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8必发官网(www.k6u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八十四章 一声叹 佩服

    一步一步来吧!

    就在王耀思考着这件事情的时候,天色已经暗了下来,黑夜即将降临。(看啦又看♀手机版m.k6uk.com)

    王耀晚上下山回家吃饭,临近年关,餐桌上的饭菜也丰盛了起来。

    “妈,有什么事需要我帮忙吗?”王耀知道临近年关了,家里的事情也多了些,打扫卫生,蒸馒头,煮肉,做贡菜,得忙上一阵,忙年忙年,忙着忙着,年也就过去了。

    “不用,你姐姐说了,再有几天就放假了,等她回来和我一起打扫。”张秀英道。

    “好。”

    夜里,近百公里之外的海曲市内,一处靠近海边的宁静小区之中。

    一栋别墅里,母子二人坐在客厅里看着电视,谈着家常。

    “妈,我看您晚上的气色比起白天来好多了!”中年男子高兴道。

    他离家出门的时候,自己母亲的脸色还是有些苍白的,即使是在这样的房间里也不见血色,这是因为身体之中元气消耗过快的缘故,但是此时在看,居然有了几分血色,虽然还不是和正常人一样,但是这已经是极为难得的事情了。

    “嗯,远图送来的药,真是管用啊!”女子的感叹道,身体上的变换,她自己是最清楚的,这一副药还没喝完,只是半天的时间,她就能清楚的感觉到自己的身体发生了巨大的变化,这可是这些年来没曾有过的事情,让她是又惊又喜。

    “管用就好,等您这副药喝完之后,我在跟远图说一声,让他再想办法弄一副。”中年男子高兴道。

    “嗯,改天你把远图叫家里来,我给你们做顿好吃的。”

    “那感情好,可是有些日子没尝尝您的手艺了。”

    看到自己的母亲身体转好,中年男子也是由衷的高兴。

    “熬制这服药的医生,真是了不起啊!”女子叹道。

    “嗯,是有些本事。”中年男子道。

    南山之上,有些冰冷的小屋之中,王耀拿着一卷书静静地读着,片刻之后,他把书收回格子之中。

    靠在床上,想起了白天接到的任务。

    这个任务需要想想办法,顺其自然,多半是无法完成的,而且失败的惩罚是比较严重。

    想了一会,他也没有想到什么好的办法,索性直接睡觉。

    第二天清晨,他还在田间忙碌的时候,接到了母亲打来的电话,说是他父亲夜里咳嗽,早晨起来嗓子不舒服,让他给弄点草药泡水喝。

    王耀一听立即停下了手里的活,下了山,回了家里。

    发现父母还在家里忙活,他就给自家老爷子看了看,有些炎症,上火。

    这个简单。

    王耀上山,从药田里找了几味药材,配了一副清咽利喉,去火的药,然后下山回去,给了老爷子,让他服下。

    “爸,这两天,你的烟抽的有些迷,少抽点吧。”

    “嗯。”王丰华应了声。

    王耀在家里帮父母干了些活,然后便又上了山。

    “这小子,有些门道。”在忙碌的时候,王丰华对自己老伴道。

    “门道,什么门道?”张秀英停下手中的活,转头道。

    “他给我拿来的药,我喝下去之后,觉得嗓子舒服多了。”王丰华道。

    “那是,你也不看看是谁生的。”张秀英自豪道。

    就在王耀重回山上忙碌的时候,让他有些意外的方访客来到了山上。

    来了两个人,其中一个他认识,已经不止一次上山,是何启生,他身旁的则是一个年轻人,看上去比他少年轻一些,颇为英俊。

    “你好,我叫郭正和。”那个年轻人一开口,王耀便知道他是谁了。

    郭思柔的弟弟,当日中毒的那个年轻人。

    多亏王耀的一副药让他摆脱了危险的境界。

    “我这次是专门来登门道谢的。”郭正和的表情十分的诚恳,但是这声谢确实有些迟。

    “正和病好之后就去上学了,一直没时间过来,这次放假之后专门赶了过来,表示感谢。”一旁的何启生解释道。

    “没这个必要,这副药,有代价的。”王耀平静道,换句话,这是等价交换,谢也可,不谢也可。

    “我在医院的时候也是花了钱的,也有代价,但是他们没有治好我,我的命是你救的,自然是要道谢的。”年轻人道。

    “呵呵,进屋坐吧。”王耀微笑着请两个人进了屋子。

    一旁的土狗静静的看着两个人进了屋子。

    “请喝茶。”王耀为两个人沏了一壶茶。

    “咦,好茶,祁门红茶吧?”年轻人喝了一口赞叹道。

    “是。”

    “耀哥,我这么称呼没问题吧?”郭正和微笑着问道。

    “随意。”

    “你倒是会享受生活啊!?”

    “朋友送的,借花献佛。”

    何启生坐在一旁,喝了口茶之后,便望着窗外发呆。

    小屋之中空冷,即使是中午,外面的太阳还算不错,但是透过窗户照进屋子里的光芒也为带来多少的热量,郭正和呆了没多长时间,就觉得这屋里冷的厉害,实在是有些忍受不住。

    “这屋里这么冷,你就没些取暖设备?”郭正和疑惑的问道。

    “我已经习惯了。”王耀笑着道。

    “佩服。”郭正和道。

    就单冲在这片山中,能够受得了这中寂寞,忍得住这般苦寒,就不是一般人。

    “过奖了。”

    郭正和、何启生两个人在山上的小屋里呆了十分钟多一点点时间,郭正和好奇的想要见识一下各种药草,王耀只是在屋外指了指最近的几种普通的药材,也没将他们两个人往里面带,。

    他种的那数种灵草就在里面,这些普通的药草包围遮掩之下,若是一般人,也就糊弄过去,但是他身旁的这个何启生显然不是一般人,对医药方面有着相当的造诣,这一点,王耀通过几次的接触就能够看的出来。

    这样的人,是要地方,毕竟,这不是普通的药田,那也不是普通的灵草。

    王耀没往里走,他们两个人自然也不好多问,其实他们有不少的问题想要问,尤其是何启生,但是最后只道了两个字。

    “佩服!”

    这两个字,是何启生有感而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