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8必发官网(www.k6u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一七零章 千里之外 请名医来

    次日,王耀修行结束之中,便准备下山。(看啦又看)

    “三鲜,我要下山,闲人免进。”

    临行前,王耀将三方石头横在了唯进入了的羊肠小道之中。

    阵风起,再转身望去,那条小路不见了。

    无路可进!

    “这天有些热啊,去小耀那要点水喝!”个放羊的老人拿着个铁水壶朝着那不远处的小屋走去。

    刚刚走到跟前,他就觉得眼前那人多高,约有两指粗的小树突然晃了起来,似乎还在动,再跑,直晃的他头晕眼花。

    “哎,嘶,头疼。”

    老人赶紧把目光转到旁,这才感觉好些。

    “这是咋回事,树木怎么会跑呢?”

    老人稍稍回头,刚才生的情况再次出现,接着又是阵头晕目眩,吓得他再也不敢看,原地休息了下,转身就走。

    “这片树林有古怪!”

    下山之后,王耀和王明宝去了县城,来到了他叔叔家里,进屋就闻到了股药味,还隐隐有股恶臭。

    “叔,婶,我请的医生来了。”

    “小耀,来快坐。”王明宝的婶子急忙找呼王耀。

    他们也在村里住过相当长的段时间,因此都认识王耀。

    “您别忙了,先给我叔看看病吧?”

    “哎,好。”

    虽然心里有疑问,王明宝道叔叔还是很配合的,他的病在背部,生恶疮,共有四个,大者如杯口,小者如拇指肚,创口腐烂、流脓,散着恶臭。

    “我给您号脉看下。”

    通过号脉,王耀确定了病因,王明宝的叔叔体内有“热毒”,外于背部形成了这种恶疮。

    “叔,您用过什么药啊?”

    “都在柜子里呢。”

    王明宝的婶子给他都拿出来看了看,有药膏,有药片,还有药剂,中药、西药各种的都有。

    “您这病多久了?”

    “快两个月了,起初还好点,也没当回事,后来越来越厉害。”

    不到两个月?王耀稍微数了数,他用过的药的种类就不下六种。这应该是他吃药没有效果又没坚持而频繁的换药,越是这样便越不容易见效果,反而会对身体造成不良的刺激,导致病情进步的恶化。

    “这几种药不要吃了。”王耀指出了几种西药。

    治疗恶疮这种疾病,中医的些方法和药物更加的有效果。

    “我回去给你配服药,明天让明宝带过来。”

    “哎,好。”

    这夫妻二人非要留他们两个人在这里吃饭,却被王耀推辞了。

    “我记得小耀不是学生物的吗,什么时候会看病了?”

    “不止是会看的问题,听说医术还相当的了得。”

    “你听谁说的?”

    “我大哥,明宝他爸。”

    王耀和王明宝离开之后,屋里只剩下夫妻两个人,有些刚才不合适说的话也就可以说了。

    “我叔的病怎么样啊?”出了门之后,王明宝问道。

    “还好。”

    这病并不是特别的难治,只能算是般的杂症,顶多跟“疑难”沾点边。

    “那就好。”

    “我回去之后会熬服药,你明天过来取。”

    “好嘞。”

    回到山村之后,王耀本来准备直接上上山的,却被听到汽车声的母亲叫进了屋里。

    “你再山上弄得什么东西?”进屋,张秀英就问道。

    “怎么了?”这个问题把王耀问的愣。

    “今天上午,你建国爷爷过来,说是在山上看到那树就觉得头晕眼花,下山量,血压生的老高,把他吓了跳,这是怎么回事?”

    噢,经母亲这么说,王耀明白是什么事情了,肯定是自己把那幻阵启动之后,有人靠近了,偏偏还是个老人,本来就身体不好,被那树木产生的幻觉弄,更是受不了了。

    “可能是对我种植的某些药草过敏吧?”王耀道。

    他那里平时极少有人去,而且有过次教训,他在山上的时候,那个阵法是不启动的,这次应该是巧了。

    “过敏?”

    “对啊,我在那里种植的药草很多,有些有特殊的气味、有些会散播花粉,这个时候最容易过敏了。”

    “那你在那会不会有问题啊?”做父母的先回想到自己的孩子,这是近乎本能的反应。

    “不会,我习惯了,不会过敏的。”王耀笑着道。

    “噢,那就好。”

    “没别的事,我就上山了?”

    “都这个点了,吃过饭再去吧?”

