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8必发官网(www.k6u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012、藏好毛茸小耳朵

    热闹看完了,人群散了,小家伙们蹦蹦跳跳地拉着尹纯纯和云有心走了,本是吵吵闹闹的尹宅这会儿只剩下那个被小家伙们“办”了的猥琐男人眼歪鼻子斜地躺在地上,无人理会。(www.k6uk.com)

    忽有三名年纪相差无几的年轻男子不紧不慢朝这猥琐男人走来,站在他身旁居高临下地盯着他瞧。

    这三名年轻男子正是长情、卫风以及云忘。

    只见卫风挑眉看着这猥琐男人,一脸嫌弃道:“就这玩意儿居然也想抢我们小心心的媳妇儿,真是大路朝天你不走,非要来找抽。”

    “赶紧睁开眼。”卫风说着,一脚踹到男人脸上,生生将昏迷的他踹醒,也踹疼得他痛呼着弹坐起来。

    谁知他才弹坐起身,连眼前人都还没来得及看清,便被长情一脚踩到面门上,踩得他重新躺回到地上,踩得他呼嚎不已。

    长情这一脚的力道可不是小家伙们那小手的力道所能比的,他这一脚下去,当场踩得猥琐男人断了鼻骨缺了门牙,更是将他的下巴骨踩碎了!

    只听长情面无表情地问卫风和云忘道:“方才若是我没有听错,此人可是想要打我的小葡萄吧?”

    “你当然没有听错,你听得可都是真真的!”卫风笑盈盈道。

    长情将脚稍稍抬起,再落下时踩到了男人的肩胛骨上,只听“咔嚓”一声,伴着男人撕心裂肺的嚎叫声,他的右边肩胛在长情的脚下完美牺牲了。

    长情却是看也不看他一眼,转身走了,好像多看他一眼便会污了自己的眼似的。

    卫风笑盈盈地一脚踩上男人的肚腹,从他身上踩过跟上长情,一边道:“竟然敢在我眼皮子底下作威作福,真是活得腻歪了,就在牢里关后半生吧,顺便每日干**个时辰的活。”

    云忘则是一脸同情地看着已经没了一半人形的猥琐男人,叹气道:“你惹谁不行,偏惹这两个大祖宗和那几个小祖宗,认命吧,啊。”

    云忘说着同情的话,人却是和卫风一样从男人身上踩过,甚至比卫风下脚用力得多。

    云忘跟上长情和卫风时问道:“有心真打算明日就成婚?”

    “小心心这就不鸣则已一鸣惊人!”卫风捏着下巴笑道,“速战速决呗!”

    “这倒是。”云忘点点头,又问道,“但不能今儿就把尹姑娘接到云府去吧?这于理不合,怕是尹姑娘也不会去的。”

    “有道理。”卫风捏着下巴点点头,然后用胳膊肘撞撞身旁的长情,“小馍馍,你说怎么办?把人放在这尹宅,小心心肯定不放心,不然把人搁你府里去?”

    “你觉得明日阿七从我府里把人接走合适?”长情反问卫风道。

    “也是。”卫风又点点头,他正要再说什么,却听长情先道,“就让你媳妇儿来陪阿七媳妇儿在尹宅过一夜吧。”

    “我媳妇儿!?”卫风听了立刻跳脚,“你怎么不让你媳妇儿来!?”

    “我媳妇儿娇贵。”长情面不改色道。

    “我媳妇儿还金贵呢!”卫风气不打一处来,“你个死馍馍,你媳妇儿宝贝,好像我媳妇儿就不宝贝一样!?”

    “不知谁当初往死里欺负自己媳妇儿的。”长情轻轻哼了一声。

    “你个死馍馍!信不信我现在就打你!”卫风咬牙切齿。

    这两人说着说着就一副要打起来的架势。

    云忘赶紧道:“不如我让小溪今夜来陪尹姑娘?”

    “你闭嘴!”长情和卫风不约而同地转过头来瞪云忘,“你媳妇儿大着肚子,你让她凑什么热闹,边去!”

