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8必发官网(www.k6u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一八七章 调脏腑 顺经络

    “好,小英越来越漂亮了。(看啦又看♀手机版m.k6uk.com)”老者笑着道。

    “您过奖了。”陈英急忙恭敬的应道。

    “你好啊,王医生,我叫郭胜利。”老者主动介绍自己。

    “您好,我叫王耀。”王耀微笑着道,不卑不亢。

    “为什么不愿意见我这个老头子啊?”郭胜利笑着问王耀,态度十分的和蔼,就像是邻家的老爷爷一般,身上并无半点上位者的气势。

    “怕麻烦吧?”见王耀有些犹豫,他倒是笑着说了出来。

    “是。”

    “嗯,我这老头子是有些麻烦。”郭胜利叹了口气道。

    “爷爷,让王医生给您看看吧?”一旁的郭思柔见状轻声道。

    “不急,先说会话吧。”郭胜利道,“王医生,我得好好谢谢你啊,让我又多活了这几个月。”

    “您客气了,那药,是花了钱的。”

    “钱?哎,有些人就算是想请倾家荡产而多留在这世间几日都不得,那个时候,钱有何用啊?权又有何用啊!”郭胜利感慨道。

    “你这份恩情,老头子我记下了,我们郭家记下了。”如果是有其他的熟悉这位老者身份和脾性的人在场听到他说这句话一定会吓一跳。

    “行,我再给您看看。”

    “好。”

    王耀伸手号脉,这老人的身体情况可以用四个字来形容,那就是“风烛残年”。就像是风中的烛火,随时都有可能熄灭。

    这并不是疾病所致,而是自然的衰老,身体的衰竭,生死交替本来就是这天地之间最基本的自然规律,即使是使用了“培元汤”,甚至是“延寿丹”所起到的效果并不是可以持续到没有限度。

    一句话,人总是要死的!

    “您要多保重身体。”王耀拿开手道。

    “呵呵,嗯。”郭胜利听后爽朗的笑了笑。

    到了他这个年龄,说是不怕死那是假的,但是有了上一次的生死经历,一些事情他也看开了,应该说他早就看开了,如果不是为了那几个放心不下的子女,他又何必如此苦苦支撑着。

    “王医生,可以再给我爷爷配一副药吗?”郭思柔道。

    “可以,但是这药效果会越来越差。”王耀道。

    “嗯,这个我可以理解和接受,麻烦你了。”

    “等改天吧?”

    “我今天下午就让何叔将需要的药材准备好。”

    郭胜利坐在小院里和王耀唠唠家常,他话说的不快,坐了一会王耀就听到他的呼吸变得有些急促起来。他起身来到老人的身旁,伸手就要使用按摩之法帮他理顺气息,岂料那两个三十多岁的男子当中的一个瞬间一步跨到了身前,伸手就要握王耀的手臂,却被他一翻躲避开。

    “小武!”郭胜利见状眼睛一瞪,呵斥了一句。

    “王医生,不要见怪,他们也是好意。”

    “可以理解。”王耀笑着道。

    “请你继续。”

    王耀只是伸手拍了拍他的背部,顺着脊柱的方向从往下顺着脉络往返按压了几次,并在几个重要的穴道用力点了点。

    “嗯,舒服多了,想不到王医生居然还懂推拿按摩的技术。”郭胜利道,王耀这几下下来,他便感觉到自己呼吸顺畅了很多,轻快了不少。

    “略懂。”

    郭胜利在这里呆了一段时间之后便在随行人员的搀扶下离开,毕竟是八旬多的老人了,精神不济也是自然的规律。

    “本来还想请你去我家里去坐坐,没想到我爷爷他亲自来了。”

    “老人身体不是很好,适当的走动是有必要,但是时间不要太长了,多休息。”王耀道。

    “那我也回去了。”

    “慢走。”

    小院里又恢复了平静。

    “想不到,您居然还认识老首长!”陈英轻声叹道。

    “我不认识他。”王耀道,“也不想认识。”当然后半句他没有说出来,只是内心的真实想法而已。

    刚才的那位郭胜利虽然看上去十分的和蔼,但是身份毕竟显贵。

    “我出去一趟。”他将熬制好的那一副“培元汤”装入了事先准备好的瓷瓶之中,拿着就出了门。

    “我送您。”陈英急忙跟着出去。

    不过几里路,没有开车的必要。

    幽室之中,那个浑身缠满了绷带的姑娘静静的躺在纱帐之中,不知道什么时候,她已经醒了过来,眼睛也睁开了。

    “没有死吗,还要继续?”

    感受着全身传来的火热感觉,仿佛整个人躺在火焰之中,这样的灼热痛苦,日夜煎熬,她已经习惯了,身体不能动,仿佛挺尸一般,偏偏还有感觉。

    什么是生不如死?这就是!

    吱,门轻轻的开了。

    “有人进来了?”

    她的头无法扭动,但是能够听到声音。

    这可怕的病几乎摧毁了她的全部,但是她还能够看到东西,听到声音。

    进来的是两个人,王耀以及她的母亲。

    “我为她熬制了一副药,先少量的喂服,看看效果如何?”

    “好。”

    苏小雪的母亲一勺一勺的给自己的女儿喂药,动作十分的轻柔。

    “小雪啊,吃了药,你就会慢慢的好起来了。”当着王耀的面,她轻轻的对自己的女儿道。

    这话,在说的时候,只怕是她自己也不相信,但她是为了安慰女儿,也是为了安慰自己。

    毕竟,人活着就有希望。

    服下药之后,王耀就静静的坐在床边,望着已经睁开眼睛的姑娘。

    “她在没病之前,一定是一个漂亮的女孩!”不知道为何,他突然产生了这样的一个念头。

    “这药有效果,一天之内,给她服下吧?”过了一段时间之后,他复又试了试她的脉,这汤药再次发挥了作用,虽然不如昨日那“延寿丹”那般立竿见影,但是在恢复她身体的本源。

    药入身体,在极短的时间之内,药力便在腹内分散开来,这是她现在脏腑已经衰败不堪,而且周身气血不畅,要吸收起来也是有些困难。

    “我先回去了。”

    “您慢走。”苏小雪的母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