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8必发官网(www.k6u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449、(5)

    纯苓的速度总是很快,每每她说要做一件事情,还不等莫凛说什么,她便已经消失得不见了影儿,让莫凛根本寻她不得。(wWw.k6uK.cOm)

    莫凛不过是随口问问,并非真的想要见那只白净通人性的兔子,且外边还下着雪,怕冷的纯苓出去的话指该觉得冷透了,可他反应过来走到门外的时候,早已不见了纯苓的身影,他纵是想找,却根本不知道上哪儿去找。

    莫凛重新回屋,看到桌上纯苓还未吃完的甜糕和甜汤时,他的心有些愧疚,要是方才他随口说的不是那只兔子便好了,这般的话,纯苓姑娘就不会想着要去把兔子找来给他看了。

    不行,这般冷的天,纯苓姑娘那般畏寒,冻坏了可如何是好?

    即便不知该上哪儿去找纯苓,莫凛还是披上了斗篷要出门去寻。

    而当他才将斗篷披上时,微掩着的书房门被一只小东西挤开了一条缝儿,莫凛转身正要朝外走去,便瞧见一只白白净净的小东西正从门缝间挤进来。

    白茸茸的小身子,长长的耳朵,正是他方才才问起纯苓的那只兔子,那只和纯苓一样喜爱石榴花的兔子,莫凛还清楚地记得它将整个小鼻子都挤到了石榴花里嗅香味的有趣模样。

    可这会儿莫凛见着兔子却没有见着纯苓,使得他不由问兔子道:“小东西,你的主人呢?”

    兔子转头看了看门外的方向,就像在跟莫凛说主人在外边一样,可莫凛等了好一会儿还没有见着纯苓回来,不由着急了,一边往书房外走一边道:“不行,我要去看看。”

    看看纯苓姑娘为何没有回来。

    可他才走出两步,兔子便挡到了他面前,对着他摇了摇头,同时还朝他指手画脚的,莫凛蹙眉看着它那不断比划着的小爪子,猜测它动作里的意思,不确定地问道:“你让我不用去找纯苓姑娘?”

    兔子用力点了点头。

    “那怎么行?”莫凛摇了摇头,作势就要走。

    兔子再一次拦住了他。

    莫凛很无奈,索性蹲下身,伸出手就抓住了兔子的两只前爪。

    兔子反射性地张嘴就要咬他的手,可当它才张嘴,便看到了莫凛手背上那曾被它咬过留下的深深齿印,随即闭了嘴,任由莫凛将它提了起来。

    只见莫凛将它提至与自己视线平齐的地方,同时将它晃了晃,然后才盯着它的眼睛问它道:“你为何不让我去找你的主人?是她出了什么事情吗?”

    兔子摇摇头。

    “那是……不需要我去找她?”莫凛想了想,又问道。

    兔子本是垂下的耳朵瞬间竖了起来,显然是莫凛问对了,紧着便见它点了点头。

    莫凛默了默,又猜测着问道:“那她为何不进来?是有事情要做吗?”

    兔子又点了点头。

    “不能让我知道的事情?”

    兔子也似和莫凛一样默了默,一副思考的模样,而后又点了点头。

    莫凛忍不住问道:“是什么事情?”

    是什么事情不能让他知道?

    兔子自然不可能回答莫凛的问题,只是睁着黑亮亮的眼睛盯着他看而已。

    莫凛看着兔子的眼睛,忽有一种纯苓正用她那双干净纯澈的眼睛看他似的感觉,让他察觉到自己失态了,赶紧解释道:“抱歉,我不是有意要打听你主人的**的。”

    兔子依旧只是盯着莫凛看。

    只听莫凛又问道:“那她过一会儿可会回来?”

    兔子点点头。

    “那就好。”莫凛这才放心,而后将兔子放了下来。

    而当莫凛将兔子放下后,它蹭的就蹿到了暖炉旁,暖炉里煨出来的暖意让它舒坦惬意得本是竖起的长耳朵慢慢垂了下来,那喜欢暖意的模样让莫凛觉得真是与它的主人一模一样。

    天冷的这些日子,纯苓也是一进这书房就先跑到暖炉边取暖,然后便是一副惬意的懒洋洋模样。

    兔子这会儿就是一副懒洋洋的模样,窝在纯苓平日里坐的那张厚厚暖垫上,甚至还满足地在暖垫上滚来滚去。

    莫凛瞧得有趣,拈起一块纯苓没有吃完的甜糕,又在它身旁蹲下了身,而后将甜糕递给它,笑着问它道:“小东西,你可要尝尝甜糕?”

