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8必发官网(www.k6u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一二一章 几句寒暄 一杯清茶

    “行,给你们烤。(看啦又看小說)”

    一堆柴,火焰烧起。

    处理好的野兔架在火焰之上,慢慢地烤着,香味慢慢飘了出来。

    “想吃什么味道,孜然,还麻辣?”王耀笑问蹲在一旁,一双眼睛直勾勾的盯着烤兔肉的土狗。

    汪汪,回答他的是两声不太满意的犬吠。

    山下的村庄里,村支书的家里。

    “叔,这是你可得管啊!”一个中年女子抹着泪道。

    王建黎也不说话,只是低头抽烟,好一会之后方才开口。

    “这事,你们做的不对,这不是讹人吗?”

    昨天夜里发生的事情他是知道了,那件事情发生没多久,王建刚就来他家里跟他把这事说了,他仔细琢磨了一下,然后打了个电话,便大概猜到了事情的缘由。

    “那个后生,岂是你们想象的那般简单。”

    为人良善,并不意味着任人欺凌。

    善良和软弱之间并没有必然的联系。

    “叔,我知道我们错了,麻烦您给说说情吧,到底是一个村的。”那女子道。

    她接到电话之后,立即去了一趟镇上的派出所,结果人跟本没见到,好不容易托人找关系,知道了一点消息,说是自己哥哥恐吓人家,还拿着刀威胁警察,这么一听,她整个人都吓傻了,想来想去,只能找村支书帮忙,来的路上,仔细想了想,觉得这事很有可能和那王耀家有关系。

    “知道是一个村的,你们当初还那么做?”王建黎冷着脸道。

    这事不好办,那个后生,他是知道些,且不说其他的,就凭他和王明宝那亲如兄弟一般的关系,这事就不好办,那王明宝的父亲此时可正是镇上的镇长,气势正盛,听说,镇上的书记最近身体不太好,所以镇上的事情主要是他说了算,有些时候,有些事情,就是他一句话的事。

    “与其找我,不如去找他。”王建黎道。

    这事,他不想帮这个忙,不愿意掺和。

    “这……”这个女子倒是有些犯难了,她不想去找王耀家人,主要是觉得过意不去。

    “这个时候居然知道不好意思,当初的时候怎么没这个觉悟啊?”王建黎见状暗道。

    “他家里人,好说话。”见对方不肯走,王建黎又加了一句话。

    “好,那我就去试试。”

    女子下定了决心之后,离开了王建黎的家,然后去村里的超市里买了些东西,直接去了王耀的家里,她站在门外,犹豫了好几分钟方才敲门进去。

    “大哥,嫂子。”一进门,见到王丰华和张秀英正在院子里,她便笑着问道。

    “你咋来了?”

    院子里的夫妻两人见到这个女子之后都愣了一下。

    ……

    “这块石头不错!”

    南山的一侧,王耀看着身前的这方山石,约有一人高,数尺宽,隐约成一方山峰的形状。

    “弄回去,摆入阵中。”

    说做就做,他腰身一沉,双手箍住石头,微微用力,那约有数百斤的石头居然晃动了一下。

    嘶,呼,他深吸了几口气,体**息流转加速了起来,犹如江水奔腾。

    起!

    一声呵,那山石应声而起,被他硬生生的从土里拔了出来。

    这一双手臂,简直有万千斤的气力。

    而后他便倒拖着这方山石上山,几百斤的重量,山上又是崎岖坎坷,本无什么道路,自然是十分的吃力,饶是他有内息相助,气力也远胜常人,走不多远也需要停下来休息一下,费尽了力气,好不容易将这方山石拖上了山,朝下望去就能够看到刚刚种下去没几天的树木。

    叮铃铃,他口袋中的电话响了起来,拿出来一看,是家里打来的,让他中午下山一趟,有事跟他说。

    挂了电话之后,王耀复又慢慢的将这方山石往山下挪动。

    所话说,上山容易下山难。

    这句话用在挪动这方山石之上是再合适不过了。

    费劲了九牛二虎之力,王耀方才将这方山石挪到了合适的位置,却并未急着立起来。

    好在这个时候山上并无多少人,基本上已经下山吃饭去了,否则被人看到刚才的一幕,指不定又要散出去怎样的谣言,毕竟,那是几百斤重的时候,普通人不要说是移动了,就是让它动一动都几乎不可能。

    当王耀下山回家的时候已经是下午一点多钟了。

    “怎么才回来?”一进门,他母亲就问道。

    “在山上有些事,耽搁了一下,叫我下来有什么事吗?”

    “先吃饭,吃完饭再说。”王耀的母亲道。

    “您和我爸还没吃呢?”

