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8必发官网(www.k6u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一二四章 沙沙风起 渺渺阵成

    其实市场上一直存在以次充好的现象,尤其是这些需求量比较高的药材,更是如此,而一般人没有相关的知识和经验,不能很好的进行判断,经常会受到欺骗,以人参为例,其中最出名的就是东北人参,东北有三宝,人参、鹿茸、貂皮,这是很早就写进学生课本里的,早早的就名声在外,而现在这个社会,越是名声在外的东西,造假的就越多,就如白酒,国内最出名的就是茅台和五粮液,而市场上假酒最多的也是这两类品牌,市场上不少的人参都号称是东北的野山参,实际上,百分之九十的是假的。(看啦又看小说)

    “这两棵参,你花了多少钱?”

    “没花钱,我那朋友送我的。”王明宝道。

    “噢,那就好。”

    “关键是他那还有不少呢!”王明宝下一句话下了王耀一跳。

    “不少?!”

    “对啊!”

    “呵呵,你也不想想,那会有那么多的野山参,还恰巧出现在了连山县城里,实际上,现在东北的野山参的产量已经很少了,随着人们追逐利益而大肆采挖,已经越来越少,是有市无价的东西,一旦出现,通常会被疯抢的,你那朋友,要么是被人骗了,要么是准备骗人。”王耀道。

    “我得问问他。”王明宝听后道。

    “这种人参,吃下去之后,对身体会有一定的毒副作用,少用点或许没什么。”

    从王明宝这里离开之后,王耀又去了一趟李茂双那里,自从上次的事情之后,他们之间的关系已经更近了一步,从单纯的供求关系发展到了朋友。一看到王耀的车进来之后,李茂双就乐呵呵的迎了出来.

    “稀客啊,我这刚弄来的好茶,尝尝。”

    茶是好茶,黄山毛尖。

    李茂双的桌子上多了一套精致的茶具,王耀上次来的时候,记得还没有。

    “来,品一品,味道怎么样?”

    汤色嫩绿明亮,清香、醇爽。

    “好茶!”王耀品过之后道。

    “来,拿回去喝。”李茂双直接从拿出了两桶递给了王耀。

    “这怎么行。”

    “怎么不行?今中午别回去了,我请客!”李茂双道。

    “不,我请。”王耀听后心思一动,“我叫上几个朋友。”

    最近这几个月的时间,他也认识了一些朋友,他仔细想了想,似乎,自己很少或者说是几乎没有主动邀请他们聚一聚。

    于是他打了个几个电话,电话那头的几个人答应的到时非常的痛快,王耀邀请的人也不多,只有王明宝、田远图、李茂双三个人而已,地点选在了盛华酒店。

    “就这么定了,今天,我请客。”王耀笑着对李茂双道。

    “好,那就你请。”李茂双也没矫情,和朋友相处,他将商人的精明收了起来,多了几分真诚和坦率,这让王耀感觉很舒服。

    在李茂双这里坐了坐,时间差不多也到了上午,他们两个人便一同去了酒店,订好了一个包间。

    两个坐下没多久,王明宝便到了,王耀为他们互相介绍了一下,没等几分钟,田远图也来了。

    “田总?!”一见这个人,李茂双和王明宝都是一愣。

    田远图在连山县城可是屈指可数的人物,虽说不上家喻户晓,可是像是王明宝和李茂双这样经商做买卖的人对他的事迹那是十分的熟悉,他们没想到,王耀请的第三个人居然是他,这样的人物,他们平日想接触都接触不到。

    “不要叫总了,从今天以后啊大家都是朋友了。”田远图笑着道。

    跟服务员打了声招呼,点的菜便陆续端了上来,酒也要了些。

    四个人,谈笑风生,酒桌上气氛十分的融洽。

    “我提议,以后这样聚会,可多搞搞吗?”李茂双笑着道。

    “我没意见。”王明宝道。

    “可以啊。”田远图笑了笑,其实这次来,他完全是给王耀一个面子。

    “好啊。”王耀听后笑着道。

    在酒席上,王明宝、田远图、李茂双三个人留了联系方式。

    结束之后,田远图安排人将王耀送回了村里。

    上山之后,王耀泡了杯茶,稍稍解解酒。

    他突然想到了去年自己种下的几株茶,然后出了小屋,只见那几株茶生长的十分喜人,叶子翠绿,临近春天,又发了不少的新叶,这也得益于古泉水的浇灌。

    这些日子,他收了田远图、何启生等人不少的礼物,而自己这里有没有合适的回礼,去超市买些东西吧,以他们的身份,不太合适,而自己这药田里倒是有不少的药草,也可以配制成药材,但是这送药可是不吉利的事情,想来想去,就是这几株茶合适,他可以亲自制茶,送给几个人做礼物,这礼物也有心意。