    这兔子的性子和喜好就好像纯苓姑娘一样,不知会不会像纯苓姑娘一般喜欢吃甜糕。

    本是惬意地在暖垫上滚来滚去的兔子一听到莫凛说甜糕,耳朵瞬间就竖了起来,同时它还蹭地坐起身,在暖垫上蹲坐好身子,然后用那双毛茸茸白净净的前爪飞快地从莫凛手里抱过甜糕,嗅也不嗅便将甜糕放进了嘴里。

    且还是整块甜糕塞进了嘴里,和纯苓吃甜糕时的喜好一模一样!

    莫凛愈发觉得这兔子有趣,心道是纯苓姑娘养的这只兔子可真是连喜好都与她一样。

    不仅如此,兔子也像纯苓将甜糕放进嘴里后用手捂着嘴那样用毛茸爪子捂着嘴,生怕甜糕会从嘴里漏出来似的。

    兔子吃完一块甜糕后朝莫凛伸出了小爪子。

    “还要吃?”莫凛笑着问。

    兔子点点头。

    莫凛便又给它再拿了一块甜糕。

    兔子吃完又还要。

    莫凛索性将盛糕点的盘子都拿到了地上来,放在兔子面前,笑着道:“都给你吃了,待纯苓姑娘回来我再给她到厨房拿些。”

    却见兔子抬起爪子,指了指桌上方向。

    莫凛转头看一眼桌子,不明白兔子想要表达什么,便又转回头来看它,问道:“你想说什么?”

    兔子又再指了指桌上方向。

    莫凛还是不明白。

    兔子似乎着急了,抓着自己的耳朵在原地打了个转,毛茸茸的小鼻头耸啊耸的,显然是在为自己表达不出莫凛能明白的意思来而着急。

    莫凛看着兔子着急的模样,便又再看了一次桌子的方向,这一次,他恍然大悟,只见他站起身,从桌上拿了纯苓没有喝完的那碗苞米甜汤下来,一并放到了兔子面前,笑着问它道:“你是不是想说你要喝这个甜汤?”

    兔子的耳朵又竖了起来,便是它那乌溜溜的眼睛甚至都亮了起来。

    莫凛失笑,“你这小东西,鼻子倒挺灵,没瞧见这甜汤倒是闻着了味儿?你这喜好可还真是和纯苓姑娘如出一辙,只不过你要是把这甜汤喝了,你主人回来了喝什么呢?”

    兔子却是不管,张开爪子一把就抱住了莫凛还拿着手里的甜汤碗,一副“我不管,我就是要喝”的好玩模样,甚至还先下手为强似的头一低,当即就将自己的嘴连同小鼻头一齐凑到了甜汤里。

    莫凛被兔子这模样逗得轻轻笑出了声,他将甜汤碗放到了地上,一边道:“别着急,给你喝就是,待你主人回来,我再给她重新盛一碗来就是了。”

    兔子这才从碗里抬起头来。

    可它的小鼻头与嘴边的须子却都沾上了甜汤,好玩极了的模样,惹得莫凛笑得嘴边梨涡深深,还令他不由伸出手替它擦了擦鼻子,“碗这么大,也不担心把自己掉甜汤碗里去了?”

    这一回,兔子也没有咬莫凛的手,甚至没有反射性的防备,它只是呆呆地任他给它擦湿漉漉的鼻子而已,可擦完了它又将头凑近了甜汤碗里。

    莫凛怕它把自己掉进了碗里,便用手轻轻托住了它的身子,“我托着你,以免你把自己栽进碗里去了。”

    兔子没有抗拒莫凛的触碰,相反,它在他的帮托下喝的甚是开心。

    最后,甜糕吃完了,甜汤也喝完了,兔子肚子胀鼓鼓地坐在暖垫上,却还不够满足,只见它还用爪子去巴盛甜汤的碗,然后用爪子指指碗里那颗颗饱满的苞米,再抬起头来看莫凛。

    “想吃碗里的苞米?”莫凛猜测它的意思道。

    兔子果然用力点了点头。

    莫凛又失笑,“纯苓姑娘是怎么养的你这么一只有意思的小东西,你等等,我把勺子拿来。”

    兔子乖乖巴着碗沿等着。

    莫凛拿来勺子后本是想将勺子递给兔子,可他才将勺子递出去,却又觉好笑,一只兔子,怎会拿勺子自己舀东西吃?

    于是莫凛在兔子面前蹲下身时笑着问它道:“我喂你吃,要不要?”

