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8必发官网(www.k6u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二一零章 天涯 咫尺

    王耀说的药不是一种,而是一味。(wwW.K6uk.coM)值得您收藏 Ω e小Δ说om

    在进京城之前,他需要熬制成“生肌散”,以期能够治疗苏小雪身体之外表的溃烂,让肌肤再生。

    此去北上,千里路程,去一趟就要有一趟的效果和收获。

    “我可以通过”陈博远还想说些什么,却见王耀笑着摆摆手,然后只好停住。

    “请问,是什么药?”

    “天上的蟠桃。”

    “啊?!”陈博远一愣。

    “开个玩笑,我说的是一副药,需要多种药材,有些药材,市面上是买不到的。”王耀笑着道。

    陈博远听后也没有多问。

    “那有个大概的时间吗?”

    “一个月之内吧。”王耀如此恢复,他现在兑换点不足以兑换“不凋草”和“灵山及”这两种中品的灵草,但是他已经想到了一个可行的方法,准备试试。

    “一个月?!”听到这么长的时间,陈博远愣了片刻。

    “这么长的时间,该如何向京城那边回复,如果在这段时间里小姐出了意外又该如何?”一时间,他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王耀也没有急着说话或者是要承诺些什么,实际上他也想早点去京城,那个坚强而可怜的姑娘的确是让人钦佩,他也想早点治疗对方的疾病,哪怕只是减轻对方的痛苦也可以,但是在此之前他必须要有充足的准备才行。

    “如果小姐有意外?”

    “给我打电话,我会尽快过去。”王耀道。

    “好,打扰了。”他起身道。

    既然对方不同意立即去京城,他留在这里也没有什么意思,只能尽快的将这个消息和京城里的那位夫人说说,看看她还有什么好的想法。

    “没事。”

    王耀出门将陈博远送走。

    千里之外,京城之中。

    天空的太阳还是那个样子,虽然看上去灿烂,但是总感觉不太真实,像是个这一次模糊的薄膜一般,让人有些难受。

    “阳光?有些模糊啊?”

    一个浑身绷带的女子躺在床上,望着这悬挂着纱窗的外面,依稀有几道阳光头过纱窗的缝隙照射了进来。

    她的疾病十分的厉害和特殊,需要对房间进行通风,但是却见不得强光的照射,因此整个房间里挂着不少的纱帐,用的都是江南最好的蚕丝纺织而成的。

    “他什么时候会再来呢?”

    吧嗒吧嗒,脚步声从外面传来。

    “有脚步声,是妈妈吗?”

    一个雍容华贵的女子从外面走了进来。

    “小雪,感觉怎么样啊?”女子问自己的女儿,也不知道她能够听到道自己的话。

    “妈妈,我感觉好多了,您不用担心。”女儿在心里回答,非常的希望自己的母亲能够听到。

    “你陈叔已经去了连山县城,很快就会将那个医生请来,倒是后就能够治好的你的病了。”宋瑞萍柔声道。

    “真的吗?”

    “哎,怎么还没收到他的消息。”

    嗡,就在这个时候,女子手中的电话响了起来,宋瑞萍急忙走到卧室的外面,生怕影响到自己的女儿。

    “什么,一个月,什么药需要长的时间?!”听到陈博远的回复之后,宋瑞萍有些生气道,“他是不是在找借口,是不是根本无法治好小雪的病?”这个时候,这个做母亲的身上散出来一种强大的气势。

    “什么话?!”

    就在这个时候,一个有些苍老厚重的声音响了起来。

    “爸。”

    宋瑞萍电话还没说话就立即挂掉,立即对到来的老人行礼。

    “博远去了连山?”老人的语气很平静。

    “是。”宋瑞萍十分恭敬的回答道。

    “是去请王医生了?”

    “只是去问问。”

    哎,老者一声叹息。

    “先看看小雪吧。”说完话,他便进了卧室之中,身旁跟着一个四十多岁的男子,脸上挂着淡淡的微笑。

    “夫人。”

    “哎。”中年女子轻轻的应了声。

    老者进了房间,然后在自己最疼爱的孙女病床前坐下,也不说话,就这么静静的盯着躺在病床上的姑娘。

    “小雪,爷爷来看你了。”老人的声音微微有些颤抖。

    “爷爷,您好,我挺好的,您不用担心。”苏小雪在心中道,但是最疼爱她的爷爷却是无法听到她的心声。

    “老长,您不要太担心了,小雪吉人天相,不会有事的。”老者身旁的中年男子轻声劝慰道。

    “嗯,她一定不会有事的。”

    老人在床边坐了一会,然后起身慢慢地朝外走去,他的儿媳妇跟在身旁。

    “爸。”

    “王医生怎么说?”

    “他说一个月之内会来。”宋瑞萍如实说道。

    “为什么要这么久?”

    “他在等一味药。”

    “一味药,什么药,我们可以帮忙吗?”老者两道灰白的眉毛挑了挑。

    “不能。”

    老者听后低头沉默了么片刻,

    “那就再等等吧。”

    “可是小雪的病。”

    “小雪很好,现在很好,将来会更好。”老人十分肯定道,说完之后他便起身慢慢的离开。

    “还有,不要在叨扰那位王医生了,他想来自然会来的。”老人走了没几步之后突然停住脚步,转身对宋瑞萍道。

    “是。”她将一身气势收敛起来,不在似先前那般。

    清晨,可能是最近下雨较为频繁的缘故,山中起了雾,整片山都被雾气所笼罩,南山格外的厉害,远望去半山腰之上全是雾气,隐约可见树木和那一间小屋,彷如仙境一般。

    咦?

    王耀推开门也种也是雾,但是这阵法之中的雾气和外面的又不相同,这雾气看着要淡上很多。

    三鲜趴在自己的小屋里不愿意出来。

    王耀在雾气之中上了南山,山顶之上也是雾气,王耀在那方山石之上开始了一天的修行。

    自从修习了那套“拳经”之后,他便以练习动功为主,当然打坐修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