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8必发官网(www.k6u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一千一百八十四章 不承认

    邓湘涛这次是真的生气了,花了六十多万的“特券”,他原本很高兴。(手机阅读请访问m.k6uk.com)在重庆,甚至包括委员长,闭口不提仿制中储券之事。所有人说到这件事的时候,都以“特券”代替。

    一次就用了这么多钱,邓湘涛甚至还向重庆汇报。六百多条枪,每条枪一千特券,这个价格算是很优惠了。要不是第六师急需钱发军饷,恐怕时栋梁不会出手。

    要知道,就算是卖给朱慕云,也是三百二十银元一条中正式。换成法币的话,按照现在的汇率,差不多也要两千法币了。法币刚出来的时候,一百法币可以兑换三十银元。可现在,随着法币不断贬值,一百法币能换十五银元,都算高价了。

    对重庆来说,特券也是要成本的。从美国印刷,再从美国运回来。哪怕就是一件普通商品,豆腐也变成了肉价。

    现在,六十多万特券,虽然花了出去,但并没有换回相应的物资。给邓湘涛的感觉,好像这笔钱是送给第六师使用一样。而且,时栋梁还加了工,按照这样的办法,特券很难再被发现。

    “区座,咱们看似赔得血本无归。但也要从好的方面着想。至少,这笔钱在六师手里,他们一定会在想尽千方百计用出去。这比我们冒着风险去使用,还是好得多。如果不是六师,到现在我们也找不到这样的好办法。六十万买个办法,值。”朱慕云劝导着说。

    “值个屁。这批枪是九头山抢走的,你跟他们沟通,这是国民政府的枪,必须还回来。”邓湘涛郑重其事的说,朱慕云跟九头山的人打过交道,作为经济处长,不管哪方面的人牛鬼蛇神,都会有所交集。要不然,朱慕云的位子就坐不稳。

    “土匪到手的东西,岂能那么容易吐出来。再说了,我们也没有证据,就是九头山抢走的。如果他们不承认,也没有办法。”朱慕云无奈的说。他当然不想让九头山把枪吐出来,先不说九头山在自己和五当家应成杰的影响下,抗日越来越坚定。

    在他向袁旺财提醒情报前,双方就说好了的。自己提醒情报,可不是免费的。九头山出力,自己出情报。到时三七分成。自己三成,算起来也有两百条枪了。

    这件事,就算九头山答应,朱慕云也不会同意。两百条枪,每条枪配一百发子弹,可以武装两个连。新四军正要攻打第六师,这也算是朱慕云的一点心意。

    “不管如何,你也与九头山接触一下,看看他们的态度。哪怕不能全部还回来,给一部分也好。要不然,如何向局里交待?”邓湘涛叹了口气,军统在古星周围实力不强,反倒是新四军非常活跃。

    “区座,有没有可能是新四军干的?”朱慕云问,此事他会告诉杨世英,坚决不能承认。这种事情,如果承认了,以后会被军统记恨上。只有当成悬案,才能安心把枪吞进肚子里。

    “新四军?他们怎么会这种事?”邓湘涛一愣,新四军当然不会抢劫。可是,黄安县之事,新四军用军事手段,严重警告了周围的**,新四军已经是不能随便惹的。他们是考虑屁股摸不得,只要动了他们,马上会面临报复。

    不管新四军会不会干这种事,朱慕云都要把此次的抢劫变成一桩悬案。要不然,他没办法交待。吃到肚子里的东西,他没有吐出来的习惯。

    朱慕云从王家港走到白石路的时候,发现有两个人鬼鬼祟祟的在路口张望着,他当时没注意。可是,往家里走的时候,那两人竟然走了过来。朱慕云心里一阵紧张,此时路灯昏暗,不会是要刺杀自己吧。

    “处座,这么晚了还没休息?”当先一人隔着老远,就笑吟吟的说。

    “徐世泉?吕世友?你们大半夜的不在家里,找我有事?”朱慕云沉声问,他从王家港出来,并没有引起任何人的注意。但如果这两人一直盯着自己,可能会怀疑。

    “也没什么事,只是想拜访一下处座。”徐世泉说,他与吕世友当然是有事来找朱慕云的。

    “有事明天去办公室说,你们知道,下午我都会在码头的。”朱慕云说。

    “处座……”吕世友张了张嘴,突然说道。特警三队的人,现在有些已经并入了四科。他在经济处缉查一科,待遇虽然不错,但是,每天在渡口,清早就要来,天黑才能走,他们游手好闲惯了,哪受得了这罪?

