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8必发官网(www.k6u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401、乖孩子们,帮帮爹【二更】

    没有大夫诊治得出沈流萤究竟是患了什么病症以致于昏睡不醒,马车一直往京城方向去,每经过一个城镇,长情都抱着沈流萤问遍城中的每一个大夫,答案依旧不变。(看啦又看小说)

    此时,已是他们离开十万大山的第四天。

    沈流萤依旧没有醒来。

    不仅大夫诊不出个所以然,便是小若源这颗能治百病的草药灵妖都无法让沈流萤醒来,心急如焚的长情无数次尝试着将墨衣墨裳找出来也都无果。

    已经整整四天四夜未合眼的长情已濒临快要疯的境地,以致还在医馆里的他终于不能再冷静,暴怒之下的他竟是将这医馆给削了个粉碎,吓傻了那个中年大夫,更是吓尿了馆中的抓药小厮。

    就是跟随在长情身边八年之久的秋容都被惊到了,他早已习惯他主子的喜怒不形于色,就算是生气,也从未见过长情这般如眼下这般当场爆发的。

    这是第一次。

    秋容赶紧向云有心求救,心道是眼下要是七公子都没有办法控制住爷的怒火的话,怕是这整条街都要遭殃了。

    “长情。”云有心自是知道长情这是真的动怒了,然他并未像秋容那般战战兢兢,反还站到了长情身侧,抬起手轻轻搭到他肩上,温和道,“长情你这般迁怒于大夫也无用,弟妹的情况,怕是寻常大夫都无法诊出个所以然,冷静些。”

    长情却未说话,只是将沈流萤抱得更紧,而后转身离开了这间给他毁了的医馆。

    在他转身之时,好不容易哆哆嗦嗦站起身的大夫登时又跌坐在地,吓得不轻的模样。

    因为他看到了长情的眼睛!

    看到了长情那双来时墨黑但此时已然赤红如血的眼睛!

    “妖妖”大夫浑身哆嗦着,因受惊而发白的唇哆哆嗦嗦出两个断续不清的字,长情眼神一寒,正欲侧过头来。

    当此之时,只见云有心朝大夫一个拂手,大夫只觉自己的颈侧挨了一记重击,顿时两眼一翻,昏了过去。

    长情脚步顿了顿,而后跨出了门槛。

    云有心无奈地叹了口气,微微摇了摇头,跟着走了出去。

    倒是秋容赶紧跑了进来,皱着眉看着被云有心打晕了的大夫,再看向一旁跌坐在地浑身抖得像筛糠一样的抓药小厮,嫌弃地瞟了一眼他尿湿的裤裆和他屁股下正坐着的一滩湿意,然后朝他走了去。

    “别别杀我!”还未等秋容靠近,只听小厮当即求饶道,屁股下的湿意更多了。

    “”秋容很想抬脚给这小厮一脚,但看在他抖得实在太厉害的份上,他终只是白了他一眼,一边从怀里掏出银票一边嫌弃道,“还是不是男人了,居然能吓尿成这样?给,这是赔你们这间医馆的银票,这银子领出来足够赔你们这样的医馆三四间了,待会你们掌柜的醒了交给他。”

    秋容说完,将银票塞到了小厮手里,然后转身走了。

    直到他们这几人驾着马车离开,莫说这吓尿了的小厮,就是整条街的人都还没有回过神来。

    马车上,长情紧搂着沈流萤不放,手一直在她脸颊上来来回回地轻轻摩挲。

    云有心轻叹一声,道:“长情,你已经四天四夜未曾阖过眼了,且先躺下闭眼小憩会儿也是好,我替你照看着弟妹。”

    “不。”长情想也不想便拒绝。

    云有心很是无奈,“你总是这般不吃不喝不睡的也不是办法,弟妹不醒,万一你也倒下了可怎生是好?”

    “我不会倒。”长情斩钉截铁。

    云有心又是轻叹一声,无奈不已,“你怎的这般固执。”

    “阿七。”长情将沈流萤搂得更紧,俯着身将唇贴到了她的脸颊上,声音低低沉沉,宛如悲鸣,“我连我的妻子都保护不了”

    云有心微微一怔,然后愈发温柔道:“你这是什么话,这本就不是你保护与否的问题,你又为何非将过错归到自己身上不可?”

    谁知长情却是未听入耳,愈发低沉道:“是不是当初我母亲没有把妖元给我的话,她就不会离开我和我爹了?要是没有这些封印,萤儿是不是就不会这样?”

