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8必发官网(www.k6u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450、(6)

    “初一,你家主子莫不是被那名叫纯苓的姑娘给勾了魂了?”云子君倚在窗边的太师椅上,一手支着腮,一手接过初一递来的茶盏,眼睛打量了一遭眼前的书房,玩味道,“瞧瞧他这书房,都快成了姑娘家的闺房了。(看啦又看手机版m.k6uk.com)”

    云子君说的倒是大实话,莫凛这书房,而今铜镜梳子绣鞋等等姑娘家用的东西都摆放着,不仅如此,这好端端的一间书房还添置了一张床榻,床榻上的被褥枕头皆是姑娘家才会用的那种颜色,而且还看得出是用心准备的这些东西。

    初一站在云子君身旁,目不斜视,只是一副恭恭敬敬的模样。

    云子君呷了一口热茶,又笑着问初一道:“初一啊,你这主子是什么时候开始金屋藏娇娥的啊?”

    “回大公子,初一不知。”初一面不改色地恭敬道。

    “我看你不是不知,你是不想告诉我,省得我笑话你主子吧?”云子君轻轻一笑,又慢悠悠地呷了一口茶,接着又问道,“不过话说回来,这是个什么样儿的姑娘,竟能让阿凛把魂儿都给丢了,京城那么多有才有艺的姑娘小姐他都没有动心,我这才几个月没见他,他就忽然有心上人了?”

    “回大公子,初一的确不知。”初一很恭敬,“近些几个月来,主上不许任何人擅入这书房院子,初一也不例外,初一也不曾见过大公子所说的这个姑娘。”

    “不得了不得了。”云子君笑意浓浓,“连初一你都被阿凛排斥在外不给进这书房来了,看来阿凛真的是给那个姑娘给勾了魂了。”

    初一不语,他总是能少说一句话便不会多说一句。

    “不过话说回来,初一你就不担心么?”云子君笑着笑着,渐渐敛起了笑容,面上的神色变成了严肃凝重,“若那是心怀不轨的女子,阿凛当如何?”

    “担心。”初一很直截了当地回答云子君的问题,他的神色与云子君一般的严肃,“只是初一相信主上心仪的女子不会是心怀不轨之人。”

    所以他尽管不放心,却始终没有越矩问过莫凛这些日子里来的事情。

    这回轮到云子君沉默不做声。

    倒是初一反问云子君道:“大公子心中不也是正如初一这般想的?”

    “哦?”云子君挑挑眉,似笑非笑,“你又如何知道我心中如你一般想的?”

    初一肯定道:“若非如此,大公子此时定已跟着主上去找他想见的人,而不是坐在这儿慢悠悠地喝茶。”

    “说的可真有道理。”云子君不由又笑了,不得不承认道,“是啊,我就是相信阿凛不会看错人,所以才会安然地坐在这儿喝茶,不过初一你这属下做得可不够格了啊,你怎么也和我一样没有跟着去呢?”

    “主上不让初一跟着。”初一又是恭敬道,“再说,大公子点明了要和初一沏的茶,初一不得不留下来。”

    “说的好像是我拦着你不让你跟着去似的。”云子君嫌弃地看了初一一眼,又慢慢地喝起茶水来,“嗯,不错,初一泡的茶依旧合我的胃口。”

    “谢过大公子夸奖。”

    云子君忽地注意到眼前桌上摆放着的甜糕和甜汤,不由伸出手指了指,挑眉问道:“那是什么?”

    “甜糕和甜汤。”初一道。

    云子君白他一眼,“我又没瞎,我当然知道那是甜汤和甜糕,我是问阿凛的书房里怎会有这些吃食,我可是记得很清楚,阿凛从来都不喜吃这些东西的。”

    初一不做声。

    下一瞬,云子君便自己明白了,以致他又笑了起来,一副恍悟的模样,道:“初一啊,看来过不了多久,你们这男人窝似的莫府就要添女主子了。”

    此时此刻,莫凛一骑快马正疾疾往南边方向而去。

    他没有乘车,在这冰雪寒天里,就这么骑着马迎着风雪离开了莫府,离开了京城。

    十万大山,浓雾弥漫,骸骨遍地。

    莫凛警惕小心地走在白雾浓稠得连眼前半丈距离的路都看不见的密林里,踩着不知在这山上躺了多久的白骨,他心里不安到了极点。

    云子君给他的消息是曾有人见过他要找的那一个姑娘在这十万大山的山脚下出现过,除此之外,便再打听不到关于她的任何消息,就好像她不是这个世上的人似的,连云家那样广的人脉都打听不到关于她的任何事情。

