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8必发官网(www.k6u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七十章 满园绿色 一室婆娑

    “那你还拒绝!哥,你是不是种药种傻了?!”王明宝瞪大了眼睛。(www.k6uk.com)

    “我说了改天,回去的晚了,山路不好走。”王耀平静道。

    “哎,我真是服了你了!”王明宝道。

    和哥们告别之后,王耀开着车回了家里,把车停好又上了山。

    “你这咋还弄了一只鹰?!”一上山,张秀英就问道。

    “哎,忘了把这事告诉您了,没吓着您吧?”王耀这才想起来,自己下山的时候忘记把这事情告诉母亲了。

    “没事,幸亏有三鲜提醒我。”张秀英道,“它翅膀上怎么帮着绷带?”

    “受伤了,落到药田里,暂时不能飞了,我给它上了点药。”

    “嗯,房子买了?”

    “买了,三楼。”

    “多大?”

    “一百三十平米。”

    “这么大,那得多少钱?”张秀英道。

    “大概八十万左右吧。”

    “太贵了!”

    “还好,这要是在那些一线城市,连二十平米都买不到,那才是真正的贵呢!”王耀道,对于一线的房价,他也是叹为观止啊。

    “咱不去,看新闻里说的那雾霾,白天都看不清太阳,污染太厉害,容易得病。”

    “是,还是咱村里好,有山有水有树林。”王耀笑着道。

    这种田园生活,他是越来越喜欢了。

    “是啊,如果能有个孙子就更好了!”一旁的张秀英道。

    “哎,妈是不是又快到周六了,我姐回不回来?”王耀听后急忙转移话题,同时需要拿一个人来吸引炮火。

    “好像说是回来。”

    “好,我开车去接她!”王耀立即道。

    “嗯,你应该多去城里走走转转,那里姑娘多!”

    “是,是,是,妈您回家做饭吧,路上慢点。”

    好不容易把老妈送走,王耀又出门看了看那只受伤的鹰,然后给它加了一点古泉水,没有经过任何稀释的。

    这种山川精华所聚的水应该能够促进它的伤口愈合,这只鹰就如同当初的三鲜一般,似乎也知道这水的不凡,居然低头喝起来。

    老实讲,这是王耀第一次见鹰喝水。

    觉得蛮有趣的,蹲在那里看了一会,然后进了屋。

    一杯茶,一卷书,

    看着外面一片荒芜之中满园的绿色,

    一切都静了下来。

    小屋里,响起了诵经的声音。

    屋外,土狗来到屋旁窗下,趴在地上,竖起耳朵静静地听着。

    那只受伤的鹰时不时的扇两下翅膀。

    时光,就这样静静的流逝。

    夜色,慢慢地落了下来。

    晚上,王耀回家吃饭的时候发现父亲的脸色不太对劲。

    “怎么了,爸?”

    “你三爷爷今天身体不舒服去医院检查,肠癌,晚期。”张秀英道。

    王耀听后沉默没有说话。

    脑海里浮现出来一个瘦削的老者,平日总是乐呵呵的,爱抽口烟,喝点小酒,老伴去世的较早,他辛辛苦苦的讲几个儿女拉扯大,也都有了出息,不愿进城享福,仍在村里,平日里种地,放羊,没事的时候也会到王耀家里坐坐,今年也有七十多了,前些日子王耀还看到过他在山上放羊。

    “医生怎么说?”

    “能怎么说,这病,没得救。”张秀英道。

    难怪自己父亲看上去闷闷不乐,那毕竟是他的亲叔叔。

    “明天有空,陪我进趟城。”王丰华喝了口酒道。

    “好。”

    吃过饭之后,王耀便上了山,上山之后,他便在想刚才的事情。

    癌症、恶性肿瘤,这在现在就是绝症,几乎是死亡的代名词,一旦检查出来,相当于对病人下了死亡通知书。

    当然也有些人能够适当的延长生存时间,但是生活质量就要下降很多,忍受着身体和精神的双重折磨不说,而且要承担着相当昂贵的治疗费用,普通家庭根本无法承受。

    “这神秘的系统之中,是否还有可以医治癌症的神奇药方和灵草呢?”

    他调出了系统面板,在药铺之中没有找到相应的药方、药物和药草。

    问系统,也没有任何的提示、回答。

    “或许,是自己的等级太低了吧?”

    第二天,王耀早早的起来,忙完一切之后,大概在九点多些,等母亲上山之后,他便下了山,开车和父亲一起去连山县城。去医院看望住院接受治疗的三爷爷。

    到连山县城之后,买了些东西便去了县医院。

    在病房里,王耀看到了已经有些日子没见的那个和蔼老人。

    身体消瘦,面容无光,整个人没了精神。

    几个叔、婶坐在一旁,脸色同样忧愁。

    “要不咱转院,去潍城看看,那里条件好。”

    “这病,去哪都一样”

    病房里的气氛沉闷、压抑。

    王耀的父亲本来话就不多,碰到这样的情况,话就更少了,只是问了几句话,便没再说话,只是时不时的抬头看看躺在病床的那个老人。

    这是王耀的三爷爷,是他的亲人,他的爷爷排行老大,在三年前去世,另外一位二爷爷走的更早,少年前就因病离世,现在,这位老人又得了这种病。

    他想要帮忙,却是有心无力。

    “或许培元汤能起些作用。”王耀眼睛一亮。

    他们父子二人在病房里没待多长时间便起身告辞离开,病房里的亲戚出来送了送。

    坐电梯到了大厅,王耀意外的碰到了一个熟人,童薇。

    “王耀,你怎么来医院了?”

    “我一个长辈住院,我和我爸过来看看。”王耀道。

    “叔叔好。”童薇听说是王耀的父亲,立即笑着打招呼。

    “好。”王丰华难得脸上露出笑容。

    “那今天上午有空吗?”

    “啊,我得送我爸回......”

    “我自己坐车回去,你留下。”王丰华没等王耀把话说完就直接截断。

    “要不叔叔您也留下吧,我请你们吃顿便饭。”童薇笑着道。

    “不了,我回去还有事。”王丰华道,“你们吃吧。”

    “那爸,我送您去车站。”

    “我自己会打车。”王丰华道。

    “我送送您吧?”

    “那我一会给你打电话。”童薇道。

    “哎,好。”

    和童薇道别之后,王耀开车送父亲去车站坐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