    兔子没有立刻点头,而是一副认真想了想的模样,而后才点了点头。

    莫凛再一次被它逗得轻轻笑出了声,“那你在暖垫上坐着就好,不用这么巴着碗,我不抢你的吃。”

    兔子随即在暖垫上坐好,莫凛舀了小半勺的苞米递到它嘴边,像伺候大爷一样伺候着这个小东西。

    待兔子把碗里的苞米全都吃完了,它终于满足地躺到了暖垫上,肚子圆滚滚的,惬意满足的模样。

    莫凛瞧得它那圆滚滚的肚子有趣,便伸出手去轻轻揉了揉,兔子一副享受的样儿,但只一小会儿,它便突地跳了起来,警惕地看着莫凛,而后箭一般蹿出了书房。

    也像纯苓一样,莫凛去到书房门外的时候早已不见了兔子的影子,但过了一会儿,便见纯苓不知从哪儿出现的,忽地就朝书房方向跑来,一边跑一边道:“好冷好冷!”

    莫凛被忽然消失不见的兔子和忽然出现的纯苓弄得有些懵,有些回不过神来,待他回过神来走进书房时,纯苓已经窝在了方才兔子窝着的那张暖垫上,偎着暖炉,一副满足的模样。

    “纯苓姑娘方才怎的不和你的小兔子一块儿来?”莫凛看着就像兔子一样软绵绵窝在暖垫上的纯苓,温和问道。

    纯苓想了想,然后认真道:“不告诉你。”

    莫凛没有惊讶,也没有追问,因为这些日子相处下来,他已经了解了纯苓的脾性,她若是不想说的事情,是绝对不会说的。

    只听莫凛又道:“甜糕与甜汤被那小东西吃完了,我再去给你盛些来。”

    “莫凛。”纯苓却是在莫凛收拾了地上的碟碗站起身要离开时唤了他一声,同时还看了他一眼。

    “怎么了?”莫凛看着她,笑得露出了嘴角的两个小梨涡。

    纯苓却是摇了摇头,“没什么。”

    “那你等等我就好,这一回我去不久。”

    “嗯。”纯苓点了点头。

    莫凛虽觉她与兔子的出现有些奇怪,却终是没有多想。

    纯苓看着莫凛走出书房的背影,忽觉有些难过。

    为什么要难过呢?是因为骗了他吗?

    可她不能不骗他。

    他会害怕的,甚至会叫人来抓她的。

    他会叫人来抓她吗?如果他知道了事实的话。

    他会吗?

    那么好的他,会吗?

    可他是因为她是人,所以才会对她好的。

    若她不是人呢?

    纯苓缩了缩身子,朝暖炉偎得更近了些。

    这儿好暖,来到人世的这几十年,冬日里她从来没有觉得这么温暖过。

    她总是自己,没有家没有伙伴,寻找封印的同时还要时刻提防这那些诛妖道人寻到她。

    这是她来到人世遇到的第一个真心待她好的人。

    真的很温暖,温暖得她都不想离开了。

    可却又注定了她不能在这儿停留太久。

    就让她过完这个冬日吧。

    过完这个冬日,她就走,日后若是有机会,她就再回来看看那火红的石榴花。

    纯苓安然满足地窝在暖垫上,莫凛提着又撑着甜糕与甜汤的食盒朝这温暖的书房走来。

    忽然间,纯苓觉得自己心口疼极,使得本是安然睡着的她蓦地睁开了眼。

    莫凛提着食盒已经推开了书房微掩的门,跨进了门槛来。

    纯苓听着动静,莹亮的眼眸里满是惊慌,不过刹那时间,她光洁的额上便沁出了细细密密的冷汗,她死死抓着心口要站起身,看着窗户的方向作势就要掠出去。

    可,心口传来的极致疼痛却牵制着她站起身都吃力,更莫论从窗户掠出去。

    莫凛的脚步声近了,伴着他温和的声音响起,“纯苓姑娘,我把甜糕和甜汤拿来了。”

    下一瞬,莫凛温和的声音变得紧张慌乱,“纯苓姑娘,你怎么了!?”

    只因他瞧见本该惬意满足窝在暖垫上的纯苓此时浑身颤抖地蜷缩在暖垫旁的地上,一副痛苦至极的模样。

    莫凛想也不想就要冲到纯苓身旁,可就在这时,纯苓蓦地抬起头来看他。

    只一眼,莫凛的脚步如被千斤巨石拉住,让他定在了原地。

    因为纯苓那本该漆黑莹亮的眼眸,此时却是赤红色!血一般的赤红色!

    正如他曾在西山上见到的一样!

    莫凛嚅嚅唇,想要说些什么,可就在这时,纯苓的身子蜷得更厉害,她整个人几乎蜷成了一个团,也颤抖得更厉害。

    忽然,本是蜷缩在地浑身颤抖的她消失不见了!

    那只本该跑出书房不见了的白兔子却凭空出现在她所在的位置!

