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8必发官网(www.k6u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一五四章 花开如火 药性纯阳

    一下午的功夫,药剂熬制完成。(看啦又看♀手机版m.k6uk.com)

    明天,他准备试制另外的一副药,那副治疗“极阴”之症的药。

    可惜第二天,天空阴沉,还飘起了小雨。

    天气阴晦,不适合熬药。

    王耀果断选择拖后,“极阳”的药,就要选在风和丽日的天气熬制。

    “快六十天了,只有五十一个人。”他看着自己任务的完成情况,有些上愁起来。

    “或许那天该答应潘军,一星期去仁和门诊那里坐诊一天。”

    连山县城之中,王明宝开的门店之中。

    一个男子和他对坐,形销骨瘦,双眼无神。

    “兄弟,这事你得帮帮我,算老哥我求你了!”

    看着眼前的这个男子,王明宝不禁有些唏嘘。

    两个月之前,他还是意气风发,在酒桌上大碗喝酒,大块吃肉,在商场之上来往纵横,而现在呢,被病痛折磨的如此落魄,空有千万身家,却换不回身体的健康。

    “我帮你问问吧?”

    “好,太谢谢你了!”这个人高兴道,仿佛抓到了最后一根救命稻草。

    “花多少钱都没问题,只要能治好我的病!”

    将这个朋友送走之后,王明宝看了看外面的天气,小雨下着,店里的人也不是很多,跟看店的人说了一声之后,他便开车出去,不过二十分钟时间,他来到了山村,撑着雨伞上了上了南山。

    雨刚开下,地面甚至尚未湿透,并不算泥泞,他还未到药园就听到了犬吠之声。

    “这种天,谁会上山呢?”王耀停下了诵经,随手一挥,《自然经》消失不见。

    透过窗户一看,居然是王明宝。

    “这种天,你怎么上山来了?”

    “当然有事找你了。”王明宝进了小屋,看了看。

    “没电视,没电脑,只有几本书,真是佩服。”

    “行了,闲话少说,说你的事吧?”王明宝的脾性他还是了解的,在这样的雨天专程上山一趟,绝对是有事,而且是比较急的事。

    一壶茶,两个认对坐,屋外小雨静静的落着。

    “记得上次我请你看过的那个病人吗?”

    “魏海?!”这个人,王耀记忆很深,

    “是,他刚刚又来找我了,形销骨瘦,感觉就像是病入了膏肓一般。”王明宝道。

    其实,他先前想请王耀帮忙的确是有私心的,他和那个魏海有业务上的往来,想借着看病这件事情增进一下两个人之间的关系,这一次来找王耀,完全是因为看着那个人那个样子心有不忍。

    “肝脏做了手术了?”

    “是,在省立医院做的。”王明宝道。

    “你是没亲眼看到,曾经多么意气风发的一个人,现在那失魂落魄、担惊受怕的样子,完全就是两个人。”

    “他人在哪?”

    “已经会海曲市了。”

    “这样吧,后天,你约他来,我看看。”王耀想了想道。

    “好。”

    窗外,春雨绵绵,屋里,茶香袅袅。

    “哇,说实话,你整天呆在这里真的不感到无聊吗?”

    “不会啊,打理药田、看书、修行、练拳,很充实啊!”王耀道。

    “练拳,什么拳?”

    “太极拳啊。”

    “就是公园里老头老太太打的那种慢吞吞的太极拳?”王明宝笑着道。

    “是也不是,名称一样,内容却是差的远了。”王耀道。

    “得,有空教教我,中午去爷爷家里吃饭吧?”

    “不了,我在山上凑合凑合就行,今天就不下了山了。”

    “那就算了,我也不呆在这里,回连山县城。”

    “行。”

    王明宝离开之后,他又检查一遍准备好的药材,确认无误之后,便在小屋之中诵读了数卷经书。

    次日,风和日丽,是个好天气。

    小屋之中,王耀早早的准备好了一切便开始生火煮水、熬药。

    诸般药材按照称量好的分量加入其中,

    这是新药,王耀未曾熬制过,心里没底,也没有十分的把握,因此格外的小心。

    眼看着诸般药材的药力融入了古泉水之中,外面的太阳在天空缓慢的移动着。

    药香越来越浓郁。

    日上中天之时,最后一味药加入。

    当阳花,其花火红,如跳动的火焰一般,小小一瓣花,且是本无温度,捏在手里却下意识里感觉到烫手。

    这瓣花朵,落入滚烫的古泉水中立即融化,将药汤染成了火一样的颜色。

    王耀见状立即将百草锅端离了火焰。

    “药效怎么样呢?”