    “行。”王耀看了看表,也快十点了。

    “你小舅说了,决定把孩子留下,不管是男是女。”吃饭的时候,王耀的母亲道。

    “哎,这就对了!”王耀听后笑着道。

    “你姥姥吃了你给的药也好多了。”

    “那就好。”王耀笑着道。

    吃过午饭之后,王耀复又上了南山,在上山的时候,他在考虑刚才的那个问题。

    这幻阵让人产生了幻觉,如果有些人有个心脏病或者高血压之类的,倒在自己药田的外面,那可就不好了。

    有没有更好的方法呢?

    王耀上了山,如了药田,挪开山石,破了阵法,那幻觉自然便消失不见。

    嘎嘎,

    汪汪,

    苍鹰和土狗似乎在交流些什么。

    王耀走过去看,这才现苍鹰不知道从哪里弄来了条蛇,看样子是想分给土狗吃,但是土狗显然没吃过这种“稀罕物”,时间不知道该如何处理。

    汪汪汪,它见到王耀过来就叫了起来,边叫边用爪子指指地上的死蛇。

    “怎么,想让我给你烤了吃啊,这东西啊,你最好别吃,让大侠自己吃就好了。”

    等等,蛇?

    看着地上的死蛇,王耀眼睛亮。

    如果这附近有蛇的话,上山的人自然就会有所顾忌,如此来,来的的人只会更少了。

    这是个办法,只不过去哪里弄条蛇呢?而且这蛇还得像土狗、苍鹰那般有灵性,否则自己人上来也攻击那可就麻烦了,符合这几点要求可就更难了!

    “再想想其他的办法。”

    其实,王耀这药田附近因为种植了不少的树木,而且在些踩踏出来的小路上也种了些带刺的植物,上山的人几乎是不过来了,除了有些极其特殊的原因,像今天上午生的事情就纯粹是个意外。

    进了小屋之后,王耀先是将王明宝的叔叔的病症记录了下来,然后将自己想到的治疗方案写在后面。

    他依照古方选了几味药,全是自己药田之中种植的药物,有凉血、去热毒的功效,最后又出去折了叶“灵草”。

    梨草:形似蒿,开红花,去痈疽。

    这种灵草他种下的时间比较早,长的也比较好,但是他也没舍得全用,只是折断了两片叶子

    几味药,取少量的古泉水,稍稍加热,制成浓汁。

    副药便成了。

    在临近傍晚的时候,王耀尚在家中吃饭,他突然接到了个电话,是周雄打过来,问他是否在家中,他有急事拜访。电话挂断之后不过二十分钟,周雄便来到了他家中,同行的还有另外个中年男子,看上去和周雄有几分相似,这人是他的堂兄,名为周英。

    二人来得目的是想请王耀去沧州趟,治疗个病人。

    “沧州?”王耀听后有些犹豫。

    “王医生,我求求你,去晚了,我大伯的命只怕是保不住了!”周雄显得十分的焦急。

    沧州距离连山县倒也并不是特别的远,三百多公里的路程,开车的话需要走六七个小时的时间。

    “人命关天,你就去趟吧?”王耀的母亲在旁都,她先前见过周雄父子几次,对他印象颇佳。

    “那就去趟。”

    临行前,他将为王明宝的叔叔熬制的药留在了家里并将服用方法写了下来,在出之前,他又上了趟南山将五行幻阵启动,并嘱咐父母不要上山。这才和周雄兄弟二人连夜出,他们为王耀准备了辆高档的保姆车,十分的舒服。

    “真是麻烦你了。”在路上,周雄没少说感谢和抱歉的话。

    他儿子病还多亏眼前这位王医生才有所好转,这恩情还没有报答,这又麻烦对方亲自去趟沧州,其实就算是王耀拒绝,他们也没有办法。

    而王耀之所以答应主要是因为他觉得周雄这个人值得结交,是个有担当的汉子。

    他那位兄长话倒是极少,但是也表达了自己的心意。

    “病,我可以看,单不敢保证治好,另外我的规矩周大哥也应该知道。”

    “是,这件事情,只有我们父子还有我堂兄三人知道。”周雄道。

    “嗯,那就好。”

    汽车在公路上行驶的度很快,在凌晨点左右到达了沧州,周雄的家乡,个村镇之中。

    深夜了,村里除了路灯之外,就三三两两的几乎人家还亮着灯,这村子当中的条道路很宽,道路两旁停着汽车,这村子看上去十分的富裕,不少的好车,汽车在村子靠里户大院外停下。

    “这是我大伯家,我先去安排下,请稍等。”

    周雄下去,进了屋子大概十多分钟之后周雄出来了,身后跟着他的父亲。

    “王医生,实在是太感谢你了!”见到王耀之后,周雄父亲上前道。

    “您客气了,先看病人吧?”

    “好,请随我来。”

    王耀随他们进了院子,这院子颇大,里种了些花草树木,在隅还有两个木人桩,排兵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