    “你想到哪儿去了?”云有心无奈地摇了摇头,只见他伸出手,轻轻搭到了长情头顶上,明明比长情大不了多少,却温柔爱怜得像个兄长,“这世上的事情从就没有假若,既是已然发生的事情,我们就必须坦然应对,长情,你这般可不像你。”

    “可我真的不知道我该怎么办”长情朝沈流萤贴得更近,将脸颊紧紧贴着她的脸颊。

    他不知道该怎么样才能让他的萤儿醒来,就像他不知道究竟该要到何处才能找到他的母亲一样。

    即便墨衣说了萤儿没有大碍,可他仍是无法冷静。

    云有心见长情听不进劝,心疼又无奈,“长情你可真是,你这是要我和你一起难过才是了?我真是可惜我没有阿风那种不管怎样都能逗得人开心的本事。”

    长情这会儿干脆没再搭理云有心。

    云有心无奈得在他的脑袋上轻轻拍了两拍,然后忽然想到了什么,倏又柔柔笑了起来,对长情道:“既然大夫都不知道弟妹是如何回事,长情你又唤不醒她,不若让弟妹肚子里的孩子来试试?”

    “孩子?”长情双肩微微一颤,忽地抬起头,定定看着正柔柔笑着的云有心,“孩子还在萤儿肚子里,要怎么来唤萤儿?”

    “便在还在弟妹肚子里才有用。”云有心听着长情的动静,只是浅笑着,“不过我这也是忽然想到的法子,却不知有没有用,若是无用,你可不能又蔫吧下来,你要是又蔫吧了,谁来想法子把弟妹唤醒?可别指望我能给你想得出什么好法子,这可是你媳妇儿不是我媳妇儿。”

    云有心才说完,便听得长情有些不耐还有些嫌弃道:“阿七你说是不说?”

    “好好好,我说,你这人,还嫌弃起我啰嗦了。”云有心笑得温和,“弟妹肚子里的孩子既是你的骨肉,你试试用你的妖力唤唤他们试试,或许他们能感受到你心中所想所盼就会帮你把弟妹叫醒了呢?”

    “”马车外正在赶车秋容听到云有心说的办法,心中碎碎念道:七公子,你当夫人肚子里的娃子们成精了呢?这都能有用的话,那颗包治百病还险些有起死回生功效的草药若源岂不是要去吃屎了?

    秋容这般想,不由看了一眼坐在他身旁的小若源。

    小若源可不知道他心里想什么,见他一股奇怪的眼神瞅着自己看,不由瞪他一眼,道:“秋容你这么看着我干什么,又不是我出的这种怎么听都怎么不可行的烂点子。”

    “”马车里的云有心失笑,“小家伙,你说得这么大声,我可是听见了的。”

    小若源赶紧捂住自己的嘴,他好像说得确实有点大声了。

    长情虽然心里也十分嫌弃云有心这所谓的法子,不过他着实没有其他办法了,试一试总比什么都不做的好,万一真的有用呢?

    “阿七。”长情抬头,看着云有心。

    “怎么了?”云有心关切地问。

    “要是这办法没用,我想哭给你看。”长情忽然一脸认真道。

    “噗——”驾车的秋容险些忍不住笑出声,好在他捂嘴捂得快。

    倒是小若源一脸激动地转过身来掀开车帘,盯着长情道:“好啊好啊!小坏坏相公,你哭给我们看吧!我没见过你笑,见过你哭也行啊!”

    秋容赶紧将小若源揪回来。

    “”云有心默了默,然后嫌弃长情道,“那你别试了,也别搭理我。”

    小麻雀站在云有心的肩上,黑豆子般的眼睛滴溜溜地盯着长情看,然后一副认真的口吻道:“可能云阿七说的办法真的有用,在妖界,爹娘的力量若是足够,有时候集中精力是可以和肚子里的孩子相互感应的,殿下的话说不定可以的。”

    集中精力?

    长情微微点了点头,将沈流萤从自己怀里微微松开,先是一点不在意旁人目光地低下头在她眉心轻轻亲了一口,待他抬起头来时,只见他墨黑的眸子俨然变成了赤红色,墨发也变成了纯白色,显然已经妖化。

    他一手揽着沈流萤的肩,一手覆到她一天比一天大的肚子上,轻轻摩挲着,嘴里一边小声喃喃道:“萤儿这几日都未有好好吃东西,不知有没有饿着孩子们。”

    云有心听着长情的喃喃声,担心他又多想而后责怪自己,便柔声道:“别担心,这些日子给弟妹诊脉的大夫都说孩子们很好。”

    长情轻轻嗯了一声,又抚着沈流萤的肚子道:“孩子们乖,这几日爹只顾着担心你们娘亲,没有好好照顾你们,莫怪爹可好?”

    孩子气一样的话,却没有人想要笑话他,都只静静地听着他与沈流萤肚子里的孩子们说话。

    “乖孩子们,你们娘亲已经睡了四天四夜了,你们娘亲已经四天四夜没有理爹了,爹快要担心坏了,却不知该如何才是好,不知如何才能让你们娘亲醒过来看看爹,你们替爹叫娘亲醒过来好不好?”长情说着,将头深深躬下,以不动沈流萤的姿势躬着身吻上了她凸起的肚子,就这么亲吻着她的肚子道,“爹和你们娘亲说话她听不到,爹只能和孩子们说了,孩子们若是能听到爹说话,就替爹告诉娘亲,爹很想她,想得快要疯了,好不好?”

