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8必发官网(www.k6u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一七四章 江湖有危险 出门要谨慎

    “武林,果然危险。(看啦又看手机版m.k6uk.com) ”王耀笑着道。

    “危险是有的,但是普通人是接触不到的。”周雄笑着道。

    在下午的时候,王耀和桑谷子老先生又进行了次会诊,周无意的身体情况基本已经稳定了,依照现在的情况,短时间之内不会有大的问题,但是必须尽快的解决他身体之中脉络逆乱、崩断的问题,这个问题现在王耀和这位桑老先生都解决不了。

    “这个问题我暂时解决不了。”王耀找到了周雄父子。

    既然问题暂时解决不了呆在这里也没有什么意义。

    “我还是先回连山县城。”

    “好,我安排人送你回去。”周雄的父亲道,没有丝毫的犹豫,“不过我已经安排好了晚饭,吃过晚饭再走吧?”

    “行。”盛情难却,王耀也没拒绝。

    “二叔,您怎么能让他走呢?”王耀刚刚离开客厅,周英便对周雄父亲道。

    “你的心情我理解,人是我们请过来,远来是客,而且他已经尽力帮忙了,现在要回去,我们自然也不能阻拦,刚才你也听到了,他在这里也没有办法继续医治,而且桑老先生暂时不会离开。”

    “抱歉,二叔。”周英稍微冷静下来之后道。

    “没事,你在这里陪你爸,今天晚上的事情我来处理。”

    “好。”

    顿饭,没有在酒店之中,而是在家里,算是家宴,这在有些地方可能觉得不够正规,甚至被理解为小气,可是在有些地方,这却是般人无法享受的待遇,这是把客人当做自己人来看待。

    晚宴十分的丰富,考虑到王耀是第次来沧州,他们还特地准备了些当地的名吃。

    顿饭,宾主尽欢。

    吃过饭之后,王耀准备上车离开,而桑老先生也准备回去休息,他们刚好同路,顺便也就坐在了辆车上。

    汽车行驶了没多远,嘭的声,颠簸了下,然后汽车便出现了异常,似乎在向边偏。

    “怎么回事?”

    “应该是破了袋,我先去看看。”开车的司机减靠边停车,刚下车便见道人影闪过,那个司机咕咚声倒在地上,连喊都未来得及喊声。

    “不好!”周雄暗道声。

    “你们别下车。”

    他刚下车便吼了嗓子,在深夜之中格外的响亮,他这是求援,这里是周家村,汽车还未出村子,附近都是居民。

    叮,当几声脆响。

    周雄已经跪倒在地上,身上出现了两道血槽,鲜血直流。

    嘭的声,玻璃碎掉了。

    “桑老先生,你不该插手这件事情。”没见到人,外面个有些沙哑的声音响了起来。

    “小友,待会抽时机走!”桑老先生说着话从身上抽出了几根银针。

    真是好巧,王耀遇到了他希望见识到的武林和江湖,可惜是黑暗的面。

    王耀并未答话,身体之中内息奔流如何,心随意转。

    因为经常饮用古泉水和修行《自然经》他的体制早已远常人,五感也是如此,再加上内息的加持,他的感知能力更是惊人,已然凡,他听到了夜里的风声,听到了不远处叶子落下的声音,听到了两个人的呼吸声,他们就在车外,左右。

    王耀猛的伸手,哗啦声车门被拉开。

    道光影,

    是把刀,极快的刀。

    但是王耀看到了,然后他出拳,拳如炮。

    嘭的声,咔嚓脆响,那道人影倒飞了出去。

    事关生死,他必尽全力。

    另侧,桑老先生也动手了,这位老人随手挥就是数道银针,这轻飘飘的银针居然被他甩出了破风声,原来这老先生不但医术高明,而且也是有内家功夫在身。

    “走!”

    王耀先下车,嗖,道人影冲了过来,他把将桑老先生拽到了身后。

    身形沉,然后弹,如射出去的箭般。

    咦?!

    两声轻叹,个来自身前,个来自身后。

    王耀和那道人影擦肩而过,他感觉到了刺骨的森寒划面而过,他的手也推了出去。

    嘭,如击破布般,个人闷哼声倒飞了出去摔倒地上。

    “内家拳?!”

    不远处的桑老先生吃惊的瞪大了眼睛,他完全没想到这位医术惊人的年轻人居然还是个内家拳的高手。

    哪人倒地之后挥手就是片破空声。

    “小心!”桑老先生急忙喊道。

    王耀急忙闪躲,剁剁,有什么东西钉在了汽车之上,再回头,那个人已经跑远。地上那个最初被王耀打伤的人想要走,却被王耀扔出去的石头砸到在地上。

    “老爷子,您没事吧?”