    可哪怕只有这一个消息,莫凛还是毫不犹豫地赶来了。

    十万大山,极乐之地,寻常人根本不敢踏足的地方,莫凛不知纯苓为何要来这个地方,他只知道,他很担心,担心她会有危险。

    他甚至根本不知道他是否找得到她。

    而他脚下每踩到一次骸骨,他的心中的不安就叠加一分。

    如今他的心,想的全都是那个纯澈的姑娘。

    他想再见到她,很想。

    在十万大山上走着的莫凛,愈走愈慢,愈走他愈觉得呼吸困难且沉重,心跳得愈来愈快,仿佛随时都会撑破他的胸膛跳出来似的,便是他的视线,也渐渐变得朦胧。

    不管他揉了多少次眼,他的视线依旧朦胧,甚至还变得愈来愈模糊。

    忽地,他虚浮的脚被一根凸出在地面上的树根绊到,使得他重重栽倒在地,他双手撑着地面想要站起身,可他才稍稍撑起身子,他整个人又跌回到地,再撑不起身来。

    他双手使不出力,根本撑不起身子,不仅是双手,他整个人都没有站起来的力气,视线更是模糊得连近在眼前的一棵小草都看不清。

    渐渐地,他就在这浓稠的白雾中闭起了眼,失去了意识。

    而就在他即将失去意识的那一瞬间,他似乎看见浓雾里有一个小东西来到了他眼前。

    一只兔子。

    一只白白净净的兔子。

    可他尚未来得及瞧清楚,便失去了意识。

    莫凛再次睁开眼的时候,他看见的是夜空中一轮皎洁的月。

    他耳边有潺潺溪流声。

    他先是怔了怔,而后猛地坐起身,才发现他躺在一条小溪流边。

    这儿没有浓雾,甚至能看得见夜空中的月。

    不是他昏迷过去的那片浓雾林,他的周身也没有那巨大参天得遮天蔽日的树木。

    是谁救了他?是谁将他从浓雾里挪到了这儿来!?

    莫凛捏捏自己胀痛的颞颥,他似乎记得,他失去意识之前看到了那只白白净净的兔子。

    “啪嗒。”潺潺的溪流声中,忽有枯枝掉落在地的细微声响响起。

    莫凛飞快地循声转头。

    借着月光,他看见一名女子怀里抱着一大把枯枝,正蹲下身来捡起她不小心掉落在地的一根柴禾。

    借着月光,他看见这是一名看起来二八芳华的姑娘,月白色的裙裳,玉涡色的绣鞋,玲珑的腰身,虽然身上有些脏,却依旧像是画中走出来的人儿似的。

    尤其那双眼睛,漆黑莹亮,攫他心神。

    她还是穿着莫凛送给她当做相识礼的那一身衣裳,那一双绣鞋。

    “纯苓姑娘……”莫凛喜不胜喜,脱口道。

    可就在他出声的这一刹,只见纯苓的身子蓦地一颤,紧着只听柴禾掉落在地的哗啦声响,不过转瞬的时间,便不见了纯苓的身影,只有掉落一地的枯枝。

    “纯苓姑娘!”莫凛急得霍地站起了身,且朝方才纯苓躬下身来捡树枝的地方急急跑去。

    他着急的声音回荡在林间,荡开了回音。

    可也只有他的回声而已,他没有再瞧见纯苓。

    莫凛失神地定在那儿,久久回不过神。

    溪流潺潺,不知疲倦。

    过了良久良久,才听得莫凛愧疚道:“对不起……”

