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8必发官网(www.k6u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二六三章 哪有人儿不再去

    人,要老死的时候是什么样子?

    相当一部分人没有看到过。(www.k6uk.com)

    大人物将要老死的时候是什么样子?

    绝大部分人没有看过,想都无法想。只是在电视新闻上看到过一二。

    其实,都差不多。

    躺在床上,气若游丝,四周是亲人。

    医生也努力了,但是终究不是神仙。

    有位老人现在就是这样的情况。

    “爷爷。”郭思柔眼角都是泪水。

    “思柔,不要哭了。”老人声音很低,就像他此时的生命一般,一阵风都有可能带走。

    “我请了王医生,他很快就会来。”

    “他,不是神仙。”老人叹了口气。

    而后他环视了一眼,满屋子的人,自己的儿女、孙子辈的,都在这里了。

    这一辈子,权利他掌握的够大,金钱,他从未放在眼里过,最让他高兴的还是一家子人,四世同堂,但是最担忧的也是他的这子孙儿女,他在,便是一棵大树,能为他们遮风挡雨,一旦他倒下了,他们就要独自去面对外面的那些风雨了。

    哎,真是不放心啊!

    他叹了一口气,但又有什么办法呢?

    目光已经开始涣散了。

    他看到了自己的母亲,看到额硝烟弥漫的战场,看到曾经牺牲的战友,看到了欢迎他们的群众

    要走了,接下来就看你们自己的了。

    爸,

    爷爷,

    耳畔还有亲人的呼喊声。

    再见了,

    老人闭上了眼睛,抓着孙女的手也垂落了下来。

    爷爷,

    爸!

    众人一下子拥到了床前。哭喊着,希望能够挽留老人。

    哭泣声?

    王耀来到门外,然后看到了眼前的一切。

    病榻之上的老人已经闭上了眼睛,生命之火已经熄灭。

    “貌似,我来来晚了一步。”王耀见状暗道。

    “王医生,你来了,快看看,我爷爷是不是还有的救?”一看到王耀进来,郭思柔仿佛是落水之人抓到了一根救命的稻草。

    房间里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在王耀的身上,这个年轻人,他们大多都没有见过,但是听过他的名字和事迹,于是他们让开了一条路,希望这个年轻人能够再创造一次奇迹。

    王耀来到了窗前,伸手号脉。

    眼前的这个老人心脏已经停止了跳动。

    抱歉!

    王耀诊断之后起身道。

    “你再看看?”

    “他的心脏已经停止跳动了,我无力回天。”王耀道。

    “请节哀顺变。”

    他也想过,试试“延寿丹”,会不会在发生奇效?然后呢?

    郭思柔听后一下子坐倒在地上,哭出声来,这个世界上最疼爱他的人逝去了。

    整个房间里,一片哭泣声。

    请节哀,

    王耀默默地走出了房间。

    “王哥。”就在他走出门口的时候,一个声音从身后传来,他转身一看是郭正和,眼角也有泪水。

    “什么事,郭公子?”

    “谢谢你。”郭正和十分真诚道。

    “我什么帮都没帮上。”王耀稍有些歉意道,实际上,他是可以试一试的。

    “不,你来就是帮了我们的。”郭正和道。

    简单的说了几句话之后,郭正和就进去了,毕竟,现在他爷爷的去世是一件大事。

    王耀出去之后,陈英就等在车上。

    “这么快?”见他出来的如此之快,她有些好奇道,同时也有一个不太好的预感。

    “那位老人已经逝去了,我无能为力。”王耀道。

    陈英听后沉默了片刻,然后发动汽车,离开了。

    “他老家仙逝了?”

    “嗯。”

    “想不到,比我先走了,啊,吵了几十年,也该去送送他!”

    这天下午,天空下起了雨,不知道是巧合,还是其它的什么原因,这雨下的还挺大。

    “下雨了。”

    王耀呆在小院里,坐着木凳,品着香茗,望着天空。

    “还在想那位老人的事?”陈英拉过来一个板凳坐在他的身旁。

    “不只是他。”王耀道。

    “他什么时候举行葬礼?”

