衣在旁声音幽幽道:“无用的,这是他自己选的路,汝救不了他的,便是墨裳都救不了他。”

    沈流萤在墨衣淡淡幽幽的话里听到了无尽的叹息。

    这是她第一次听到墨衣的叹息声。

    可她却不愿意相信,不愿意相信独自在此孤寂了七千年,等候了七千年的山索加就这么,就这么

    “为什么没有用?”沈流萤紧紧抓着长情的手,哽声问墨衣道。

    她手腕上被长情生生咬出的口子还在流血,长情眉心的芍药还在亮着诡异的光,可这些她此刻都顾不得了。

    墨衣默了默,却是微微摇头,没有给沈流萤答案。

    仿佛这个答案太悲伤太绝望,连他都不忍说出口。

    只听沈流萤又问:“那他,有轮回么?”

    就算今生无法与他的阿蘅相守,那来世或者再来世,或许在某一世,他又能见到轮回后的墨裳呢?

    这个问题,墨衣依旧没有回答。

    然,他的沉默就已经是他的回答。

    沈流萤将长情的手抓得更紧,不可置信地看着跪坐在地的山索加和墨裳,眼眶和鼻尖酸涩不已。

    长情将她揽进怀里,亦在看着墨裳与山索加。

    此时此刻,他们身上的异样已不足让他们在意。

    “疼么?”墨裳定定看着山索加血流不止却又在渐渐变得透明的肩,颤声问道。

    谁知山索加却是笑了,笑得甜甜的,开心极了的模样,道:“不疼,我见到了阿蘅,什么都不觉得疼了。”

    “傻瓜,傻瓜”墨裳的眼泪扑簌簌地往下掉落,不仅声音在颤抖,她的整个身子都在颤抖,“汝为何总是这么傻,为何,为何”

    “因为我爱阿蘅,我不想忘了阿蘅啊。”山索加说得很顺口,就像这是他经常挂在嘴边的话一样。

    说完,他却又变得悲伤,“可我就要忘记阿蘅了,我想着记着阿蘅这么这么久,却还是要忘记阿蘅了,阿蘅,你生气的对不对?”

    “不生气,吾怎会生阿加气。”墨裳泪如泉涌。

    “阿蘅,你不要哭了好不好?阿蘅你这样哭,我觉得心好难过好难过,阿蘅你以前不会这样子来哭的,是不是我不够听话做得不够好,所以阿蘅你才会这样一直哭一直哭”看着墨裳如何都停不了的泪,山索加伤心得就像个做错事的孩子。

    “不,阿加汝已经做得很好,很好了。”墨裳摇了摇头。

    “那阿蘅你为什么要哭?”山索加巴巴地看着墨裳,小心翼翼地问,“是不舍得我吗?”

    “是。”墨裳肯定地点点头。

    “可是,可是”山索加忽地就哇哇哭了起来,“可是阿蘅根本就不要我啊,你又为什么会不舍得我!阿蘅,我不要你骗我,不要你骗我!”

    “吾没有骗汝,没有,没有”墨裳伸出手,想要抱住突然就哭得像个小孩子似的山索加。

    可不管她伸出多少次手,都只会是徒劳。

    山索加已经变得比她还要透明,很快就要在这天地间消失不见。

    就在这时,他又泪眼汪汪地巴巴看着墨裳,小心翼翼道:“阿蘅,照白的臭胳膊给你了,很快你就要见到他了对不对?你高兴吗?”

    墨裳却是想也不想便摇头。

    “阿蘅你为什么不高兴?”山索加泪流汩汩,“你喜欢他的不是吗?快要见到他了你为什么不高兴?”

    墨裳没有回答,只是流着泪摇头又摇头。

    她已经悲伤得说不出话。

    只听山索加又出声了,依旧问得小心翼翼的,“阿蘅,我就快要走了,我可以最后问你一个问题吗?”

    墨裳点点头。

    “阿蘅你,你,你有没有一点点喜欢过我?有没有一点点想过我?”他不求多,只要阿蘅有一点点喜欢他一点点想念他,他就心满意足了。

    “傻瓜,傻瓜,傻瓜”墨裳一边摇头一边哽咽道,却只是反复喃喃他是傻瓜。

    就在山索加满面期待的神色黯下来的时候,墨裳忽然右手捧住山索加的脸颊,同时——

    对着他苍白且已然透明得快要消失的唇吻了下去!

    山索加眼眸倏然大睁!

    不仅是因为墨裳这突如其来的吻,还因为,他感受到了这个吻的温度!

    冰凉的,带着眼泪的咸味。

    也几乎就在这一瞬之间,只听墨衣一声无法冷静的惊呼声:“墨裳汝疯了!”