    他很想萤儿,很想很想。

    她明明就在他眼前就在她怀里,他却如何都唤不醒她。

    他真的快要疯了。

    云有心听着长情的话,微微动容。

    长情这样悲伤又小心翼翼的模样,他还从来不曾见过。

    弟妹在长情心中,已然比他自己的性命还要重要,她若是再不醒来的话,长情怕是真的会疯掉。

    “乖孩子们,帮帮爹。”长情微微闭起眼,温柔且深情地再次亲吻上沈流萤的肚子。

    就在这时,只见沈流萤的肚皮突地微微动了一下,像是孩子在伸小拳头一样。

    小麻雀心里一阵激动紧张,想出声又不敢出,生怕会吓到沈流萤肚子里的孩子似的,便只定定盯着她的肚子瞅。

    且见那个小拳头似的波动移到了长情唇贴着沈流萤肚子的地方停了下来,就像停在那儿抚摸他的脸颊似的。

    长情感觉到肚子里孩子的反应,蓦地睁开了眼,用唇一下又一下地抿着沈流萤那被小家伙稍稍顶起的肚皮,一边惊喜道:“乖孩子,你们可是听到爹与你们说话了?”

    孩子似翻了个身,就好像在说“是的”一样。

    只听长情着着急急又道:“听到了就替爹叫叫你们娘亲好不好?娘亲睡了很久了,该醒起来了,该给孩子们喂些东西吃了,不然娘亲饿坏了孩子们也该饿坏了。”

    长情一边吻着沈流萤的肚子也一边用手抚摸着。

    可这会儿,孩子没动静了。

    长情又贴着沈流萤的肚子说了好一会儿话,孩子仍不再有反应。

    长情揽着沈流萤肩膀的手先是微微颤抖,然后抖得愈来愈厉害,最后他从她肚子上慢慢抬起头,蓦地又将她紧紧抱进了怀里来,将脸埋在她颈窝,近乎绝望且无助地低声唤着她,“萤儿,你已经睡了整整四天了,你为何还没有睡够,你不能这样不理我,也不能这样不理我们的孩子”

    前一会儿还激动又紧张的小麻雀此时眼中满是失落,不行吗?殿下做不到吗?

    沈流萤就这么忽然不省人事,究竟是怎么回事,大夫医治不了,便是草药都没有办法,到底要用什么办法才能让她醒来!?

    她若迟迟醒不过来的话,她肚子里的孩子该会有危险了。

    “唔”就在一车的人心情都沉重非常时,滚滚的车辙声中忽响起一声难受的闷哼声,然后一声嗔怨声,“你个呆货,你抱我这么紧,是想要憋死我么”

    小麻雀满是失落的黑豆子眼睛瞬间亮了起来。

    云有心神色沉重的面上也扬起了盈盈的浅笑。

    外边驾辕上的小若源听到这一难受的嗔怨声,一时激动得突地在驾辕上站起身来,一转身就冲进了马车里。

    秋容甩着缰绳的手突然一抖,刷的甩在马匹上,激得马突然猛地往前冲,使得激动冲进马车里的小若源一个没站稳,身子前倾,那脑袋作势就要冲到沈流萤肚子上去!

    “草药!”小麻雀大惊失色,顿时化成人形,眼疾手快地伸出手去挡住了小若源那就要狠撞到沈流萤肚子上去的小脑袋。

    不过,小若源的脑袋是挡住了,云有心的腰倒是快要被化成人形的小麻雀给坐断了。

    因为方才他一心只想着拦住小若源的脑袋不让他撞到沈流萤的肚子,一时间竟是忘了他还呆云有心的肩上,这一化形,虽是没坐在云有心的肩上将他坐塌,却还是没有完全离开他的身,而是稳稳当当地坐在他的腰上,坐得一向温文尔雅的云有心都忍不住惊呼一声:“我的腰——”

    小麻雀赶紧跳起来,却忘了这是在马车里,脑袋“咚”的一声就狠狠撞到了车篷上,撞得他吃痛一声赶紧弯下腰。

    一时间,这本就不算大的马车里满当当地挤了四个人。

    “小坏坏你终于醒了!”小若源开心不已激动不已。

    “沈流萤你终于醒了!”小麻雀捂着自己被撞疼的脑瓜,亦是惊喜道。

    “弟妹你可算是醒了!”云有心揉着自己被小麻雀一屁股坐疼的腰,笑得温柔道。

    沈流萤被这闹哄哄的情况弄得一时懵得不知发生了什么事情。

    而她还未来得及弄明白这是怎么一回事,长情又将她用力搂进了怀里来!

    “萤儿!”

    颤巍巍的声音,沈流萤觉得自己似乎还在这颤巍巍的声音中听到了隐隐的哭腔!?

    ------题外话------

    明天早上9点要是没有更新,那就是下午5点更,就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