    云忘赶紧闭嘴。

    这两人继续吵,紧着就动起了手来。

    云忘无奈地摇头笑了起来。

    夜,尹宅。

    “你就是七公子心仪的姑娘!?”晏姝站在尹纯纯面前,将尹纯纯从上打量到下,再从下打量往上,一脸的兴奋,就好像她要娶媳妇儿似的。

    尹纯纯被晏姝瞅得面红耳赤,紧张得抓紧了手中的帕子,点头不是,不点头也不是,直抿着唇不好意思说话。

    “小姝,你吓到尹姑娘了。”沈流萤伸出手来将一脸兴奋的晏姝从尹纯纯面前推开,她自己站到了尹纯纯面前来,虽然没有像晏姝那样上上下下地打量尹纯纯,两眼却直勾勾地盯着她,笑道,“小家碧玉,真的和七公子很般配。”

    尹纯纯脸更红,将手中的帕子抓得更紧。

    “流萤你才是吓到了人家尹姑娘!”晏姝又挤了过来,只见她看着尹纯纯,笑得开朗又友好,“你别怕啊,我和流萤今夜是来陪你的,不然七公子不放心你自己一个人呆在家里。”

    “小女子知道的。”尹纯纯点点头,轻声道,“小女子谢过二位夫人。”

    尹纯纯说着便要给沈流萤和晏姝行礼道谢,却被沈流萤伸出手来阻止了。

    尹纯纯诧异地抬头看向沈流萤,只见沈流萤和晏姝一般笑得友好,道:“尹姑娘别这么见外,都是自己人,我叫沈流萤,这位是”

    “我叫晏姝!”不待沈流萤介绍,晏姝便笑盈盈地抢了话道,“小红豆的亲娘,尹姑娘你认识小红豆的吧?”

    “嗯。”说到小红豆,尹纯纯也露出了笑容,她点点头,笑得羞赧道,“小红豆是个好孩子。”

    只听晏姝又问:“那流萤是谁的亲娘,尹姑娘应该也知道的吧?”

    “夫人是小面团、小葡萄和小棉袄的母亲。”尹纯纯浅笑回答道。

    这些,公子都和她说过,也因为不放心她自己一人,所以请了小家伙们的娘亲来陪她。

    公子是温柔的好人,公子身边的人,也都是好人,就像眼前的这两位夫人一样。

    “我今年二十有二,若是尹姑娘不介意的话,叫我一声姐姐就行。”沈流萤愈瞧尹纯纯愈觉喜欢,端庄淑雅,真的和温文尔雅的七公子很般配。

    “就是!一声夫人可都把我和流萤叫老了!”晏姝笑道,“我们可才是二十出头而已呢!”

    “姐……姐姐。”沈流萤和晏姝的友好让尹纯纯觉得心里暖融融的,有如亲人般的温柔亲切让她感动得眼眶微红,想要落泪。

    “哎哎哎,尹姑娘你这是怎么了?你可不能哭啊,要是让七公子知道,可该急了。”晏姝见尹纯纯红了眼眶,慌忙道。

    尹纯纯揉揉眼睛,笑着摇了摇头,道:“小女子是觉得高兴,谢谢两位姐姐不嫌弃小女子。”

    “什么话,你这么好的一姑娘,我们怎们会嫌弃你。”晏姝道,“你说是吧?流萤。”

    “当然。”沈流萤笑着点点头,“我们要是嫌弃你,可就不会来陪你了。”

    尹纯纯感动不已,又是赧道:“要是两位姐姐不嫌弃,就叫小女子纯纯,或是叫小女子的小名茉莉吧。”

    “茉莉……?”晏姝眼眸忽地一亮,笑得一脸贼兮兮的模样,逗尹纯纯道,“哎呀,七公子的小茉莉哪?”