    在一旁的沈流萤与长情此时看到,本当透明得快要消失的山索加竟又变回了原来模样!真真切切存在的一个人!

    而墨裳,竟似也有一瞬间变得不再透明!而是像山索加一样是真切存在的!

    惊于眼前这倏然间的变化,长情发现,墨裳的左手,正死死抓着苍龙古剑的剑刃!

    没有肉身的她明明就碰不到这人世间真真实实存在的东西,可她此刻却的的确确握住了苍龙古剑的剑刃!

    震惊的墨衣上前来就要拂开墨裳紧握着苍龙古剑的手,可她却死死抓着不放,唇亦紧紧贴着山索加的唇不愿意离开。

    她紧闭着眼,已泪流成河。

    她仿佛看见那浓密得没有一点阳光的林子深处,那个蜷缩在地浑身是血的少年,蓬乱脏污的头发,瘦小的身子,可却有着一双她从未见过的澄澈眸子,像是月华一样干净,像孩子一样单纯,偏偏在见到她的时候充满了惶恐不安与抗拒。

    那一刻,那双对她充满了恐惧的纯净眼睛就像一头小鹿似的撞进了她的心,令她非但没有杀他,反像养孩子一般把自己会的东西一点点教给他。

    无人知晓,与他在一起的那些时光,是她从小到大最开心的,看着他像个孩子一样一点点学会像人一样生活的本事,她会觉得很开心,不管是看到他终于会一个人生火还是听到他终于能清楚地叫出她的名字的时候,她的心都是美好,看着他笑她会觉得开心,看着他哭她会觉得心疼,看着他一点点长大一点点长得比她高,她心中的喜悦根本就无人知晓。

    甚至有时候看着孩子一样的他,她会认为,他就是她的,他生来是为等着她,而她生来也不过是为了他,为了不让他一直等待。

    可这终究不过是她心中的想法而已,她很清楚她生来这世上是为了什么。

    她生来就注定不凡,注定不能过平常人过的日子,注定不能像平常人一样,爱自己所爱。

    所以,她注定要辜负她的阿加。

    阿加,阿加

    ‘阿,蘅,阿蘅叫阿蘅,阿蘅是阿蘅的,名字。’

    ‘阿蘅,我饿了,我想吃鱼,可不可以?’

    ‘阿蘅,你看,花儿!和阿蘅一样好看的花儿!’

    ‘阿蘅,我编的花环,编给阿蘅的,好看吗?’

    ‘阿蘅,阿蘅你不走好不好?我,我不想要阿蘅走。’

    ‘阿蘅,我乖乖的,我听阿蘅的话,那阿蘅什么时候来看我?’

    ‘阿蘅阿蘅!阿蘅你来看我了!我自己有很乖很乖的!我没有乱跑,我也有乖乖地自己烧饭吃,可是我烧的饭不是黑了就是好硬好硬,没有阿蘅烧的好吃。’

    ‘阿蘅,为什么你才来两天就要走?是不是我做错了事惹阿蘅生气了?’

    ‘阿蘅,我看到那边寨子人好多好多,我偷偷去看了,我听到他们说成亲,阿蘅,什么是成亲?’

    ‘成亲就是两个人一直一直住在一块儿啊?那,那阿蘅,我和阿蘅成亲好不好?’

    ‘阿蘅你看你看!我长得比阿蘅高了!阿蘅说我长得比阿蘅高的时候就不是孩子了,那我不是孩子了是什么?’

    ‘男人?什么又是男人?’

    ‘阿蘅,你又是好久好久没有来看我,我好难过’

    ‘阿蘅,我不是故意要跑出去的,我是想要找阿蘅,阿蘅那么那么久不来看我,我以为阿蘅不要我了’

    ‘阿蘅,我好疼,阿蘅你不要生我的气了好不好,我,我知道错了,我再也不乱跑了,再也不乱杀人了,我再也不惹阿蘅生气了阿蘅不要不理我’

    ‘阿蘅,我好像学到了一个词,嗯叫做喜欢,我,我喜欢阿蘅,阿蘅,我说得对不对?’

    ‘阿蘅,我喜欢阿蘅,很喜欢很喜欢,我想要一直一直和阿蘅在一块儿,阿蘅你喜欢我吗?你想要和我一直一直在一块儿吗?’

    ‘哦,阿蘅不知道,那我待会再问一次好了。’

    ‘阿蘅,你为什么总是不开心?是我惹阿蘅不开心了吗?’

    ‘阿蘅,你你老是盯着照白看,你喜欢照白对不对?’

    ‘阿蘅,你不开心,是不是照白欺负你了?我去打他!’

    ‘阿蘅,你不要不开心,照白不喜欢你,可是阿加很喜欢你啊!阿蘅是这个世上最好最好的姑娘!’

    ‘阿蘅,你,你喜欢我吗?’

