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8必发官网(www.k6u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十六章 一碗碧水 解奇毒

    “这该怎么办呢?”

    忙活了将近十天,没有丝毫的进展,倒是对医药方面的知识有了不少的了解,在山上,他种植的那些药草的涨势也十分的好,十天下来,生长的情况超过了一般情况下数月。(看啦又看)

    汪汪汪,就在他坐在板凳上对着远山发呆的时候,他身旁的三鲜突然吼叫了起来,没过多久,他便看到一个人出在了视野之中,大高个,方脸,模样阳刚,正是他的好兄弟,王明宝。

    “哟,这又种上新的药草了?”

    “嗯,板凳在屋里,自己拿。”王耀道。

    王明宝坐下,点了根烟,深吸了一口,然后吐了个烟圈。

    “在山上,别吃烟。”

    “哎,就一根。”王明宝应声道,“还记得小时候老是跟在我们后面的那个跟屁虫吗?”

    “王泽肖?”

    “嗯,还记得?”

    “怎么能不记得,那小子小时候可是粘人的很呢,前些天还见过面呢,怎么突然提起他来了?”王耀笑着问道,说起来,这个王子肖还是他们没出五服的亲戚呢。

    小时候总是跟在他们后面,几个人算是同龄,一起长大,彼此间相处的都挺好的,而且几家相处的也不错,平日里多有来往。

    “他在县城住院呢,病的还不轻!”

    “什么时候的事?”王耀听后急忙问道。

    “前天,据说情况很不好,医院已经下了通知书,让家里人做好思想准备。”王明宝道。

    “走,进城,去看看。”王耀听后立即道。

    “我也是这么想的,所以来找你。”

    哥俩个人下了山,进了城,到了医院外,买了些东西,打听着找到了王泽肖所在的病房,里面的病床上躺着一个人,处在昏迷之中,脸色呈青黑色,正是王泽肖,另外的两张病床空着,在他的病床边两个人,是他的父母,母亲正在低声抽泣着,男的也是愁眉不展,毕竟,自己辛辛苦苦养大的孩子,眨眼的功夫就生命垂危,任谁也会如此难受。

    “叔,婶。”

    “小耀,明宝,你们咋来了?”

    “听说泽肖病了,我们来了看看,怎么样了,好点了没?”

    “没,还是昏迷。”王泽肖的父亲叹了口气道。

    “什么病啊,这么厉害?”王耀问道。

    “是毒,医生说他中了毒,但是却是查不出来中了什么毒,只知道毒性很烈,控制不住!”

    毒?听到这个字,王耀愣住了。

    “那怎么不转院呢?”王明宝听后道,这里毕竟是县城的医院,医疗条件有限,有些病症根本就没见过,更不要说是治疗了,要是换一个大一点的医院,说不定这病就能治疗。

    “医院里说,在转院的过程之中,泽肖的病症可能进一步的恶化,有生命的危险。”

    又是这套说辞,治不好,还不让病人转院,也不愿意承担责任,现在的医疗机构啊,哎!

    王明宝听后叹了口气,愤怒又无可奈还。

    “或许,我有办法!”王耀低声道。

    “你说什么?”一旁的王明宝一愣。

    “没什么。”

    两个人坐了一会,跟王泽肖的父母聊了一会,王耀以眼神示意王明宝,后者立即明白了他的意思,眼前这一对父母正愁眉不展,他们也不适合在这里呆太多的时间,也帮不上什么忙。

    “叔,婶,你们也别太着急了,有事给我们打电话,我们先回去了。”

    “哎,还让你们跑一趟。”

    “都是一个村,泽肖大小和我们一起长大,应该的。”

    两个人呆了没多长时间便告辞离开。

    “你说,这泽肖怎么会突然间中毒呢,他中的什么毒啊?”出了病房之后,王明宝好奇道。

    “医生都弄不明白的事情,你问我?”王耀笑着道,“他和朋友出去爬山,应该是遇到什么毒物了。不过,按理讲我们这里没有什么毒物啊,顶多就是些蝎子、蜈蚣外加毒蘑菇之类,这又是秋天,这这种东西就更少了。”

    “前天还刚刚跟他聊过天,健壮的很,没想到会这样,哎!”

    在回家的路上,王耀满脑袋想的都是自己从神奇的系统之中获得解毒草,能够解百毒。

    那是不是能够救中了毒的王泽肖呢?

    回到村里,王耀直接上了山。

    药田里,龙胆、防风、沙参,涨势都很好,当然,最与众不同的还是那十株解毒草,心形的叶子碧绿如最好的翡翠那般。

    “这药草该如何服用呢?”王耀蹲下来盯着那随着山风轻轻摇摆的解毒草。

    “直接服用,还是熬制成汤剂?”

    思索了好一会之后,王耀决定试上一试。

    他先将熬药用的小砂锅刷干净,然后倒上了一碗半古泉水,接着去药田里小心翼翼的掰下来一片解毒草的叶子,在断口出立即有翠绿色的液体流了出来,见风便凝固。

    “希望能够成功。”

    他将解毒草的叶子扔进了古泉水中,然后点燃了干柴,望着砂锅之中的变化。

    水刚刚一热,神奇的一幕便发生了,那解毒草的叶子居然融化了,然后砂锅之中的泉水变成了翠绿之色,有淡淡的草药味飘了出来,惊得王耀立即将其从火堆之上端了下来,仔细一看,只是一小锅的碧水,仿佛融化的翡翠,哪还有半点解毒草叶子的影子。

    “这,这是怎么回事?!”他整个人愣住了。

    回过神来之后,小心翼翼的将锅里的绿色液体装入了一玻璃瓶中,只见其晶莹剔透,没有一丝的杂质。

    “能有用吗?”他看着玻璃瓶子里的液体。

    仔细想了一会,他下了山,直接骑着摩托车就朝城里赶去。

    “毕竟是一条人命,不妨一试。”

    “小耀?!”当他急匆匆的赶到医院的时候,王泽肖的父母见到他都十分的吃惊,毕竟他下午才刚刚离开。

    “叔、婶,我是来帮泽肖的。”王耀擦了一把汗道。

    “帮泽肖,怎么帮?”王泽肖的父母听后急忙问道。

    “我下午去拜访了一位老中医,他给熬了一副药,说是能解百毒,我带过来了。”王耀拿出了事先准备好的玻璃瓶,这里面装着是融合了解毒草的古泉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