    特别是吕世友,还好抽一口。但在码头,要是让人发现抽大烟,按照朱慕云的规矩,那是要开除的。思来想去,他们觉得还是换个地方比较好,比如说四科。

    “进屋里说吧。”朱慕云无奈的说,他在家里可以招待客人,但不会是下属。这些琐碎的事情,在办公室处理比较好。

    “处座,这是我们的一点心意。”吕世友走进屋里,他们自然没资格进朱慕云的书房,在客厅坐下来,他就掏出一块手帕,里面包着两根金条。

    “你们在渡口只要安心工作,我就很满意,不必搞这些虚头巴脑的东西。”朱慕云没有去接,哪些人的钱能收,哪些人的钱不能收,他心里有本谱呢。

    晚上,虽然收了时栋梁的事,但走的时候,他依然送了件小玩意儿给时栋梁。美其名曰,这是“卖”给他的。哪怕时栋梁出门就丢了,以后查到这笔钱的时候,他也有个说项。

    “处座,我们其实是想,能不能换个地方?”徐世泉试探着说,他以前是特警第三队的交通,从事的是地下工作。现在突然要抛头露面,还是有些不习惯。

    而且,他听到风声,重庆准备对他们制裁。如果整天固定时间上下班,很容易成为别人的目标。对港口的工作,徐世泉其实是很满意的。在渡口,他有一种人上人的感觉。他很享受这种被人恭维的感觉,可相比自己的性命,还是生命更重要。

    “你们对渡口的工作不满意?”朱慕云不置可否的说。他曾经跟邓湘涛说起过,要不要制裁吕世友和徐世泉,但邓湘涛说,这是宪兵司令部的事,与军统无关。

    “不是不满意,只是以我们的能力,恐怕不能胜任渡口的重要工作。我们失职不算什么,可要给处座脸上抹黑,那就不好了。”徐世泉忙不迭的说。

    “你们想去哪?”朱慕云不动声色的问,徐世泉的心机比吕世友深得多。怪不得他能把特警第三队全部出卖,一直到现在,要不是主动暴露,恐怕特警第三队的人,还不知道他就是那个出卖特警第三队的人。

    “我们还是想干老本行,给处座打探情报,争取将古星的地下抗日力量一网打尽。”吕世友笑着说。

    “既然是为我考虑,那就不用来这一套。我虽然爱钱,可是手下的钱从来不贪。”朱慕云把手帕推了回去,不管他们想的是什么,既然跟到了家里,自然是下了决心。就算自己要留他们在渡口,留得住人也留不住心。

    “多谢处座。”徐世泉感激的说。

    “你们想去哪个部门?”朱慕云问,他兼着二处和经济处的处长,不管他们想去哪里,只要在自己手底下,都很容易,只需要跟尹有海打个招呼就行。

    “如果能去宪佐班当然是最好的,实在不行,四科也可以。”吕世友连忙说,如果他们进了宪兵分队,就算重庆想报复,也不会那么容易。

    “宪佐班的编制是有严格控制的,不能随便进人。就算我承认你们,日本人也不会承认。你们去趟宪兵队,做一下阎恩甫的工作。如果他能回来担任四科的科长,就再好不过了。”朱慕云说。

    “阎队长还没答应吗?”徐世泉奇怪的说。

    “你们原来是他的手下,以后,也有可能是他的手下。如果能把他劝服,你们就正式调入四科。”朱慕云说,他的潜台词是,如果阎恩甫不能来四科,他们也就不能正式调入四科。

    “多谢处座。”徐世泉拉了拉吕世友,他已经完全明白了朱慕云的意思。

    “世泉,朱慕云到底有没有答应我们?”吕世友出来后,依然是一头雾水。朱慕云似乎答应他们调入四科,但又没说明白。

    “你还不知道啊,不把阎恩甫的工作做通,让他担任四科科长,我们就不能调入四科。”徐世泉叹息着说。

    朱慕云站在窗口,通过窗帘缝隙观察着吕世友和徐世泉。他们两人不按套路出牌,这样的手下,用不起不趁手。朱慕云是个全身都是秘密的人,如果被人特别关注,很容易出事。

    “怎么还不休息?”于心玉突然在背后说道。

    “这话应该我问你吧?这么晚上,是不是觉得楼上太冷静,想到楼下睡?”朱慕云微笑着说。

    “做梦。”于心玉轻碎了一口,这是她不喜欢与朱慕云单独相处,特别是晚上相处的原因。男人动不动就会有歪念头,如果是她有好感的男人,那就是风情。但如果是朱慕云,那就是龌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