    “没,我们不是很饿。”

    一家人在一起吃过午饭,王耀帮着母亲收拾好碗筷。

    “昨天晚上,王义德被镇上的警察抓走了。”王丰华点上一根烟道。

    “嗯,这事我知道。”

    “你打的电话?”

    “是。”王耀为父母各倒了一杯水。

    “这……”张秀英听后眉头皱了皱。

    他们两口子在昨天晚上的确是被那个王义德气的不轻,但是也没想过自己的儿子居然用这种方法来惩罚对方,在他们看来,这事做的有些过了,毕竟是一个村里的相亲,都能论的起来,在一个村里,抬头不见低头见的,谁也不愿意闹得太僵,而且这两口子也是好面子的人,这事如果传出去,会被人笑话的。

    “刚才王义娟来过。”

    难怪!听了母亲这一句话,王耀知道自己的父母为什么突然叫自己回家了,就是为了这事。

    “来干嘛?”

    “求情,这事啊,你再想想,差不多就行了。”张秀英道。

    “火候还不到,再等等。”

    面对自己的父母,王耀也就说了内心的想法,自己的父母心地善良,知道得饶人处且饶人,可是有些人不一样,无赖习惯了,这种人很容易好了伤疤忘了疼,所以,要让他疼一次,就疼的厉害,最好能够痛彻心扉,让他牢牢地记住,以后不敢再犯!

    这样的恶人,得好好治治,好好磨磨。

    “还等多久啊?”张秀英听后问道。

    “这事你们管了,如果再有人来问这事,你们就推说不知道。”王耀道。

    王丰华自始至终没说话,只是默默地抽烟。

    “这事,我和你妈不管,你自己拿捏。”最后,他掐灭了手里的烟,说了这么一句话。

    “好。”

    这事,也就算这么定了。

    就在这个时候,外面传来了开门声,大门打开,进来一个窈窕丽人。

    “姐?”

    王耀一愣,然后揉了揉眼睛,不过两个星期不见,自己这姐姐形象大变,长发剪短了,整个人变得更加的利落,当然于漂亮这一方面是不见半分。

    “爸,妈。”王茹笑着问好,声音居然温柔了很多。

    嘶,什么情况?!

    老两口对视了一眼,眼里满是惊讶,王耀坐在一旁,摸着下巴。

    “姐,就你一个人回来,我姐夫呢?”

    “什么姐夫,乱说,妈,我还没吃饭呢。”

    “坐下歇歇,我去给你做,想吃什么?”张秀英笑着道。

    “随便。”

    “姐,这都半个多月没见你,都忙什么呢?”王耀起身给你老姐倒了杯热水。

    “我工作调动了。”王茹笑着道。

    “调动,调哪了?”

    “还在农业局,部门调动,准确的说,是升了。”王茹美滋滋道。

    “升了,你?”

    “你什么意思,不希望你姐我好是吧?我在局里的努力那是有目共睹的,升职是理所应当的事情的!”王茹理直气壮道。

    “恭喜,那今晚可得让妈多做上两道菜,咱们好好庆祝一下,咱老王家里也出干部了!”

    “那是!”

    ……

    在家里陪着老姐聊了会天,王耀便又上了南山。

    上山之后,王耀确认了一下位置,然后将山地挖开一个直径约一米,深超过半米的坑,然后将从山的另一侧弄来的那方山石立了起来,使劲按了按,复又用土稳住。

    忙碌完之后,他便进了小屋之中,给你泡了一杯清茶,然后拿出了一卷道经,轻声诵读起来。

    连山县城之中,一栋别墅之内。

    一对夫妻,坐在客厅里,轻声交谈着。

    “怎么,你想替他问问?”女子问道。

    “嗯,于情于理,都该问问,毕竟,这一次他帮我一个大忙。”中年男子道。

    “那就问问吧。”

    “我还是亲自去一趟。”

    “行,改天把他请到家里来做客吧?”女子笑着道,秀丽婉约。

    “这是个好主意!”

    男子拿起手机打了一个电话之后,便跟妻子告别,离了家门。

    下午,两三点钟,一辆汽车驶进了小山村,然后在村南头停下,车上下来一个中年男子,戴着墨镜,沿着山路,上了南山。

    咦,一声轻叹。

    他远远地就看到了南山之上的那些树木。

    “有些日子没来了,居然种了这么多的树!”

    他人还在半山腰,就听到山上的犬吠声,到了小屋外,下意识的目光避开两侧的已经有拇指般粗细的树苗,没错看上去总有种晃眼、头晕的感觉,也不知道是何种原因。

    “田大哥,快请进。”王耀推门一看,来的是熟人,便请进了小屋之中。

    几句寒暄,一杯清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