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8必发官网(www.k6u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十五章 走猫步的鸡

    同样的一个职业,从有些人说出来会是一回事,比如王耀种植药草这件事情,搁在杨明那,他会说在家里种地,而从另外一些人的口中说出来,则听上去顺耳且上档次,比如童薇说的搞种植。(www.k6uk.com)

    “是啊,自己瞎搞。”王耀笑着道。

    “那等你成为大老板的时候,可记得请客啊!”

    “一定。”王耀笑着道。

    两个闲聊了一会之后,彼此留了个联系方式之后,童薇才告辞离开。

    “小兄弟,你同学啊?”旁边的陈昆好奇道。

    “啊,怎么?”

    “这姑娘长得真是漂亮,还没男朋友吧?”

    “这我可就不知道了。”

    “那你赶紧打听一下啊,没有的话你可赶紧动手啊!”陈昆笑着道。

    王耀听后只是微微一笑。

    “你别笑啊,你哥我可是会看相,这女子妥妥的旺夫相,而且面向上富贵不凡,娶她错不了!”陈昆信誓旦旦,说得跟真事一样。

    “您别逗了,谢谢您的好意,这些板栗给你了。”说着话将剩下的一些板栗送给了陈昆。

    “哎,你别不信啊,一般人我还不告诉他呢!”

    “好好,谢谢了,我这准备回家了,下次再见。”

    “哎,你……”

    收拾好东西之后,王耀便骑着车离开,去了附近的一家药店,然后那处自己早准备好的单子,买了些中药之后又买了个专门熬中药用的砂锅便离开了。

    回到家中之中,照着“千金方”之中的描述,将几位中药改变了一下配比,改动了一下组成,然后放在火上,熬了一股黑乎乎的东西,弄得整个房间里都是奇特而刺鼻的药味。

    “小耀,你干嘛呢?”从外面回来的张秀英一进屋就闻到了这个刺鼻的味道,立即来到厨房,结果看到自己的儿子正对着已过黑乎乎的东西发呆。

    “没成功!”王耀看着黑乎乎的东西,叹了口气道。

    “什么,你这干嘛呢?”张秀英疑惑道。

    “没事,妈,我这做实验呢。”王耀起身将锅里的东西倒在了院子里的垃圾桶里。

    “没事别瞎鼓捣,瞧你弄的这一屋子怪味。”

    哎,王耀应了声,但是还是决定要继续试验下去,因为还有一个月的时间,如果他无法分完成那个任务的话,整个人说不定就会成为一个废人。

    夜里,夜深人静的时候,王耀院中的一只母鸡突然嘎嘎的叫个不停。

    “什么情况,进来人了?!”

    王耀打开灯进了院子,结果看到了让他吃惊的一幕,那只母鸡居然摇摇晃晃的在走猫步,三步一摇头,四步一摆尾。

    “我靠,什么情况,成精了吗?!”

    “这只鸡在干嘛?跳广场舞吗?”王耀的母亲张秀英也披着衣服走了出来。

    那只鸡依旧在院中不紧不慢的走着猫步,走几步一叫唤。

    “不会是下蛋了吧?”

    “你什么时候见过母鸡下蛋之后兴奋的走猫步的,该不会是吃了什么东西了吧?”张秀英道。

    “吃东西?”王耀一个激灵,几步走到了垃圾桶旁边,拿着手灯一照,里面那些熬药剩下的药渣子果然有被鸡啄过的痕迹。

    “难道是因为吃了这些药渣子?”

    那只鸡在院子里足足折腾了一个多小时才消停。

    “系统,我这剂药算不算是属于自己,而且前无古人?”

    “不算。”

    “为什么?”看着眼前蹦出来的两个字。

    “药,治病、强身。”有十几个简单地字。

    “什么意思?”王耀愣了片刻,方才明白过来,自己根据“千金方”胡乱改出来的东西应该不能治病,而且看那只鸡的情况,貌似还会有不良的反应。

    能治病的药,还得独创,这个好难啊!

    次日,在药田里忙碌完之后,王耀便回到了家中,然后通过晚上购买了一些书籍,主要是中药的相关知识以及一些中医理论,他要从这些资料之中寻找灵感,而白天,他照旧在家试着创造药剂,弄得家里一天从早到晚都是中药味,最后他没办法,只得挪到了山上的小屋里,继续他的创造之旅。

    三天之后,他从晚上订购的相关书籍陆续的寄到了家中,他变没日没夜的苦读起来,希望能够从其中寻找些配置药方的诀窍,就这样,在不断的学习和实验的过程之中,十几天的时间过去了。

    在这十几天里,他没日没夜的实验和学习,不知道浪费了多少的中药材,可是就是没有成功过一次。

    “难道是我的想法不对!”

    这天下午,王耀坐在小屋外面思索着。

    他前方的药田里,前些日种下的中药种子都已经发芽成长,在古泉水的其妙作用之下,涨势非常好,最让他的吃惊的还是那最早种下的十颗解毒草,已经长出了叶片,一株三叶,叶片呈心形,翠绿如洗。

    “也不知道,这被系统定为灵草的药草该如何使用?”

    数十里之外的连山城,人民医院的急救中心。

    “闪开,快闪开!”

    一队急救人员推着急救担架车急匆匆而来,担架上躺着一个年轻人,脸色是怪异的红色,深红,就像着了火一般。

    “心率?”

    “145!”

    “血压?”

    “120/180!”

    “利多卡因注射,5ml。”

    前面是急救的医护人员,后面跟着几个惊慌失措的家属,很快一道门将他们隔开。

    “肖子这是怎么回事啊?”

    “不知道,我们正在山上玩的好好地,他突然间叫了一声,倒在地上,身体抽搐,没过多久就昏迷了过去,我们打了120。”

    “不会出什么事吧?”一个四十多的女子脸色焦虑不安,因为在急救室里的是他唯一的儿子。

    “婶,你别担心,要相信医生。”旁边的一个年轻人好心劝慰道。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外面人焦急的等待着。

    叮,终于,门开了,一位医生从里面走了出来。

    “医生,我儿子怎么样了?”女子见状急忙跑了过去。

    “我们尽力了,但是效果不明显,你要做好心理准备。”

    “啥!?”那个女子直接吓呆了,然后倒在地上嚎啕大哭起来,“我的儿子啊!”。

    “婶,您别这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