    ‘阿蘅,你不喜欢我,那是不是他不要你,你也不要我?’

    ‘呜呜呜呜阿蘅,阿蘅,为什么你不要我?我好喜欢好喜欢你啊!你为什么不要我’

    ‘阿蘅,照白走了,阿夜要跟他走,你也要跟他走,是吗?’

    ‘阿蘅,我想跟你一块儿走,可我不能跟你一块儿走,我要是跟你走了,我就会忘了你了,我不要忘了你,我不要忘了阿蘅’

    ‘阿蘅,我要一直留下,我要一直记着阿蘅,不然阿蘅哪一天突然回来了,找不到我。’

    ‘阿蘅,你不要我,所以你不会再回来找我的对不对?可是你喜欢照白,你会回来找照白的对不对?那我就——’

    ‘我就和照白一起留下!等着你再回来!’

    ‘阿蘅,你看,我用阿夜的剑把我的左胳膊砍下来,用蛊把照白的胳膊装在我左肩上,这样的话,你回来找照白的时候,我就能再见到你了。’

    ‘阿蘅,我求求你,求求你,就让我这样留下吧!这样我能和照白生死与共,这样我也能一直一直记着你!’

    ‘阿蘅,我求求你,我不要轮回,不要转世,我不要忘了你,求求你不要让我忘了你,求求你不要夺走关于你的记忆!’

    ‘阿蘅,我不怕孤寂,我有阿蘅留给我的回忆,我不孤寂,我就是想要记着和阿蘅有关的一切一切而已!’

    ‘阿蘅,我感觉到照白的力量了,他的胳膊不能再从我身上拿开了,阿蘅,你就这样把照白封印在我身上吧!就让我这样一直记着你,好不好,好不好?’

    ‘阿蘅,你不要哭,不要哭,我不要你哭,我知道我惹你生气了,可是我真的好喜欢好喜欢阿蘅啊!我真的不想要忘记阿蘅!’

    ‘阿蘅,我听话,我就留在这儿,哪儿也不去,不然你再回来的时候找不到我。’

    ‘阿蘅,你回来的时候,还会记得我吗?不记得我也不要紧,你一定会记得照白的对不对,你记得照白就够了,你找到照白的时候我也就能见到你了。’

    ‘阿蘅,到那个时候再让我忘了你好不好?我想记得你久一点,久一点’

    ‘阿蘅,阿蘅,我好舍不得你啊,可是我知道的,你从来都不是我的,你不要我,我也留不住你。’

    ‘所以,就让我这样记着你,好不好?我知道阿蘅最疼我了,不会不答应我的。’

    ‘呜呜呜阿蘅,你再抱一抱我,最后抱一抱我,好不好?’

    关于山索加的一切自墨裳记忆深处涌起,让她觉得她那颗早已不存在的心撕裂般的疼。

    他记得关于她的一切,她又何尝不是如此?

    他固执地将自己困在这儿不见天日的地方七千年,不过就是为了一直记得她不忘记她,那她呢?

    她又何尝不是如此?

    她固执地强留住自己这一缕元魂,也不过是为了不忘记她的阿加。

    她怕,怕往生后的她哪怕见到了阿加也不再记得他,怕不记得会因她哭而哭因她笑而笑的阿加,怕不记得那个哪怕不惜灰飞烟灭不入轮回道也要记得她的阿加,怕不记得她一直放在心里爱着的阿加。

    可她不能爱不敢爱,身为天地诡医的她只能为这个天下生为这个天下死,从来到这世上的那一刻开始就注定了她不能爱任何人,所以哪怕她知道阿加对她有情,她也不能回应,他误会了照白,她也只能托照白不要拆穿这个事实,她给不起阿加任何回应,更给不起他任何承诺,甚至或许有一天她会被天下所逼手刃阿加。

    阿加是罪恶的蛊毒之子,是不容于世的,更是随时都有可能会毁了这整个十万大山或是大半个人世,可她却欺瞒世人将他留了下来,养着他,疼着他,甚至对孩子一样的他动了情生了意。

    阿加就像个孩子一样纯净,这样的阿加,要她如何对他下得了手?

    若是可以,她怎会不要他,她怎舍得不要他?

    她又怎舍得他就这么魂飞魄散!她不要她的阿加消失在这天地间!哪怕用她这一缕幽魂永远消失来换!