    “啪——”莫凛手中的食盒掉落到底,盒盖倾翻,甜糕撒了,里边的甜汤顺着食盒流了出来,湿了他的鞋底。

    莫凛震惊地看着眼前所发生的一切,震惊得不能置信。

    也就在莫凛手中食盒掉落在地的后一瞬间,暖垫上的白兔子如箭一般从他身旁蹿过,蹿出了书房,蹿进了茫茫白雪里,蹿出了莫府。

    莫凛还是震惊得回不过神来的模样杵在原地,久久都回不过神来。

    不知过了多久,他才慢慢回过神来。

    他回过神来后没有惊也没有慌,更没有冲出去喊人,他只是缓缓蹲下身,将翻倒在地的食盒收拾起来。

    碟子里的甜糕已经全都翻倒,被甜汤浸化得没了模样,再吃不了,甜汤碗里的汤水流尽,碗里的苞米倒出了大半,也再吃不得再喝不了。

    莫凛将食盒收拾好后却是蹲在地上久久没有站起身。

    那日之后,纯苓没有再在这个院子里出现过,莫凛的书房安安静静的,除了炭火燃烧偶尔发出的噼啪声,再没有姑娘家的欢声笑语。

    起初的几日,莫凛没有再到书房去,初一觉得奇怪,问了他原因,他却什么都没有说。

    可有些事情,一旦养成了习惯,便再难改了。

    于是过了几日,莫凛便又去了书房,他甚至习惯性地在去书房之前让初一交代厨房做好甜糕和苞米甜汤,哪怕早已不是苞米的时节。

    院子里很安静,院子里的雪覆了厚厚一层,因为莫凛没有让人来清扫,这雪便积在院子里。

    小红也依旧安安静静地杵在雪地里,雪地上干干净净,除了莫凛的脚印之外没有任何印记,除了他,没有人来过这个院子。

    平日里这个时辰,是纯苓出现的时间。

    莫凛推开书房门,将暖炉里的炭火燃上,书房门仍如往日里那般微掩着,并未关严实,像是留给谁人似的。

    暖炉旁那个厚厚的暖垫不见了,因为纯苓离开的那天,莫凛将它收起来了,这会儿他却又是从柜子里将暖垫拿了出来,将它放在了原来的地方,放在暖炉旁。

    他在暖炉旁暖好了手,便走到书案后开始作画。

    画的是火红的石榴花。

    这样的日子过了一个月,书房那微掩的门扉在莫凛进来后再没有人从外推开,日日都准备好放在书房桌上的甜糕与甜汤放到冷透,都没有人动上一口,那个放在暖炉旁的厚厚暖垫也没有人再懒洋洋地窝在上边不愿意离开,特意备在书房里的床榻,也不再有人用。

    这一个月里,莫凛画的画,反反复复都是石榴花,可却没有一幅画画得成,他总是画到一半或是画到快完成的时候总被某一笔某一点给毁了。

    没有作画的心思,又怎么可能画得出完满的画。

    天气愈来愈冷。

    又下雪了。

    莫凛的石榴花又画毁了。

    今日,已经是纯苓离开后的整整一个月。

    她爱极了那株石榴树,她给它起了名儿,甚至不辞辛苦带着它来找他给小红“救命”,可如今,她却没有再来看它一眼。

    莫凛有直觉,她不会再来了。

    他知道,他再也看不见那个单纯美好的姑娘了。

    莫凛看着自己手下又被自己给画毁了的石榴花,烦躁地将笔搁下了,转而走出了书房,走到了种在书房窗前的石榴树旁。

    石榴树仍在,可他的石榴花,怕是再也画不成了。

    看着面前的石榴树,莫凛情不自禁地抬起手,抚掉了落在枝头上的雪。

    就在这一瞬间,他似瞧见了那双纯澈的眼睛,带着甜甜的笑,美好极了。

    这样单纯的一个姑娘,该怎么过日子?会被欺负的。

    “纯苓姑娘……”莫凛抚着石榴树的枝,脱口轻唤了他这些日子来日思夜想的人一声。

    就在这时,有朗朗的笑声传来,“阿凛,纯苓姑娘是谁啊?”

    莫凛闻声抬头,见着来人,不由也笑了,道:“子君。”

    来人不是别人,正是云家长子云子君。

    云子君站在莫凛面前,将他上下打量了一番,又笑道:“瞧瞧你这模样,活生生一副害了相思病的样儿。”

    “敢情子君还见过不少相思病人?”

    “开我玩笑呢你?不想知道你叫我打听的人的消息了?”云子君剑眉一挑。

    “纯苓姑娘!”莫凛激动得一把抓住了云子君的肩,“子君你打听到纯苓姑娘的消息了!?”

    ------题外话------

    哦呵呵呵~貌似挺多姑娘喜欢老爹和苓妹这对cp,正好我也喜欢这对cp,就满足你们也满足我自己,多写个一两章,哟呵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