    尹纯纯的脸当即红得好似熟透了的苹果。

    因为沈流萤和晏姝的热情,尹纯纯很快便与她们熟络起来。

    这一夜,晏姝可没少逗尹纯纯笑,沈流萤则是没少逗晏姝脸红。

    没有沈流萤的夜,长情觉得孤枕难眠,是以他要了三个小家伙来和他一块儿睡。

    小葡萄和小棉袄总是往他身上扑,小面团则是安安静静地坐在一旁,不时提醒弟弟mèi mèi道:“不能这么扑爹爹的哦,爹爹会累累的。”

    小葡萄和小棉袄会安静一会儿,然后又继续闹长情。

    闹着闹着,小葡萄和小棉袄累了,一起趴在长情身上睡着了,长情将他们轻轻放到床榻上睡好,却发现小面团还睁着眼,他便将这个大儿子抱到了怀里来,轻声问道:“面团怎么还没有睡着?”

    “爹爹也没有睡着呀。”小面团抬起小手摸摸长情的脸,一脸认真道,“娘亲和面团说了,娘亲不在的时候,面团做大哥哥的要照顾好爹爹。”

    “怎么不是娘亲不在的时候面团要照顾好弟弟和mèi mèi?”长情也抬手摸摸小面团滑滑嫩嫩的小脸。

    小家伙道:“因为爹爹会照顾弟弟mèi mèi呀,所以面团就要照顾好爹爹。”

    小家伙说完,昂起头就在长情的脸颊上用力亲了一口,又道:“娘亲不在,面团还要替娘亲亲亲爹爹!”

    长情不由轻轻一笑。

    长情一直觉得小面团这个大儿子的性子既不像他也不像沈流萤,乖乖巧巧的倒更是像他爹莫凛,听话又懂事,聪慧机敏。

    小面团亲了长情后就抱住长情的脖子睡在他身旁,大眼睛眨巴眨巴地看着他,道:“爹爹呀,面团嗯……有问题!”

    “什么问题?”长情柔声问道。

    只见小面团抬手抓住自己头顶上的毛茸长耳朵,天真地问道:“为什么爹爹和娘亲,祖父和祖母,还有大伯七小伯容容叔绣绣姨……大家都没有长耳朵呢?也没有毛毛球尾巴。”

    小家伙说着,将手摸向自己的小屁股,摸摸自己的毛球小尾巴,“为什么呀?为什么只有面团还有弟弟mèi mèi有呀?”

    “因为……”长情摸摸小家伙没有抓住的另一只耳朵,温柔道,“面团和弟弟mèi mèi是特别的。”

    “特别的?”小面团又眨巴眨巴眼,不理解道,“什么是特别的呀爹爹?”

    “就是你们是最宝贝的,爹爹和娘亲最稀罕你们。”长情耐心给小家伙解释。

    “面团也最稀罕爹爹和娘亲了!”小面团抱着长情的脖子,开心地又在长情的脸颊上亲了一口,却又问道,“那,那为什么面团和弟弟mèi mèi总要戴着小帽帽呀?是大家不喜欢面团和弟弟mèi mèi的耳朵吗?”

    “不是的。”

    “那是为什么呀?”

    长情稍稍沉默,才柔声回答小家伙道:“因为要是别人看到了你们的小耳朵,就会像你们娘亲那样稀罕得不得了然后忍不住总想咬你们的小耳朵”

    “不要不要!”长情的话还未说完,小家伙便着急地捂住自己的毛茸小耳朵,着急道,“会痛痛!”

    娘亲咬小耳朵的时候都会痛痛!

    “所以要将小耳朵藏好,不然会痛痛。”长情佯装一副严肃认真的神情。

    小面团立刻用力点点头,“藏好小耳朵,不然被咬了痛痛!”

    “好了,睡觉的时候不用藏好小耳朵。”长情边说边将小家伙捂住耳朵的小手拿下来放好,而后轻轻拍着小家的背,轻声道,“小面团该睡觉了。”

    小面团在长情的轻声柔哄中慢慢闭起了眼,在快要睡着时迷迷糊糊地又问道:“那,那面团和弟弟mèi mèi要将小耳朵藏到什么时候呀爹爹?”

    “不会太久的。”长情声音轻轻,却带着肯定,“不会的。”

    “嗯……!”小面团咂咂嘴,安安心心地睡去了。

    长情将手轻抚向小家伙头顶上的毛茸耳朵,目光疼惜。

    他不会让孩子们等太久的。

    题外话

    你们还想看谁的番外去了,老人家记性不好,记不清了,再给我留一次言,我斟酌斟酌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