    王耀看着锅里如同流动的火焰一般的液体,然后轻轻的舀了一勺送进了嘴里,咽下去,顷刻之间感觉有热流入腹,然后以极快速度扩散到身体的各个部位,感觉就像喝了一口温热的烈酒,或者是滚烫的辣椒油。

    “呼,是不是有些烈啊?!”

    王耀舀了一勺出了门。

    “三鲜,来一下。”

    土狗闻声跑了过来。

    “来,张口。”

    这次土狗没有配合,而是以一种和奇怪的眼神望着他。

    “哎,你这个眼神是什么意思,这是好东西啊,壮阳的,张口乖。”

    最终,土狗还是喝下去了一勺药,然后开始乱叫起来,在山上撒欢,感觉就像是磕了药一般。

    “嗯,看样子效果是有的,就是服用的是要要主要控制量。”

    王耀看着那在山坡之上撒欢的土狗自言自语道,他现在已经感觉到药力在自己的身体之中发挥作用,身体在发热。他进屋把自己服药之后的感觉和土狗服药之后的表现记录了下来。

    药配制好了,抽时间就可以再去海曲市一趟,给病人送过去,等她服药之后看看实际的药效如何。

    第二天,王明宝的那个朋友早早的就到了他的店中。

    “兄弟,你跟你那个朋友说好了?”

    “说好了,他一会就到。”

    “好,好。”

    他听后道,实际上,并不是他对王耀的医术有多么的了解和相信,完全是没有办法了,上个月他下定决心却省立医院做了手术,可是手术之后效果并不是很好,他又去了一趟省里,结果专家说他身体之中的病灶已经开始转移,连胰脏上也出现了寄生虫,无法使用药物进行治疗,最好还是手术,这次他可不干了,这肝脏切除一块没效果,又要动胰脏,是不是以后还得切除其它的身体组织啊!?

    于是他四处求医,吃中药、偏方,结果病没治好还把肚子吃坏了,上吐下泻了一个多星期,身体是越来越差,心里是越来越怕,其实,往往越是有钱的人就越怕死,偶然间他想起了曾经在王明宝这里见到过一个年轻人,貌似是说过能够治疗自己的病,于是他就来了,纯粹是是抱着“死马当活马医”的态度,万一管用呢?

    王耀是上午十点多的时候赶过来的,在看到王明宝的那个朋友之后也吓了一跳,这个人在几个月前他曾经见到过,倒是身体发福,面色红润,看不出病态,可是现在,形销骨瘦,双目无神,就像是个大烟鬼。

    “你好,王医生。”

    “你好,魏董。”

    “嗨,别这么说了,叫我老魏或者魏子都行!”

    “先给看看病吧?”王耀道。

    “好。”

    单是观其气色,听其声音,闻其气味,就知道他的身体很差了,并入脏腑及至更深处。

    “这是?!”

    怪脉!

    王耀一搭手,心中便很吃惊。

    眼前这个魏海,脉象极怪,脉弦细而紧急,如手触刀刃之感觉,这是病危之状,肝之危脉。

    “抱歉。”王耀摇摇头。

    “什么意思,王医生?”

    “你这病,已经很重了,我没把握。”王耀道。

    “那请你试试。”魏海急忙道,对方没把握,但是没说没办法,这就是说明还有一丝希望。

    “容我回去想想,你最近在吃什么药物?”

    “这些!”

    这个魏海准备倒还算是充分,从口袋之中拿出了一张清单,上面是他最近再吃的药物,主要是方剂。

    “这些药你不要再吃了。”王耀那笔在几种药上做了标注。

    一个人一天光是药物就吃上七八种,颗粒、汤剂,中药和西药结合,说不定这里面还有冲突,就是铁打的身体也受不了,从这点上也能够看的出来,这位魏海是真的怕了,真的没辙了。

    “好,好。”

    诊断完之后,魏海执意邀请王耀和王明宝一起吃顿饭,却被王耀拒绝了。

    “你现在的身体很差,不但要禁烟酒,一些辛辣、油腻的东西也不要吃,生活上要多注意,适当锻炼,不能劳累。”王耀叮嘱道,现在,魏海的身体基本上是垮掉了,一方面是因为他本身的疾病,另一方面是因为他胡乱吃药,还有巨大的精神压力。

    “哎,哎,”魏海听话的像个小学生。

    他离开的时候,王耀和王明宝送到了门口。

    “怎么样,变化大吧?”

    “真大,不亲眼看到真是不敢相信。”王耀感慨道。

    “这病你能治?”

    “病入膏肓了,我试试看吧,我又不是神仙。”王耀笑着道。

    “你的意思是他会死?!”

    “嗯,据我估计,短则半年,长则三载,看他命数了。”王耀道,“就算我治,以我现在的能力,只怕也不过是延寿。”

    怪脉,从某种程度上来说就是绝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