    “不知道,这已经不单单是郭家自己家的事情了,毕竟那位老人的身份在那里。”

    政治之类的东西,果然复杂的很啊!

    雨是在半夜里停下的。

    第二天上午,王耀又去了一趟苏家,这一次除了用“生肌散”之外,他还带去了另外一副药-“通络散”。

    新药?

    宋瑞萍也敏锐的发现了。

    “这是我配制的另外一服药,内服,可通经络。”

    这药在用量上,他可以的削减了很多,因为苏小雪的情况和周武康的情况还不相同,别看周武康是个孩子,而且身体很差,但是在经过了调理之后他的身体是恢复的非常的快,孩子本身就是在长身体时候,各方面机能就如初升的朝阳一般充满了朝气,但是苏小雪就不同了,她这一身的病几乎将她的身体都拖垮了,虽然经过了这短时间的调养已经有了很大的改观,仍旧无法全面的支撑“通络散”那稍稍有些霸道的药力。

    即使是很少的量,王耀也非常的仔细,他就坐在床前,时不时的号脉,跟踪观察服药之后的情况。

    嗯?

    苏小雪哼了一声。

    此时她觉得身体有不知道多少道的热流在不停往复冲撞,十分的不舒服。

    “如此小的剂量还是有些过吗?”王耀暗道。

    “看样子得徐徐而图之了。”

    “怎么样,王医生?”宋瑞萍在旁边等了一个多小时之后方才开口问道。

    “没事,这药,我下次来的时候会再带来。”王耀将“通络散”收起来道。

    这药虽然有强筋脉、通经络的作用,但是药效有些猛烈,如果控制不好的话,可能会带来不好的作用。

    “好。”

    待确定苏小雪体内的情况稳定之后,王耀这才放下心来。

    “行,今天的治疗先到这里。”

    “哎,中午在这里吃饭吧?”宋瑞萍让道。

    “不了,谢谢。”

    回到小院里之后,王耀立即进屋将今天给苏小雪服用药剂的情况记录了下来。

    “通络散”肯定是有用的,但是剂量一定要控制好。

    “系统提供的药物,用起来也是需要对症下药。”

    王耀一边记录一边思考,外面厨房那边传来炒菜的声音,还有诱人的香味。

    做好了菜之后,陈英也不打扰王耀,就呆在外面等着,一直到天色暗了下来,这个时候,已经过了夏至,自此之后,白天渐渐变短,黑夜渐渐变长。

    “吃饭了。”等了一会,菜要凉了,陈英便道王耀的房间里喊他。

    “好的,谢谢。”

    陈英做的是鲁菜,但是口味偏清淡一些,不在那么鲜咸。

    第二天的时候,王耀去了一趟苏家,在给苏小雪看病的时候,也知道了郭老先生举行葬礼的日子,地位到了他那一步,有些人是要去送行的,这已经是不成文的规定了。

    “王医生也要去吗?”宋瑞萍问道。

    这样的送行,不是谁想去就去的。

    “嗯,去一趟吧。”

    “好,我这就去安排。”宋瑞萍道。

    “这还需要安排?”

    “当然。”

    今天,王瑶没有给苏小雪用药,而是主要跟踪观察了她身体的变化情况,药物,他准备明天再用。

    “昨天我离开之后还有人给她治疗过?”在号脉的时候,王耀隐约的发现一些奇怪地方。

    “是,陈老来过,给小雪施过针。”这件事情宋瑞萍没有隐瞒,生怕出什么问题。

    “嗯,好。”王耀听后道。

    难怪,这病情一夜之间的好转比自己想象的还要快,想来应该是那药物加上了针灸起到一加一大于二的作用。

    “王医生,请人施针可有什么不妥之处?”

    “没有,相反,这针灸之术和我的药物相辅相成,有好处。”

    “哦,那就好。”宋如萍听后松了口气。