    但这手工制茶可是个技术活,王耀是一点基础没有,于是他先从网上买了几本手工制茶的书籍,看一看,学习一下,在这连山县城东南方向的临河一带,有不少村镇种植绿茶,那里啊,就有不少人自己制茶,他准备抽时间去逛逛,现场学习一下。

    这事定了之后,他又去了南山的另一侧,这阵中还需要几块山石相佐。

    自从他又通了一脉之后,觉得双腿有力了很多,山间小路之上疾行起来,有些步履如飞的感觉,而且这次再搬运石头,也比上一次轻松了很多,一脉通畅之后,身体的力量增加了一些,体质改变了一些,主要是内息变得厚重了。

    这一次,不过是一下午的功夫,他先是将一方山石从靠近背侧山脚下的位置挪至了阵中,然后将一方山石挪到了山顶上,见天色已晚,他也就没继续往下拖运。

    第二天,上午,他刚刚忙碌完,便在山上看到两个人上了山来,一个大人一个孩子。

    来人是周雄父子,这倒是让王耀颇为意外,和其上山的人一般,周雄也是带着礼品来的。

    “下次来,不许带东西。”

    “叔叔好。”周雄的儿子笑着问好,可能是许久未活动的缘故,他走了这些山路,气息有些乱,脸色红扑扑的。

    “好,进屋坐下休息一下。”

    进屋之后,王耀给周雄泡了一杯茶,给周武康倒的则是水,古泉水。

    “这水真好喝!”周武康喝了口之后道。

    “那就多喝点。”王耀听后笑着道。

    经过这段时间的接触,他是非常的喜欢这个孩子,懂事、坚强,比同龄的孩子强了太多,当然这可能也和他的经历有关。

    待稍微休息了一段时间之后,王耀复又为这个孩子号脉诊断。

    嗯?

    这孩子身体又与先前不同,上次好不容易催生起来的朝气与生机似乎有些后劲不足。

    “还是底子太弱吗,单靠自身无法调整过来?”

    “恢复的不错,这样,我再配一副药,到时候你过来取。”诊断完之后,王耀对周雄道。

    “好。”

    随后王耀带着他们父子在山上转了转,本来想留他们吃顿饭,结果他们怎么都不同意,在临近中午的时候离开了山村。

    “要配一副培元汤。”

    送走这父子二人之后,王耀便给李茂双打了个电话,请他准备那几位自己需要的药材。

    下午时候,他将最后的两块山石摆入了阵中,定好了位置。

    当最后一块石头位置定好之后,没有丝毫的征兆,突然一阵大风起,吹得树叶沙沙作响,顷刻间便消失的无影无踪。

    王耀立在山上,仔细的感受了一番,并未发现有什么明显的改变。

    下午的时候,田远图来了一趟,顺便带来了一份病例,是他上一次和王耀说的那个病人。

    对方似乎十分的小心,这份病例的名字都被做了处理。

    “就这么点?”王耀看着手里的病例和化验报告,资料很有限。

    “就这点。”田远图也稍稍有些尴尬,因为对方提供的实在是有些少了。

    “我先看看吧。”王耀笑着道,“对了,有件事情要问你。”

    “什么事,你说。”

    “你认识懂手工制茶的人吗?”

    “手工制茶,怎么突然问起了这个来了?”田远图听后好奇道,手工制茶这个手艺,在连山县城懂得人还真不多。

    “外面,我种植的几株茶树应该可以采摘了,我想自己制茶,大家也能尝尝鲜。”王耀指了指窗外那几株茶树。

    “这事我得回去问问,在临河一代种茶的人很多,但是现在多用机器制茶,懂手工制茶的人应该不多。”

    “那麻烦你帮忙打听一下,等有空,我也会去临河那边看看。”王耀道。

    “这个没问题,小事。”田远图听后笑着道。

    在王耀这里坐了一会之后,他便了告辞离开。

    咦?

    他走到山脚下,突然停住,转身望了望山上。

    “奇怪,怎么感觉有些怪呢,难道是错觉?”

    他刚才在山上的时候感觉很舒服,空气清新,呼吸顺畅,有山风,但是吹在身上不急不躁,下了山之后,这种感觉没有了,反而感觉山风微微有些凉。

    “难道是山上树多的缘故?”他也只是稍微感到有些疑惑,并未多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