    他的声音不大,像是说给谁人听,却是被潺潺的溪流声揉碎了。

    他说完这话后,也是怔怔地看着眼前漆黑的林子许久许久,才慢慢转身,朝溪流的方向走去。

    他没有捡起纯苓扔在地上的枯枝,哪怕他知道这些枯枝是纯苓捡来生火给他取暖用的。

    他在想,若是当时在见到那匪夷所思的一幕的时候,他没有将手中的食盒打翻就好了。

    食盒若是没有打翻,纯苓姑娘便不会受到惊吓,她若没有受到惊吓,就不会逃走了。

    这样的话,现在她就还会窝在暖炉边的暖垫上,吃着甜糕喝着甜汤,然后问他一些傻傻的问题,对他甜甜地笑。

    他喜欢看她像兔子一样满足地窝在暖垫上的模样,让他想要一直给她温暖,让她不再受冻。

    可是,这一切全都被他自己给毁了。

    他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做才能把她给找回来。

    或许,无论他再怎么努力,都找不回她了。

    他已经让她受到了惊吓,她不会再到他的身边来了。

    莫凛走回到溪流边,在他方才醒起来的那个地方坐了下来,看着碎了月光的溪流发呆。

    不知过了多久,他听到身后传来有人捡起柴禾的声音。

    他的心开始怦怦跳快,他想要转身,却又不敢,生怕再如方才那般惊到了那人儿。

    他就这么揣着怦怦直跳的心面对着溪流坐着,认真地听着身后的动静,堆枯枝,点火石,然后便是枯枝燃烧发出的噼啪声。

    听着听着,莫凛没有听到纯苓走开的声响,他提了提勇气,轻柔小心且惭愧道:“这次出门走得急,没有带得上甜糕。”

    莫凛说完,却有些无奈地笑了笑,道:“不对,纵是带了甜糕,来到这儿怕也吃不了了。”

    纯苓没有走,她就坐在火堆旁,看着莫凛的背影,听着他说话,她却是什么都没有说。

    只听莫凛又道:“小红很好,你不用担心。”

    纯苓还是没有说话。

    莫凛说完这一句,似也不知说什么才是好了,便沉默了下来。

    过了好一会儿,终是听得纯苓说了话。

    可她的声音听起来却是很冷淡,“这儿不是你能来的地方,等天亮了,我送你下山去。”

    莫凛没有紧张,也没有慌乱,他听了纯苓的话后沉默了一会儿,而后才听他问纯苓道:“那你呢?”

    纯苓没有回答。

    她来这儿,是有比性命还重要的事情要做。

    却见莫凛微微摇了摇头,平静道:“你不走,我又怎能自己先下山去?”

    他是为找她而来,她还在这儿,他就不会走。

    “你在这儿,会死的。”他的身体,根本就承受不了这十万大山上的毒瘴迷雾。

    莫凛却是轻轻笑了,温和道:“我的命本就是你救的不是吗?这是第二次了,早在西山上的时候我就该死了的。”

    “可我……”纯苓淡漠的声音变了,变得有些慌有些乱,还带着难过,“可我不想你死啊……”

    纯苓觉得自己的心很难过。

    自从没有再到他的府上去见他的那一天开始,她的心就变得很难过,每一天都像被人用力抓着拧着似的,难过到疼。

    自从那一天开始,她想的便是他,而不是小红。

    她以为她会想小红的,可想的却总是他。

    想他给她做的甜糕和甜汤,想他书房里的温暖,想他认真作画或是看书的模样,想他笑起来时嘴角边的两个小小梨涡。

    她不知她是怎么了,她不知她怎么就对一个人类生了才想念的情愫。

    她是妖,是妖界的公主,是绝不能对人类生情愫的。

    可她,控制不了自己的心。

    控制不了自己想念他的心。

    她也害怕着,害怕他会像这世上所有人那样,想要将妖除之而后快,他看见了她幻化的模样,他对她,除了恐惧,只怕不会再有其他的情感。

    她以为她不会再见到他了,却不想他竟也到了这十万大山上来。

    她本以为他是带人来抓她的,她感觉到了他的味道,她本想躲藏起来的,可她却是情不自禁地想要看看他。

    他是自己一人,他没有带着任何人,她不知他为何而来,她只知他会死在这大山的毒瘴中。

    她不想他死,她不舍得他死,所以她还是又出现在了他的面前。

    他会害怕她吗?

    他会想要杀死她吗?

    纯苓自己想不出答案,她紧紧抓住了自己的裙子。

    莫凛听着纯苓慌乱难过的话,他怔住了,过了好一会儿他才回过神,只听他声音轻柔道:“我可以转过身来看看你吗?”

    他想见她,很想,很想。

    可他却又怕她会不安会抗拒。

    纯苓又沉默了,与前些日子总是爱笑爱说话的她不一样。

    这样的她,让莫凛觉得难过觉得心疼。

    是因为他,她才会变成这般的。

    莫凛慢慢,慢慢地转过身来。

    他看到了坐在火堆旁的纯苓。

    她没有逃走,可她却没有抬头看他,只是垂着眼睑看着她脚上的绣鞋而已。

    绣鞋是莫凛送给她的,好像知道她喜欢花儿似的,鞋面上挑着粉嫩的花儿。

    鞋也很合脚。

    她很喜欢这双绣鞋。

    “冷吗?”莫凛看着抱着腿的纯苓,想到她畏寒,有些心疼。

    十万大山虽然四季如一,可毕竟是深山,入了夜之后的天依旧能凉得冻人。

    纯苓先是点了点头,然后又摇了摇头。

    见到了他,她似乎觉得没那么冷了。

    莫凛没有走过来靠近纯苓,他还是坐在溪流边,他仅仅是转过了身来而已。

    他看着纯苓,眸子里揉进了他自己都没有察觉的温柔,只听他柔声道:“这些日子我都有准备你喜欢的甜糕和甜汤,可是放到冷透,热了又放到冷透,都没有见到你。”