    “没事,想不到,小友居然还是功夫高手!?”

    “学过几天,谈不上高手,还望老人家替我保密啊。”王耀也没想到自己这出手居然也有如此的威力。

    习武这数个月来,他这是第次实战,而且是生死战。

    “放心,你刚才可时间救了我命啊!”

    周家的人来到很快,他们看到地上倒着人之后也是很吃惊。

    “没事吧,桑老先生,王医生?”周雄的父亲道,他没想到这些人居然如此猖狂,敢才自己的家门口动手。

    “没事。”

    周家很快就来人把男人带走了,周雄收了伤,两处刀伤,并未伤到筋骨,那个司机则是被下子打晕,身上有刀致命的伤,只怕是活不成了。

    “该死!”

    这件事情周家的人很愤怒。

    愤怒的不止使他们,还有听到这个消息的些人,桑老爷子这些年行医,做下了多少的善事,结下来了多少的善缘,江湖之上,黑白两道,多少人都要买他份面子,这还敢有人在沧州地界动手,时间,江湖风起云涌。

    当然,这和王耀无关,他被周家的人安排着送走了,而且是连夜送走,生怕再出什么意外,随行的还有位高手,为了保护他的安全。

    他也没有直接回连山,而是到了附近的潍城,又转了车回的连山县城。

    回到家之后,他便给周雄去了个电话,也算是报了声平安。

    “抱歉,实在是抱歉。”在电话里,周雄个劲的道歉。

    “没事。”事情已经生了,在抱怨也没用。

    王耀万万没有想到,自己居然会碰到如此的事情,这可是只有在和电影之中生的事情,总之,这次的沧州之行颠覆了他不少的观点。

    这个世界上,还有太多他不所不曾知道的东西,那些传闻之中的事情或许就真的存在,真的生。

    这次千里之行下来虽然经历了些风险,但是收获还是颇为丰富的。

    “看样子机会的话还是应该多出去转转。”

    因为事情的耽搁,回到家里的时候已经是中午了。

    “回来了,病人治好了?”见儿子回来张秀英急忙上前问道。

    “没好,只是暂时保住了命。”王耀道。

    “那也好,洗把脸,会吃饭。”

    “哎。”

    吃饭的时候,王耀的父亲也问了这事,听说病人暂时没有生命危险也是点点头。

    吃过午饭之后,王耀跟父母说了会话,然后上了南山,将这次遇到的情况记录了下来。

    这筋脉逆乱到了如此程度本身就算是“疑难杂症”。医书之上有过不少经络的描述。

    “经络通则百病不生。”

    如果将人的身体比作大地的话,那么经络就是河流,少了河流的灌溉,土地就会干枯,而如果河流生了断裂或者是流向改变,同样会生可怕的情况。

    要理顺这些经络,让断裂经络重新续上,这可是有着相当的难度。

    “这病还和小康的有稍微的相似之处。”

    王耀专心思考着相关的治疗方法。

    千里之外的沧州,那处并不大的山村之中。

    “想不到,这位王医生居然还是个功夫高手。”

    桑老先生在和周雄的父亲周无形闲聊。

    “呵呵,说起来,他这身功夫还和我们有些渊源呢。”周无形笑着道。

    “是吗?”

    “不瞒桑老,他这功夫是犬子教授的。”

    “什么,小雄教的?!”桑谷子听后吃惊道。

    “是啊,教了还不到半年的功夫。”

    “不到半年的功夫就能做到打人如走路的程度?”

    “桑老,他的悟性非常的强,些地方我是点就会,他习武的进步度当真能够称得上日千里。”旁的周雄道,当日在连山县城教授王耀的武功的时候,这点他是亲眼所见,深有体会。

    “我看他那身的功夫,少说也得十几年的苦修,没想到居然练功上手不到载,这世界上还真有天才说啊!”

    医术精湛不说,还有如此身功夫,真是人比人得死,货比货得扔啊~!

    “他似乎对武功很感兴趣啊?”

    “是,的确是很感兴趣。”周雄道,在连山县城他和王耀接触的时候能够明显的感觉到那个年轻人对功夫的喜爱。

    “他这次帮我们这么大的忙,救了你大伯,又救了小康,我们应该表示下,先前你说过,他不爱财,我想是不是送他点特殊的东西,现在知道他好功夫,我倒是想到了样礼物。”周无形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