    只不过,要愧对那个丫头了

    可她,别无选择,她不能眼睁睁看着阿加魂飞魄散。

    忽然间,山索加觉得自己的左肩疼得厉害,他的心口也难受得仿佛快要窒息,他浑身抽不出一丁点的力气,整个人如五雷轰顶般怔愣地看着满脸泪痕突然吻上他的墨裳,直到墨裳离开他的唇,他才猛地反应过来,急忙慌乱地问墨裳道:“阿蘅,你,你,你”

    山索加又惊又喜又急的,张了半天嘴却说不出什么来。

    却见墨裳突然微微笑了起来,用虚无缥缈的右手轻轻摩挲着山索加的脸颊,温柔道:“阿加,去往生吧,去往一个疼汝爱汝的好人家,汝就不会再有悲伤与苦痛”

    “往生?”山索加怔怔地喃喃一声,然后大惊失色,“阿蘅你做了什么!?阿蘅你对我做了什么!?”

    他怎么可能有往生!?他不可能有往生的!

    墨裳却没有回答,只是流着泪温柔地看着他而已。

    只听山索加突然骇然道:“阿蘅,我不要往生!我不要做一个不记得阿蘅的人!我不要忘了阿蘅!我不要我不要!阿蘅,我求求你,不要让我忘了你!”

    山索加泪流如注。

    墨裳柔声安抚他,“阿加,听话,听阿蘅的话,去往生,待阿蘅做完阿蘅的事情了也前往往生,然后去找阿加,到那个时候,阿蘅就再也不离开阿加了。”

    “可阿蘅你不是说过,往生之后,今生的一切全都会不记得了吗?”山索加大哭着用力摇着头,他想跳起来,可他一点力气都没有,就像快要死了一样,“这样的话,阿蘅你要怎么找得到我?阿蘅你骗我”

    “吾没有骗汝,吾方才吻了汝可对?吾记住了阿加的味道,就算往生,吾也会记得阿加的味道,然后就会找得到阿加了。”墨裳依旧道得温柔。

    “真的吗?”

    “真的。”

    山索加哭着,又像个孩子一样放声哭着,哭得伤心,断断续续道:“可是阿蘅你,呜呜呜你不要我,又,为什么,为什么要找我?”

    “傻瓜”墨裳哭得悲伤,却笑得温柔,“吾的阿加,吾爱汝啊”

    过了这么这么久,她终于有勇气把这句话说出来了。

    山索加愣住,连泪水都定住了。

    沈流萤此时已是潸然泪下。

    若不是爱一个人,又怎会为了他哭为了他疼为了他而悲伤难过?

    墨裳说的没有错,这个叫做山索加的男人,不是疯子,他只是个傻子。

    山索加忽然又呜呜地哭,“阿蘅,阿蘅,阿蘅等到来生,阿蘅你真的找得到我吗?”

    “真的找得到。”

    “那来生的时候,阿蘅,我娶你好不好?你和我成亲好不好?我们一直一直住在一起好不好?”山索加大声哭声,却又开心地笑着。

    “好,来生的时候,吾找到汝,然后等汝来娶吾,吾嫁给汝。”墨裳亦是笑得温柔又开心。

    “那就说好了的,阿蘅。”

    “嗯,说好了的。”

    “阿蘅,我真的很喜欢很喜欢你。”

    “吾知道。”

    “不对,不对,是我真的很爱很爱阿蘅。”

    “吾知道,吾也爱阿加。”

    山索加和墨裳一直流着泪,可他们却又笑得很开心,那开心的模样仿佛是他们已经开到了他们来生的幸福,他和她站在喜堂里,结为了连理,再不会分开。

    明明是开心的笑,却是让人觉得心中大恸。

    沈流萤不忍再看,转了身,将脸埋进了长情的胸膛里,啜泣道:“呆货,我们回去吧,我不想再留在这个地方”

    山索加就这样带着满脸泪痕却又满足的笑闭起了眼。

    墨裳看着闭了眼的山索加,由最初的无声哭泣渐渐变为放声大哭,声声悲戚,令人动容。

    她的手依旧紧紧抓着苍龙古剑。

    本就半透明的她,渐渐消失不见。

    沈流萤右手掌心里流纹重现,颜色却已变得极淡极淡。

    沈流萤忽然昏在了长情怀里。

    “萤儿!”

    ------题外话------

    这个章节名有点俗,但是,绝对符合内容!

    这几天的内容有些沉重,极乐之地这个地图的设定确实是比较沉重悲伤的,我有罪我有罪,我码的时候心情也是很沉重,所以码得很慢,但是阿加和阿蘅的故事就是这样,这是我能给阿加最好的结局了,来生再见,做个普普通通的人,然后我娶你,你嫁给我,一直生活在一起。

    没有非常直白地写出来七千年前发生了什么事情,只是从阿蘅回忆阿加的话里面影射到,这个怎么说,我个人的写作习惯,要是看不懂,再看一遍应该就能懂了,(v)嗯!

    最后,小萤萤没事!叔是亲爹!真的!

    好久没有写这么长的题外话了。

    此时北京时间凌晨两点,洗洗睡,为了码二更我也是拼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