    “我已经习惯往暖炉里添很多木炭,把书房煨得暖和些,不然你总觉得不够暖和。”

    “我还没有给你画过石榴花,我这个月来一直在画,不过都没有画成,我想许是你没有在旁边的原因,你不是喜欢石榴花吗?待我画好了,就送给你。”

    纯苓还是没有说话,只是将自己双腿愈抱愈紧。

    她看着自己面前的火堆,仿佛看见了莫凛书房里的那个暖炉,暖洋洋的,一点都不冷,她很喜欢。

    可是,那样的地方,不属于她。

    在这人世,根本就没有她可以好好存活的地方。

    莫凛看纯苓没有说话,反是将自己愈抱愈紧,他的心就愈难过愈心疼,“对不起,那一日,我不是有意的,我只是被惊吓到了,我不是有意要吓你的,我更没有想过要将你吓跑……”

    那一刻,他才知道她为何从不告诉他她的家在何处,才知道为何有很多事情她不愿意说,才知道她为何会那么畏寒。

    “跟我回去,好吗?”莫凛鼓起勇气将心中最想说的话给说了出来,他说得轻柔小心,生怕又吓跑了纯苓似的。

    “我可以每天给你煮你喜欢喝的甜汤,天冷的时候,我会给你把暖炉一直燃着,不让你受冻,我可以一直帮你照顾小红,只要你喜欢的,我都可以给你做陪你做。”莫凛柔情地看着自己抱着自己的纯苓,说着温柔如水的话,“跟我回家,好吗?”

    再问一次的时候,莫凛说的是“跟我回家”,而不是“跟我回去”。

    在他心里,他想要给纯苓一个家。

    却是要看她接受与否。

    纯苓终于抬起了头来,隔着温热的火苗,她看着眉目温柔的莫凛,不敢相信他说的话,只见她咬咬下唇,低声问道:“你不害怕我吗?”

    莫凛微微笑了起来,温和问她道:“要听我的实话吗?”

    纯苓咬咬下唇,又不说话了,却没有要走的意思。

    莫凛见她还坐着不懂,才继续道:“我不想欺骗你,所以我与你说实话,你且听我说完,可好?”

    纯苓想了想,微微点点头。

    “那一天那一幕,我心里的确是有些害怕的,可事后我却是在想,我为何会害怕?无非是从未见过,所以自然而然的有一种未知的恐惧,可不识的未知的,却不一定都是恶的,而且,纯苓姑娘是我见过的最单纯最美好的姑娘,纵是与我不一样,又如何?”莫凛道得轻柔缓慢,他的眼睛,凝视着火堆旁的纯苓,柔软温和。

    “不怕纯苓姑娘笑话,自姑娘没有再到我府上之后,我这心里,总觉少了什么似的。”莫凛说着,抬手轻轻贴上自己的心口,“我每日都在等姑娘,却不再等得到姑娘,我只好托人打探姑娘的消息,听闻姑娘在这十万大山山脚出现过,我便来了。”

    “你来这儿,是为了找我,是吗?”纯苓听了莫凛的话后,又是盯着他问。

    “嗯。”莫凛点头承认,“我来这儿,正是为了找纯苓姑娘。”

    “只有你自己,对吗?”

    “嗯,只有我自己。”

    “你不应该只是自己来的。”纯苓摇了摇头,“你应该带着人来的。”

    “我为何要带着人来?”莫凛问道。

    “你已经知道了我的身份,你应该是带人来抓我的。”纯苓肯定道,“依你自己的本事,是抓不了我的。”

    “我又为何要抓你?”这样的问题,在纯苓第二次到莫府的时候他就问过。

    只不过,这两次他心中所想,全然不一样。

    可不管怎样,他都不会抓她,永远不会。

    “因为……”纯苓声音沉沉,带着隐隐颤抖,“因为我是妖。”

    ------题外话------

    老爹的回忆篇还有一章就写完了,不过老爹和苓妹的故事还没有结束,毕竟苓妹还没有找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